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唐穿剑三有钱任性!+番外 作者:k坑王

字体:[ ]

 
《唐穿剑三有钱任性!》作者:k坑王
 
文案:
     某某人穿越回剑三版大唐兴风作浪、欺男霸女、为虎作伥的爽文,语言可能粗俗,世界观大概不正,正常人士勿点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平步青云 励志人生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涂豪 ┃ 配角: ┃ 其它:
==================
 
  ☆、人活着就是要对得起自己
 
  一个身影猛地穿过十字路口抢走了一位女性的钱包,而正在大街上和男友一磨三磨缠在一起的女性直到那人冲出人群才反应出声尖叫了起来。
  人群一时之间都把目光投了过来,自动围成一个圈开启了看戏模式,这让刚跑起来打算追过去的男人不得不放慢脚步,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猥琐的身影连滚带爬地溜走。
  这男人也是个血气方刚的汉子,撒钱托熟人说什么也要找回自己身为男人的面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男子的强烈要求下,小偷被按上了这样那样的罪行,从小偷小摸再到挖社会主义墙角,一个个小偷听得懂却搞不懂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的名词,死刑立即执行,小偷在茫然之中发现他居然得被枪毙了!
  为什么他得死?节奏不对啊!小偷蹦跶着试图引起注意做些挣扎,在险些被狱霸打上一顿之后小偷老实了,反正他无牵无挂虽然就这么死了不甘心,但他还能怎么样?还能要损失费吗?
  死刑犯最后几天的生活让小偷胖了不少,满嘴油光的小偷打个饱嗝,如果不是那两只狼狗一直一副要咬他裤脚的样子,小偷指不定能浑身瘫软地让警察一路扶到刑场去。
  大爷的生活才过了没多久就得死,小偷不禁对这个世界绝望了,果然做人得有钱有势才能永久享受到活着的真谛。
  小偷被严严实实的绑在了柱子上等待枪决,射击的警察估计是个新手,装枪填弹的动作慢腾腾的,看得小偷呵欠连天,神情不屑,成功让对方火大地一枪崩了他。
  也就是这发子弹,让我们的主人公在现代死亡,引发了接下来的故事。
  公元703年,周长安三年,武林盟主唐门唐简退出江湖,销声匿迹。方乾之子方宇轩出生于东海侠客岛。安禄山出生于营州柳城,遣使括户。
  同年,长安富豪之一的涂家为新生的幼子举办了盛大的满月礼。
  小偷,不现在我们应该尊重辛辛苦苦造人成功的父母意见,叫涂豪。
  才满月的小涂豪眼睛睁的大大的,刚出生起那白花花、白花花的一片让涂豪眼花缭乱,虽然窥探他人阴私,露密处不是人干事,但他只是一个小孩子啊!一个没满月的小孩子的小孩子对夫人小妾动手动脚摸摸咬咬那对宝贝葫芦算什么!
  在万花丛中翩翩翻滚的涂豪,乐不可支地陶醉在五小姨的怀里,脸上满是红唇印,要不是年纪小还没那能力,不然小雀雀可就不止被掐红那么简单了。
  涂父捋着胡子哈哈笑着与客人应酬着,老夫人巍巍颤颤地想要抱抱小孙儿,却被涂豪毫不犹豫地躲过,谁要被浑身怪味的老太婆糊上一脸的口水,都不看看自己喷嚏打得多厉害,小爷才不要就这样惹上风寒致死。
  “多谢各位赏脸前来参加犬子的满月礼,在座各位都是涂某交得过的好友近亲,涂某也就不多嘴妨碍大家的好兴致,喝酒喝酒。”                        
作者有话要说:  三天一更_(:зゝ∠)_k酱就是这么爱作死,都快国考了还写文打游戏,不过亲你看我这么萌收藏了呗~
 
