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蜕变 作者:萝卜兔子(上)

字体:[ ]

  文案:
  青梅竹马养成+重生后改变命运的故事
  两家人相互扶持,改变人生
  年下、小攻小受青梅竹马、长文
  内容标签:重生 年下 青梅竹马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晋江银牌推荐:郑海洋重生回到了三岁的时候,那一年他年轻的父母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工厂基层工人,一家人生活的小县城过着平凡的日子。然而隔壁搬来了一家因生意落败躲风头的外地人,从此两家人在八十年代末相互扶持走出困境,而郑海洋与青梅竹马的邻居弟弟在成长的过程中也产生了超越兄弟情义的感情。
  文章从八十年代末开始,讲述两家人如何在贫穷的环境下相互扶持发家致富。全文感情线穿插其中,对两小无猜的两个孩子间情感互动描写生动真实,情节流畅,偶开金手指。青梅竹马的感情线质朴温馨,读来温暖人心。
  ==================
  
  第1章 重回一九八九 
  
  S省是沿海某大省,八九年的时候,跨江还要做汽渡船,过江的大桥还没有建起来,江北江南的发展落差还很大。
  在江北有一个通城,通城下面有一个县城叫蓝安县,蓝安县城里有一家规模不小的国企工厂,叫做至公油厂,油厂旁边就是这家国企油厂的职工家属楼。
  故事就要从89年至公油厂的职工家属内一家姓郑的人家讲起。
  @@@
  这天是个周日,郑海洋早上被他妈程宝丽喂了饭之后,就拿个小凳子坐在楼上厨房门口的走廊前无聊地看天。
  他妈程宝丽坐在一边择菜,边择边和楼下厂长主任的老婆陈奶奶聊天,两个女人并排坐在一起择菜,嘴里也不忘嘀嘀咕咕讨论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女人天性里八卦的基因作祟,越聊越开心。
  那个年代蓝安县这个缩在江北旮旯里的小县城还没有感受到时代经济的冲击,住在这的人基本都是职工和家属,拖家带口吃个国企油厂的大锅饭,安于天命一般活着,这个县城鲜少有外来人口进来,也鲜少有人出去;当时的民工“进城潮”还没有影响到这个小县城,通货膨胀就算影响了全国的大经济,但对这个小县城来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女人们娱乐的方式大多就是下班之后在家带孩子煮饭,然后几个女人聊聊东家长西家短,谁家男人把媳妇儿打了,谁家婆婆和媳妇儿吵架了,谁家夫妻两口子为了孩子的奶粉钱又掐上了,谁家结婚了对象是个什么背景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别人的生活于自己都是一出津津乐道的年度大戏。
  程宝丽和楼下陈奶奶在聊天的时候,郑海洋就坐在一边的小椅子上望天,实在不是他想望天啊,主要他在思考人生,恩,对,就是思考人生。
  三岁的开裆裤小崽子思考什么人生?郑海洋认真严肃的表示,他只是个三岁开裆裤的壳子,却有着一颗二十几岁“苍老”的心。
  对,他就是重生的。只是别人重生都是高富帅,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努力一把走上人生巅峰,而他的重生坑爹了一点,大约时光机器当时刹车没刹住,一不留神竟然直接把他送到了二十几年前,他这时候才三岁,奶里奶气牙齿才刚刚长齐全,穿这个开裆裤还露着小丁丁!!
  年纪是小了一点,但郑海洋还是感谢老天爷给了自己这么一个机会,让他重新回到过去,重新开始他的全部人生。
  郑海洋没重生之前是个典型的经济适用男,大学在普通的二本院校上的,毕业之后靠着家里在省城买了房子贷款35年,开着一辆10万不到的凯悦,在一家合资企业的财务部门做会计师,年薪七万少一点点,朋友不多圈子不大,过不上高富帅的彪悍人生,是千万人口里的一枚小螺丝钉,相亲无数次没人看得上他,和他差不多条件的女青年们觉得他这样的在省会城市着实差了一点,还嫌弃他木讷不够圆滑没有远大的人生目标。
  他的男性朋友都觉得现代女性过于女权、爱钱胜过爱人,而他的女性朋友则觉得这样的想法没有错,在两厢明显差异的认知中,郑海洋反思了自己的人生,想了好几天之后他终于承认,女人们的这些想法确实是没有错的。
  回顾他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他出生在江北一个小县城里,父母都是当时国企工厂的普通职工,他的父亲骨子里是个老实木讷面上却带着点大男子主义的男人,给别人打了一辈子工,吹吹牛抽抽烟一辈子都是个不会为人处世的普通人;而他的母亲是个手脚干活儿麻利、年轻的时候没眼光没想法性子的普通妇女,二十多年后成了敢于和老公打架动手敢于和邻居八卦吵架、一辈子心里苦闷愁家愁钱的广场舞大妈。
  他的父母从他记事起就为了柴米油盐娘家婆家的事情吵架,他在这样“普通”的环境里成长,一路二流学校过来,在这个教育出名的市县一天看十几个小时的书,最后也不过考了一个二流本科而已。
