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书穿之美人如玉比花娇 作者:四月蒹葭

字体:[ ]

 
《书穿之美人如玉比花娇》作者:四月蒹葭
 
文案:
     文案:
 
     身体倍儿棒、热爱运动的小攻跳伞失事后穿了!穿成一个虚弱之极、动不动就变喷泉的小官儿!
 
     更要命的是,在这穿越的世界里,每个男人都想攻他,每个女人都想害他!
 
     他除了要护住自己的小菊花不要被攻外,还要努力攻了他们——中的一个?
 
     这是一项何其艰巨的任务!
 
—————————分割————————————
 
   作者的私人变态恶趣味。
 
   欢脱二逼风。
 
   深井冰作者无逻辑无节操,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
 
   
 
   主角是攻哦!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怅然若失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良玉 ┃ 配角:楚桓,左康,侍琴,红鹫 ┃ 其它:穿越,书穿,病美男,,蛊
==================
 
  ☆、第一章  这作死的穿越
 
  温良玉意识清醒的一瞬,知道自己穿了--他有着非常丰富的穿越经验和非常精湛的业务水平。
  话说世界上有这么一个群体,性别女,爱好撒狗血,平生以YY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男人互搞菊花为乐。并且自己YY还不够,还要把那份YY写出来,所谓独YY不如众YY是也。世人称她们为腐女写手。而温良玉,就是其中一位写手麾下的得力干将。
  不知有多少次,温良玉在写手老大的笔下冲杀基场,完成一场又一场的绝世虐恋。为什么说是一场又一场呢?因为他的写手老大实在是太懒了,往往是在心中塑造出一个形象后改个名字下个故事再用。时间久了读者不免抱怨作者大人的磨洋工,他也发牢骚抗议自己工作的辛苦和属性的单一。于是作者多少也要体恤一下得力手下的看法。
  --万水千山总是情,穿成女人行不行?
  上个故事完结后,作者和他商议。
  他毛骨悚然地护住自己的小兄弟。
  --辛辛苦苦多少年,一朝回到宫里面?
  阉或不阉的讨论在作者与角色之间进行了好久,最后作者终于勉强同意给他的小兄弟一份平安。
  于是--他穿了!
  \"公子,公子醒了么?\"一个带着鼻音的童声在他耳畔轻轻唤着。
  温良玉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俗套,俗套啊。他穿的这具身体必定是因为受伤/重病/或其他原因昏迷了许久,于是他醒来后就可以装作失忆/恍惚/或其他方式的神志不清,正好把原苦主的身世身份一一套明。
  缓缓睁开眼睛,温良玉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华丽的卧房中。被褥幔帐轻软,立鹤香炉袅袅蒸腾出乳白的烟。一个青衣小童尚未束发,垂着乌黑油亮的双鬟眼泪汪汪地侍立床边。小童手中的乌木托盘中盛着一个小小的荷叶犀角杯,正散发着清苦的药香。
  \"公子总算醒转了。\"小童抽了一下鼻子,大颗的泪水落下来:\"侍琴担心得紧。\"
  原来这小童叫侍琴,主动透露名字,真是个乖乖好孩子。温良玉坐起身正要摸摸他的脑袋以示嘉奖,忽觉胸口一阵闷痛,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倒下去。不仅如此,他的眼前还一阵发黑,剧烈的咳嗽就从他口中逸出来:\"咳咳咳咳……\"
  \"公子,公子。\"侍琴赶紧放下药碗扶住他。温良玉只觉虚汗一阵又一阵地冒,周身也软得一丝气力也没有。不仅如此,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动作便让他咽喉泛上一股腥甜之气,一时心悸气促,喘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特喵滴,这具身体……是个什么破体质啊?
