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大群男配正在重生+番外 作者:汪三岁(下)

字体:[ ]

 
  ☆、微臣永乐候参见圣上
 
  刘侄。
  关怀完自家侯府下人的小侯爷意气风发坐上了进宫的轿子,一身紫衫穿在身上端的是倾国倾城的架子。
  到了宫门口却是要一步步走进去,前来迎接的小公公眉眼讨喜,处处带着带笑,看见小侯爷便是一阵相迎,嘴里说着:“侯爷随奴才这边走,圣上这些日子挂念侯爷病情,已有许久没好生用膳了。”
  小侯爷便笑,朗声说了句:“做人臣子却劳圣上这般挂念是本侯的失职。”
  小公公忙宽慰他,两人说了几句声音慢慢低下去,绕过重重楼阁,小侯爷到了逍遥殿外,脸上仍是风月共霁的高贵优雅,只是到底露了丝不情愿,赏了小公公一片金叶子,在他更加真诚的笑脸中进了大殿。
  殿中燃着上好的沉香,寂静的像是没有人,年华二十又八的圣上斜倚在床柱上手中握着一本黄皮折子,旁边散落着朱笔,浸饱了颜料的笔肚跌在宣纸上,一片刺眼的红,他听见声音眼尾轻扫。
  帝王气势浑然毕现惊得小侯爷惶惶然跪下,姿势还是风流倜傥的,脸上的表情也是真诚的恭顺。
  这只高傲的孔雀,用他那清风拂面般悦人的嗓音朗声道:“微臣永乐候参见圣上。”说完脑门已经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圣上淡淡的嗯了一声,没说起身孔雀侯爷便只能继续跪着。
  这般过了半个时辰,小侯爷脸色发白,额际是密密麻麻的冷汗,圣上只当没看见,进来续茶的公公偷偷瞧了眼地上风姿卓越的人,还没走出大殿就听见圣上低沉的声音:“六喜。拖出去。”
  那小公公还没来得及反应手脚一僵已是被人拿住,下巴被人卸掉,竟是连哭喊都不得。
  殿中小侯爷抬头望圣颜,想说什么终究只咽了咽口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又怎去管别人性命。
  圣上这才正眼看他,装模作样的说了句:“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朕看折子入了迷若不是被那奴才扰了你怕是要一直跪下去。”
  说着甚至起身来扶他,小侯爷自然百般感恩戴德,手脚发麻的站起身陪着皇帝言笑晏晏。
  皇帝却皱了眉头拉着他坐到软榻边,两只手按上他的小~腿,小侯爷痛的两眼发昏却仍是恭顺的很,任由皇帝虐~待自己刺痛酥~麻的腿部。
  他前些日子落水许是寒了腿,今日不过跪了半个多时辰今日比往日一个时辰更难受,皇帝手指所到之处皆像绵针刺骨,当真是钻心的疼入骨的麻。
  小侯爷却只忍着,面上依旧恭顺如常,只是额际的冷汗越冒越密,背后的袍子层层湿透。
  皇帝玩够了,旁边凭空冒出来的黑衣人已经递上了帕子,小侯爷于是便毕恭毕敬的伺候干净他的手,转而坐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
  皇帝喝茶,他便闻茶香,皇帝要看奏章他便在一旁侍墨。
  午间的时间悠长缓慢,皇帝的手磨蹭着小侯爷的衣襟,只一个呼吸间便探了进去,小侯爷果然竖眉,难堪的看着皇帝:“圣上要做什么?”
  皇帝也看他,只是目光沉沉分辨不清内里玄机,他的手指沿着小侯爷的胸膛游走,终于停在一处,攥~住那里的凸起狠狠一拽,小侯爷后颈猛地痛了起来,嘴唇紧抿着没发出声音,皇帝已经拿着那块玉佩仰头端详,赤色的玉中间血气流转慢慢凝成一只兔子的形状,皇帝端详的认真,小侯爷便忍着疼不言语,良久皇帝才缅怀般道:“这东西,你带了几年了?”
  小侯爷后颈冒出一颗血珠,滑进脖子里有些痒,他看向皇帝手里的东西也作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回圣上。这玉佩打从圣上赐给微臣,已经十六载了。”
  皇帝掌心摩擦着那块小小的血玉,瞧了会儿又将他扔还给那人,仍是自顾自喝茶,手里的折子一个换了一个,只当方才的事情是场不存在的幻象。
  小侯爷于是也闭口不提,专心致志的当他的下人。夜间是要在宫里留膳的,皇帝用膳与别人不同,小侯爷知道于是愈加不敢怠慢,毕恭毕敬的尝菜试毒,亲自布菜到皇帝面前,一场晚膳忙活下来小侯爷好不容易干透的袍子又湿~了一重。不过小侯爷看皇帝食量确实比往日大了些,想来这几日当真是没有好好用膳。
  待皇帝漱口更衣却还是不能走,小侯爷瞧了眼外边的天色,再晚怕是最后一道门也要落玥了。只是眼前这主实在冒昧不得,下定决心与剧情人物融为一体的小侯爷上前要请辞,却见穿着明黄寝衣的皇帝坐在床边懒散道:“下去洗漱,今日夜深了,爱卿身子还没好利索还是宿在宫里吧。”
