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田种出美食来 作者:歪脖铁树(下)

字体:[ ]

 
 
  困住修士们的结界对沈寒来说什么作用都没有,他挑着扁担一口气奔到山顶,稍微歇一歇再一口气跑下来。修士们跟在后面顺利穿过结界,径直进入滕州城。
  修士们回到居住的地方却没有立即打坐修炼,他们互相讨论着,“若是石头山上的结界跟地脉封印有关,我等还是留在那里的好,万一出现天灾,也能第一时间救人。”
  “最后一个封印定然威力非常,我等实力恐怕不足以承受。”有修士谨慎地说。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跟随茶摊老板……”
  众修士沉默,大家显然都同意这个办法,只是以后每天都要跟着茶摊老板爬山,还要伪装成石头,总觉得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万一被其他修士知晓,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只是,贺清然炼化完体内的灵气后,想爬山离开的时候却被结界挡住,他当下大惊。
  与此同时,锦衣弟子回客栈休息的途中用神识查探到许多修士,他谨慎的收敛周身气息,慢慢后退。前方的修士数量太多,他一个人明显敌不过,可惜现在外门弟子全部牺牲,他现在是孤家寡人。
  召回在滕州城四处寻找修士们的傀儡,锦衣弟子不敢再回豪华客栈,转而找了一个特别简陋的房子待着。
  修士们纷纷打坐修炼,而滕州城外的木屋中,崩山派等修士终于觉得是时候进城找封印。崩山派大师兄对此有独到的见解,他说:“茶摊伙计说老板最近摆摊的地方比较偏远,需要翻一座山,我等可以从此处下手。”
  “同意。”崩山派大师兄附和道,“滕州城只靠着一座山,我等可前往查看。”
  “小寒,白天有修士问我你在哪里摆摊,我就跟他们说了。”皎白月搂着沈寒,坚硬的树枝埋进对方的身体里,还动了动,“那个地方会不会是最后一处封印……”
  