  温良玉气喘如牛,在心中大吼:作者我要换剧组!我要退场!
  但现在退场显然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愿意一口气憋死。好不容易缓过来后,温良玉说出了经典的穿越后第一问:\"我这是……在哪里?\"
  侍琴的眼泪哗啦得更厉害了:\"公子不记得了么?这里是后/庭花呀。\"
  这三字让温良玉嘴角一阵抽搐。后/庭……花?
  凭借丰富的穿越经验和对作者的深刻了解,温良玉立即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但他还要进一步确认自己的身份。于是倚在侍琴身上,他气若游丝地说:\"取镜子来……\"
  \"公子歇歇吧,好了再照何妨?\"侍琴犹犹豫豫。但他也知玉公子平素是对容貌最爱惜的,也就轻轻让温良玉倚着软枕靠着,自己取过一面镜子来。新镜初磨,亮如宝剑。于是从这百花缠枝双鸾镜中,温良玉终于看到了自己穿越后的样貌。
  看整体--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呈露;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看局部--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
  看风姿--娴静处似花照水,行动处若柳扶风,心似比干多一窍,病若西子胜三分。
  看气质--浑似姑射真人,天资灵秀,意气舒高洁。万化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下土难分别。
  哎呀呀,端的是绝世美人!
  如果忽略了该美人此刻正喘得半死不活的话……
  温良玉只觉一阵头晕心痛菊花紧,已经可以脑补出作者边撒花边心心眼的姿态了:
  --好儿纸,美人哦,花魁哦,看看娘亲多疼你!
  花魁个鬼呀!老子在上个故事里可是攻,身体倍儿棒,吃嘛嘛儿香,精通诸如跳水跳伞跳蹦极等一切运动。如果不是你写烦了搞烂尾,让老子从飞机上啪叽一下摔成个肉饼子,老子用得着提早退场、穿到这什么狗屁后/庭花来,做一个……
  虽然心知肚明,温良玉还是不能把\"小官儿\"三个字清清楚楚地告诉自己。
  耻辱,真是耻辱啊!他竟由一个亮闪闪的攻,沦落为一个千人插万人捅的小官儿。并且看这具身体又咳又喘的架势,该是肺痨晚期了吧?只怕刚刚活过来没几天又会死过去。
  情绪这么一激动,温良玉咳得更是剧烈,抖得更是销魂,白眼一翻几乎就要一缕香魂随风去。侍琴显然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为他拍背揉胸的忙得不亦乐乎乐,让温良玉又是囧汗涔涔而下。
  像是嫌不够乱般,屋外还传来乱哄哄的嚷声。
  \"玉公子呢?老子三个月前就预定了的,到现在还没排的上号?\"
  龟奴低声下气地陪着小心。
  \"爷,玉公子委实的身子不适,不能接/客。\"
  \"一次不适,两次不适,三次四次还不适。谁不知道后/庭花的玉公子是个病美人,就这样得拖到什么时候?走不动,那就抬出来--就算是具艳尸老子这次一定也要玩个痛快!\"
  玩你个头,老子一枪废了你!
  温良玉在心中大吼。这个身体终于再撑不住,瞬间启动喷泉模式--
  --噗的一下,娇红满地,万朵梅花开。
  而咳血的美人在昏迷过去的一瞬,满脑子只有咬牙切齿的一句话。
  --这作死的穿越!
  。。                        
作者有话要说:  四月深井冰严重,恶趣味明显,虽然平常高贵冷艳、正儿八经——如果你是从《逐鹿》那里过来的就会赞同这一点【对手指】——氮素某些时候也难免精分侧露……
   平生愿,专爱虐美人。某次在圈子里看到一个神文,一坑三年仍有众多嗜血如命的HM在坑下深情呼唤,四月我就是深情呼唤阵营的其中一员——但那位作者就是太监了!
   于是乎求人不如求己,洒家还是自己来爽一把吧!
   如果看文你的亲你也好这一口,请签个到,让我致以革命的握手!
   敬礼!
 
