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国师上大学 作者:青鱼不白

字体:[ ]

 
 
《国师上大学》
作者:青鱼不白
 
【文案】
因身处高位被皇帝忌惮,靳唐以弱冠之龄战死沙场,再一睁眼,大周历史上最年轻的国师变成了现代还未毕业的大学生。
靳唐:现代社会求雨的方式好奇特居然不用开坛作法我对自己前二十年的人生观产生了强烈怀疑怎么破?!
顾远歌:开坛作法真能求到雨么= =
靳唐:——人艰不拆
所以我要更换大学专业,能瞬移会求雨的那种大学校长:我们学校是讲科学的……
感谢藏弓半步同学制作的封面~~
    
内容标签:古穿今 现代架空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唐,顾远歌 ┃ 配角:靳秋,唐岂非等 ┃ 其它:
 
 
    第1章 重获新生
    
    “靳唐,莫要怨朕赶尽杀绝,要怪便只能怪你靳氏国师一脉太过猖狂,连朕都不得不避其锋芒。”御座上的年轻男人一身玄色龙袍,面露得色地盯着下方垂头而立的国师,眼中溢出胜利在望的得意,“大周是齐家的大周,当年齐家先祖打下江山,为报一饭之恩立靳氏道长为国师,大周传国至今六百余年,民间竟有百姓只知国师而不知朕。你说,卧榻之侧有如此猛虎,朕如何放心得下?”
    即位三年,承衍帝无时无刻不将国师一脉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现任国师靳唐,自幼便被老国师收为弟子,按照继承人的标准培养。他登上皇位之前不过是众多皇子中不起眼的一个,既不受宠又没有强大的母族助力,身份地位如何能与国师继承人相比?
    大周朝自开国以来便设立国师一职,国师不但掌管祭祀钦天这等大事,还逐渐参与朝堂政事,随着几代皇帝的平庸,国师的权力越来越大,又因国师专职祭祀求雨之事,在民间威望越来越高,几乎超越皇室。
    早在百年前就有国师忧心专权一事引起君王忌惮,国师的存在是为了更好的维护大周的延续,而不是引起朝廷内部猜疑争斗,是以刻意压制自身势力的发展。国师不能成婚生子,每代国师都会收养有缘法、有天分的人成为继任者,为保护大周劳心劳力,没谁会想不开去觊觎那把无上的龙椅。
    却不想低调了近百年还是没能改变靳氏国师的命运,靳唐暗暗叹了口气。承衍帝为人心胸狭小,刚愎自负,却富有野心,只是一个人的野心如果不能和他的能力成正比,那他自取灭亡的道路就不远了。
    “皇上既已决定,臣自然毫无异议,待臣回家收拾了行装,明日便同押送粮草的大军一同赶赴北疆。”清冷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大殿中响起,御阶下的青年同样身着玄色国师服,遗世独立,平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仿佛刚刚在朝会上被皇帝一旨发落到战场的人不是他。
    师父曾教导过他“万事自有缘法,此消彼长,天命不可违”,如今皇帝想要他的命,给他就是了。靳氏国师的荣誉始于大周皇帝,如今结束于大周齐氏并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是了却一段尘缘。
    “靳唐!”
    靳唐只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自己扔了过来,微微侧身一躲,地上传来清脆的碎裂声,余光扫过,皇帝最喜欢的镇纸已然四分五裂。
    承衍帝没有砸中目标,不由得恼羞成怒,大手一挥,御案上的奏折纷纷散落下来,滚至靳唐脚边,放眼望去,白纸黑字句句诛心,国师一脉的罪证罗列成条,若是他不知情,只怕看了那罪名也会认定靳氏罪无可恕。
    他是不是还得感谢早朝时承衍帝没有将这些弹劾抖落给文武百官?不,这些奏折若没有皇帝的示意有谁敢写,这不过是一个早有预谋的圈套,若他从之,还能保全国师的名誉,不从,则身败名裂。
