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婚契+番外 作者:展雪凡(中)

字体:[ ]

  若是天灾降临,那杀了楚君逸的人是不是真的会遭报应?!
    若是天灾降临,那死在天灾之下的人是不是都要算在杀死楚君逸之人的身上?!
    天灾之下,死去的人肯定很多,那么多的罪孽怎会是一个人就能承担得起的!
    想到这里,楚大太太也痛哭起来,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会在这辈子摊上这么一个灾星?!
    见楚大太太痛哭,楚二奶奶的眼泪也决堤而下。
    楚大太太哭着哭着突然想到杀人也不用自己动手,就算楚君逸死了也算不到她的头上。
    看着楚大太太脸上带出的疯狂,慧苦大师的手心满是冷汗,就连后背都快被汗水打湿,但她依然平静的开口:“举头三尺有神灵,施主可曾想好了?”
    楚大太太顿时泄了气,她还有儿子,还有孙子,那么多的罪孽就算是她想一力承担也未必担负得起,她是真的不敢冒这个险。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楚二奶奶哀声说道。
    慧苦大师颇为无奈,又说了一遍,“只要此人与贵府分离即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提过“死”这个字,偏这对婆媳的思路都绕着这个“死”字走。
    “分离?要怎样分离?!”楚大太太连忙问道。
    “……”这句话才应该是最先问的,慧苦大师无语片刻,垂眸说道:“这就要施主自己琢磨了。”
    之后楚大太太再怎样发问,慧苦大师都是闭口不言。
    无奈之下,楚大太太只得满腹烦躁的带着楚二奶奶离开。
    直到她们离开,慧苦大师才叹了口气,抬头说道:“她们走了。”
    “是,辛苦大师。”屋顶有声音传来。
    “回去见到楚六爷,还请他小心一些……”慧苦大师叹息道。
    后面的那段话是楚君逸让她说的,开始她还觉得有些夸张,同为亲人那么多年,怎会如此狠心?
    但事实却让她大吃一惊,楚大太太的心比她想得要狠辣得多,若是没有最后的那段话,估计楚君逸真的是凶多吉少。
    “大师放心,我等必定带到。”
    薛湖说完姻缘寺的事,就在暗自打量楚君逸,见他一点惊讶之色也没有,这才垂眸树立一旁。
    都说最毒妇人心,此话果然不假,就是不知楚君逸是猜到了楚大太太的心思,还是说这也是他算计好的。
    楚君逸的心里平静无波,楚大太太恨他,这点他知道,不过她能恨到在外人面前说出想他死,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或许楚家想他死的人不少,这些年过去,伤心倒是没有,感慨倒是有一些。
    亲缘寡淡,这亲人当得还不如仇人……
    楚君逸交代了薛湖几句便要离开,只是出门之后又拐了回来,神情有些纠结,“那个……你能送我回去吗?”
    薛湖:“……”
    其实楚君逸也是怕楚大太太突然脑抽,再对他做点什么。
    虽说可能性不大,但就这样回去,等到顾诚之知道以后,估计……好可怕!他还是老实一点吧!
    薛湖将人送到了会安书院,目送着楚君逸进了书院大门,这才打马离开。
    楚君逸刚才也说了,为了安全着想,之后有事来书院找他,反正在分家之前还是尽可能的不要出门了……
    回到宿舍,顾诚之却不在房中,楚君逸也没心思问他去了哪里,进屋就直接趴到了床上。
    他和楚家的关系不好,这次……仅剩的那点亲情也算是断干净了,心里倒是不疼,但是……不舒服还是有的。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楚君逸扭头看去,是顾诚之。
    楚君逸是不想说话,只是偏头看着顾诚之,但见他脸色难看便问道:“出了什么事?”
    顾诚之走到床前,双手撑在楚君逸身侧,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他看。
    “怎么……了……”楚君逸心里直打鼓。
    “你的胆子真够大的,竟然让慧苦大师那样说。”顾诚之的目光深沉,眼眸漆黑,一字一字缓缓说道。
    楚君逸的头皮瞬间便炸了,为什么顾诚之会知道?!
    薛湖!你这个骗子!
    
