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代嫁[重生] 作者:孺江

字体:[ ]

 
文案:
路谨一直以为,嫁给那个男人只是命运的玩笑,是家族对自己的牺牲。他想,或许廖启廷是对这段婚姻感到不满的吧?
后来某一天,他男人把真相告诉了他:“其实当初我想娶的就是你。”
 
披着星际皮的家长里短儿女情长。
廖启廷×路谨
重生老爷攻VS任劳任怨受
 
内容标签: 重生 机甲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谨,廖启廷 ┃ 配角: ┃ 其它:先婚后爱
==================
 
  ☆、第1章 001-吃个晚饭
 
  路谨推开宿舍门,被凌乱的房间弄得微微怔愣,房间里有人听到开门的响动,从里面探出脑袋来:“哎哟,没想到你这么早回来啊,不是打工去了吗?明天放寒假,我们在收拾行李,东西先放你那儿没关系吧?”
  往房内扫了一眼,地上桌上甚至床上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零食、衣服、书本、机甲模型……路谨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放都放了,现在拒绝他们又有什么用?
  三名室友一边收拾一边继续大声聊天,没人会给沉默寡言的路谨多一分留意,而路谨,也早已习惯。
  直到三人的行李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才有人象征性地问了问路谨:“喂,你寒假怎么过啊?”
  “在学校过。”路谨低着头回答,他正在个人终端上看电子书。
  “哈哈,又是这样啊!”哥俩好地揽住路谨的脖子,室友很随意地笑着说,“那我们的东西都交给你看管了,别弄丢了啊。”
  “我是不会偷东西的,但是如果在我离开宿舍的期间遭了小偷,这也不能怪我。”路谨一本正经地说。
  室友皱眉松开了手:“切,说的那么正经干什么,真是没意思!”
  “就是啊,摆出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来,成绩却是吊车尾,就算爷爷是将军又怎么样,也只是会装个样子而已,再说——”另一名室友毫不留情的露出了嘲讽的神情来,“什么将军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又有谁知道呢?”
  其余的室友都笑了起来。
  学期末的最后一天,和室友的相处依然不怎么愉快,路谨听着这些人阴阳怪气的嘲笑,左耳进右耳出,也已经成了习惯。
  只要保持沉默,他们说累了自然就会停下,又回到绕开路谨的三人聊天模式。
  晚上十点左右,宿管机器人开始一个个查房,将假期注意事项发送到学生的个人终端上。
  这个外表简陋的智能机器人很不招人喜欢,高端的智能机器人外表都会做得与人类无异,而这一台却仍保留了几百年前的机器人外貌,拥有难看的灯泡眼、裂开的嘴巴以及铁皮色的外表。
  宿管一走,房间里的室友们又开始讨论:“我讨厌宿管,也就系统高级一点而已,听说高年级有人开发了能让他瘫痪的病毒,真希望他们能成功啊……”
  “哈哈,怎么可能!开玩笑而已啦!宿管自动拒绝一切终端发送的邮件,他可是巴特森系统,思维无限接近人类,校长有什么命令直接跟他说就行了。”
  “真倒霉啊,我还以为学长他们会成功的呢!”
  “……”
  在室友的讨论声中,路谨爬上床架,铺开被子躺进去。即使连续打工好几个小时,却没有一丝睡意,他索性用被子裹着身体,点开个人终端的图书库,选择了《机甲工程基础》旁边的《联邦简史》。
  路谨越看越入迷,连三名室友关灯上了床都没察觉,直到凌晨两点,一封邮件被送到了他的个人终端上。
  发信人:时杉。
  内容仅有一句话:今天无论如何回家一趟,越快越好!
  好心情全被这封邮件破坏,路谨烦躁地坐起身,先给打工地点的老板发邮件请假,再回头问时杉,究竟是什么事这么着急。
