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恪守仙归 作者:东莱不似蓬莱远(四)

字体:[ ]

 
    第194章 失踪【一】
    
    那日,等候许久的田菁光等人只感到一阵翻江倒海一般的动静过后,眼前的景象一变。便看到了海上的那五道身影。只这一瞬间,海面突然又是一阵翻滚,海水仿佛沸腾了一般。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威压轰然降临,让人无法抵抗。修为好些的只能勉力支撑,修为差些的更是直接昏厥过去。也就是那么几息的功夫,可就这么几息之间。
    海面上便失去了几人的身影。黑夜中的大海,又一次恢复了平静。平静的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眼前只有一只已经倾翻过去的残破轻舟。
    是以,失踪的并非是叶于时一人。而是连同太阿在内的五人。
    ……
    方恪几乎是立刻对王洛阳和赫连彤道:“速去通知郑统领等人,召开紧急大会。”
    然后他掏出一只纸鹤,注入灵力。纸鹤扇动了几下翅膀,在空中飞了一圈又落回了方恪手中。
    纸鹤无法送出。
    丝兰担忧的看着方恪道:“我们早已试过,没有用。就连叶于时特制的传讯符箓也无法传出。”
    因为试过,才会如此担心。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失踪。
    “我知晓了。”方恪点点头,很平静的道。手上却是又掏出一只纸鹤,注入灵力。依旧无法传出。他敛下的眼睑颤了颤。
    “在修真界之内,哪怕是已经隔绝的三大陆或者是秘境纸鹤都不可能无法送出,只是没有办法送达罢了。……纸鹤无法送出的情况,只能是在修真界内无法感知他的灵力。如此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们身处灵力隔绝的地方。亦或者是……身亡。”扈骆道,两道浓眉拧了起来。
    “不可能。”方恪瞬的看向扈骆道。
    “既然是三日之前便已经失踪。若是…,门中玉简必碎。那么我们早就得到消息了。如此看来,他们应当是身处在灵力隔绝之处。”
    但……修真界有多少人失踪之后便一去不复返的,或是被活活困死在秘境之中数百年或是千年之后才发现尸骸;或是完全了无踪迹,再无音讯。
    更何况,是在海上失踪……
    不会有事的,应当只是一时间联系不上罢了。方恪在心底对自己道,面上却是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动。细细的向其他人分析,显得冷静而自制。
    他这般平静,反而让丝兰愈发担心起来。她忍不住担忧的的看向方恪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最终只是道:“叶于时不会有事的。”
    方恪眼睑敛下,复又看向丝兰点点头然后很自然的伸手拍了拍丝兰的肩膀露出浅浅的笑容道:“一路辛苦你们了。只是这九州大陆的风光我暂时不能带你去看了。待会还要麻烦你们将此事复述一遍了。”
    丝兰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表示不辛苦也不介意。
    一旁的罗毕刚从这个让他懵了的消息中醒神,便听到方恪这句话。若非定力好他就想抓住方恪把他摇醒。大师兄失踪了,你他妈还有心思寒暄?还九州大陆的风光?你他妈在逗我?
    很快,众人都来齐了。
    郑长天等人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来得未免也太齐整了。所有的长老,统领,包括卫彖等人都到齐了。
    莫非出大事了?郑长天看向方恪。
    方恪却是看向卫彖直接道:“为掌门和叶于时卜一卦。”
    众人一时哗然,为掌门和叶于时卜一卦?莫非他们出事了不成?便有人忍不住出声询问。场面显得有些闹哄哄的。
    “大家稍安勿躁。”方恪上前一步道:“先请卫师兄卜上一卦。稍后自会告知大家。就卜算他们此时的方位。”
    卫彖见此,再不迟疑。祭出龟甲……片刻后卫彖不禁惊疑的轻咦一声。
    只见他手中龟甲壳上的裂纹蔓延到二分之一之后猛然断开。卫彖翻手打出法诀再试。依旧如此,如此循环三四次之后。卫彖面色煞白。
    他叹息一声,看向方恪道:“……卫彖修行不够,卦象无法显示完全。只知晓是极南之地。应当在黄海之中,凶吉难测。”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这时,方恪才将掌门和叶于时失踪之事一一道来。
    丝兰也将当日所见毫无遗漏的又复述了一遍。
    说完,房间内安静的可怕。
    “虽然掌门暂时无法回派主持大局,但幸而太行天山两派老祖也无法归派。是以此事对我派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接下来的事宜,掌门早已有所安排。大家也无需太过担忧。”方恪安抚道。
    见众人神色稍定。方恪才又道:“只是在掌门未归的时日里,还需各位长老和前辈多担待指点。稳定大局,才好静待掌门归来。”
    方恪一揖手。
    众人连连应下。
    郑长天摸着胡子点了点头。
    “通知六大军营…命人注意门中玉简若有异象即刻通知…
    监控太行天山方面的消息
    ……
