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田种出美食来 作者:歪脖铁树(上)

字体:[ ]

《仙田种出美食来[重生]》作者:歪脖铁树
 
文案:
沈寒家养了七八年的狗一夜之间被雷劈死,诸多修士纷纷大惊,大能渡劫失败,赶紧抢遗产!
听说深山里的大魔头都被惊动,派出魔修前来。
“大家都让开,我们不是来抢遗产的。”一名魔修说。
“那你们来干啥?”
“迎亲!”
沈寒躲在自家茅草屋里战战兢兢,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死了条狗,竟然惹来这么多“神仙”,更不知道自己竟然跟大魔头有婚约,他原本只想跟自家狗过一辈子来着……
某位刚刚苏醒的大魔头张开嘴:“汪。”
一句话文案:沈寒带着狗的遗产修仙种田弄美食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顺便跟某位性情忽冷忽热忽汪忽汪的大魔头谈恋爱的故事。
 
内容标签:种田文 重生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寒,皎白月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沈寒家的狗一夜之间被雷劈死,引来各种层出不穷的修士,都觊觎着沈寒家狗的遗产。茶摊出现神秘的茶水和茶点,再次引来修士探究,接着被含有灵气的茶水吸引成为茶摊固定客户。滕州城偶然出现的地脉封印,让修士们束手无策,却被沈寒轻易解除。神秘的地脉封印引出滕州城旧事,最终全都指向沈寒的茶摊…… 
本文是传统修仙背景,融入种田、美食元素,打破修仙升级文的普遍套路。作者文笔朴实,寥寥数语便将蠢萌的主角刻画的入木三分。主角一心一意为茶摊这个小家努力,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又深深感慨。由地脉引出的暗线逐渐揭开,主角不费吹灰之力借助地脉搬家,让人大开眼界。作者行文流畅、构思巧妙、人物形象较为丰满,令读者欲罢不能。
==================
  第1章 重生
  