  然而时杉没有任何回复。
  心里的烦躁更添一层,路谨再也无法入睡,干脆又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架,出了宿舍,在走廊尽头的露台台阶上坐了下来。
  宿管很快就找了过来,毫无感情起伏的机器音响起:“现在是睡眠时间,请回到你的房间,请回到你的房间……”
  “我知道,宿管。”路谨头也没回,盯着仿佛被无形的高墙隔绝起来的灯红酒绿的世界,“可是我计划好的寒假全被毁了,他们从不考虑我的感受……不过我也习惯了,就是心情还没恢复过来。”
  宿管静静地站在原地,听他说。
  “我只想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平复心情,很快就会回去的。”路谨道。
  宿管机械的身体动了动,最后在路谨的旁边坐下,一言不发。路谨看了他一眼,巴特森系统真不愧是最人性化的系统,虽然路谨也搞不清他到底是同情自己,还是仅仅为了看住学生,才选择留下的。
  不过,在这样的夜晚,有个机器人陪着,倒也不坏。
  远处一辆高级悬浮车飞驰而过,车尾黄金王冠的标志象征着它的主人非富即贵,标志泛着金光,在黑夜中拖曳一条长长的光带,像极了一颗彗星。
  无眠的一夜过去,路谨带着快速收拾好的行李上了第一辆送行的悬浮车,不出意外的又被室友们冷嘲热讽了一番,同班的学生也跟着凑热闹,直到发车了才渐渐安静。
  三个小时后,路谨在距离学校最远的终点站下了车,荒凉的站台上遍地是垃圾,差点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有,他小心地避开了垃圾往外走,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破旧的街区。
  路谨的家,在这片凌乱又肮脏的贫民区,一堆密密麻麻杂乱无章的房屋中的其中一间。
  四面全是高楼,将中央可怜巴巴的三层小楼衬得黯淡无光,废弃的一楼和二楼的窗户全部蒙了尘,路谨径直走到三楼,在还算新的门上输入密码。
  几秒钟后,门开了。
  玄关处,正在料理一盆绿色植物的男人冲他露出了笑脸:“回来了啊,路谨,你妈妈在厨房,帮我和她说声少放盐,如果你能劝她买一台家用机器人回来就好了……”
  路谨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放下背包就去了厨房。
  一个看着还算年轻,眼角却有几道皱纹的女人正穿着围裙站在料理台前忙活。时杉在路谨踏进厨房的时候就不满地抱怨道:“你怎么这么没礼貌呢,进门了也不喊爸爸……”
  “你们结婚了吗?”路谨突然一问。
  时杉尴尬得动作一僵,然后自动忽略了这个问题,转而和路谨说起了凌晨的邮件:“是你祖母要我们母子回家吃个晚饭,我已经买好了票,今晚走,后天中午就能到了。”
  路谨点头,从香草星系到太阳系,最短时间也要40小时,这个晚饭吃得真不容易。又问时杉:“波洛塔也去吗?”波洛塔·范特,就是那个在玄关浇花的男人,也是时杉的情人。
  时杉脸上更显尴尬:“你说什么呢,你祖母和波洛塔又不熟,怎么会叫他去吃饭?”
  “哦。”
  时杉又忍不住对他念叨:“回去以后,一定要表现得乖一点,不要像刚才进门那样没礼貌了,好歹你也和波洛塔住在一起那么多年了……”
  “是你和他同居了那么多年,我只是作为你的儿子,成年之前依法和父母住在一起而已。”路谨纠正她。
  “你一定要这么和妈妈说话吗!!”时杉脾气本就不大好,听见路谨话里带刺,加上被婆婆叫去吃饭的忐忑心情,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恼怒起来抄起锅铲就想往路谨身上敲。
  路谨静静地看着她充斥着怒火的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幸好波洛塔听见动静过来拦住时杉:“你冷静一点!不要对孩子动手!”又回头对路谨匆忙道,“你妈妈性格比较冲动,跟她道个歉就完事了,她最近心情不好,别顶着她。”
