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世家嗣子+番外 作者:墨千榕(下)

字体:[ ]

 
 
  今天下午,尚小寒领了成绩单出来,等公共能源车的时候,冯胜源从背后拍了一巴掌,“喂,班里的聚会,你不去吗?”
  “班里有聚会?”尚小寒挑眉,“我不知道。”
  “大家成绩都挺好的,所以今天有人提议说出去聚聚,”冯胜源在寒风里把手揣进兜里,脸色有些发红,“冥想课的周先生也去,大家都在,你不去吗?”
  “没有邀请我,我就算了吧。”尚小寒微笑,“祝你们玩儿的愉快。”
  眼看着能源车停在站台,冯胜源一把抓住他,“当然邀请你了,我听到他们念名单了。哦,对了,曹星河通知的,你知道他那个人……”
  “有他在我就更不去了。大家都清楚我跟他气场不和,万一到时候吵闹起来,影响你们的心情。家里应该已经准备好晚餐了,今天也有人做大餐给我庆祝呢。”尚小寒没能挣脱开,公共能源车是自动驾驶的,时间一到关门开走。
  他也没太着急,这个时间五分钟就有一班车,多呆几分钟而已。
  冯胜源有些紧张的样子,好像是没话找话,“可是周先生都要去了。”
  “周先生去也没什么呀,见到周先生的机会很多呢。”尚小寒废了大劲儿,才把他握住自己胳膊的手扒拉开。
  啧,周先生是我的家庭补课老师这种事,我又不会告诉你。
  从站台上的监控里看,此时上一班车刚开走,站台上只有尚小寒和冯胜源两人,五六个年轻人从对街走过来,好像都在等车。
  一辆商务车在站台上停了一下,那群年轻人上去了一半,车开走,剩下的三个东张西望了一下子,也走了。
  站台上空荡荡的再没了什么人的影子。
  尚小寒就是被这群人挟裹着上了商务车,冯胜源被他们塞在角落里缩着脖子,“你们是什么人?”
  “这位同学稍安勿躁,有人想见一见你而已。”领头的一个平头男子说话语气很温和,但是力场压的实实在在。
  这样的高手自己反抗不了,尚小寒老老实实坐着,试探问,“要见我的人,我认识吗?”
  “以后会成为朋友的。”那个人竟然也回答了。
  “用这种办法请我的,大概不会成为朋友。”尚小寒捏住自己的领口松了一下,打开了纽扣上的录影设备。
  不过,这一抬手,他已经累出了一头汗,“要是打算以后跟我成为朋友,现在这样未免太不客气了吧?”
  “小同学实力不错,我开个玩笑而已。”那人下马威成功,利落地收起了力场。
  尚小寒想不出,能使唤这样保镖的人物,跟自己会有什么联系。
  他的仇敌里,背景最厉害的大概就是曹振海,但是那个据说已经被家里人看管起来了,声哥说暂时不会有人肯助纣为虐。
  那么,这个是谁?
  车子只开了十几分钟,就拐进一所典雅的建筑,一路开进了建筑地下停车场。
  还在枫城里面,尚小寒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个保镖从下车开始就按住他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这样子我要是能放心,神经得多粗……”尚小寒翻个白眼儿。
  电梯上了五层,他被带进一间装饰的古意盎然的屋子,屋子正中的位置上,坐着一位穿满绣长袍半歪着的年轻人。
  这穿着……
  尚小寒微微侧头打量他,玩儿角色扮演?
  日常生活中虽然大家偶尔也会穿有古典风格的衣服,成年礼婚礼这样的大日子吉服也是复古的,但是坐在会所里这样,还真是挺少见的。
