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演技差,没办法 作者:春风四

字体:[ ]

 
文案
牛逼的影视剧编剧重生成三流脑残剧小明星想跟前男友渣男影帝了结旧情,演技太差全组都被虐哭。
 
这是个非主流霸道总裁(?)VS重生后专业不对口编剧
 
架空,胡扯,叨逼叨,狂犬,虐狗流(真的虐狗,请多留意文中狗字出现的频率)
 
作者是个傻白甜,文本傻白甜,不要相信里面的关于商业网络金融科技影视投资等一切信息,都是假的。切勿模仿,傻逼会传染的。
 
小白文,年下,并没有内涵,乐呵乐呵大家开心就好不开心的话那一定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方式不对请修正姿势起来重睡吧!
 
 
内容标签:重生 现代架空 娱乐圈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廷(沈丹和) ┃ 配角:孟白野,徐萧,楚江,赵瑜州 ┃ 其它:狗血俗套娱乐圈重生
 
第1章 第 1 章
 “本来记者播报,11日四川雅安地震伤亡统计持续更新中,灾区抢救工作平稳进行,□□领导莅临现场指导抗震抢险活动……”
“雅安地区是四川西部的一个重要边茶生产区,自古是茶马古的重要城市,山区环境宜人适合种植茶叶……”
“自汶川地震以来,雅安人民对抗震救灾的重要性已经有了深刻认识,此次在当地开战救险得到当地群众大力配合。我们采访了一个雅安山区正在抢救茶园的老乡,老乡您来说说希望怎么来开展救险活动?”
“‘我们山里的老树观啊,都震塌了,以后没有茶王爷保佑我们的茶园了!’”
沈五迷迷糊糊的,听着新闻有点儿听不懂。耳边突然一声尖叫:
“啊——我家旁边地震了!!!”
也不知道谁叫的,吓得他心里突突突乱跳,就那么醒了。睁开眼阳光刺的他眼睛生疼,脑里冒着五颜六色的泡泡,眼前一片人屯着,都没看他,都看墙上挂着的电视呢。电视里一片断壁残垣,背景音还在重复:
“老乡说的这个老树观原址已经成了废墟,是当地茶农拜茶王爷的地方。观里住了四个道士,有三个因为地震当天离房屋较远受伤不重已经转移到医院进行救治。另外一个道士的遗体前日上午由抢险人员发现,正在联系家属。”
“老乡说这位遇难的道士道号一苦,是个大善人,出钱翻修了道观还经常教茶农的孩子识字读书,让我们在这里愿他来世安好。”
还在发懵的一苦道长:“……”
操,我特么的还没死呢愿我来世安好你妹,就那么希望我早死早超生?!
一苦道长气坏了,抄起来床边的东西就想往电视上扔。然而他心有余力不足,手上一动扎着的针头就扯开了,血管划破疼的他一个激灵,也把趴他床边的人给弄醒了。
那趴着的妹子头发还挺长,染成了黄色烫了卷,眼睛还没睁开呢劈头盖脸的就一顿骂:
“你作死啊你!不想吃安眠药了想流血流干了死?我真是到了血霉才给你做助理,你就不能消停点儿?我就是条狗你好歹也知道一下善待宠物行不行?”
一苦道长给逗乐了:“养狗我也不养母的,弄大了肚子还得给接生。”
卷毛的妹子没想到他竟然反驳,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说:“我还有个肚子能生人呢,你连个肚子都没有嘚瑟个什么。”
真不要脸,我喜欢。一苦道长突然对这个卷毛妹子感兴趣了,认真的打量起来她。这妹子看上去二十五六,长一张圆脸不算小,修了一字平眉,脖子和脸交界处一条明显的BB霜分界线。下眼圈还打了高光,猛一看像含着眼泪似的。
啧,真不会打扮,她要是吊着眼角挑着眉峰还尚且能看。杨幂妆放她脸上都是喜感找到美感。
“我让你来看我了吗?我瞅着你难受你滚吧。”
一苦道长挑着眉弯着嘴角,愉悦的等卷毛妹子咬人。他最喜欢这么有个性的充满了市井精神的缩影式人物,他还乐意客串到处咬人的疯狗,最喜欢有人跟他对咬了。
卷毛妹子果然气坏了,哗啦一下站起来指着一苦道长你你你你你了半天,想骂人想踢人想打人,可是这地方显然不能让他为所欲为。她憋得满脸通红,低声放狠话:
“朱廷你个□□,你特么的跪着求我的时候呢,现在你倒是光棍了,啊。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联系郑主管,你等着明天就被解约吧。”
说完她拎起来包哒哒哒的甩门而去,走的风风火火,没看到一苦道长听了她话后分外迷茫的眼神。
一苦道长真的有点儿蒙圈,朱廷是个什么东西,他?这名字听着还行,但是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一苦道长俗名可不叫朱廷,他没不务正业跑去山里等死前还真的是某个圈子里颇有名气的人,他叫沈丹和,是个编剧。
沈丹和可能就朋友们熟悉,但是沈五肯定有的是看完电影等彩蛋的人看到过。他就经常在那一串滚滚而过的名字里位列前茅。
电视里循环播报着雅安山区地震,道观废墟一会儿闪一遍,一苦道长死讯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莫非,贫道真的死了?