  这一点路谨也知道,时杉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道个歉又不会少块肉,于是照做了。
  时杉被情人拦着,锅铲也被夺了,她气呼呼地把围裙摘下,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波洛塔接了她的围裙套上,继续炒菜。
  “你哥哥我倒是不担心,就是你,从小不让我不省心……”时杉看见路谨的脸,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小时候学习那么好,越长大成绩就越差,也不见你结交什么不良学生,怎么学习一点都上不去?该不会是小时候生的病,连智商也衰退了吧?”
  这次路谨没有再反驳她,他沉默地给她倒了杯水。
  时杉喝了水,润了嗓子后继续说:“你哥哥从小好动,不爱学习,就喜欢机甲,我知道他将来肯定会成为机甲战士。而你文静,能看得进书,将来当一名机甲维修师,正好和你哥哥一文一武,互相配合,多好啊……”
  是啊,想得确实不错,可是又有谁还记得路谨并不喜欢机甲维修,更喜欢学历史呢?
  转专业的事提了两年也等于没提,时杉永远不会同意,最后路谨也干脆放弃,默默打工存钱,等待成年离家。
  此时波洛塔已经做好了饭,一样样端上来,全是时杉爱吃的菜。饭桌上的气氛比以往沉闷些,或许是因为有孩子在,时杉说的话也并不多,只是和波洛塔之间眉来眼去的,让路谨没什么胃口。
  食不知味地吃完饭,路谨自觉收拾了桌上的餐具,波洛塔跟进了厨房,安慰道:“你别怪她,她的性子就是这样……”
  “我知道,波洛塔叔叔。”
  “知道就好……”波洛塔摸了摸鼻子,想了想又开口,“你妈妈最近情绪不太对,你的祖母一年也不见她一面,恐怕你们家最近发生了大事。你妈说的也没错,这种时候,一定不要得罪你的祖母。”
  连跟路家没有半点关系的波洛塔都这么说,路谨实在不知他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只好冲对方点点头:“我知道了。”
  ***
  祖母不喜欢母亲,也不喜欢自己,这点路谨早就知道了。
  看她对待时杉和自己,再看她是如何对待哥哥的,对比十分明显。
  “回来了?训练辛不辛苦?同僚们对你怎么样?我看看……唉,晒黑了,不过还是很英俊,祖母的乖孙子啊……”一进门就是嘘寒问暖,目光全部放在对方身上。
  路诩比路谨大6岁,外表阳光英俊,晒黑了一点更显得阳刚英气。他一进门,仿佛自带光芒一般,把家里阴郁的氛围给冲淡了,“祖母身体还好吗?”接着和客厅里其他人打招呼,“妈妈,小谨,丽思阿姨,我想死你们了!”
  时杉看见路诩也露出了一脸笑容,回家时婆婆的冷言冷语全被她抛在脑后,拉着大儿子的手,上下打量他,见他精神十足看上去过得不错,笑得更加开心了。
  “爸爸和小语呢?”路诩看了一圈,发现少了两个人,不由回头问。
  祖母笑道:“小语有点发烧,你爸爸今天也要做检查,就让他们一块去了。”说着目光若有似无地看了看没什么存在感的丽思。
  丽思立时坐立不安起来,路谨看得出来,她有些恐慌。作为父亲的第二任妻子,丽思的待遇还不如时杉,嫁入路家不到两年,生了个不满一岁的女儿,同样体弱多病。
  祖母为父亲的身体操心了几十年,父亲的身体一直好不了,即使科技再如何发达,生老病死也无法完全被人类掌控,总有那么一些疾病,会成为夺人性命的隐忧。
  父亲无法操持家族事业,这么多年来都是强势的祖母在打点路家上下,她不得不把目光放在孙子辈上,父亲仅有的三个后代里,只有路诩从没生过什么病,从小到大都健健康康的。
  再加上路诩性格活泼开朗,长得又极像去世的爷爷,祖母把对孙子辈所有的疼爱都给了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