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恪守仙归 作者:东莱不似蓬莱远(二)

字体:[ ]

 
    第71章 血仇
    
    阴山阴家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阴家家主阴文符被人击杀在半路上,随行人员竟然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而太行派最近又屡屡对阴家下手。阴家弟子已经尽数赶回阴山,如今阴家是由阴文符的弟弟阴文录在主持大局。
    但明眼人都知道,阴文录撑不了多久了。阴家经此一事,已经元气大伤。当然,就算如此世家毕竟是世家累世积累下来的家底也不容小瞧。奈何对它下手的是太行这个庞然大物呢?
    阴文录在大厅中焦急的踱步,如今之计。只盼昆仑能够援手。但是阴文录又有所顾忌,若是让昆仑来插手此事,是不是等于前门拒虎后门进狼?
    突地阴文录额头冒出冷汗。他在居然忘了这一茬!阴山离太行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昆仑根本无法出手,若是昆仑出手,势必会与太行对上。而太行怎么可能容忍昆仑将阴山纳入手中?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这样浅显的道理他竟然这一刻才看清。昆仑派的情况他自然是知道的。如今的昆仑与太行交手甚至还会弱上几分。这阴山……是保不住了!
    还有一条路。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一条路。太行这样逼迫,去一直没有真正下手的原因也是如此。阴文录拿出一块玉简,上面刻着阴文录三字。还有昆仑派的云纹图案。
    一人昆仑,既是昆仑人。一进昆仑,应有昆仑魂。阴文录脑中浮现昆仑正门上刻得两句话。手指抖了抖。这是他六十年前入昆仑见到的第一句话,那年他七岁。真的要叛出昆仑,投靠太行吗?
    想到师父刘道人还有他的几个徒儿,还有那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为之战斗了无数次的昆仑。阴文录再次在大厅中踱步。
    但是……阴文录脸色再次扭曲,他也回不了昆仑了。那晚太行派潜入昆仑刺杀阴沉渔的刺客是他放进去的。若是被太行的人抖出来。他回昆仑也只有一个死字!哪怕他当时是迫不得已,被胁迫着将那人带了进去。
    这都是阴谋,太行派的阴谋!他已经完完全全被这个阴谋套入其中,再也脱不了身了。
    随即他脑中甚至出现了这样怨毒的想法,都怪阴沉渔死的不是时候。若是在他与上官家联姻后再死,起码现下上官家就不会见死不救。
    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为了阴家……阴文录恍惚的想,他是为了阴家。阴文录伸手将玉牌掐碎。玉牌碎成粉末飘落在地。这一刻阴文录心中竟然还隐隐有些快意。这么多年,在阴家他有一个事事都比他强的大哥,在昆仑他也是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长老。甚至他的侄儿除了修为也样样比他强。被二十出头的侄儿压制的感觉让他无比憋屈。
    现在好了,他们都死了。如今他才是阴家家主。
    远在昆仑的刘道人看着碎裂的玉牌,深深的叹了口气。手颤颤巍巍的拿起那块碎裂的玉牌然后狠狠摔了出去:“孽障!我刘某人再无此徒!你们也没有这个师父,听到了没有?”
    几个弟子黯然应诺。却没能说什么,又还能说什么呢?他们的师父背叛了昆仑!这是耻辱。昆仑人的耻辱!昆仑人最瞧不起的就是背叛。
    智愚道人微微摇头道:“最不可测的,就是人心。阴文录竟然放外人来刺杀他的亲侄儿,实在是……”智愚下半句话没有说出口。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从此刻起,昆仑多了一名在追杀榜的叛徒,少了一名长老。
    “栓全,”阴文录朝着门外喊了一声,随即进来一名弟子。阴栓全。旁支的嫡子。
    “家主。”阴栓全神色淡淡的,眼底有些不屑。这样一个软弱无能的伪君子怎么能够担起阴家家主的大任?
    “你上太行去,将这封信交给韩箜。”阴文录道。
    阴栓全惊道“您是要投靠太行?”
    “怎么你有意见不成?”阴文录眼神狠狠的瞪向阴栓全。一时间背叛昆仑的心慌意乱都化作了一股怒气。一个晚辈也该质疑他的决定。
    “侄儿不敢。我这就上太行去。”阴栓全拿着信件退了出去。心底却暗暗下了决定,投靠太行?呵,那还会有阴家的存在吗?只怕到时候他们会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而且阴文录看来是叛出昆仑派了。三千多年来,叛出昆仑的叛徒,至今还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阴文录也不可能例外。