  ☆、尊师重道
 
  富家权贵涂豪眯着眼睛纷纷看了个遍,不得不说唐朝是个看脸的时代,在场的这么多人里除了个别商家是满面油光的肥头大耳的猪头样其他都算得上是人模狗样。
  这酒席与其说是涂豪的满月礼倒不如假惺惺的成年人们在为自己的放肆找的一个出口,妖艳的胡姬扭腰抖胸,动作舞步之大让那些诱人处的风情若隐若现,若不是一旁还有女眷,这些人恐怕连把歌姬丫环拉到隐蔽处的功夫都没有。
  涂豪打个哈欠,换个姿势努力把自己整个人都窝在女人身上最柔软的地方,上辈子没享过的福这辈子可得享个够,谁让上等人的日子就是可劲地舒坦呢,不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简直是对不起这诺大的家产。
  岁月如梭,一即而过,四岁的小涂豪在涂家风气的耳濡目染之下,摒弃了本来就没有的道德伦理观念,现在已经能够自如收发地使用yín诗做妇的技巧,可是涂家虽然家大业大却没打算让小涂豪啃老,按涂父的话就是指望小涂豪考取功名,好方便以后官商相护,荫泽子孙后代。
  呵呵。
  简体字小爷都看不懂,这他妈跟画一样的字鬼才记得住,学屁。
  鉴于对方是个稍有名气的酸腐夫子,从胡子上来看也是一把年纪,小涂豪毫不犹豫地把这个想让他背天书的死老头子给揍了一顿,他奶奶的,别看小爷我爱混日子,这练武的事小爷可是一天没停过,虽说不上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但也不是什么花架子,像这样胡子花白,一看就是半截身子埋进黄土里的老头子小爷一个能打俩!
  曾经的基层生活给了小涂豪无数为人处世的宝贵经验,比如说该怎样教训不长眼的老头子。
  一开始打夫子小涂豪的心情是紧张的、内心是彷徨的,因为他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过这个看起来很弱的老头。
  前世他曾于很多老头老太打过交道,有时是摸兜失手时的双目相会;有时是挤公交时双手不经意间的一次相碰;更多的时候他们总是在奔跑,一个追,一个逃,向着夕阳挥洒他们的汗水。他记得有一次被个老头追上了高速,直到跑到收费站他一个纵身飞跃而过才摆脱了那个烦人的老头,事后他才知道那老头年轻时是跑马拉松的,幸好不是跨栏的,否则他早进收容所喝水了。
  在小涂豪的眼里老头老太们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虽然他们平时装的像残杨败柳,但一上公交,一拿起手中的太极剑,一响起广场舞的音乐,世人谁敢与之为敌!
  小涂豪低头瞧了瞧自己的双手,依稀还有一些须发残留在他的指缝之间,这是他个人一次巨大的胜利,但也是熊孩子界的一次进步,终有一天他们熊孩子大军将成为所有人心中的阴影!
  脑电波一下子错屏的小涂豪回过了神,倚靠在书童的身上一边闭眼养神享受着按摩,一边对着老夫子讲话。“小爷看你年纪那么大,没下重手你可知道。”
  老夫子半天没说话,直到书童推了一把才苦着脸说了一声知道。
  小涂豪也没太在意,随手解下一块玉环抛在了老夫子怀里,“这是小爷给你的,以后的看你表现,挨打还是受益你自个琢磨,不过小爷话先说在前头,在这长安城换个夫子可比小爷换块佩子要容易多了。”
  这回老夫子的反应让小涂豪顺眼多了,点头点得比小鸡啄米还快,一张脸张得跟菊花似的。
  “全听小少爷吩咐!”
 