  靠近滕州城门外的官道旁边,有一个极小的茶摊,只摆了三张桌子,看上去寒酸的可怜,不过一般路过歇脚的汉子都会在进城排队的时候过来喝碗凉茶,他们不在乎那几个银钱。
  只是此时的茶摊却跟平时大不一样,几名家丁站在外面,神情傲气。茶摊里面的矮板凳上坐着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他干咳一声故作慈爱道:“小寒,你那条狗……有留下什么遗产吗?”男子重点咬在“遗产”两个字上,眼中有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期待。
  沈寒站在中年男子对面,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他摇摇头,“叔叔,你应该知道,自从我被……就只有这个茶摊,阿白一直跟着我,哪有什么东西留下,它自己都被雷劈的灰飞烟灭。”
  想起阿白,沈寒眼神黯淡,当年他被婶婶赶出来,府中的下人们便赶忙跟他撇清关系,只有阿白对他不离不弃。后来他流浪到城门外,在茶摊旁边蹲着,当时的茶摊主人是个老头,见他可怜就好心收留他,后来老头去世,茶摊便归沈寒所有。这城外并不安全,尤其是到晚上经常会有流浪的野狗夜猫的,但是沈寒不怕,因为有阿白在,那些个狗狗猫猫都不敢近前。
  阿白是一条黑狗,叫他阿黑就跳脚,非要喊阿白才听话,也不知道为啥。
  前些天晚上,天空突然惊雷炸起,暴雨倾盆,阿白自己一条狗跑出去,等沈寒追到的时候就捡到一小撮黑色的尾巴毛,他亲眼看到自家狗被一道道巨雷劈到,最后连尸身都没剩下。
  中年男子咽了口唾沫,他早就打量过这个茶棚,当真没有值钱的东西,别说所谓的“遗产”,就这种茶棚他一挥手,滕州城外要多少有多少。
  沈寒低着头,敛去眼中的暗光,“叔叔,如果没什么事情,我要烧水开摊……”
  那语气说得好像自己想要他这个穷酸的破茶摊似的,中年男子脸上顿时不好看,看着沈寒嘴唇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招呼家丁离开。
  中年男子叫沈文柏,他一脸高傲地离开茶摊进到城里,见到等在路边巷口的一个长相贼眉鼠眼的男人便立刻换上一副笑脸,挥退家丁快步走过去说:“我过去问了,小寒家的死狗根本没留下什么遗产,他自己也只有一个破茶摊,不值钱的。”
  鼠眼男挺了挺胸膛,故作高人姿态道:“即便是个茶摊,你也可以要过来,到时候我在仙人面前美言几句,你便能得到几世的荣华富贵。”
  “那……”不过是区区破茶摊,沈文柏怎么也不好意思再回去,便试探道,“要不我明日再去?”
  “可。”鼠眼男微微点头,见沈文柏离开巷子,他身形一闪也跟着消失。
  不知道自己被诸多人暗中觊觎的沈寒此时正生火烧水,从离茶摊不远处的一条清澈小溪里挑水,柴火是树林里捡的,就连用来泡的茶叶也是沈寒自己采摘制作的。这个茶摊之所以摆在这里,不单单因为有路过行脚喝茶的客人,还因为茶摊后面有一棵一人高的茶树,不知道为什么,常年青翠碧绿娇艳欲滴,正好供茶摊使用。
  锅里的水烧滚,舀出来浇到木桶里,里面的茶叶跟着热水一起打着璇儿,沈寒拿勺子搅一搅,香味便抑制不住的飘散出来。跟寻常百姓自家喝的劣质茶叶那种苦涩的味道不一样,沈寒泡出来的茶,香气清香芬芳、茶水碧绿,里面的茶叶鲜活的似刚从茶树上采摘下来一样。那些个行脚大汉不知道具体如何评价这茶叶,但每每路过一定要过来喝一碗,扔两三个铜板,再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跟同伴吹嘘一番,这才慢悠悠起身进城。
  而此时在茶摊不远处的树林里,蹲着一大推穿着各异的人,他们或是站在树梢,或是站在一根轻巧的树枝上,或者干脆悬浮在空中,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部都在关注茶摊。
  “那妖修大乘期渡劫,不可能什么都不留下。”一位穿着灰色长袍的道姑冷声道。
  “我等修士前往均会被无形的力量阻挡,看来是真有宝物。”老和尚沉声说。
  那边闭目打坐的道士闻言睁开眼睛,似笑非笑道:“凭借我等修为尚不能突破那边的结界,恐怕此等宝物尚属高级。那妖修俨然已经灰飞烟灭,留下的宝物却有如此威力,贫道猜测,应为上品高级宝器。”
  “说的轻巧,咱们不能对凡人出手,恐怕那小孩也不知道自己养的狗是大乘期妖修。”
  “可惜因果太重,天道降下死劫,九十九道劫雷劈死喽。”
  “别说这些风凉话,妖修不死,宝物还轮得到你?”
  “妖修已死,留下的宝物便是无主,就是不知道咱们谁有那等运气。”
  一众修士形态各异,说出来的话却都差不多,因着不能对凡人出手,便一直守在茶摊外面,倒是也有些好处,至少附近的野狗野猫全部销声匿迹,没有敢往茶摊跑的。
  晚上,沈寒收起茶摊,把桌子腿朝里,桌面朝外挡在茶摊周围,自己则是搬出里面的小床铺好。四周有破布遮挡,这些年沈寒自己贴贴补补外面又盖一层茅草,待着倒也安全。只是自家那条站起来比他还高的黑狗不在,只剩一小撮尾巴毛。沈寒摸摸挂在脖子上的小口袋,里面装着狗尾巴毛,低声道:“阿白,晚安。”
  茶摊里的人睡熟,一直蹲在树林里的修士们终于跳出来,围着茶摊转成一圈。茶摊里面的矮桌、破床,打着补丁的被褥包括躺在床上的人,都逃不过修士们的眼睛,只是他们眯起眼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看不出茶摊里有什么东西是宝物。
  此时仅靠茶摊的地方,竖着一棵一人高的茶树,晶莹剔透的茶叶随着微风轻轻摇摆。修士们视线一扫而过,继续搜寻茶摊的每一棵枯草,每一块木头。
  “哟,小孩儿手心还画着自家茶摊呢。”一名打扮潇洒不羁相当随意的修士突然笑道。
  众人的视线“唰”一下看过去,只见破床上沈寒的手露出来,掌心还真有一个小巧的黑线条画成的茶摊,惟妙惟肖的极为逼真。看着就跟用灶台里的碳条画的似的,众修士又“唰”一下移开视线,继续找寻。
  而此时离滕州城万里之外的一处深山,一座异常华丽的宫殿坐落在半山腰中,有几名长袍打扮的弟子守在殿外,看向宫殿的目光都带着敬畏。
  “听说魔尊惊才绝艳,当年要不是他主动受降,正派大能也不能轻易压制他。”一名弟子忍不住推一把身边的人,小声道,“师傅说魔尊如果今年再不醒来,元神便要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要我说,魔尊当年大约是被正道大能所骗,元神彻底毁坏,现在仅存的也不过是尸身罢了。”
  这几名年轻弟子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的小声说话,他们每次来也就是守在殿外看着,许多年过去,里面从来没有动静,他们甚至不知道魔尊是否还在里面。只是师门宗主交代下来的任务,总得完成。
  “呼……”一声长叹从大殿里面传出,似乎打破常年寂静的空气,阵阵涟漪一波一波的散开,殿里的空气打着璇儿缓缓升起,笼罩着躺在床上的人。
  “咦?你是否听到什么声音?”年轻弟子突然噤声,仔细道。
  “别大惊小怪,能有啥声音,魔尊指不定早已离开,咱们快些个打坐练功,等到天亮换班吧。”
  其余弟子没有异议,便纷纷盘腿坐起,五心向天。这时又是清晰无比的声音传出,“呼……”仿佛有什么人在耳边叹息,里面不带一丝情绪,让人毛骨悚然。
  几名弟子同时睁开眼睛,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惊讶,便都了然,那声音大家都听到了。就在弟子们考虑要不要派出去一个人报告长老的时候,就听到殿里噼里啪啦一阵声响,接着传出极其剧烈的吼声,“汪汪,汪汪汪。”
  “这是狗?”
  “还等什么,殿内定是已经出事,有禁制咱们进不去,快回去报告宗门长老。”
  “对对,快去。”
  年轻弟子一番鸡飞狗跳跑去找长老,大殿中突然沉静下来,不知道情况如何。
  这边沈寒睡醒一觉发现天还没亮,便照常穿衣起床,把破床收拾好,拎起两个木桶准备出去挑水。外面围观一晚上的修士们顿时手忙脚乱地转身,匆匆逃进树林里,有的还为争夺有利的围观位置大打出手。
  “小孩真勤快。”有修士忍不住感慨,“这么早就起床挑水,想当年……”
  “嘘,小孩的叔叔来了,”说话的赫然是昨天跟沈文柏有过接触的“高人”鼠眼男,此时他眼冒精光,嘿嘿笑道,“等他把茶摊拿到手,咱们就一点一点拆开,谁能得到宝物,全凭运气。”
  
