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恪守仙归 作者:东莱不似蓬莱远(三)

字体:[ ]

 
    第131章 杀不得【一】
    
    谢安大大的丹凤眼微微睁大,面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很快又镇定下来,冷着一张小脸直视着方恪道,“你想把我怎么样,”
    方恪没有理会谢安,只是拧着谢安的手甩了两甩,将谢安抱住他手臂的手直接甩了开来然后悬空拎着。
    谢安两腿蹬了蹬却踢不到方恪丝毫也落不了地。
    “把他带上,还有让人来让这些人入土为安。”方恪瞥了一眼余崇礼对赵历悦道。
    赵历悦一挑眉,伸手将已经呆滞的余崇礼抱在了怀里,抬手就发出了十来只纸鹤。
    萧昌秋手中的剑一直震鸣不止,战意滔天。她看着方恪提着谢安跨过地上的碎石和木板以及残肢断臂,没有丝毫停顿的往外走去。她安抚的抚过手中剑,跟了上去。
    方恪迈出维法堂,堂外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的弟子们不由自主的让出了一条路。看起来像是方恪杀害了维法堂的弟子要被王长老诛杀,但是如果是这样萧师姐又怎么会出手救人?
    方恪刚迈出维法堂就见十几道灵光闪来,陈褚几人面色慌张的御剑而来。
    待看到方恪,陈褚面上一松立马下了灵剑,随即面上又出现几分惭色道:“我来晚了。”
    方恪看着陈褚额上的微汗,微微一笑道:“不晚。来的正好,传我的命令让三十七代弟子到演练场去,一个也不能少。”
    陈褚有些糊涂但仍是应下了。吩咐一名弟子前去通报之后就随在方恪身后往演练场而去。
    方恪在前,手上提着谢安,左边是抱着余崇礼的赵历悦右边是陈褚,身后跟着十余名弟子。不远不近的背负着剑一路同行的是萧昌秋。然后便是浩浩荡荡几百人的围观人士。
    而维法堂一干人等则是手忙脚乱的扶起身受重伤的王长老。面对着一片狼藉的维法堂,所有维法堂弟子都面色铁青。
    昆仑立派以来,维法堂从未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第一次有人竟敢当堂打伤主审长老,第一次有人敢这般放肆的从维法堂伤了人还光明正大的扬长而去!
    二十余名维法堂弟子面上有愤怒有羞愧但眼底深处刚刚方恪带给他们的惊惧却仍未消除。这样大的动静终是惊动了维法堂低下深处的人们,几个呼吸之间维法堂中出现了几十名黄腰带的维法堂弟子。
    陪审的长老脸色苍白的看着被破坏的面目全非的维法堂审讯堂。他未想到那方恪竟然有这般能耐。长老神色一定掐指就要发出纸鹤。这事不小了,他可承担不起。还是早早禀报了上去为妙。他不该啊,不该为了一间四品灵器就应下了这么一件麻烦事。这真是财迷心窍了!
    “不可!李兄不可……万万不可!”王长老一把拂过李长老的手将他手中的纸鹤尽数拂落。
    李长老咬着牙在王长老耳边低声道:“王兄,你我一向以兄弟相称。你可不要害我,这事已经瞒不下来了,谢小少爷还有谢老可以保他。我们两现在却是自身难保啊!不要说掌门饶不了你我,只怕谢老就会第一个对我们动刀子!他老人家可是真正的铁面无私!若是让他知道你我二人公器私用,诬陷方恪还让维法堂弟子白白丧门,只怕…到时连上慎行崖都是奢望。你为何不早说你是要那方恪的命?王兄害我啊!”
    说完李长老手中又是几只纸鹤已经飞出。
    王长老眼睁睁的看着纸鹤消失不见,目光有些呆滞道:“你不明白,这次不一样……若是,若是让师父知晓安儿的作为……恐怕第一个不放过安儿的人就是师父。还从何谈起保下。师娘早逝,只给师父留下了这么一个独子。但若是师父真要保下安儿……他老人家的一世清白就要尽数毁去。是我对不住师父……是我对不住师父啊!我不该以为安儿只是小儿心性要整那方恪出一口气罢了,谁知道谁知道他竟然如此…如此大逆不道。”
    王长老将最后那四字含糊在了口里,满脸颓然。
    “什么?你是说今日之事你先前竟然也是不知,而是谢小少爷一手主导的?”李长老一脸骇然。
    王长老一脸痛色的点了头。
    而此时方恪脸色极为平静的坐在陈褚搬来的大红木椅上,坐姿有些随意的放松。他淡淡的看着比试台下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近万名弟子。这样站在看起来密密麻麻的很是壮观。
    此时昆仑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在维法堂发生的事情,也听闻了演练场发生的事情。
    维法堂的人将演练场围了起来,维法堂肖长老神色复杂的看着演练场上的方恪他已经从王李两位长老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冷冷的撇了身旁的王李两位长老道:“这事就看方恪要如何收场罢。你二人惩戒暂且不谈,无论方恪要求怎样都是你二人罪有应得。若是他要……我只好拉下我这张老脸去求个情了。”
    方恪看着这些最大不过十二三岁,最小不过六七岁的孩子。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了敲。接管他们的时候其实他是很苦恼的,这么多人,这么多孩子。他并不知道他能不能管好,幸而他并非是直接管理人而是最高管理人。他只需要制定出一个制度,分权选人就可以了。他以为他能够让这些孩子不被门派中那些争权夺位之事所影响所干扰就可以了。事实证明他没有做到,他失败了。一只,两只,三只……有多少只手伸到了他面前?
    “谢安,余崇礼,赫连彤,萧景,上官平汩,王洛阳……挨个去查,查个清清楚楚。一个也不要漏了。”方恪报出一连串的名字对着赵历悦道:“我就坐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赵历悦应下后,斜眼看了一眼地上被捆住的两名少年,面上浮现一抹笑意。随后就人影一闪消失不见。
    低下的弟子有一部分看到很是狼狈的谢安和余崇礼开始惶惶不安。
    “你要做什么?”上官平淑冷冷道,直接挡在了方恪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方恪道。
    “请让开。”方恪没有看上官平淑一眼,淡淡道。
    上官平淑看着其余人投过来的目光,顿时大怒。却又忌惮方恪身旁陈褚一干人等,只是目露愤色的冷冷说了一句:“已经快要到亥时,希望方师兄你是有要事才好。我们并不是什么闲人,时时刻刻无事可做有时间看什么大戏。”说完就走到了一边。
    方恪听到此言深深的看了上官平淑一眼,看的上官平淑寒意顿生。上官平淑直接管理这些弟子,天天都在这演练场上。这些弟子有什么微妙变化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谢安他们成立的那个小帮派她不可能一无所觉。
    谢安做的那些杀人夺宝的事,只怕她也是清楚的。不…,这事只怕门派中知道的人并不少。因为盯着三十七代弟子的人也不少。他们或许从中有煽动过引导过,也或许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冷眼旁观事情一步步发展过来,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要是说出来他也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少年行事竟然这般狠辣。而他也差点折在他手上,只因为他察觉到了一些事。
    方恪一脸平静淡然的看着谢安。
    地上被捆绑这的谢安早就褪去那一脸的可怜相,愤恨的看着方恪。却被口中的布塞住嘴巴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发出含含糊糊的声音。
    方恪伸手拿出谢安口中的布。
    谢安微微挑起眉梢看着方恪很是平静的道:“方师叔,就算你把所有人都查出来了又能怎么样?你莫非敢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不成?”
    说着谢安还嗤笑了一声,有恃无恐的往后靠了一靠,冷冷的扭头环视了一圈陈褚等人。竟然是一副要把所有人记住的模样。
    方恪看到谢安眼底的狠色。
    而已经回过神来的余崇礼此时听到谢安的话也仿佛找到主心骨一般点了点头,一脸倨傲。
    方恪却只是平静的看着谢安,不发一语。
    谢安却被方恪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最后目光一闪冷冷道:“要么你方恪今日就赶尽杀绝,斩草除根。要么你现在就跪下了求我饶了你。不然,我活着一日便要你生不如死,永无宁日!”
    少年变声期的暗哑嗓音还带着几分稚嫩,说出来的话却教陈褚等人感到一股深深的寒意。
    陈褚衣袖中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握紧了,他知道整件事情之后暗骂了一句倒霉。怎么这么棘手的事情竟然就偏偏让方恪遇上了呢?这谢安……还真不能动。
    可是,这谢安也未免太……陈褚目光闪烁。
    “呵。”对于谢安的话,方恪轻轻的发出一个音节。
    然后突然挂上笑容温柔的说道:“把他的嘴再给我塞上。找块烂布。”
    说完就不再看谢安,倒是把谢安气得脸涨的通红。
    
