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一纸婚姻 作者:黑猫睨睨

字体:[ ]

 
  【文案】
  被逼到绝路,好不容易绝地反击,眼看胜利在望,又惨死在家族的算计之下,林易的一生让人唏嘘不已,明明是 天之骄子,下场却悲惨凄凉!
  也许老天终于开了一次眼,竟然让林易重生到七年前,没想到一个阴差阳错,捡到一个装着工口杂志和热血漫画的皮箱,林易还箱子的时候被商业界鬼才_→明明是见色起义),并且以家族联姻的方式诱拐回家。于是林易不得不在复仇的同时,展开七百二十度防狼护盾--防、色、狼!
  本文架空,男男可以结婚,主受,强强,双洁,甜宠,有金大腿,据作者说有辣么一点点苏(我不信!)总之本文奏是要证明一句至理名言: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方boss:嗯?谁叫我?)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易;方旭尧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重生(大修)
  
  凌晨三点,平州东部墓园,林易穿着单薄的衣衫,横卧在两座墓碑前,身下是好几公分厚的白雪,然而雪上并不是纯净的白,一大滩血迹浸染在上面,触目惊心。林易的身后,由远及近四五米的距离,地上划了一道深深的带血的痕迹,深度可见冰冷坚硬的地面,可以看出其本人从几米远的地方手脚并用的爬过来。白雪和污泥,沾在林易苍白的脸上,本就俊美的容颜,凄楚中带着脆弱和不甘。
  墓碑前站着一个年轻人,自始至终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一双笑眼微弯,嘴角轻勾着,看着林易现在的样子,面容扭曲的不时低笑两声。
  林易的眼睛只顾着墓碑上的两位老人,长长的睫毛遮不住眼底的阴霾,他伸出带血的手,颤抖的摸向墓碑上的照片,纤长的手指因为失血过多,更显得瓷白无力。照片上是一对老夫妇,先生戴着一副金框眼睛,双眼睿智有神,温文尔雅。夫人慈眉善目,笑容暖人。
  墓前站着的年轻人见他这个样子,一脚踩向墓碑,看着林易愤怒的眼神,蹲下身子,抚上林易的脸。一双带笑的眼睛,现在却满眼恶毒,他压低声音,低缓的说:“大哥还不知道吧,你所爱的外公外婆,是怎么死的,做弟弟的就让你死的瞑目,别像你妈,临死了都没闭上眼睛。”
  林易睁大眼睛,凌厉的丹凤眼猛然泄露出来的杀意让捏住他下巴的人手轻轻抖了一下,随后对方就恼怒的把林易摔出去,脸部正好磕在墓碑前的石座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林易好似毫无所觉,只是愤恨的盯着眼前的人,咬着牙声音沙哑的问:“是林自涛做的!是不是!”
  林泰之啧了一声,感慨的说:“大哥不愧是大哥,一点就透,你不该回国的,在德国开你的公司多好,为什么非要回来和爸爸争个你死我活?不错,他们是爸爸找人撞死的,还有你妈的死,你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还能忍这么多年,我都佩服你。”
  林易轻笑了起来,精致的眉眼即使在生命垂危的时候依旧能散发着勾住旁人心神魅力,不过笑声里的凄凉,却让林泰之的心脏轻轻抽动了一下子。林易平时总是用一副淡漠的眼神看着旁人,不管是谁,好像都入不了他的眼。和易老一样,带着点点书卷气,温文尔雅动作不缓不急,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这么从容不破。
  林泰之蹲下身,温柔的摸着林易的脸颊,不解的问:“你笑什么?”
  林易勾着嘴角,笑什么呢?只能笑自己太天真。曾经他天真的以为,他的父亲林自涛即使不喜欢他,也不会做的太绝。他没了妈妈,不想再没了爸爸,为了这个理由,十四岁的林易经过他爷爷林清海的“开导”之后选择了沉默,默默把他妈妈死亡的真相压在心底,不敢去查不敢去接触,就是害怕出现的结果让他无力承受。
  可没想到到头来不止他妈妈死的不明不白,连他外公外婆死的都蹊跷,外公一辈子的心血几乎毁于一旦。现在想来,自己的至亲,都是死在林家的手上了,这难道不可笑吗?
  林泰之冷哼一声,眼底闪过嗜血的光,“大哥,隐忍的滋味不好受吧,这种感觉我懂,我也忍了二十年,在你的光环之下,忍了二十年。我知道我比不上你,爷爷一直说我是不成器的私生子,不管做什么,都不及你。仅仅两年的时间,你竟然能将要破产的天意集团起死回生,并且把林家逼到这个地步,我真的很佩服你,不过,再聪明的人,也是肉长的!”
  林易闷哼一声,本来就模糊的视线,现在只能看见模糊的重影,即使这样也挡不住眼底的煞气,悔恨交织再加上这些年的负面情绪影响,林易眼底的疯狂不输现在的林泰之。
  林泰之凑近林易,舔了舔他嘴角的血迹,看着林易邪笑着说:“如果有下辈子,记得不要心慈手软,因为你的父亲,没准儿从一开始就巴不得你死。大哥这姿色,死了可惜了。”
  林易的煞气只是出现了那么一瞬,随即又在琥珀色的眸子里化开,他抬头看着林泰之,声音低不可闻的说:“我也这么觉得,还有……”
  林泰之凑近,想听林易在说什么,这时林易好似回光返照一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抓住林泰之的手,身体一滚,压住林泰之的胳膊,雪地上经过俩人刚才的一番折腾,已经变得湿滑,林泰之脚下没用上力,被林易压在身下,刚想挣扎就感觉腹部透心的凉,然后剧痛骤然来袭,林泰之惊恐的看着林易,“你……”