     第73章 罚
    
    按楚君逸所想,殿试之前就别让顾诚之掺和这些事。薛湖原也是同意的,但楚大太太说的话又让他改变了主意,就连楚君逸听后都会担心自己的安全,若是不通知顾诚之,搞不好过后会重罚他们。
    所以薛湖一边同楚君逸汇报,另一边则是派人去了会安书院,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详述了一遍。
    顾诚之见到来人,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有些不安。
    薛湖的性子他了解,之前不说应是因为事情都在掌控之中,而现在却派人过来,多半是事情有些不妙,需要他来拿主意。
    果不其然,听了慧苦大师和楚大太太说的那些话,顾诚之顿时暴怒,恨不得立刻去楚家将人掐死,但仅存的理智又让他冷静下来。
    过来汇报的那人告诉顾诚之,楚君逸正由薛湖护送回书院,应该快要到了。
    他只比楚君逸和薛湖早出门一会儿,因是骑马过来,所以才会比他们快上一点。
    顾诚之冷着脸挥退了那人,随后转身往宿舍走去。
    推开房门,看到床上躺着的人时,顾诚之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了少许,随即却又涌起一股恼怒之意。
    楚家人是什么德行他怎会不知,与楚家人相处多年的楚君逸就更是清楚。
    多年未有子嗣让楚家人对子嗣无比重视,原本他也只是想着用子嗣不丰来做文章,让他们以为分了家便能断了那卦象。
    谁曾想,楚君逸下手会这么狠,竟然直接告诉楚大太太楚家将会绝嗣……
    楚君逸被顾诚之压在身下,脑袋里面像似空白一片又似乱麻丛生,反正是张了半天口却不知该怎么说。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绝嗣这种事你也敢拿出来说!”顾诚之胸中怒火熊熊燃烧,有楚家的原因,也有楚君逸的原因。
    “对不起……”楚君逸被他的气势所压,身体略微战栗,道歉的话不自觉的便说了出来。
    “谁让你说这个!”顾诚之一拳打在楚君逸身旁。
    床板发出“咯吱”响声,像是经受不住这力道将要坍塌一般。
    楚君逸瞬间没了声音,只是死咬着唇,有些忐忑的看着他。
    顾诚之深吸口气,起身像是要往外走。
    楚君逸连忙去拉他的手,结果顾诚之一个用力就将伸过来的手给甩开,楚君逸心里瞬间冰凉,整个人都僵住了。
    顾诚之没有出门,在床前转了两圈,看到楚君逸的样子又觉得心疼得不行,憋在胸中的火气就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冰水,就连一缕青烟都没有剩下。
    坐到床边握住那双冰凉的手,顾诚之叹息一声将人抱住,心里又酸又涩,低声说道:“君逸,若是你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僵硬的身体在慢慢回软,楚君逸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响在耳边的心跳声,薄唇微动,吐出的还是那句“对不起……”
    这次顾诚之没有在发火,只是将人紧紧地搂着,恨不得将他揉进身体里才好。
    过了半晌,顾诚之胸中憋闷的那口气缓缓吐出,轻声询问:“说吧,为什么非要这样说?”
    楚君逸垂眸不语。
    “可以用的理由那么多,为什么非要用绝嗣?”这一条用着太危险,楚家会起杀心真的不奇怪。
    “分家……需要祖父同意……”楚君逸犹豫了一瞬又道:“只是妨碍子嗣是不够的……”
    分家这种事只有楚老太爷可以提,若是有办法也不至于拖到现在,妨碍子嗣这一条是不足以撼动楚老太爷的心,想要在这一点上做文章就需要更大的理由才行。
    而在楚老太爷下定决心之前是不会处理他的,就像当年一样,明明想要将他送走,但也只是软禁,然后派人盯着。
    “楚家那边已经安排好人,等到祖父知道了就慢慢提及分家的事。”楚君逸低头说道。
    “把你安排好的事情都告诉我。”顾诚之捏住他的下巴,微微抬起,盯着楚君逸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而你,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楚君逸:“……”
    顾诚之见他不说话,只当他是默认了,反正在分家之前,楚君逸的活动范围只能在他眼前。
    一想到楚君逸做的那些事,顾诚之就觉得窝火,可又想不到要怎么罚他……
    打,舍不得;骂,也舍不得……刚才就说了那么一句重话,直到现在都在后悔……
    这辈子就栽在这家伙身上,结果……
    顾诚之面无表情的开始扒楚君逸的衣服,上衣扒完扒裤子。
    楚君逸呆愣呆愣的任他上下其手,直到光溜溜的坐在顾诚之怀里,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特么的顾诚之扒衣技能又升级了!又快又准完全不给别人反应的机会!
    羞愤欲死的楚君逸伸手去拽被子,结果还没碰到被子就被顾诚之按到了床上。
    “你干嘛?!”楚君逸气急败坏道。
    “罚你。”顾诚之勾起唇角,话音刚落便抬手往楚君逸的屁股拍去。
    “啊——!”楚君逸惊呼一声,随后连忙手握成拳,塞到嘴里死死的咬着。
    顾诚之一连拍了十几下,拍到掌下通红这才罢手。
    而楚君逸的脸和身子与那处几乎同色,完全看不出哪里更红一些。
    感到压制的力量稍稍减弱,楚君逸拽过被子就将自己裹成了棉被卷。
    丢人丢到这个份儿上,真是不想活了!
    倒是顾诚之的心情好了许多,活动了一下刚才使用的手。
    恩,手感真不错!
    将楚君逸的衣服都丢到另一张床上,顾诚之踱步走到书桌旁,拿起之前看的书,又回去坐到了床尾。
    被子里的楚君逸听到外面没了动静,稍稍探出了头,因为视野有限而没有看到床尾的顾诚之,在刚才放着衣服的地方摸索,结果却摸到了一只手。
    楚君逸:“……”
    顾诚之俯下身,抓着那只手轻轻地吻了一下。
    “我的衣服呢?!”楚君逸像被火烫了一样,想要将手抽回却怎样也挣脱不开,当下恼羞成怒的吼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