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要黑化[快穿] 作者:何以解衣

字体:[ ]

 
 
文案
 
  方凛是个人渣,可能是因为他做的坏事太多了,所以死后被绑定了“虐死那个渣”系统。
  第一次任务,方凛被虐了一脸翔。
  系统(冷笑):是虐渣系统没错,不过不是让你去虐渣,觉悟吧,你才是要被虐的那个渣!
  于是,方凛决定发挥他的人渣属性。
  第N次任务——
  系统(炸毛):本系统是“虐死那个渣”系统,不是虐死那个渣系统!
  方凛(挑眉):看起来精神不错嘛,要不我们再来一次?
  快穿,1V1,CP:方凛X系统
 
 
内容标签: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凛,离焰 ┃ 配角: ┃ 其它:快穿,主攻,系统
==================
 
第一章
 
  方凛其人,绝对是人渣中的战斗渣,永无止境的死亡游戏已经把他最后一丝良心磨灭。
  终于,他死在了曾经给他带来巨大利益的死亡游戏中,他的人生已经走向尽头,而对杀他的人来说,仅仅是获得了一万软妹币。
  方凛杀人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一条人命换一万软妹币是多么的不值,他只知道,在这个丧心病狂的游戏中,如果他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来杀他,所以对于他来说,杀人是必须的,而那一万软妹币只是附带送给他的。
  死亡来临的那一瞬间,方凛以为自己要想很多,但实际上他什么都没想,他知道自己是个人渣,所以,他并没有抱怨命运对他的不公——在他看来,这么轻松的死亡对他这种人渣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恩赐。
  他这种人渣就应该被折磨至死才对,而不是仅仅一刀就要了他的命。
  “呵……”
  所以,杀他的那个人看到的,就是方凛诡异地笑容,加上方凛口中不断冒出的鲜血,那个第一次杀人的人几乎要吓疯。
  只不过,方凛却不知道了。
  他,或者说是他的意识来到了一个缥缈的空间,周围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就连脚底下也是如此。
  这个空间内仿佛没有了时间的流动,不知过了多久,或者是一秒钟都没有过,方凛开始有些不耐烦。
  掉下去的话会摔死吗?看到脚底下的空白,方凛无聊地想着,应该不会吧,自己已经死了,还可以再死一次吗。
  这时,方凛的一生开始在脑海中浮现,明明临死前都没有想到的,现在却像电影一般,一幕幕呈现在他的眼前。
  二十岁之前的一帆风顺,二十岁生日时得到的那个可以进入死亡游戏的挂坠,第一次死亡游戏中杀的第一个人,好几次与死亡的擦肩而过……
  一直到方凛死亡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叮——系统绑定中——”
  寂静的空间内,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宿主人渣等级为s级,请迅速开始任务。”
  没等方凛细想这话中的含义,面前突然出现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与他清秀面容不相称的是那一头张扬的红发,让方凛联想到杀马特。
  “卧槽,本系统第一次的宿主居然是个s级人渣,稀有物种啊!”少年表情夸张地上下打量着方凛,嘴里还不断评价着,“容貌a级,没有整容痕迹,算得上是翩翩贵公子了,气质a级,果然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武力a级,对付多数人已经够用了,智商c级,你这是典型的有勇无谋啊,邪恶s级,你脑子里天天都想写邪恶的事情吗?节操e级,果然不要指望一个s级人渣会有节操这东西,攻属性百分之百,受属性百分之零,哎哟卧槽大强攻快来受我一拜!”
  刚开始还算正常,到后来已经完全听不懂这个自称系统的少年在说什么了。谁来告诉他节操是什么?谁来告诉他攻受是什么?
  果然他和年轻人有代沟了,方凛郁闷地想道。
  “没关系,这些你不需要明白,不会影响任务进程的。”少年说道。
  “什么任务?”方凛一头雾水。其实方凛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刚刚少年当着他的面说他是s级人渣他都没有生气,甚至感觉有些好笑,人渣就人渣吧,还s级。
  刚刚还吊儿郎当的少年突然正色起来,严肃地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离焰,是‘虐死那个渣’系统的拟人化,当然,你也可以叫我系统大人。我在华夏国的所有人渣中选中了你,去完成‘虐死那个渣’任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全程跟随。现在这个空间是我的系统自带空间,什么都没有,当你完成任务之后可以获得一定的积分,积分可以换取生活用品,当你的积分满一万的时候,我就可以帮你重新制造一个身体,让你复活,而且可以彻底摆脱那个死亡游戏。”
  听完离焰的长篇大论后,方凛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什么时候开始?”
  其实方凛一点也不想活了,但是他还有父母,他是家中的独子。死在死亡游戏中,尸体是不能回到现实世界的,不难想象,自己失踪之后,父母该是多么焦急。
  “别着急啊,在我的空间内,时间流速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三百六十倍,你在我的空间或者任务中所过的一年时间,你们那个世界才过了一天。”像是看出方凛心中所想,离焰说道,“我看别的系统都有什么新手大礼包,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个,快打开看看。”
  方凛面前浮现出一个椭圆形的纸盒,上面还用红丝带系着一个蝴蝶结。在离焰期待的目光中,方凛打开了纸盒,被里面突然弹出来的黑不拉几的东西吓了个半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离焰爆发出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你居然被毛毛吓到了!”
  方凛郁闷地看着离焰,突然有种想打他一顿的冲动,忍了忍还是没有动手。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一不小心弄成个神魂俱灭就得不偿失了。
  见方凛要把盒子扔掉,离焰慌忙阻止:“别扔啊,里面还有东西!”
  “有你妹!”盒子里空空如也,只有几块特别特别特别小的点心渣,方凛终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别爆粗,小心气质下降。”离焰提醒道,然后疑惑地把礼物盒从方凛手中拿过来,“不对啊,我明明在里面还放了一块枣糕……”
  刚刚把方凛吓到的黑不拉几的东西十分应景地打了一个嗝。
  离焰瞬间明白了“枣糕消失之谜”,扔掉手里的礼物盒,一只手把那个黑不拉几的东西拎起来不停摇晃,“艹,毛毛你给我把枣糕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
  看那黑不拉几的东西被摇晃得实在可怜,方凛想了想,说道:“就算他吐出来我也不吃。”
  离焰停止了对毛毛的摧残,毛毛眨巴着小眼睛,对方凛报以感动的目光。
  说实话,被一只不明物种这么看着,方凛真心觉得压力山大。
  “所以你说的‘新手大礼包’就是这东西?”方凛看着毛毛,嫌弃虽然没有摆在脸上,但是从语气中也可以听出他很嫌弃这个不明物种。
  “嘤嘤。”被嫌弃了的毛毛嘤嘤两声,从地面弹起来要往方凛身上扑。
  方凛不自觉地退后一步,毛毛扑了个空,摔倒了地上。
  “嘤嘤嘤嘤嘤!”
  “咳咳。”离焰清清嗓子,打断了方凛和毛毛的大眼瞪小眼,“这东西是空间的衍生体,应该非常厉害,不过目前除了特别能吃之外我还没有发现它的特别之处。”
  “总之,任务的时候带着它可能会帮到你一些,因为我作为系统本身,是不可以直接干涉宿主进行任务的。”
  方凛点点头表示了解,又问了一句:“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任务?”
  这个白茫茫的空间实在太压抑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开始任务之后可能会变得有趣一些。
  “你就这么着急啊,好吧,只要你闭上眼睛默念三次‘离焰大人真是帅’,就可以穿越到任务情景了。由于是第一次任务,不会弄得特别困难的。”
  听到要默念的内容,方凛再也不想搭理离焰了,不过还是在心里默念了三遍“离焰是个大傻逼”,本来是念着玩的,没想到念完之后就感觉一阵眩晕,失去了意识。
  “卧槽,鱼唇的人渣,居然敢说本系统是大傻逼,你等着吧!”还留在空间的离焰看到方凛消失,气急败坏地喊道,之后带着毛毛消失在空间。
 