  林易身上都是鲜血,有自己的,也有林泰之的,他呵呵的轻笑起来,满脸的血迹让其本人竟带了几分妖冶。林泰之惊恐的把林易推开,看着那把本来插在林易腹部的匕首赫然插在自己的肚子上,虽然林易已经是强弩之末,但是这一刀也是蓄意为之,疼痛如此的真实,林泰之坐在地上,一脸的惊恐的面对林易,他忘了那个男人教过他,面对林易不能有一点的松懈和大意,否则会被反扑致死。
  林易睁着眼睛无神的望着阴霾的天空,他已经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是单纯的不想闭眼,微风吹过,几朵雪花围着林易打着转,久久落不下。他身上的力气已经流失殆尽,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快要死了吗?身体做不成禁锢灵魂的枷锁,然而林易心里压抑的不满却被一点一点酝酿的更加沉重,不甘心!他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抛开心灵的束缚,不再为了自己出身林家而处处手下留情,不再为了伦理纲常对父亲处处忍让,想要复仇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强烈起来,林易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开始变轻,意识开始猛烈的挣扎起来,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他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死!林家还欠你四条人命!你死了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
  “Lin?Lin!oh,亲爱的,你别吓我,这只是个玩笑,如果你死了我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还没有认识温婉的东方姑娘,求你不要死!你这种祸害,上帝是不会收你的!……”
  耳边一直在吵,吵得林易不满的蹙起了眉头,这个贱兮兮的腔调,好熟悉啊。睁开眼,刺目的阳光使得林易不得不用手在眼前遮出一点阴影,在看清眼前的人之后,林易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
  “哦,宝贝儿!你醒了!上帝一定是听见了我的祈祷,我告诉他如果你上去一定会迷住他所有的老婆和女儿,所以他才不收你!你一定要感谢我!”
  “雷奥?”林易不敢确定的叫了一声,看着对方立体感很强的俊朗五官,蓝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从马上掉上来竟然会被摔晕,宝贝你越来越柔弱了……”
  林易看向窗外,欧式的建筑比目皆是,教堂的钟声这时也响了起来,林易先是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似乎还能感觉到匕首穿透时的那种寒凉。
  雷奥担心的问:“你这肚皮只是淤青,内脏没有问题,亲爱的,你还是咱们学院美丽的东方蔷薇。”
  “雷奥,你怎么在这里?”林易打断对方的话,着急的问。雷奥是在他德国留学时唯一的朋友!身处的环境,也如此的熟悉!难道老天也看他上辈子死的太窝囊,这才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
  “我们昨天还一起去骑马,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Lin,你没事吧?”雷奥担忧的看着眼前的林易,也不再嬉皮笑脸了,总觉得他的朋友好像有点不对劲,不会是摔傻了吧?
  林易震惊讶的愣了几秒钟,随后对准雷奥的俊脸毫不客气的给了一拳,雷奥疼的嗷一嗓子,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林易欣喜的问:“雷奥,疼不疼?”
  “废话,打你一拳你看疼不疼?”雷奥刚想发火,却看见林易竟然笑了起来,笑的眼角都带了泪水,俊美的五官在这一刻都是扭曲的。林易眼底的挣扎和疯狂也让雷奥不由得搓了搓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林易真的摔傻了?这完全不是他所熟悉的朋友啊!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林易捂住脸,遮住自己的眼帘,掩盖住自己狂喜到近乎疯狂的激动,低声说:“雷奥,我想休息一会儿。”
  “你真的没事?”雷奥看着自己四年的室友,觉得自己刚才可能真的花了眼。和自己在一起四年的室友,虽然固执到有些偏执,可还是个外冷内热的好孩子。虽然薄情的谁都不放在心上,可对他好的人他还是会都记得。虽然揍他的时候从不手软,可是自己吃亏的时候他还是能帮自己不择手段的报复回去。总体来说,Lin是个好室友!
  见林易已经不想搭理他,雷奥知道对方这是真的想休息,也不在纠缠,出去之后关上门,给林易留在一个静谧的空间里。
  林易听见这声关门声,手紧紧的抓住被子,七年前!他竟然回到了七年前!大学刚刚毕业,可以改变自己及易家命运的那一年!
  