    靳唐暗自冷笑,承衍帝到底不敢违背先祖遗命,打着安抚北疆战士的旗号送他上战场,刀剑无眼,出了事也可找人顶罪,真是一举数得的好手段。不得不说作为一国之君承衍帝或许没有大局观,眼光不够长远,可这些后宫内宅陷害人的手段他用起来倒是纯熟。
    “朕让你上战场你就上战场,朕可不记得国师是这般软弱可欺之人!”承衍帝控制不住心中压抑的愤怒,三两步冲下御阶。
    “国师”二字从小就如同大山般压在他心头,他幻想过打倒国师一脉的过程必然凶险万分,经历诸多艰难,而他会像太~祖一样杀伐果断,收拢皇权,成为千古一帝。
    这样的抱负在他登上皇位后膨胀到极致,他摩拳擦掌筹谋着背水一战,然而事实却像一场笑话,靳唐竟然这般容易屈服?
    靳唐只觉得可笑,他不是不知道承衍帝将自己视作仇敌,但有些事他无力改变,比如承衍帝的野心,再比如国师权利的膨胀。
    “不知皇上想让微臣如何,是立场坚定抗旨不尊坚守在国师府,还是率领亲信逼进皇宫,夺了这天下?”青年慢悠悠地抬头,直视一步步靠近的承衍帝,眼底的嘲弄一闪而过。
    承衍帝怒火中烧,一把揪住青年的衣襟,两只眼像是要喷出火来:“你果然有不臣之心!”
    靳唐轻轻扯回衣服,不紧不慢的说:“皇上此言差矣,臣永远都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万万没有二心。何况人死如灯灭,过不了多久臣就能尘归尘土归土,皇上多年夙愿也可达成,臣在这里提前恭贺皇上,贺礼就不准备了。”
    声音依旧没有丝毫起伏,仿佛他刚才谈论生死与自己无关。师父已去,这世上再无牵挂,生与死便也没有区别。
    承衍帝的脸瞬间扭曲到极致,他侧过身去掩饰自己狰狞的面孔:“既然靳国师不惧生死,便可回去与家人作别,如你所言,国师此生怕是再回不到京城。”
    说完退后一步,广袖一甩,迈着大步快速离开大殿。
    靳唐依稀听见殿外御前总管苍老的声音,这声音他听了将近二十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福气格外深厚的原故,这位总管伺候先帝三十余年,如今在新帝跟前地位也非同一般。只是终究还是老了,即使再努力迎合皇帝也挡不住新晋的年轻人。
    都要去送死了,还有闲心想这个?靳唐摇摇头缓缓走出去,大殿外烈日当空,刺眼的阳光令他反射性眯起眼睛。这个占据他全部生命的皇宫,代表着世上至高无上的权力,滋长了无数人的野心,也将有更多人来争斗,往后,怕是他也会成为这皇宫里的传说之一。
    北疆寒风凛冽,战场上刀光肃肃,靳唐没想到一箭穿心的疼痛如此剧烈。入目是刺眼的鲜红,意识迷失的那一瞬,好似有千万道声音在呼唤他,又好似推动着他冲进无边无际的黑暗……
    ————————————
    “小唐,已经七点了快起床,你今天要去学校上课。”程阿姨轻轻敲响他卧室的门。
    靳唐睁开眼,意识迷离的瞬间很快苏醒,望着天花板发呆片刻后翻身下床。半个月前他从这个世界醒来,本以为会结束的生命在这里得到延续。虽然使用别人的身体确实令人感到不太舒服,但来之不易的生命值得珍惜。
    这是个平和安全的世界,没有皇权没有争斗,最重要的是他不再是大周朝万人之上的国师,没有人觊觎他的身份地位,他也不用担负起皇朝的兴衰。
    程阿姨帮他从衣柜里挑出搭配的衣服:“小唐不用担心,今天杨助理会陪你一起去学校,就算你失忆了把什么都忘了也没关系,咱们慢慢来,总能想起来的。”
    程阿姨是靳家的佣人,在靳家负责做饭洗衣之类的家务活,靳唐来到这个世界一直被她悉心照顾。尽管靳家只是小小的商户人家,住的宅子也十分狭小,可用的下人不过两三个,好在有各种方便好用的神器弥补了一切不足,靳唐冲完澡感叹道。
    “我的小少爷哟,那是淋浴,不是什么神器。唉,真是造孽,好好的孩子在学校都能被同学打成这样,唐先生不管你也就算了,可靳家这么大的公司,竟然也不能给你撑腰?”
