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谁敢说师兄的坏话+番外 作者:古玉闻香(下)

字体:[ ]

 
  文荆心中后悔难耐,低声下气地跪在床上哄道:“师兄,我方才真的没有故意大声凶你,我就是不小心、不小心推了你一下……”
  君衍之垂头许久,终于把头抬了起来,温和又平静地说:“双修的事,师弟考虑得如何?”
  “这……”文荆的掌心又渗出一层细汗。
  他也不是讨厌君衍之,相反还仰慕得很。但这是人生大事,应该缓一缓,思考清楚,不能十七岁就仓促地下定论。一天搞基,一辈子搞基,这么大的事,关系着他的人生观啊有木有!为了修炼便结成双修道侣,是不是有点……
  君衍之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高雅自如的神态,温柔地说:“师弟慢慢考虑,这事不急。”
  
  第50章 这一章重修过了
  
  平白无故地损失了一道隐身符,云少仪的真正身份却仍在迷雾之中,抓不到一丝线索。云少仪为什么要杀齐景山,又为什么要在竹风国掀起轩然大波,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劳心费神的烦躁事太费脑子,文荆思考片刻,下意识地将君衍之双修的要求抛在脑后。
  平安地度过了三日,毫无动静。文荆忐忑不安地等着,气氛平静如同湖上泛舟,然而酝酿中那股风雨欲来的架势,让人心焦。
  这天半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文荆惊醒。
  “怎么回事?”他警觉地翻身而起,顺手提起床边的长剑。
  君衍之赶紧以手掌压着他,安抚道:“我去看看,你别担心。”
  敲门声更为激烈,却伴随着一个听起来相对沉稳、恭敬的声音:“君修士,衡天门有一事相求,还请君修士不吝相助。”
  文荆心中缓和,暗自“哦”了一声,这才想起原文中的内容。
  “衡天门有位金丹初期的修士,姓金名焕,持有一个法宝聚心炉。这聚心炉最能引动人心火,作战时使人产生短时期的幻觉,便可趁虚而入、一击而中。
  这一夜,五大门派的宗首、金丹修士正在商议消灭魔修一事,金焕突然陷入癫狂之中,赤着眼睛欲要杀人,席放、衡天门的掌门萧然联手制服了他,立刻派人连夜将君衍之请来,为金焕治疗。”
  
  ——摘自《众生之劫》第八十六章。
  
  于是便有了敲门的这一幕。
  君衍之从容不迫地披上床边的青衫。
  门外有四五个筑基弟子,为首的弟子衣着不俗,举止稳重,年纪看似三十多岁,相貌略微有些丑陋,谈吐气质却不凡。
  他简单客套了一句:“在下名叫崔应,是本派掌门的大弟子。”未及君衍之回应,他便隐了声,以传声术与君衍之说了几句话。
  文荆自然知道他们在交代什么,只不过看崔应的态度,事情已经有些刻不容缓了。
  “好,我去看看。”君衍之温和地应着,又向文荆道,“我去去就回。”
  “好。”
  他还要等待魔修出现,自然不会跟着前去。
  崔应前头带路,引着君衍之来到衡天门的主峰四阳山。
  席放、萧然等人早已在山顶等着。
  君衍之扫了一眼,穿红衣的半老徐娘风韵犹存、风情万种,细长的眼睛似要裂到眉梢,是水月宫的总宫主,花念词。
  深衣长袍,面孔平板的无一丝表情的中年男子,是红枫教的教主,一阳真人。
  而站在路之山身旁的白眉长须、鹤颜仙姿的老人,则是古镜派的掌门,春回道人。
  其他的人都有些眼生,或道或俗,有男有女,一共十几人,或者各自低声说话,或者有品位地静然伫立。
  萧然身着一身白衣,年纪看似三十左右,面容清雅俊逸,却看不出一丝倨傲。他以探究的眼神很快地掠过君衍之,道了声:“果然气质出众,容貌不凡。”
  君衍之垂首见礼:“弟子等候各位掌门、宗主吩咐。”
  萧然道:“我知道你本事非凡,若能救了金峰主,我衡天门绝不会亏待你。”
  “弟子尽力而为。”
  萧然又道:“你若实在救不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不必顾念太多。”
  君衍之谢着答应了。
  “崔应带他去吧。”
  “是。”
  君衍之跟着崔应兜兜转转来到山间一处僻静的所在,门外、房间中各有四名弟子守候,一见到二人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君衍之向崔应说:“我治疗时要平心静气,不可有人打扰,请各位在门外等候,我一旦有结果了便会出来。”
  崔应连忙招呼着众弟子退出来,为君衍之关了门。
  床上的男人大约四十多岁,颧骨突出,下巴尖翘,像个营养不良的病秧子。君衍之在房中布置了一层结界,坐在男人的身边,安静地坐下来望着他。
  房间里没有点灯,也没有开窗,君衍之像一尊雕塑似的在黑暗中坐着,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男人发出一声闷声呻吟,捂着脑袋坐了起来。
  “你是……谁?”金焕自昏迷中醒来,脑袋仍有些不清醒,但身旁年轻男子的目光却让他有些不适。那种目光不像在看一个人,而是看一样死物,像盯着一只挣扎着要死的鸡一样,不但毫无救助的意思,还要拿他下酒。
  这男子与他有仇?
  金焕的手微抬,沉下脸:“你是谁?”
  话未说完,全身的血液如被烈火燃烧而沸腾,耳边传来鬼魂的惨叫,自己手下的多少冤魂一个一个变成了实体,向他扑来,在他身上啃咬、尖叫。他的喉咙发出“嗬嗬”的声音,眼睛慢慢转成赤红,仿佛又要陷入方才的万劫不复。
  然而这只不过持续了一瞬间,金焕觉得自己又清醒了。
  他满头大汗地望着眼前年轻的男子,终于有些明白状况的低声下气:“你、你是魔修。”
  君衍之淡淡地点了点头:“你身体里有我的血,我只要动一动念头,你就可以像刚才一样,永远不用醒过来。”
  “你怎么让我饮了你的血?”金焕脸色惨白,不自觉地颤抖。他结丹以来,极少吃饭、喝水,这魔修怎么让他饮了血?他的声音沉下来:“你在空中散了血雾?”
  君衍之没有回答。散发血雾虽然妙极,但是却难以控制。金焕住的地方偏僻,他无法确信金焕会吸到他的血。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金焕很快地镇定下来:“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只想知道,当年恒阳宫的惨案,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了什么。”君衍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金焕猛然抬头,骨骼咯咯作响,语气中似有些不信、惊惧:“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只想知道,当年为什么灭了恒阳宫。”
  金焕狐疑地望着他。年纪似乎二十多岁,以血为介便能控制心魔,这种修为至少要修炼几百年,除非是天生……
  想到此,金焕的嘴唇颤抖,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
  “你是云家的那个儿子,云少仪!”
  君衍之抿唇不语。
  过了很久,他淡淡地说:“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金焕镇定地低下头:“不是我不想说,但当年厮杀到一半,我脑中突然狂乱失去神智,醒来的时候早已经不在恒阳宫。”
  君衍之的脸色铁青:“你们为什么去恒阳宫厮杀?有仇?”
  “我若是告诉你,你会让我活着?”
  君衍之的情绪稳定下来:“你把当年记得的事情,一件一件告诉我,我让你不死。”
  “不死,只怕也不能活着吧。”金焕心如死灰,目光中突然透出一丝苍凉。
  