  第2章 有工口杂志的箱子(大修)
  
  雪白的蚕丝被,被修长的手指抓的变了形,林易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重生之前被压抑的那两年,精神一直紧绷着,负面情绪几乎压死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他突然看到了转机,突然卸下了压力让他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突然倾泻而出,眼泪一下子决堤了,滚烫的热泪宣示着林易现在复杂的心情,他想笑,眼泪却不受自己的控制。
  林易的父母是家族联姻,林自涛那种性格的人喜欢女人对自己百依百顺、温柔体贴,最好是小鸟依人型。而林易的妈妈易昕楠,偏偏是另一个极端,典型的女强人,手段强硬,说话办事喜欢说一不二,做事雷厉风行,自小就帮她的父亲打理公司。这样两个人走在一起,就像被握在一只手里的健身球,不停的磨擦碰撞,但就是不能互相包容。
  婚姻上的门当户对,不只是物质上,最重要的是精神上,两个人在物质上对等,精神却是南辕北辙,于是林易就在父母不停的吵架冷战中长大,九岁那年他就见过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林泰之,他爷爷告诉他,这是你弟弟,你要接受他,让他做你的臂膀。那时候林易才知道,原来父母的婚姻早就没有了挽回了余地,奈何家族利益牵扯太多,再加上他妈妈要面子,连离婚都不能。
  林自涛脾气暴躁,有些唯我独尊,自大不说,还多疑。这种人偏偏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受不了床头的耳边风。易昕楠是绝对不屑用这种手段去争男人,她只会高高在上的看着小三来回折腾,觉得那种发贱的女人不屑一顾。而出轨的男人更是让她连说话都觉得恶心,所以把心思都放在林易身上,除了公司就是儿子,其他根本不管。
  后来林自涛能够越做越过分,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易昕楠这种听之任之的态度给惯的,另一方面,自然还有一朵黑心的假白莲在耳朵撺掇的。曾经林易就觉得相比较那两个私生子,自己简直就是充话费送的,然而就为了还能有家可回,还能在他妈妈住过的房间里感受一下他妈妈的气息,他选择逃避为他父亲隐瞒,让他妈妈过世时那愤怒的眼神缠绕在心头十几年!
  易家一家子的性命都毁在林家手上,把易家逼近绝路,到最后还要置他于死地的,就是他一直念旧情不忍吓死手的父亲! 这就是林家所谓的报恩!
  当年如果没有易家的帮助,没有他妈妈嫁到林家,林家早就破产了,林自涛满身的债务可能被逼到跳楼!可是易家念在旧情,不仅把唯一的女儿嫁过去,还一起帮林家度过了难关,林家又是怎么做的?简直是斩尽杀绝!
  林易坐起来,把阴鸷的目光渐渐隐去,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2015年8月13日,这个时候外公外婆还活着!什么都不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