  尤其这人长发绾在头顶,带了个材质大概是玉的小冠。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尚小寒都要问一句,“您是不是从片场出来忘了卸妆。”
  目光再一转,旁边坐着那个画风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曹振海!
  果然还是这个大祸害。
  那穿着古装的年轻人眼尾一飞,“镇海说的果然不错,平民里面也能出点儿好胚子。”
  尚小寒从他微妙的语气和眼神里觉察出了什么,冷哼一声,“这位先生是从曹振海嘴里听了什么?这样的‘请’人来?”
  “啧,一张嘴一出声,就可惜了……”那年轻人仿佛没听见他问话,啧啧叹息,“到底还是得几辈子的底蕴养起来才更好。”
  “这位同学稍安勿躁,有人想见一见你而已。”领头的一个平头男子说话语气很温和,但是力场压的实实在在。
  这样的高手自己反抗不了,尚小寒老老实实坐着,试探问,“要见我的人,我认识吗?”
  “以后会成为朋友的。”那个人竟然也回答了。
  “用这种办法请我的,大概不会成为朋友。”尚小寒捏住自己的领口松了一下,打开了纽扣上的录影设备。
  不过,这一抬手,他已经累出了一头汗,“要是打算以后跟我成为朋友,现在这样未免太不客气了吧?”
  “小同学实力不错,我开个玩笑而已。”那人下马威成功,利落地收起了力场。
  尚小寒想不出,能使唤这样保镖的人物,跟自己会有什么联系。
  他的仇敌里,背景最厉害的大概就是曹振海,但是那个据说已经被家里人看管起来了,声哥说暂时不会有人肯助纣为虐。
  那么,这个是谁?
  车子只开了十几分钟,就拐进一所典雅的建筑,一路开进了建筑地下停车场。
  还在枫城里面,尚小寒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个保镖从下车开始就按住他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这样子我要是能放心,神经得多粗……”尚小寒翻个白眼儿。
  电梯上了五层,他被带进一间装饰的古意盎然的屋子,屋子正中的位置上,坐着一位穿满绣长袍半歪着的年轻人。
  这穿着……
  尚小寒微微侧头打量他,玩儿角色扮演?
  日常生活中虽然大家偶尔也会穿有古典风格的衣服,成年礼婚礼这样的大日子吉服也是复古的,但是坐在会所里这样,还真是挺少见的。
  尤其这人长发绾在头顶,带了个材质大概是玉的小冠。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尚小寒都要问一句,“您是不是从片场出来忘了卸妆。”
  目光再一转,旁边坐着那个画风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曹振海!
  果然还是这个大祸害。
  那穿着古装的年轻人眼尾一飞,“镇海说的果然不错,平民里面也能出点儿好胚子。”
  尚小寒从他微妙的语气和眼神里觉察出了什么,冷哼一声,“这位先生是从曹振海嘴里听了什么?这样的‘请’人来?”
  “啧,一张嘴一出声,就可惜了……”那年轻人仿佛没听见他问话,啧啧叹息,“到底还是得几辈子的底蕴养起来才更好。”
  