    看来,与那昆仑派的叶派合作。也不是不可行。就在两日前,几名昆仑派的修士找上门来,除了一名叫罗毕的修士以外,其余人竟然都在金丹之上,而且合击之术甚是了得。那主事的修士,罗毕说,他们是昆仑派叶系弟子,有意与他合作。
    对方开出的条件很合理。对他的要求仅仅是要他不参与阴家本家之事。他原本是想看看情况在说,谁知阴文录竟然如此不靠谱。这本家做事向来霸道,本来就得罪了不少人。而且他们也根本没有把他们这些旁支看在眼里,对他们的态度,如同对下人一般。仿佛只有他们本家之人最尊贵一般。
    想到这,阴栓全干脆的掐碎了罗毕给他用来联系的符纸。
    但是阴栓全还未走出阴家,就听到一声焦急的喊声,还有强烈的灵力波动。
    “不好啦,不好啦,家主,有人杀上门了!”
    待了解事情始末之后,阴文录傻眼了阴栓全也傻眼了。一名金丹期的修士,孤身杀上阴家了。这是在做梦吧?
    金丹期修士?孤身?阴家是元气大伤,但是阴家还没败呢!他怎么敢!
    光是这个消息传出去都等于在所有阴家人脸上狠狠扇了个耳光。这是羞辱!
    但事实却是此人杀上门来,阴家竟然无一人能挡。其实他不是金丹,他是元婴期吧?是吧?是吧?
    叶于时身周远转的冰流焰极美,也极恐怖。所到之处,无一活口。突然,叶于时笑了笑。手中竟然多出一柄长枪,银色的长枪配上鲜红的枪缨。显得格外英姿勃发。这是五叔的长枪……
    但是这柄长枪竟然只是凡兵。这不是修仙界的法宝,就是一件凡铁所制造的长枪而已。
    崔吉急得差点跳出来,却被罗毕按住脑袋狠狠的压了回去。
    “放心,叶师兄不会有事的。凡兵怎么了?就是凡兵咱们叶师兄也可以用出法宝的威力,你要是跳出去,被叶师兄发现了,咱们通通死定了。叶师兄可不知道咱们偷偷跑出来的事。要不是你们担心我才不来插一手呢,扈骆师兄就一点都不担心,叶师兄要做什么事就还没有他没有做成的,就你们瞎操心。”罗毕小声道。他还没有说方恪呢,你看看人家多淡定啊。对叶师兄多信任啊,就他们……好吧,其实他们是来找架打的。
    但是临了却都不敢出去,怕被叶师兄削。
    罗毕突然一惊,见叶于时反手将那长枪插,进地上。原来不是用长枪做武器啊。
    阴文录出来了。罗毕睁大了眼瞧着。
    叶于时所到之处,一片美丽的冰流焰。那样悄无声息的夺去人们生命的方式比起充满血色的杀戮更加恐怖。也更加令人毛骨悚然。而叶于时狭长的眼中却满是淡漠和杀意。没有一丝动摇。他与阴家,从十余年起便是不死不休。叶家上上下下七十余口人。
    叶家死士五十余人。里面包括了老人,妇孺,还有孩子。一个也没有留下。阴家的修士,只是如同看见蝼蚁一般轻而易举的将他们一个个杀死。大石,夜,眉姨,刘嬷嬷,五叔。死无全尸,甚至连埋尸都做不到。
    他们游刃有余,就如同猫捉老鼠一般戏弄他们。
    叶于时眼中一片血色。那都是他的至亲挚友。
    既然是血债,当然是血偿。
    “叶于时。是你?”阴文录这下却是讶异道。完全没有想明白这叶于时怎么会杀上阴家。难道他叛出昆仑之事,这么快就有人来追杀了?随即却为眼前的景象惊骇莫名。
    阴家的修士一个个上前,然后一个个被那恐怖的冰流焰冻结。留下院子里一座座活冰雕。而叶于时一身白衣早就被血浸透。那血大多是他自己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竟然已经没有人敢上前了。
    叶于时却没有言语直接朝阴文录而去。阴文录,阴文灵的哥哥。绝美的冰流焰,十朵全部围绕阴文录而去。
    阴文录竟然被惊吓住了,被叶于时那股子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吓住了。此时的叶于时哪里还有什么温润的摸样,完完全全是一个杀神啊。每一招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好似不缓不急。偏偏是举重若轻……暗藏无限杀机。
    脚下踩着诡异莫名的步伐穿过一个个修士,直朝阴文符而来。左臂伸长,两指一并,看似极缓慢,却是急如闪电。留下一道道残影。每一指看似极轻,实则极重。若是中上一指怕是会重伤。
    罗毕再也说不出话来……
    叶师兄这模样,根本不是上门挑衅。这是不死不休的架势啊!罗毕脸上玩笑一般的笑意终于敛下。叶师兄,难道是与阴家有仇。
    阴栓全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如纸。此人简直是一个杀神……
    不,没关系的。再厉害又如何,他不过区区一个金丹,还能击杀元婴不成?
    阴文录好似现在才反应过来一般,手中一个钵盂一罩朝叶于时攻取。心中却是怒不可歇。区区一个金丹也敢在他面前放肆!
    