那我特么的现在是谁啊!
一苦道长烦透了,死就死了找个地方把他给烧了埋树底下就算了,这特么的又成了什么朱廷是怎么回事儿。烦不烦,让人死透了就那么难吗。阎王爷你也稍稍负点责任长点儿心,到处都是我这么死不透的这人间不乱了套了,计划生育还要怎么合理的进行。
对床的小姑娘看着他又扯了一下手臂,血流的满手,有点儿不忍心,帮他按了铃。按完还说:
“刚才负责咱们的护士给家里打电话去了,她家雅安的。不知道打完没有。唉,你先别动啊,老流血会破伤风的。”
一苦道长:“……也就走针吧,还真不能破伤风。”
小姑娘趴床上呢,歪着脑袋看他乐呵呵的说:“你说话真逗,听说你自杀来的怎么不想活啦。”
一苦道长:“不知道,不过有那种助理怎么也先掐死她再死才对。”
小姑娘哈哈哈笑,笑的有点儿用力好像牵扯伤口了,整个脸都扭曲了。缓了半天才说出来话,她说:“对对对,本来自杀都挺难受了她还这么说你,要我我也生气。不过,我认识你哟,你是朱廷对不对?《supperboy》里那个男三。”
一苦道长:“……”那是啥,听上去就很不正经。
“其实我不怎么看国剧,太雷了。我比较喜欢看美剧,尤其是喜欢看政治剧。《纸牌屋》《白宫往事》什么的,不知道你看过没。国剧编剧太脑残了,我一看到古装剧里是一个女的就叫小姐,皇帝女儿都叫公主,是个皇子就想把太子弄死自己当皇帝,是个皇帝都是一夜七次郎有一大群给他带绿帽子的小老婆,你说他们就不能说点儿正事吗。就是真没文化也别老挑自己不知道的拍啊,顺治跟董鄂妃天天谈恋爱不爱江山爱美人,还不如他儿子康熙呢,好歹一个故事一个女主,就是种马那也是纯爷们啊。”
“唉,逼着我们崇洋媚外,现在广电还审得严,好多美剧不让播了,只能看人人地下。我们看个电视剧也挺不容易的他们编剧知道吗?”
一苦道长:“……”对不起,我以前真的不知道。
“不过你也别灰心,”小姑娘画风一转:“你演那种自闭缺爱黑暗系演挺好的,我们班同学都说你特别有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气质。那个,你不会是本色出演吧,你看,你还自杀……”
一苦道长:“……”搞不好你说对了。
“说起自杀,你安眠药哪儿来的。现在安眠药八块钱一粒,每次最多买十粒,想要自杀一回怎么也要三四十粒吧。算起来也是一笔投资呢,再添点儿钱放余额宝里到年底也能买个煎饼果子了。唉,这年头连自杀都这么贵,真是人世多艰难,活人不如狗。”
一苦道长:“…………”
终于护士进来给他重新扎针,小姑娘先闭嘴休息了。一苦道长在这喘息的空档里想,我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借尸还魂吧,就那些年老拍的那些雷剧里那种,跟《步步惊心》一个套路。
不过人家是穿越到了清朝去睡康熙的儿子们,我这成了个雷剧男三是怎么回事儿,还特么的自杀死的。他忧郁的沉思着是不是做了什么混蛋事儿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么一想还真的没做过啥好事儿,雪特。
护士走后小姑娘又开始找他聊天,从《纸牌屋》里被掐死那只狗说到了女国务卿那小妖精老公,莱昂纳多怎么辣么帅《盗梦空间》简直要逼死技术宅。果然不出所料《尼基塔》第一集马赛克了,你说多冤,演演香港那个贪官的其实是个韩国人。说起来国剧也不是都不能看,电影导演徐萧最近拍电视剧去了,据说《猫爷》是企鹅定制的一季十二集,企鹅啊,啥都缺就是不缺钱。女主是吴亚茹,就是去年说要演东方不败结果让陈乔恩演了那个。有点儿过气,不过挺御姐的我很期待。男主听说是楚江,唉要是楚江还挺期待啊,王爷今年二十八了,一朵花儿似的,身材好气质佳,最主要的是徐导跟王爷是真爱啊,肯定三百六十度往美死了拍。
一苦道长默默的听着《猫爷》徐萧楚江,竟然有种发生在别的世界的事儿的感觉。这个世界已经变成这样了嘛,《猫爷》都能拍了吗?不是这个题材还得再等十年吗?
不过楚江真的不适合演男主,形象气质都不符合,楚江太骚了不够闷,感情戏不够含蓄内敛不适合演话少的角色。这剧本本来就是给别人量身定做的,楚江要演要费很大力气入戏。
小姑娘哎呀一声,说你快看快看,快看电视。电视里循环新闻终于放完了,重新回到娱乐频道。记者在一片晃动的镜头下话筒放到人身前,激动的问:
“请问瑜州为什么今天一身黑,还带着白花呢,是有人过世了嘛?”
娱乐圈大咖两栖影帝赵瑜州一身黑色西装,衬衣也是黑色的,胸前别了一朵小白花整个人看上去情绪很低迷,他勉强的笑了一下,笑里带着一股哀痛。他回答:
“是的,我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刚刚过世,你们都认识,是《猫爷》的编剧沈丹和。我很难过,想用这种方式悼念他。”
一苦道长:“……”
我特么的都死了还拿我来炒,赵瑜州,我就是再对你不起……
操,我特么的怎么就对不起你了,我整整自残了四年,还不够吗?
 