  第51章 文荆:别走! 
  
  君衍之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金焕沉着脸:“既然活着还不如死,告诉你又有何用?”
  君衍之笑了笑,淡然地说:“你是火、土双灵根,一百六十岁结丹,如果悟性高于常人,倒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你每年都要去山下一处僻静山洞住两三个月……”
  “那又如何?”
  “那两三个月中,衡天门周围的山村墓穴中常有尸体失踪,还有一些病弱的人突然病死。我年少时不懂,后来清虚剑宗出了一位以尸血修炼的魔修,我才知道,魔修之法数不胜数,以尸血修炼,便是其中之一。”
  金焕力持镇定道:“……原来你已经盯了我许久了。”
  君衍之不予置评。
  金焕闷闷哼了一声,竟有些愤怒:“既然是同道中人,我瞒你也没有用。不错,你我都是魔修。可惜,我的运气没有你好,天生就能控制人的心魔,反倒要像个贼似的,偷偷摸摸地挖坟刨尸。”
  “……竹风国中,魔修比想象中的要多。前几天死的齐景山,也是一个魔修,只不过他的本事还不如你。”君衍之若有所思。
  “齐景山也是你杀的……你如今是什么身份?”
  君衍之自上而下望了他一眼。
  金焕上下打量他的容貌、气质,脑中灵光一闪,不禁气急败坏:“我发狂之后,有什么陌生人能随便见我?难道你就是君衍之?!”
  君衍之的目光像一只没有感情的动物。
  “救人的才是杀人的……即使救不活也顺理成章,说一句心魔太深,无能为力便行了。”金焕有些恍惚地喃喃自语,又突然冷笑一声:“你这么想知道当年的事,为什么不去问你师父?”
  君衍之的心脏停跳一拍:“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金焕略微惊讶的脸上满是快意,像是被猫头鹰压着打的老鼠终于反咬了一口,“你师父当年也在恒阳宫,是我们中的一个,你可以去查查。”
  君衍之沉默了很久,终于站起来,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魔修,都该死。”
  金焕不服地大怒:“魔修术法博大精深,有血修、气修、神修三种,哪像你们想象得如此简单!血修刨尸挖坟、杀戮略多、名声不好,但大多数也不会滥杀无辜。气修者,吸收天地之间阴沉肃杀之气,转化为修为,像道修一样与世无争。像你这种,天生便能引动心魔,便是有神修的天资。竹风国对魔修的误会之多,简直到了让人可笑的地步。”
  君衍之的面皮有些苍白:“入魔者,害人害己,死不足惜。”
  金焕冷笑着点头:“像你这样的资质,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你反倒不稀罕。也罢,你去寻求你所谓的正道,把我杀了吧。”
  说完,他躺在床上,一字也不再说了。
  ·
  崔应带着四个弟子寸步不离地守了一天一夜,终于,君衍之从石屋中走了出来。他看起来疲惫之极,脚步虚浮得随时能跌倒,脸色青白,似乎把全身的灵气都耗尽了。
  崔应连忙上前扶着他:“君修士太辛苦。”
  “金修士心魔太深,在下不能将他治好,只暂时压制着,恐怕难以醒过来。”
  君衍之的声音不哀伤、也不做作,平静地陈述事实。
  “我这就去禀告师父和众位掌门。”崔应应了一声。恭敬地说,“掌门吩咐过,君修士一定辛苦,不论成功与否,先回去休息吧。”他吩咐身边几个弟子:“赶快送君修士回去休息。”
  君衍之摆摆手:“不妨事,我去当面禀告也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