    第72章 血仇【二】
    
    叶于时面无表情的往后一跃,竟然轻轻松松的躲过了这一击。阴文录一击不成还待出手。
    “出来。”叶于时突然道。
    阴文录狠狠一惊,这里竟然还有其他人不成?
    果然突然灵光一闪,屋檐上冒出十来个人。正是罗毕等人无疑。
    “叶师兄……”罗毕看了看崔吉又看了看安常乐,最后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这两个不讲义气的。还有身后那一堆不讲义气的!“我们这不是……担心你嘛。哈哈,结果证明咱们叶师兄,果然不愧是叶师兄。”
    说着罗毕换上一副狗腿子的笑容。其实内心忐忑不安的很,他原本以为叶师兄只是去挑衅挑衅阴家,所以才自作主张的去联系了阴栓全。谁能想到这阴家原来是和叶师兄有仇!罗毕笑容更加狗腿。眼中却是狠戾的看向阴文录等人。就等着叶于时一声令下。
    叶于时看着如临大敌的阴文录,突然觉得索然无味。露出一个微带玩味的笑容道:“阴长老,你叛出昆仑了。”
    明明是疑问句,叶于时却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
    “你怎么知道!”阴文录大惊道,说出口后才猛然醒悟。叶于时微微挑眉,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眼神更冷了几分。
    叶于时看向罗毕等人道:“既然你们来了。”
    叶于时微微一笑,纤长白皙的手成掌往虚空中对着阴家正门的方向轻轻一划。然后道:“敢吗?”
    这姿态仿佛被包围的不是他而是阴家。
    罗毕看向院子中众多的修士,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狠狠点头。顿时十几人看向阴家的目光充满了跃跃欲试,还有狠戾。十几人迅速散开,将阴家众人成合围之势。
    先不说阴家与叶师兄有仇。刚刚叶师兄的表情他们可都是看着眼里,那样的沉痛。叶师兄的仇人就是他们的仇人!既然是仇人就只有死。
    更何况阴文录叛出昆仑这一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