  小侯爷于是沉寂下来,恭顺的答是下去沐浴更衣,换了素白的寝衣进了主殿,皇帝还没睡,见他进来眼神愈发的暗,声音倒是随意的像是唠家常:“朕忘了问,你那日怎的那般不小心,如何落的水?”
  小侯爷正替皇帝穿罗袜,闻言一丝停顿都没有,声音依旧恭顺带着点小骄傲:“回圣上,臣游湖时不甚打了个盹,小舟狭窄便落了水。”
  皇帝皱眉,待他忙完便拉着他的手把~玩,指尖捏着他的指骨微微用力,到快要捏碎时便松开,那种麻酥~酥的疼便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小侯爷仍是任他折磨。
  到了终于能入睡,小侯爷按照习惯睡在皇帝外边,旁边的人笔挺的躺着,若不是胸膛起伏怕是与死尸无异。
  皇帝阖着眼睛,突然问了句:“看什么?”
  小侯爷摇头:“回圣上。微臣在瞻仰圣颜。”
  皇帝也笑,心情总算是舒畅了些,小侯爷想今天是熬过去了。
  翌日早起,皇帝寅时三刻起床更衣,小侯爷寅时二刻便起来准备,真是比皇帝贴身的公公还要精细。
  小侯爷跪在地上替皇帝穿上龙靴时微微松了口气,恭顺的站在一侧其实有点发虚,昨日晚膳只吃了几口东西,到如今已是饥肠辘辘,偏生皇帝今日要他去上朝。
  小侯爷世袭封号永乐候,自打出生学的便是如何享乐,朝廷大事当真是不敢参与,但皇命难违。
  昏昏沉沉站了一上午小侯爷就有些头重脚轻,偏生有不长眼的大臣凑上来要同行,只有长相拿得出手的小侯爷撑着身体与那人拱手作揖好不容易到了宫门口上了自家轿子已经是接近虚脱。
  轿旁站着两人,一个唤作天南,一个唤作地北。
  两人长得剑眉星目也是上得了台面的长相,可站在孔雀侯爷面前便生生成了陪衬。小侯爷歪在轿子里浅寐,一路颠簸到侯府门前已经又是高贵骄傲的样子,仰着下巴进了门又看到府里新来的那个下人,现在该是护院,穿着灰色的家丁服,远远看去便是魁梧挺拔的样子,与当今天子三分相似,只是眉眼间带着稚气和不平。
  小侯爷踩着虚浮的步子走过去,手里的折扇又拿了出来:“刘侄?”
  那人看过来,别扭的行了个礼,喊了声:“侯爷。”
  小侯爷看着他,不知怎么想的,勾起唇角恩赐的开口:“会武功吗?”
  刘侄愣了愣,老实点头。
  小侯爷又问,仍是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语气:“厉害吗?”
  刘侄仍是点头。
  小侯爷嘴角勾了笑,看了眼天南地北,又看了眼面前故意在脸上表露情绪的男主:“试试。若你赢了他们,便去本侯爷院子里当差。”
  小侯爷吩咐完便摇着扇子继续虚浮着步子回了院子里脱掉外衫呼呼大睡,醒来时天色已晚,房里的丫鬟听见动静忙走进来:“侯爷醒了?”
  小侯爷点头,后颈一阵刺痛,忙让紫苏挑灯,语气虽然轻松不少,但还是高高在上的:“快来帮我看看,颈子上是不是开了道口子?”
  紫苏于是挑了灯来看,小侯爷细白的颈子上一片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十分吓人,紫苏骇的手里一个不稳灯火跳了跳,下一瞬却冷静下来让人去准备热水和伤药,小侯爷倒是不在意,又从袖中掏出那块玉佩递过去:“明日让人重新结条绳子穿好,记住弄成活扣的。”
  紫苏记下了,边替小侯爷处理伤口边说话:“晌午刘侄和天南地北打的厉害,后边的一个院子坏了三溜青瓦,已经让人修葺,明日大约便能修好。刘侄赢了,不过也没讨着好处,天南地北不是好欺负的,把他打的鼻青脸肿,说是胳膊也断了一根呢。”
  小侯爷眼皮有点跳,后颈上也疼了起来,连带着饿了这许长时间的胃也不大好受,便让紫苏去备饭。
  晚饭很简单,永乐候府的主子就剩下他一个,虽然打小学的是享乐,但真的铺张浪费起来到底抵不上深宫大院,他领的是闲职没什么俸禄,家里那些产业也少的可怜,到现在几乎是坐吃山空,以至于不得不节俭。
  晚膳呈上来果然是精致而节俭的。
  一碗温度适宜正好入口的山药四物汤,一小碟栗子烧鸡翅,预计只有一支鸡翅,栗子堆得好看满满占了一大半地方,一小碗芋头红烧肉,上面方正正摆着四块油汪汪水嫩嫩的红烧肉,底下摆的全是芋头,最边上是芹香藕丁。
  小侯爷拿着白玉筷子,捏了个玉米面馒头,架子仍是优雅的,缓慢而不失风度的用了晚膳才让紫苏去将天南地北请过来,顺带着那个刘侄。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更文的基情了,哎呀,好困扰,不想写文怎么破
 