    程阿姨口中的唐先生是靳唐在这个世界的父亲,在京城大学教书,兼任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职位,二十年前入赘到靳家,和靳家唯一的女儿靳秋生下一个儿子。或许当年这对夫妻曾十分恩爱,从靳唐的名字便可见一斑,但时过境迁,现今他们正在闹离婚。
    “想必母亲也有苦衷,再者,当时打架的事或许另有隐情。”靳唐并未被程阿姨的话左右情绪,原身被打进医院后他才醒来,对先前的事毫不知情,而他的父母似乎对此事也讳莫如深。
    至于程阿姨说的撑腰,靳家不过是商户人家,全凭靳秋一个弱质女人撑起来,能供他衣食无忧已是莫大的恩情。想来自己身为靳家唯一的嫡子,即便与母亲不和,靳秋也不会放任自己被打脸,如今这种情况大约是对方不好得罪。
    而他那位所谓的父亲,很明显不喜他这个儿子,更别说为他出头了。
    小少爷真是越来越……程阿姨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以前的小少爷阴沉抑郁,脾气暴躁,和靳秋关系很差,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身上没有半点大家少爷的气质和风范。而现在的小少爷气质温和,眉目清朗,做事不疾不徐,即便是简单的洗漱动作做起来也赏心悦目。
    小少爷果真长大了,程阿姨如是想道,只要小少爷别再傻乎乎地热脸贴冷屁~股,连唐岂非眼里到底有没有他这儿子都看不出来就好。
    “爸妈都起来了吗?”靳唐站在镜子前,清雅俊朗的面容在镜中一览无余,兴许是经历过生死,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改变,连自小培养的礼仪都松懈了。
    镜中人一身白色印花睡衣,简短柔软的黑发乱成一团,清湛明亮的双眸略显惺忪,二十岁的青年在这个世界还是个半大孩子,依然有在父母跟前撒娇的权利。
    对父母的称呼他并没有太多芥蒂,前世无父无母,只有师父一个亲人,他早已过了需要父母宠爱的年龄,不过是为了更好地适应环境。
    “起来了,早就起来了,两人吵了一架,唐先生没吃早饭就去上班了。”程阿姨皱起眉头,“听说昨天唐先生又去看外面养的那位了,还亲自开车送那位生的儿子去京城大学上课,这不是膈应人吗?你在京城大学都上了两年学了,他可从来没有专程送过你,连顺风车都没让你搭过几次。”
    程阿姨在靳家二十多年,见证过靳秋和唐岂非感情的起起伏伏,要她说靳秋当年就不该看上个穷小子,为了所谓的爱情闹死闹活要结婚,靳老先生拗不过她才松口答应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她还记得当时靳秋脸上瞬间绽开的幸福和喜悦。
    
    第2章 撕破脸皮
    
    靳唐缓缓走下楼,靳秋坐在餐桌上喝着牛奶看手机,杨助理坐在离靳秋最远的位置上埋头吃包子,见靳唐过来打了个招呼,靳唐点点头。
    “妈。”他拉开椅子坐到靳秋对面,喝了一口温热喷香的小米粥——他受不了牛奶的味道。
    靳秋把目光从手机上移开,看了眼失忆后性格大变的儿子,放下牛奶杯站起来:“今天我让杨助理送你去学校,你之前因为打架受伤已经请了半个月的假,希望你以后在学校能好自为之,下次再犯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出国,失忆这种借口用一次也就够了。”
    “还有关于我和你爸的事,相信这几年也足以让你看清楚我们不适合生活在一起,你现在是个成年人,应该有足够的理智去看待这件事,我已经让律师起草了离婚协议,希望你到时别再闹得难堪。”
    说完走到门口换了鞋子,拿过程阿姨递来的包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她这个儿子虽然跟她姓,从小最亲的却是唐岂非,即使当年唐岂非出轨的事爆出来他也不肯同意他们离婚,哭喊着“你要是把爸爸赶出去就把我也赶出去好了”,离婚的事才一拖再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