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敢说师兄的坏话+番外 作者:古玉闻香(上)

字体:[ ]

 
  书名:谁敢说师兄的坏话(穿书)
  作者:古玉闻香
  【文案】
  一朝穿书,文荆来在他最崇拜景仰的人物身边,做了一只愿意为师兄赴汤蹈火的忠犬。
  书中连最狂妄的道修都说:世上无人能入我眼,唯有君衍之是真君子。
  文荆同师兄一起长大,对师兄崇拜得不能自已。
  可惜他不知道,这本书,他只看了一半。
  剧情进行了一半,他终于发现,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文荆:“昨夜师兄曾潜入师尊洞府,请师尊小心。”
  师尊:“胡说!为师昨夜整夜都在洞府之中,并没见什么人。”
  文荆:“昨夜师兄曾擅自出外和人见面,请师叔明查。”
  师叔:“胡说!作夜我和你师兄把酒言欢,直到天明。”
  文荆:“昨夜师兄对我不轨……”
  师姐:“胡说!你师兄怎么会做那种事?难道你早就对他有意思,求而不得又陷害他?”
  多年后。
  文荆:“有一魔头,专会以绝顶容色和高雅之姿惑人,世人在危险中而不自知。”
  君衍之:“若不是你,那魔头只怕还在痛苦中挣扎。”
  外君子内腹黑攻 X 忠诚正直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文荆 ┃ 配角:君衍之 ┃ 其它:柳千陌,贺灵,游似,六频,段轩,莫少言,归心壁
    晋江金牌推荐:一朝穿书,文荆来在他最崇拜景仰的人物身边,做了一只愿意为师兄赴汤蹈火的忠犬。书中连最狂妄的道修都说:世上无人能入我眼,唯有君衍之是真君子。文荆同师兄一起长大,对师兄崇拜得不能自已。可惜他不知道,这本书,他只看了一半。剧情进行了一半,他终于发现,事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受穿书遇到反派,可惜反派却披上了谦谦君子的皮。崇拜了数年之后,才幡然醒悟,可惜反派段数太高,告发多次却没人信他。如家人般的师父和师兄弟们眼看就要毁于反派之手,该怎么才能有个圆满结局?此文虽是穿书系统文,然而文案、系统都有新意,各种伏笔令人期待。
  ==================
  