    第132章 杀不得【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也深了,演练场上今日却依旧亮如白昼。忐忑不安的三十七代弟子,静默的围住演练场的维法堂弟子,以及不在此处却关注着此处的长老们。
    就在寅时的鼓声响过后不久,匆匆忙忙带着几十人离去的赵历悦回来了。只是他身后押着的却足足有几百余人。同一时间,演练场外围观的人群中也起了骚动,几名维法堂的弟子从其中抓出几名人也送到了赵历悦押送的人群中。
    但凡稍有抵抗之意的,皆被杀威棒打断腿骨再用铁链锁上。
    如此做派,令三十七代弟子愈发不安而惶恐起来。
    方恪抬眼看了看肖长老的方向,他知道维法堂已经‘正常’运作了。而谢长老此时人却仍未出现。
    赵历悦大步走上前递上一份名单然后拱手道,“幸不辱命。”
    方恪拿过这张薄薄的纸,纸上写了总计三十二个人名。每个人名下都密密麻麻的标注了身家背景。背景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个个背景雄厚,随便拉出来一个都可以在昆仑派中混得风生水起。难怪如此嚣张。
    方恪看向谢安,只见他此时已然冷静下来。稚嫩的脸上透出一股子得意和嘲讽似乎在说看你们敢把我怎么样。
    方恪将纸递给赵历悦然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你姓方。”
    赵历悦一怔,眼底讶异一闪而过。两人视线一对,方恪笑容不变,赵历悦微叹一声,没有想到他和萧昌秋的对话他竟然听到了。其实更加讶异的是方恪竟然也会这般胁迫人立下投名状。看来他确实是小看了方恪。这一手玩的漂亮,无论如何以后他赵历悦的头上是确确实实的写上方字了。
    赵历悦脑中飞速的闪过这些念头,然后立马笑容浅浅的接过纸答道:“是。”
    转身就对着候命的十余名弟子挥了挥手道:“把人都给我抓出来,一个都不要落下。若有反抗,参照维法堂的做法。”
    这十几名弟子迅速执着剑走入三十七代弟子的方阵,逮人。
    “你干什么!”
    “你敢动小爷?你知道小爷是谁吗?”
    不一会儿状况就发生了。
    逮人的弟子二话不说就拿出铁链想要将人捆住。一道金光亮起,一个防护罩出现那逮人的弟子碰的被弹开。那少年一脸倨傲的站在防护罩内道:“我是武技峰王洛阳,你敢对我挥剑?不要你的小命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