  第50章 多生孩子多种树
  
  滕州城紧靠的石头山其实非常好找,崩山派等修士没用多少功夫就来到山脚下,他们一齐仰头看向光秃秃的石头山。过了好一会儿,有修士忍不住开口,“老板就是在山后面摆摊的?”
  擅长推演天机的修士立刻走出来,对着眼前光秃秃的石头山掐指推算,嘴里念念有词,好一会儿才说:“没有异常。”
  既然没有异常,修士们互相对视一眼,抬脚往前走。然后……被结界挡住……
  先前负责推演天机的修士擦了擦脑门上不存在的汗水,坦然道:“兴许是我修为不够,我等既然都看不到此处的结界,兴许是因为跟地脉封印有关……”
  这么一说,大家又想了想,都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一旦跟地脉扯上关系,在场的修士修为都不够高。被结界挡住脚步,大家一起抬头看向石头山,突然有修士说:“茶摊伙计说老板要翻过这座山到山那边摆摊,是不是说老板能穿过结界?”
  有修士试着攻击眼前的结界,几乎拿出八成实力,却毫无效果,这更是证明结界不简单。
  兴许……只有茶摊老板有办法破开结界……虽然他只是个凡人,但并不是普通的凡人。
  山脚下正好有小树林,可以进去躲避一段时间,避开巡逻的官兵。于是修士们鱼贯而入,随手布下阵法,在树林里吹着寒风打坐,就这么坚持到天亮。
  山的另一边,贺清然也在小树林里打坐,直到天亮,他搓搓冻得冰凉的手,不动声色的看着光秃秃的石头山,希望茶摊老板今天会如往常那样出现。
  茶摊这边,皎白月率先起床,收拾矮桌和矮凳,顺便和霍韶一起做早饭,狗窝和猫窝还有火烧窝都拿到屋顶上晒晒。今天阳光非常好,天空万里无云,等沈寒起床,皎白月也会把木床上的被褥都拿到屋顶晒晒。
  山楂树先生在后院走来走去散步,其中一条柔软的树枝搭在竹筒先生的身上,跟他一起来来回回吧嗒吧嗒的走。等沈寒把早饭送过来,山楂树先生才拉着竹筒先生坐在板凳上,用柔软的树枝端着碗,自己吃一口,再喂竹筒先生吃一口。
  “现在外面很冷,我给你做一件衣服吧。”山楂树先生的声音软绵绵的,他用树枝卷着勺子喂竹筒先生喝粥,自己则是嚼着脆脆咸鲜的咸菜疙瘩。
  扭动一下竹筒,换了个坐姿,竹筒先生翘起树根晃了晃,说:“恩,谢谢。”茶摊里只有自己没有穿衣服,黄狗和圣王爷身上都有厚厚的毛发,瞧着就非常暖和,竹筒先生虽然感觉不到冷,但观点在潜移默化中发生变化,他决定穿衣服。
  “我们之间不用客气。”山楂树先生软绵绵的说着,还伸出树枝帮竹筒先生擦了擦嘴边的米粒。
  两个人很快吃完早饭,竹筒先生主动蹭了蹭山楂树先生的树皮,这才吧嗒吧嗒走到木屋里,变成又宽又大的竹筒。沈寒和皎白月拎着木桶,把泡好的茶水倒进竹筒里,黄狗在一旁疯狂的蹦跶,他要活动一下身体,待会儿好驮沉重的竹筒先生。
  圣王爷趴在灶膛口,全身的毛毛都烤的暖融融的,小尾巴尖儿一甩一甩的,看上起惬意极了。不过沈寒离开茶摊的时候,圣王爷还是果断离开暖融融的灶膛口,跑到木屋外面送他们。
  “小寒注意安全。”皎白月冲着走远的沈寒挥手。
  “知道了。”沈寒抬起手,晃了晃手中刻着复杂花纹的木棍。
  圣王爷小鼻子嗅了嗅,突然说:“不知道这次老板能不能顺利开摊。”
  “会的。”皎白月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他小声说,“我相信小寒,他开茶摊最厉害,生意最好。”
  这边沈寒顺利穿过滕州城,来到石头山下面,他深吸一口气鼓励身后的黄狗说:“加把劲,我们一口气爬上去!”
  黄狗晃了晃尾巴,艰难的往前一步,狗爪狠狠的踩进泥土里面,可见他背上的竹筒先生真的是非常沉重。霍韶也深吸一口气,跟在沈寒后面开始爬山。
  每次都是沈寒打头,他会拿着木棍先探探路,戳戳前面的石头,试试看结实不结实,能不能落脚,这样可以给自己一份安全保障。而在沈寒后面,住在滕州城里的修士们准时出现,他们身上穿着跟石头一样颜色的衣服,离得远了看上去就跟一块块石头似的。
  在树林中打坐的崩山派等修士此时则是面面相觑,天海派大师兄绷着脸说:“我等……没有准备那种颜色的衣服……”
  “那些修士既然如此伪装,恐怕是不想被茶摊老板认出来。”有修士眼睛比较毒,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关键点,他表情严肃的看了眼伪装成石头慢慢爬山的修士们,沉声道,“我等必须想想办法。”
  茶摊老板虽然是凡人,但是能轻而易举的破开对修士们来说束手无策的结界,只有金丹期修为的修士障眼法有限,恐怕不能瞒住茶摊老板,所以才采取这种最原始的伪装。只是崩山派等修士乾坤袋里的衣服是有不少,但跟石头颜色差不多的却极少。
  眼瞅着茶摊老板即将爬到山顶,一名急性子的修士双手抱住旁边的大树,说:“要不然我们装成栽树的官兵上山栽树,正好借着树木的掩护,这样也能在山上来去自如。”