  第75章 揭发
  
  那些人本来是拿钱办事,怎么都不如家养几代的保镖衷心,做个样子而已。
  这个小子被曹振海大费周章弄过来,可能身份背景确实不好惹,于是一个犹豫,低估了尚小寒的同时,没尽全力。
  尚小寒左手短刃,右手从袖口一摸,又掏出来一把,这一把光刃弹开足有一尺长。
  那些人还在想着,不过十六七岁的孩子,就算觉醒了,也就是个小玩意儿,按倒了让曹振海踹几脚出出气就好了。
  这一念之差,让尚小寒两手一长一短的光刃削了个正着。
  曹振海眼睁睁看着几个肌肉隆起的壮硕保镖被尚小寒利落地放倒,滚地哀嚎成一团。
  那光刃是大杀器,尚小寒打斗中还要控制着不能杀伤人命,足足挨了好几脚,扶着腰恶狠狠盯着曹振海,“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你?”
  曹振海用力压住那个防雨罩的按钮不敢松手,五分钟之前他还跃跃欲试出去打人,五分钟之后完全吓尿了。
  他看的很清楚,尚小寒手里拿着什么,刚才有两个人被他生生从肩胛扎了对穿。
  “……我自认为跟你无冤无仇!”尚小寒甩了个凳子去那道屏障上,屏障刺啦闪过一道流光,凳子焦糊了掉下来,看来是没什么用,“你倒是给我讲讲,为什么总是找我麻烦?”
  曹振海被悍然砸过来的凳子吓得一哆嗦,胖脸上五官皱成一团,嘴上倒是不服软,“怪只怪你做了齐镜声的走狗!”
  “不敢招惹齐镜声,就来找我麻烦是吗?”尚小寒看出他吓住了,反手把屋子里的花瓶摆设一股脑砸过去。
  每砸一下子,那屏障就刺啦啦冒出火光来,屋子里很快充满了焦糊的气味儿,遍地残骸。
  身后滚地抽搐的保镖中在这样的噪音里摇晃这站起来,“混蛋!去死!!”
  活该他倒霉,那屏障仿佛一道光幕,不甚清楚地映照出背后的影子,尚小寒错身闪过,顺势在他后腰上狠狠一脚,那人一头栽到光幕上。
  半边脸上瞬间被灼伤起泡,眼看着就要没命,尚小寒拎起一根椅子腿儿砸在他肩膀上把人弄下来。
  曹振海被近在咫尺的惨象吓得失禁了,“你杀人了!”
  尚小寒呸一口,“闭嘴!”转身就走,几步路又踹倒了两个摇晃爬起来的家伙,出了门口踉跄一下子险些栽倒。
  扶着墙换了一层楼进卫生间,吐了好一会儿打开冷水洗脸,通讯器不停的闪烁,按开是黎嫂焦急的脸,“小寒你怎么样?现在在哪里?”
  “一个会所的二楼卫生间。”尚小寒靠墙站着,警惕地盯着门,外面传来脚步声,很快有人握住门把手反复拧了几下。
  “再坚持两分钟,陈管家已经给会所打电话了。”黎嫂开车风驰电掣地转进通往会所的岔路,到了门口停下车就往里面闯。
  门口穿着礼服的门童诧异地瞪着这个穿着家居服的中年女人,反应过来后两个人齐齐拦在黎嫂眼前,“这位女士……”
  “我儿子被带进去了,放我进去!”黎嫂喘着粗气,“立刻给你们经理打电话。”
  正在此时,她手腕上的通讯器一闪,陈管家回复,“已安排保安去解救。”
  二楼卫生间门外,追出来的曹振海带着几个轻伤的保镖撞门,那几个人开始时候并没有认真要把尚小寒如何,但是其中一个伙伴被烫伤半张脸、又有人被捅伤之后,这事儿就不一样了,今天不借着曹振海这个牌子把仇报了,以后说不定就没机会了。
  会所的保安在陈乐联系之前就赶过来,能进阑珊的人非富即贵,闹了矛盾,任何一方有问题,他们都赔不起。
  此时大堂经理正试图拦住曹振海,“曹少爷,曹少爷,您听我一句劝,有话好好说。什么事儿坐下来慢慢谈……”
  曹振海一巴掌挥上去,“md,我的人伤成这样,坐下来能解决吗?”
  经理敏捷地躲过一巴掌,眼里全是厌恶,什么狗屁世家少爷,保安凑过来轻声解释,逃进卫生间的是个穿着校服的半大少年。
  这边的六七个保镖,另一边是一个孩子,事情简直显而易见,仗势欺人啊,经理腰杆挺直了,这事儿是曹家的不对,就算是世家,也不能不讲理。
  “曹少爷,我不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说的不对,您这样试图攻击我是不是不太合适?”
  又有一队保安赶过来,个个拎着电棍,曹振海带的几个人四处看看,不得已退到他身后。
  曹振海暴怒,妈蛋是个人都能教训自己是不是?回手踹了一个保镖一脚,“你吃谁家的饭,端谁给的碗?我叫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