  第1章 众生之劫
  
  《众生之劫》是一部三观很正的修仙文。
  除了剧情积极向上,宣扬了邪不胜正、坚韧不拔等思想外,它也是唯一一篇开文十个月后,主人公连啵都没打一个的网络红文。
  因此,它有个别名,叫做“和尚文”。
  一时间,不少论坛都在议论这一部广电正面教材。
  [点评:国家各项政策一样没犯,堪称广电的网文典范。]
  [点评:主人公理智凌驾于情感之上,不种马,不煽情,这在所有的小说中都不多见。]
  [点评:金手指不大,苏而不雷,唯一的缺点是感情方面略显苍白。]
  既然擦边球一个没打,那剧情必定是引人入胜了。
  五大门派并立的竹风国里,藏在暗处的阴谋家伸出魔掌,残害众生。危机四伏中,主人公君衍之以一套失传的治愈系术法解救众人于危难之中,消除各派的误会,并且揪出幕后黑手,一统竹风国修真界。
  可圈可点的是,君衍之既不圣母,也不虚伪,该杀的人一个不留,毫不心软。但他在私生活方面相当保守,虽然与几个女子之间有朦胧的情感,却洁身自好,坐怀不乱,从不越雷池一步。
  [推文点评:在种马文林立的升级流爽文中,《众生之劫》如同一道清流,让人的耳目焕然一新。]
  推文没有压力,男女都可看,于是,文章越来越红,终于跃上了男频首页强推,追文者上万。
  文荆也是众多读者中的一个。
  放学回家的路上,在手机上一划,万字更新已经在等着他了。悠长的一个小时的公车车程,足够他细细读一遍,再读一遍。
  却还是不够。
  身为十四岁的中学生,又成长于普通工薪家庭,文荆的零花钱少得可怜,也没钱打赏斗富,因此,他只追了这一篇文。
  他看文很少,也不太留评论,但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细节。
  文笔还算可以,各种伏笔皆有解释。让他唯一搞不懂的是,《众生之劫》的标签是“暗黑”,但这篇文到底哪里暗黑了?
  今天是《众生之劫》的大结局,文荆一跳上公车便迫不及待地翻开手机。他想知道,到底幕后黑手是谁?君衍之最后跟哪一个姑娘在一起?如果运气好,说不定在文章的结束,还会有少儿不宜的一行字出现。
  追了将近一年的文,实在舍不得结束。
  文荆读书心无旁骛,没注意到窗外突然间刮起狂风。他下意识地拉紧衣服,目光胶粘在手机屏幕上。
  公车缓缓驶动,却突然猛烈地晃动一下,文荆的手机被甩在地上,周围传来惊呼。
  “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
  剧烈的震动中,文荆茫然地向外望去,只见整个城市都陷入慌乱。行人争相奔走,摔倒在地上,呼喊求救声不断。
  正在这时,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毫无预警地在头顶炸开,一切都如同慢动作一般,身体不受控制地随着公车翻转,挤压碰撞的疼痛遍布全身。突然之间,后脑沉重地撞上了什么,文荆的眼前一黑。
  不知过了多久,暖洋洋的白光在飘浮的意识中升起。
  一个温暖却怯生生地声音在耳边轻轻诉说。
  “师父的大限已到,跟着徒儿走吧。”
  亲人的身影在脑海中变得清晰,又逐渐淡去,直到消失。
  朦胧中,文荆追随着那团白光缓缓而行。
  ……生命的最后一刻,竟然在记挂还未看到的《众生之劫》大结局。
  ·
  “洵阳山脉北邻雪山,南望洛河,是一块罕见的钟灵奇秀之地。青山绿水,奇峰怪石,聚天地之灵气,应有尽有。
  清虚剑宗便处在这块罕见的灵地之上,门派中弟子过千,筑基修士上百,有四千年的历史,与水月宫、衡天门、古镜派和红枫教并称为竹风国五大修真门派。
  剑宗年代久远,传说创派祖师清虚子是一位得道真人,早已位列仙班。因历史悠久,无人得知清虚子仙颜,如今门派供奉的祖师爷画像上是个眉目清秀的道人,不到三十岁,喜穿青色道袍,身边有只巨大的神蟒盘在神座前,威武摄人。
  这神蟒有些来历。
  清虚剑宗创派之前,曾有无数高人登山,叹为观止,无一不想霸占此处,开宗立派。然而,众人都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原来主峰玉容峰盘踞着一只青色巨蟒,终日在峰顶吸收日月精华,几千年后竟有了化形期的修为。这巨蟒虽不伤人命,却性格顽劣,将上山的修士们耍弄得狼狈而逃。众人不服,集结上山屠杀此蟒,终于将巨蟒激得凶性大起,咬伤数人。从此修士们不敢踏足洵阳山一步。
  四千年前,清虚子路过此地,登山望远之时,也被此蟒所伤。他喜爱这巨蟒的灵性,欲收服其心,便不肯伤害他,对巨蟒七擒七纵。这畜牲本对清虚子满腹敌意,咬伤数次,后见他屡番不杀,竟然心生惭愧,继而眷恋,最后一次被放生时,反停在脚下不走了。于是清虚子在洵阳山脉安家落户,开创清虚剑宗。两百年后,清虚子携此蟒一同消失。
  自他走后,清虚剑宗却度过了一段十分悲苦的日子。
  清虚子一生喜清静,门下只有十五徒弟。大弟子枯木道人进入金丹期后,在洞府中闭关不出。其余各脉因无法结丹,或者早夭,或者死于争斗之中。几百年中,徒孙之中资质平庸者居多,竟无一人能担当重任,反因清虚子留下的几套传承古卷斗得你死我活,残害同门。其中,红秀峰一脉遭人陷害,被逼出走,且带走了清虚子留下来的两套古卷。
  此时外敌趁虚而入,清虚众人猝不及防,死了大半,只剩几十人慌张逃命。眼看要被攻破,清虚众人万念俱灰之时,忽见临峰天衡被淡紫祥光笼罩,龙吟之声在空谷内悠然回荡。
  紧接着,一声石破天惊的巨响,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又飞舞直下。青光过处,哀嚎震天,血流遍地。清虚众人骇然呆立,不过半日,洵阳山脉如同修罗地狱,外敌尽已伏诛。
  众人正要对青光膜拜,却见枯木道人面带微笑,鹤骨仙风,缓缓从洞府而出。那道青光也回到他的身上,融为一体。
  众人从未见过如此神妙道法,纷纷拜倒在地。从此清虚剑宗有了第一位元婴期修士,可以元婴出窍,神游万里。清虚剑宗声名大振,再也无人敢惹。
  除却枯木道人外,当时世上还有四位元婴期的修士,各执一派,占领一方灵秀宝地。几年后,五人相会于齐阳山之巅,约定匡扶正义,成为正道支柱。”
  