  “……”修士们面面相觑片刻,很默契的来到就近的树木旁边,还有的修士因为动作慢了一步没抢到树,只得去更远的地方拔树。
  虽然这个主意听上去相当不靠谱,只要稍微一怀疑就可以找到许多漏洞,但此时沈寒即将登上山顶,他并没有回头看,其他伪装成石头的修士倒是看到了,但是为了不被沈寒发现,只得按兵不动。
  于是沈寒翻过山顶下山的时候,并不知道他身后那面山上争先恐后的出现许多粗壮的树木,还有修士贴心的在石头山上栽上许多杂草。光秃秃的石头山对于修士们来说并不难操作,很快一路栽树,一路上山,等沈寒下山跑进城镇,修士们也从山上跑到树林里。
  沈寒一出现,贺清然就像看到亲人那样凑过去,他决定不管黄狗怎么威胁他,都绝对不离开茶摊,一定要跟着老板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作为大型宗门的外门弟子,贺清然虽然资质不是很好,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审时度势,看得清楚自己的位置。
  自己在这个神秘地方的位置便是最底层那种修士,面对大能,必须尽量减小自己的存在感,力求不被大能注意到。传说大能的脾气都特别古怪,举手抬足间杀死个把人是非常简单的事。贺清然掏银子买茶水和茶点,然后就站在茶摊不远处,不时看向这边。
  石头山后面果然另有天地,崩山派等修士一边排队一边在心中感慨,但是因为有其他修士在,他们不好直接开口.jiāo流,便暗地里眉来眼去,用眼神交流。
  住在滕州城里的修士们此时也注意到崩山派等修士,他们私下里用神识交流着,并且打定主意,等买完茶点就趁着沈寒还在做生意,趁机把这个城镇彻底查探一番。
  事实上,沈寒现在也有同样的想法,只是他暂时脱不开身,这里的普通百姓显然已经知道茶水的好处,今天来的人比较多,都非常高兴的样子。
  黄狗烤完狗爪便趴在陶罐旁边,看着修士或者普通凡人把银钱扔到陶罐里,他偶尔会抬起狗头看看排队的人,摇摇尾巴继续趴着。
  这个城镇看上去跟滕州城没有任何区别,大家身上都穿着差不多的衣服,银钱也都一模一样,就连房屋盖的都差不多。街道两边也有不少小摊贩,卖的肉包和馅饼味道都很不错,糖葫芦也很好吃,乍一看上去跟滕州城似乎没有区别,只是规模小了点儿。
  修士们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身上穿着比较抢眼的长袍,跟普通百姓差别挺大。只是比较奇怪的,普通百姓眼中并没有露出丝毫的惊讶神色,似乎觉得这些个修士出现在这里非常正常。
  这里不像滕州城那样四通八达,每天都有不少外地人进进出出,这里四面环山,周围又有结界围困,按理说应该是与世隔绝的地方,且不说隔绝的时间长久,这个城镇并不大,大家常年生活在一起总会面熟,冒然看到这么多生面孔总会稍微怀疑一下……
  “他们完全不好奇。”有修士沉声道,“好像司空见惯一样。”
  “正是如此,这里很蹊跷。”这位修士刚从一个小酒馆里走出来,他面色沉静的解释,“酒馆里有不少客人,我冒然出现,他们也只是随意看了眼,并没有戒备的神色。”
  按照正常情况,酒馆虽然平时比较乱,但经常去的要么是酒鬼,要么是喜欢探听消息的人,大多数都是熟面孔,再说这个小镇这么小,没道理修士这个生面孔出现后,大家丝毫不奇怪。
  绕着整个小镇逛了一圈,修士们还是得出同样的结论,这让他们的心一点一点沉到谷底。事情如此反常,靠自己原本的经验完全不能推断出事情的真相,修士们沉着脸回到茶摊附近,有意无意的看着沈寒的动静。
  崩山派等修士知道石头山有结界,也去其他地方试了试,发现周围的山上都有结界,他们互相商量片刻,在镇上逛了逛便赶忙回到茶摊附近。面对这种特殊情况,只有茶摊老板靠得住。
  面带微笑的看着陶罐里的银钱越来越多,沈寒咧开嘴笑笑,吹吹手里的火烧,偷偷喂给竹筒先生吃。黄狗趴在灶台旁边烤狗爪,一边小声嘀嘀咕咕,“夫人,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总感觉这里很奇怪。”
  “是很奇怪,我从没在这里出现过,普通百姓似乎一点都不好奇。”沈寒笑笑,喂竹筒先生吃完火烧,自己也拿来一个一边暖手一边吃,声音有点含糊的继续说,“按理说,我是个陌生人,他们应该很好奇的问我的来历才对。”
  当年茶摊老主人并没有留下多少有用信息,只说让沈寒在滕州城开遍茶摊后,一定要来这里,并没有说其余的话。现在想想,恐怕当初老头早就算到沈寒将来一定会把茶摊发扬光大,不但开遍滕州城,还会来到这里。
  只是老头的目的是什么,却无从得知,沈寒吃完手里的火烧,见黄狗还在烤狗爪,便说:“你在这里看着茶摊,我去外面逛逛。”
  “去吧。”黄狗抬起狗爪挥了挥,继续烤火。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