  ☆、女子风情
 
  老夫子虽年迈但脑子还很精光,一看这学生教不了了就立马转变画风改为给学生讲故事,神鬼怪异再加上一些奇妙的知识把小涂豪哄得一愣一愣的。
  而在涂父面前,老夫子则是满口之乎者也,把大字不识的涂父给绕得晕晕乎乎的。
  涂父祖上是将门,可惜玄武门之前没站对人,虽然投降的够快,但为了避免被猜忌,还是转身成了商贾,打拼到涂父这一代已经成为了长安富豪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惜无论将门还是富商之后都不像是有文化的人家,除了个别功名死活考不上转行去算命当军火贩子的,大都数都是目不识丁的文盲。
  涂家为了改善老大粗的基因娶的大妻均是知书达理,涂父视察多次都没能看出来的问题被眼尖的二娘给嚷嚷了出来。“唉哟~小少爷看书看得还真是认真啊,可是这书本怎么瞅着横竖不对劲呢?”
  正在把玩南洋商会送来的大海螺,想要砸开来看看里面是构造的小涂豪斜眼看了下急忙把书倒过来的书童,不得已放下手里的活,站起来朝二娘行了个礼,“二娘啊,难得夹子有心学点大字别这么打击他,至于我的学业都是大娘检查的,还不劳二娘你烦心。”
  说到这里我们得先来理一下涂家的内部关系,涂父为人还算节制,至小涂豪出生一共是五个明媒正娶的老婆,但是因为那都是涂父年轻的时候娶的,所以现在或多或少水土流失的都有些严重,这样就导致了涂父小妾和通房的数量比较难算,因为时不时要换妾、打发几个年老色衰的所以一直是按院子来算的,但是这都不是重点!
  涂父其实是个非常感性的人!他让所有跟他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都体验了一会女主人的感觉!而现在涂家的女主人正是一个满身腥骚味的西域脱衣舞娘!一个连汉语都讲不好的老外!
  因为西域商会想要进驻长安必须得安抚好长安本地的地头蛇,所以小涂豪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一直都没有暴露,就这么不学无术地混到了七岁,而在小涂豪七岁那年,西域风情的姑娘被野性十足、持久性长的白种妹子们取代了。
  虽然同样是老外,同样是初来乍到一窍不通,但是这群白肤长腿大胸脯的娘们居然知道要学习异域文化......
  所以即便这次夹子没再把书拿反,小涂豪大字不识的小秘密也被看了出来,然后涂父大手一挥,“没事!不会断文识字没关系!会做官上下逢源就行!”
  涂父是个没文化的,他以为当官身份越高越好,却不想一个才7岁的娃子成为吃皇粮的读书人是有多么的震撼,而小涂豪是个更没文化的,因为他连官名都听不懂!                        
作者有话要说:  k 酱弄错时间了抱歉
 
  ☆、迎贵客
 
  唐朝的官方学校有很多,但大多招收的是干部子弟和老百姓中的优秀青年,士、农、工、商,商人排最末,还是官方明确说明不许为官的。
  小涂豪惊疑地等着涂父的行动,然后他一等就等了三年,在这三年里小涂豪日日夜夜都过的胆战心惊的日子,即便一看书就头晕脑胀还坚持看那些天书,要知道被官府发现商贾瞒籍入仕途直接就是全家流放!
  这是小涂豪人生里最为黑暗的三年,金银细软一月一换,逃跑路线是一有发现及时更新,有可能被送去入学的学府路线图、周围的人情风俗在脑中更是记的牢实,确保不会突兀到立马被发现。
  涂父非常满意自家儿子沉着冷静地布置后路,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什么都不做的等死,只要是脑子好使的人都不愁出路,更何况还是他的儿子!
  “豪儿,这些年过得可还顺心?看你忙碌成这样为父还真不忍心打扰你,不过咱们家里即将迎来一位贵客,豪儿你可别冲撞了人家,切莫忘记了礼数。”
  涂豪强忍着怒火没对着哈哈大笑的涂父破口大骂,老不修眼眼看着他的行为不作声,直到前不久他才发觉自己钻了死胡同,习惯性一遇上事情就想逃跑,根本没仔细想一想自己的行动,那些他自以为破绽全无的行动在老不修的眼里根本没有隐瞒!
  涂父摸上涂豪的脑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连涂豪狠狠地把他的手甩开都没有在意。
  涂豪气嘟嘟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再多塞了一些金银细软放进了平时准备逃跑用的包裹里,他改变主意了,他以后每天都要往钱庄里存钱,他要把老不修的家产全部给掏空!
  安心睡一个好觉能让疲惫的身心得到休整,涂豪这一觉睡得那叫个香甜,连主动钻他被窝里暖床的通房都没多摸几下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早涂豪是被若有若无的奇香给唤醒了,像是一种香料的味道,貌似他曾经在哪里闻过这种味道……深夜的街头,霓虹灯下是一排排的架子,“瞧一瞧,看一看了哟,正宗的新疆羊肉串,绝对新鲜亚克西!”,肚子好饿啊,怎么感觉脸颊湿嗒嗒的。
  被饿醒的涂豪擦擦嘴角的口水,披了件外衣就这么出了房门,顺着味道来到主屋旁。
  “少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