 
 
 
第2章 第 2 章
剧烈的情绪起伏令刚醒过来的他头昏脑涨,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再醒来时候隔壁床的小姑娘换了个姿势,换成侧躺了,大腿中间还夹着个枕头。小姑娘咬着苹果卡巴卡巴,见他醒来特别友好的递过去一个她自己刚削了皮的,她说:
“刚有人来看你了,见你睡着没吵醒你,现在出去打电话了。早上你那个助理也跟着呢,也出去了说上厕所去了。”
一苦道长点点头,接过苹果咬了一口,卧槽,酸死他了。这怎么吃啊。他好不容易咽下去就把剩下的放俩人中间的柜子上,再也不想碰了。
小姑娘可遗憾了,拿刀子把他啃过的那块儿削掉说自己一会儿把这个也吃了。
“不知道你不喜欢吃酸的,现在苹果四块钱一斤别浪费。你等会儿我这里还有橙子,褚橙,特别励志,给你增加点儿挑战视帝的斗志。”
一苦道长:“……”
一苦道长现在清醒多了,拿起来手边的手机当镜子看了看脸,果然不是他的脸。这脸又白又嫩,眼睛很大瞳孔黑沉沉的,抿嘴不笑的时候真是挺阴郁。
丑哭了。
五官里没有一处不是风水不对,长这样要是红就见鬼了。毫无特色看着就像整出来的脸,吓人。试着笑一下,卧槽简直人间真绝色,小孩儿看到吓得不敢哭,太他么的太丑了。
一苦道长不敢看了,抽搐着嘴角问小姑娘:“你相不相信报应?”
小姑娘点点头:“特别信。我把我们系一渣二代给甩了,回头打工时候就被人从楼梯推下来了。玛德攒了半年的钱都交代给医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