第二章
 
  方凛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仔细看了看周围,这应该是一家宾馆,而且是很便宜的房间。
  伴随着“叮”的一声,一段名为“剧情”的文字在方凛脑海中浮现。
  【剧情:方凛和齐瑞是竹马竹马,齐瑞一直暗恋方凛,只是不敢说出来,怕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友谊。齐瑞天资聪颖而且努力学习,所以考上了名牌大学,可是方凛因为太过贪玩而且人又比较笨,所以只考上了一个三本。齐瑞得知这个消息后,毅然放弃了去名牌大学的机会,而是和方凛一起上了三本大学。其实早在报志愿的时候他就与家人商量好了,第一志愿由家人定,但是第二志愿和第三志愿由他自己定,所以和方凛填了一样的大学,只是他的家人没有想到他会放弃名牌大学去一个三本,为此,他与家人大吵一架,被赶出了家门。
  齐瑞和方凛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而这间寝室的另外两人都有各种原因没有来。叮——剧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一次聚会上,方凛喝多了,被齐瑞扛到寝室后强行上了他,第二天早上方凛就和齐瑞表露心迹,齐瑞欣喜若狂,没想到暗恋了这么多年的竹马竟然也喜欢自己!
  从此两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看完后,方凛表示很不能理解,“这不是已经he了吗,怎么还要虐渣?还有,我想知道,方凛这个名字是不是已经烂大街了?”
  “这是上部,还有下部呢,至于名字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现在你用的这具身体就是剧情里那个叫方凛的。”离焰欠扁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音量之大差点把方凛吓尿。“卧槽你能小点声吗大爷?”
  “不好意思,刚刚有点激动。”离焰自知理亏,声音弱了下去,“现在好了吧,你赶紧看,看完之后我给你介绍一下你现在的处境。”
  离焰话音刚落,方凛脑海中又浮现了一段文字。
  【剧情(接上):七年后,原本恩爱的两人却因为以前高中同学白潋华的回国出现了裂痕,原来方凛一直都喜欢白潋华,但白潋华是个学霸,考上了名牌大学,然后出国深造,方凛又阴差阳错和齐瑞发生了关系,所以就把这个初恋埋在了心底。
  在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方凛看到了刚刚回国的白潋华,心中已经熄灭的火苗又燃了起来,那次同学聚会齐瑞也过去了,方凛在心中把齐瑞和白潋华偷偷做比较,越发觉得白潋华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齐瑞的温柔体贴在方凛眼中变成了胆小懦弱。
  那次同学会之后,方凛与白潋华交换了手机号码,每天都盼望着白潋华能给他打个电话,对齐瑞也越来越不耐烦,不愿意回家面对齐瑞,整天在公司里加班,幸运地得到了领导的赏识,从一个普通的小职员升为策划部部长。
  终于有一天,白潋华给方凛打电话,哭着说自己失恋了,在xx酒吧,方凛赶紧去找白潋华,而且趁着白潋华酒醉带着他去了宾馆……那时候,齐瑞因为发烧正在医院挂盐水。
  之后方凛和白潋华在一起了,而且和齐瑞说:大学时和你表白是因为我很愧疚上了你,现在我找到了真爱,这么多年和你在一起,对你的补偿也够多了吧。
  方凛和白潋华去了国外火速结婚,为了让齐瑞彻底死心,还邀请他参加了他们的婚礼,齐瑞由于悲伤过度,过马路时没有仔细看路被车撞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