    罗毕站在方恪身后看方恪三言两语便控制了局面,并且迅速的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虽然他也明白,此时着急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方恪如此平静而且冷静的稳住大局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但……罗毕眼底亮起点点幽光。方恪和大师兄是什么关系,他这般冷静却显得十分……
    若是公孙睢出了事,他绝不能如此平静。
    白芨千挑了挑眉,看向丝兰传音道:“我看你一路担心是多余了,这位方道友现在不是很冷静吗?”
    他说这话时,显出几分酸意。
    丝兰瞥了白芨千一眼,然后又看了看罗毕。然后才道:“不是这样的。”
    在她记忆之中,方恪从未出现过现在这种眼神。看似平静……其实一片茫然。
    ……
    会散之后。
    郑长天在方恪的眼神示意下,走到了一旁。
    “莫非还有什么事?”郑长天皱着眉头问道。难道门派中还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方恪拱手一礼,直接道:“郑师伯,我是向您辞行的。”
    郑长天一愣,随即沉声道:“想好了?”
    “是。只是王洛阳等人还请师伯费心照看了。”
    “那便去罢。只是海上多高阶灵兽,海底更是诡秘非凡。自己多加小心。”
    “是,多谢师伯。”
    罗毕等人自然听到了。
    “我也去。”几人同时道。
    方恪摇头道:“不可,你们走了。门派内不就乱了?”
    罗毕和扈骆沉默了。
    “方大哥,我和你同去吧。”丝兰道。
    “你还要留下来代表青盟同昆仑商谈……不要说了,黄海处有田菁光等人接应,我一人即可。”
    说完方恪不待几人反驳,便又道:“你们不妨同我说一说黄海的情形。和海上的一些禁忌……”
    几人对视一眼。丝兰上前一步道:“海上的情形我了解。”
    ……
    当日傍晚。
    方恪和众人辞行之后。便手持长剑大步走出院落。
    他还未走出几步,便看见赵历悦向他走来。
    “师兄,你要做什么?”赵历悦道。他原本应当是在养伤,听闻方恪要去黄海寻人的消息之后便赶了过来。幸而及时赶到了。
    方恪停下了步子,一双眸子波澜不兴的看着赵历悦。然后弯了弯唇角道:“我要做什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赵历悦笑了笑道:“门派内玉简未碎,他们此时定还活着。是以师兄不必如此忧心。”
    方恪眉梢一动,步伐不停。
    赵历悦却一闪身挡在了方恪身前。
    方恪神情略冷。
    “你这时候哪里都不能去。”赵历悦直视着方恪道。“如今掌门和叶师伯下落不明大家都很忧心,此时又是昆仑休养的重要时期。您若不能站出来稳定人心,昆仑必将局势不稳。更何况三大陆合并,九州各大门派必将做出调整,以期获得最大利益。而其余两大陆各大势力也将涌入我九州。局势千变万化……”
    赵历悦看了看方恪的表情道:“其中大有作为。”
    方恪表情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赵历悦又道:“你就算去了又能如何?论修为,你不及门派中长老。论寻人,你也不是专攻这一行的修士。还不如在门派内等消息。”
    方恪摇了摇头。再次迈步。
    赵历悦却并不让步。
    方恪定定的看着赵历悦,眼底涌出一片深沉的墨色。那墨色汹涌翻滚,仿佛可以将人吞噬进去一般。
    饶是赵历悦有所准备也不由一惊。
    “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说这些。”方恪很平静的道,但他知晓他此时一点都不平静。若是他人能够看到他握在袖中的手,便能看到他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
    叶于时不见了,怎么办?当然是把他找回来。
    谁也不能阻止他。方恪眼底浮现细细的血丝,他就这般看着赵历悦。手中长剑长鸣一声,已经飞向半空。
    赵历悦突然一笑道:“好罢,这时候说什么你都听不进。你去吧,这里还有我们。”
    方恪只是点点头,没有半分犹豫的直接飞身而起踩上了剑。瞬息之间便消失不见。
    赵历悦笑容微敛,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最后终于说了句像样的话?”突然一道声音插进来。
    原来是罗毕和丝兰等人。他们站了出来却不知来了多久。
    罗毕这样说着面上带笑,眼底却是没有什么笑意。方才赵历悦说的话他可是听了不少。话没有错,但是他听的不开心。
    赵历悦冷笑一声道:“找到了便还好,若是找不到……”
    若是找不到,方恪会如何?
    赵历悦眼底聚起了一片薄薄的冷意。
    丝兰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萧昌秋冷冷道:“忧心无用,不如想想该给太行派送上一份怎样的大礼。”
    “正该如此。”扈骆点头。
    方恪踩着飞剑,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眼底的红丝愈来愈明显,若非强自按捺方才他便与赵历悦动手了。
    方恪抿抿唇,闭眼念了一遍清心咒。再睁眼,眼底血色愈发明显。方恪勾了勾唇角,一手轻轻按住眼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