  第2章 翻脸无情
  
  茶摊前面这条路,早晨这段时间基本没人,沈寒也不急着卖茶,他要把今天一天的饭食做好。放木床的角落有一口锅,旁边还有一小袋粗面粉,妥善的用石头盖着。
  粗面粉加水和成面团,再拍成面饼贴到铁锅边缘,小火烙熟,配上自己腌制的咸菜疙瘩,一天的饭食便准备好。
  只是沈寒还没吃早饭,不远处就有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快步走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小寒,我好好想了一晚上,觉得这些年对不住你。我跟你婶婶商量好了,今天就把你接回去过好日子,家里也不缺你这口粮食。这个茶摊……就随便扔在这里,我派伙计帮你看着,怎么样?”
  攥紧胸前的小口袋,沈寒深吸一口气说:“你以为这个茶摊是狗的……遗产?”他虽然没见过世面,但昨天沈文柏话里话外打听自家阿白的遗产,今天又颠颠的跑来,定是有所图谋。自从自己被婶婶赶出来,这位叔叔不闻不问之后,沈寒已经看透他们,若是没有利益可图,沈文柏怎么可能数次前来。
  被说中心事,沈文柏自己都觉得茶摊里有宝物这件事荒谬可笑,只是想到先前见到的“高人”,便眼眸一寒,吩咐身后的家丁,“把他拖出来打断腿,扔的越远越好。”
  躲在林子里的一众修士们纷纷打起精神,其中一位压低声音道:“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