  ——摘自《众生之劫》第一章。
  
  文荆抬头望向不远处迷雾环绕、高耸入云的几座山峰,脑中又想起这一段话来。
  不是他记性好,当年等待更新的时候,他时常把文章从第一章再看一遍。
  文荆仰着头,带着湿气的风拂在脸上,凉丝丝的。
  天边阴云翻滚,又要下雨了……
  小屋里传来和蔼的老人声音:“荆儿,快进屋来吧。”
  “……好。”文荆把院子收拾干净,雨滴已经淅淅沥沥地落下。他用手遮着头顶,不紧不慢、一步一个脚印地回到房中。
  做人要扎扎实实,不能急,不能慌,更不能乱了阵脚。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桌边摆着碗筷:“把门关好,过来吃饭。”
  “好。”文荆慢吞吞地做到桌子面前。
  他现在的名字叫做路荆,今年十三岁。
  这个正在摆碗筷的和善老人,是他的爷爷,路云飞。
  文荆关上门,用瓢舀着缸里的水洗了洗手。他在饭桌边坐好,皱鼻子笑了笑:“爷爷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
  老人勾勾他的鼻子,满是皱纹的脸聚着笑意:“最贪吃的就是你。”
  “嘿嘿……”
  眼前这一幅天伦之乐的情景是多么逼真,几乎让人以为这是一个爷孙相依为命、贫穷却温馨的家庭。
  倘若他没有读过《众生之劫》,也必定是这么认为的。
  作者有话要说:  《众生之劫》的开篇历史借鉴《诛仙》,后面倒是完全不一样的。修仙等级和世界观一半借鉴《凡人》,一半是杜撰。
  
  第2章 养孙夺舍
  
  文荆如今住的地方,是洵阳山脉脚下的一个小村落。
  这村落的入口,有一汪清澈见底的泉眼,清凉甘甜,带着丝丝灵气,传说过路的仙人曾在此停下来喝水,因此被称作清泉村。
  这里民风淳朴,地方也小,男女老少加起来不过数十,哪家晚上打孩子,不到天亮,全村就都知道了。村民们靠山吃山,多数仰赖着洵阳山脉出产的草药、野物为生。
  清泉村,算不上人杰地灵,但是有点仙气。
  文荆,就在这个安静的小村子生活了十年。
  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呢?不清楚。
  最初的几年里,文荆同其他婴儿一样懵懵懂懂,毫无记忆。七岁那年,洵阳山脉发生轻微地动,摇晃中,文荆像痴了一般,眼前出现了许多零乱的画面。从此,前世的一点一滴便回来了。
  竟然生活在《众生之劫》的世界当中,这个认知让他错愕了一阵。当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后,立刻清醒过来,慢慢计划自己的人生。
  具体的说,他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活下去。
  一老一小坐在木桌前,路云飞和蔼地看着文荆,面目慈祥。
  “荆儿,近日《纯明功》修炼得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