  不会做人不会说话,没什么报复大理想,也不敢做生意,娱乐活动单一,不抽烟不喝酒更没什么豪情壮志,如今在省城有房有车也没姑娘看得上自己,郑海洋照照镜子,觉得没女人看上自己真的是自己活该,也真是说明女人没有瞎,他确实是个再普通不过也什么远大抱负理想的人。
  但郑海洋作为一个男人,条件在这里,虽然不太好但也不算太差,要真想结婚也是能娶到老婆的。但他在深刻剖析了一番自己、了解到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突然就对婚姻没有什么向往了,他想起自己父母的婚姻,争吵打架各种斤斤计较,吵架起来都是你家我家的事情,他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到后来郑海洋对自己的人生也就得过且过了,父母在老家催促他结婚,他也以工作多没时间交朋友为理由推拒,直到一天晚上他加完班开车回来,路上和一辆卡车撞了,没有一命呜呼,反而回到了二十几年自己刚刚三岁的时候。
  彼时他的父母都很年轻,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全都健在,他们一家三口还生活在这个国有油厂的职工楼里。
  老天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郑海洋真是谢天谢地谢祖宗,他想重活一次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人生,再也不要碌碌无为得过且过。
  就在郑海洋坐在小椅子上凝神看天的时候,楼下陈奶奶和程宝丽嚼着舌根,最近他们油厂职工楼里有一退休老太太投奔省城的女儿去了,当时分的职工房空了出来,这房子分给老太太就是那老太太的,谁也拿不走,但空着也白空着,那家的女儿就干脆借给了她认识的一个朋友住,而最近,那家人就搬了进来。
  刚刚好,就和郑海洋他们家是左右邻居。
  那时候他们油厂的职工楼分好几种,一种是两层的小楼带着小院子,一种像如今的商品房,还有一种,就是楼梯上去外面一排是一条长长的露天走廊的那种;而郑海洋他们家就分的第三种房子,一家分三间,厨房一间,还有两个靠在一起方方正正的房间,格局是最简单的那种。
  陈奶奶手里还择着菜,拿胳膊肘捅了捅程宝丽,对她道:“哎,最近你有看到那女的么?”
  程宝丽道:“没呢,最近上下午班,都没看到。”
  两家就靠在一起,走廊是连通的,陈奶奶朝着那家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才压低声音道:“哎呦,那女的应该比你小吧,看着可年轻了,搬来的那天你和你家郑二都不在,人开着四个轱辘的汽车来的。那样貌打扮哦,不和我说,我还以为是哪个山里跑出来的狐狸精呢!!”
  程宝丽说起来也才26岁而已,好奇道:“长得漂亮啊?”
  陈奶奶想了想道:“还行吧,穿白长裙呢,那皮肤好的一看就不是做体力活儿的,什么也没拿空个手就直接上楼了,也真是有够懒的,这么懒以后还不得被婆家说还不得被男人骂啊。”
  郑海洋本来对着天发呆呢,听到陈奶奶的话忍不住细细听了起来,一听之后心里吐血的想——这尼玛简直就是中年妇女看不得人家年轻小姑娘肤白貌美还不干活儿啊,还得臆想人被老公骂被婆婆撕脸!!这陈奶奶也想太多了。
  程宝丽虽然年轻,但干活儿麻利,一会儿的工夫就把手里的青菜择好了还剥完了青豆子削完了土豆,她站起来进厨房把菜泡进水里,又拿笤帚把厨房门口走廊上的菜叶子扫进垃圾桶里,几分钟忙完了又洗了手坐了回来。
  陈奶奶就自动自发继续道:“还有那个的男的啊,看着也不正经,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你说他有四个轱辘的车吧,也不是什么大领导,手里夹着公文包呢!”
  程宝丽还是那时候的老思想,她身边的人都进的国有工厂做基层工人,下意识就问道:“不是哪个厂的领导么?”
  陈奶奶道:“哎,不是本地人!我们都说方言的,他们都不说,一口普通话,听着怪别扭的。”顿了顿:“对了,他们还有个孩子呢!一丁点儿大,还在襁褓呢。”
  程宝丽疑惑道:“还有孩子么?!”
  陈奶奶道:“对呢!有的,我看到了,那女的抱着个孩子。”
  郑海洋乖乖靠在他妈妈身上,这个时候的程宝丽不是郑海洋记忆里那个斤斤计较柴米油盐还会动手揍她的母亲,女人身上有属于母性的柔情,岁月也没有在她的脸上刻下痕迹。而当他突然听说那搬过来的年轻女人和她的男人其实还带着一个孩子的时候,他突然就愣住了——
  郑海洋记得自己就小时候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这个职工楼里,就算后来国企油厂破产了,这个职工楼还是在的,一直到04年左右搞拆迁,他们才拿着拆迁款搬了出去,但在他记事起,他们旁边的房子就是空着的,一直都没有人住,但他记得很清楚,他家人在他成年之后和他无意间提过,小时候他一点点大的时候差点害了一个邻居孩子,那时候他把自己吃的一个奶油糖塞到了一个小孩子嘴里,那孩子差点噎死。
  过多的细节他家里人并没有和他说,但现在回想起来,难道就是新搬过来的那家人的孩子??是因为他拿糖给小孩子吃差点闹出人命,所以那家人之后才搬走了??
  谢天谢地,重生再来一次,他可再也不会做这么混账的事情了。
  