  ☆、忠心耿耿,日月可鉴
 
  夜里天好,头顶的月亮斜挂树梢,只差一个弧度便能圆满,小侯爷仰着脑袋看,远远望去是风月共霁的飘逸。
  天南地北一个肿着嘴角一个乌青着眼眶跪在小侯爷身后就是不愿意抬头,小侯爷也不强迫他们,只笑着一下一下的拿扇子轻击掌心:“今日这场武比的怎么样?”
  天南瓮声瓮气的说了句什么,小侯爷没听清,于是微微弯下~身子:“说什么?”
  天南于是抬起头来有些负气:“那人比我俩厉害。”
  小侯爷这次听清了,揉着耳朵看着他嘴角的淤痕,又是笑:“竟然有人比你们厉害。那本侯爷可得把他抓紧了。紫苏,让人去请。今晚必定要把他给爷请来。”
  紫苏福身去办,一请二请到第三次已经是入了深夜,二月底寒气重,小侯爷披着披风在院子里走了一遭,等紫苏又一次回转便动了怒气:“他真当自己能耐了,三顾茅庐请的是诸葛,他和本侯爷拿什么乔?”
  小侯爷说了几句狠话,又是那副高高在上的骄傲样子,吩咐紫苏去歇息,自个儿去了下人房。刘侄躺在硬板床~上假寐,听到那个虚浮的脚步就皱起眉头,早知道这人这么麻烦他就不该选择这个计划,平白弄得自己劳心劳神。
  小侯爷站在下人房的院子里,脚边跪了一溜下人,唯独没有那人,他就那般站着等了半盏茶的时间,才施施然迈着步子挑帘而入。
  大通铺上只躺着一个人,小侯爷也不走近,只低声唤了个名字。出来时,那人便已经跟在自己身后。
  小侯爷住的院子里,就算不好看也绝对是舒适的,他坐在灯火旁手里拿着一只笔,笔下是密密麻麻不可解的密文,旁边站着一个人,比他更加高高在上的架势,看着他的目光也是鄙夷而无惧的。
  小侯爷写完了密文,唤了地北进来:“去送。”
  房里又剩下两人,小侯爷这才看向他:“你要我帮你,凭什么?”
  那人想说话,却被小侯爷打断,他微仰着下巴,眼睛里的鄙薄简直要实质化:“楚离。你未免太天真了些。”
  刘侄,也许该说是楚离才对,他抿着嘴唇看向这个外间传闻只是一介草包的小侯爷,面上不服心里却早已经盘算开来,他早就听说当今皇帝对这人怕是不如表面那般恩宠,但因着这人手里攥着当今天下唯一能同时号令三军的兵权才不得不装的君明臣贤,自己若是能拿下这人······
  小侯爷摇摇头深深叹了口气:“你做什么要和他争呢?那个位子没你想象的那么轻松,倒不如仗剑天涯去过闲云野鹤的自在日子。”
  楚离于是更加怒目,这次是真的动了怒:“这天下本来就该属于我的,若不是他害了我的父亲,谋朝篡位,我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