  ☆、第二章  白莲小官不好当
 
  枸雪城的人都知道个承云坊,承云坊的人都知道个后/庭花。
  后/庭花虽是承云坊的分店,生意却比承云坊好了不下十倍。
  原因何在?因为后/庭花的招牌玉公子。
  玉公子何许人也?你若是问了枸雪城中的男人,他们十有八九会说--哎呀那就是个绝代佳人,可惜身子骨实在太弱了些。你若是问了枸雪城中的女人,她们十有八九会咬牙切齿--那就是个浪狐狸、骚蹄子,一天到晚倚在楼上咳来咳去地勾引人,偏偏就是不死。
  啧啧,谁叫玉公子生的太过美貌,让枸雪城的男人一见倾心二见钟情三见没卿不行,以致于城中名媛都被甩出几条街呢?这也难怪城中女人对他恨入骨髓了。
  就连承云坊兼后/庭花的首席CEO花月娘,也不能免俗。
  肥嘟嘟的手攥着手帕子,花月娘一下一下吐出磕的瓜子皮,不咸不淡地问道:\\\\\\\"玉公子刚刚醒转,不好好歇着把老身唤来有何吩咐?\\\\\\\"
  冷着双眼,她皮笑肉不笑地上下打量着温良玉。唔,他的气色是好了一点,虽然仍是病骨支离、体力不支的柔弱相,但好歹不再是死人似的惨白。那位爷留下的千年人参药效真心不是假的。可见那位爷也是真心舍不得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忤逆了这许多日,终于忍不住发狠把他捆起来,原以为会蜡烛皮鞭一道上呢,没想到只是关起门来玩清水花样--饶是这样,打开门时这位主儿也只剩下倒气的份儿。那位贵人瞅瞅这副景象,脸上虽还是冷冷的,却立即着小厮送了上好的山参到后/庭花让把人吊着。花月娘在风月场里泡得久了,看得是清清楚楚,这贵人虽嘴上放出狠话,心里可舍不得呢,当即嘱咐人好好地把温良玉伺候着。
  眼珠子滴溜溜在温良玉身上转了又转,花月娘不由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实在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物啊。
  若是换了别个,哪怕是再硬的骨头她花月娘也有把握将其□□成一棵摇钱树,可对温良玉真真无法。白白占着个后/庭花头牌的名头,却其实并不是后/庭花的人,还带累得其他小官儿生意都清淡了。真真让人可恼。
  温良玉被花月娘看红烧肉的表情盯得发毛,倚在侍琴肩上咳了好一阵,才勉强说道:\\\\\\\"良玉想和妈妈商议:这些日子能不能不接/客了?\\\\\\\"
  他实在是够了。穿过来还没满两天,门外就已经闹了几十次了。
  真想不明白枸雪城的客人们脑子是怎么长的,对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仿佛苍蝇逐臭般,无论被怎么打脸都一定要来贴冷屁股。据侍琴所说,玉公子是很高洁的,在烟花之地还是洁身自好,一贯地卖艺不卖/身,只与客人们谈诗论道。但即便只能远远观望着这朵白莲,来往的客人也是车水那个马龙,门庭那个若市……
  乍听这表述,温良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装,实在是装!作,实在是作!
  所谓娼门一入深似海,从此清白是路人。
  既然不幸身为小官儿,你还搞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调调啊。如果是他穿越前以攻的身份遇到这种货,直接一把钞票甩过去,强硬推倒压不死你!那才足够彰显亮闪闪爷们的霸气。
  像是体察到了他的阴暗心思,侍琴话锋一转,道出另一桩事:玉公子一向只对看得上的人施以青眼,时间久了自然得罪不少人。譬如半月前一位贵客就实在是恼了,关起门来把玉公子好一番□□。待开了门来,贵客的衣衫倒是齐整的,就是玉公子衣衫凌乱,不知怎么怄着了血吐了一地--也是乘着这昏迷十来天的当口,温良玉才得以穿到这具身体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