  第2章 新来的邻居 
  
  陈奶奶八卦完了就拎着菜下楼了,程宝丽又把菜叶子扫了,把郑海洋送回房间的沙发上,拿了玩具塞给他玩儿,自己去厨房炒菜了。
  那时候的孩子可不像十几二十年之后那么宝贝,小孩子都放养的,郑家那时候也有一台彩色电视,但那么小的孩子哪儿会看电视啊,索性就扔在沙发上让他自己和自己玩儿。
  程宝丽炒菜做饭,打算中午吃了饭下午就带着海洋回她娘家玩儿,反正郑平上白班也要下午才回来,她娘家离他们家也不远,带着孩子骑个自行车十几分钟就到了。最近她娘家事情也多,她刚好也会去看看,帮着张罗张罗。
  然而程宝丽这边正卖力煮饭炒菜呢,突然听到一声开门声,他们是露天长走廊,厨房大门窗户外面就是走廊,况且走廊都是连通的,隔壁门口有什么动静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程宝丽好奇心上来,忍不住拿着铲子走到厨房门口探身朝外面看去,刚好看到隔壁大门口一个穿着一身靓丽长裙的女人抱着个小宝宝正在翻包找钥匙,女人确实特别年轻漂亮,杏仁眼双眼皮笔挺的鼻梁翘翘的嘴唇,一头乌黑的长发头发还戴着个金色的宽发箍,脖子上一根银吊坠,抹着口红,没有多少妆点却也能衬托出女人的妩媚漂亮来。
  这么漂亮的女人程宝丽还真的从来没见过!电视里的女明星也不过如此啊!看得她一时都忘了自己是在偷窥了,拿着铲子就这么定定看着。她周围的职工她自己都是年轻女人,虽然也都长得不错,但是在工厂里干活儿是不能这么穿的,得穿工作服,程宝丽自己也有长裙,可穿来穿去也穿不出眼前女人的气质啊!
  程宝丽看得心生羡慕,说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对美丽的人和事物本能上都是向往的。
  隔壁门口翻着包抱着孩子找钥匙的女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突然愣了愣,转头视线和程宝丽对上,程宝丽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缩回脑袋,可邻居那早上刚刚被她们八卦过的漂亮女人却笑了起来,道:“姐,你好。”
  别人打招呼程宝丽哪好意思不理不睬啊,她赶忙把铲子放回锅边,边洗了手边走出去,摘掉身上的围兜道:“你好你好,新搬过来的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