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剧情争夺战 作者:浅洛洳雪(下)

字体:[ ]

 
 
 
  “在这一点上,你倒是一点都没变。”裴毅放下酒杯,转身离开。在跨出结界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放心,我不会让那些属下知道,除了你之外还有人想要破坏剧情。至少,有一种心情我们是一样的。”
  大部分的天意人员不敢对叶赫凛主动动手,却不代表他们会对其他人手软。有一种心情,他与叶赫凛一样,他们同样不希望那个人受伤。或许,这可以当做他们两个,同样的弱点。也是这么多年,他们唯一的共同点。
  
  第64章 任务5.1 破坏宫廷文剧情任务,所谓纨绔(一)
  
  犹如从睡梦中醒来一样,纪繁的视线中没有多少恍惚。或许是因为知道了那个人与他属于同一类,所以没有了对那些世界的不舍。他舍不得的从来不是一个个世界,而是生活在那世界里的人。
  起身向着洗刷间走去,在将手放在洗刷间扶手上的时候,他便看到了自己手腕上那让他感觉熟悉但是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物件。他在上个世界使用的光脑,就连外形此时也正是他自己调节而成的外形,所以他异常熟悉。
  其他人的光脑有的是调节成护腕的样子,有的是调节成首饰,而他调节成了最原始一代的光脑的形状。看起来像是一个无限缩小版的21世纪电脑。这样的外表在那个世界很容易让人接受,在这个世界却明显的有几分特例独行。
  他放置在光脑里面的东西没有一件遗失,无论是那架最适合艾伦·赫伯特的机甲,还是一些战场必须的一些药物,都好好的放置在光脑的储备空间中,他可以如同在那个世界中一样,将东西拿出来再放出去。真是很好的一个便携式的储物空间。
  这里没有中央光脑的存在,本以为很多东西都不能用。却没想到这是一个跨越世界的光脑,也就是说光脑的功效与在那个世界完全相同,甚至他随意买了一件商品,也是一秒钟到达他的手中。真是,有些作弊!
  ‘这就是上一个世界的通关奖励?’纪繁询问系统。他在上一个世界的确没有得到什么,星际的文明注重的是外部的力量,人体的强度与精神力都是为了驾驶机甲才训练的。有魔法世界的身体强度与精神力做底子,纪繁没有从那个世界得到实质性的好处。这么一来将光脑当做补偿,也是无可厚非。
  ‘是。’系统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不错,你那位主上倒是学会收买人心了。’
  “……”系统没有任何答复,纪繁也没想着要它有什么答复。
  将光脑调节成一个红绳,缠绕在手腕上。他不能够确定这实物的物品是否会跟着他进入新的世界,为了避免麻烦,让光脑外部形态变为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不显特殊的绳索是最好的选择。无论身份高低,带着都不会太引人注目。
  一如既往的走出房间,纪简第一时间发现了纪繁身上多了个造型普通的红绳。而且这样的红绳带在他身上有点配不上他纪家家主的身份。不过他并没有开口,纪繁身上的饰品一向是格外随意的。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他心血来潮带在身上,几天之后估计就被他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纪简一如既往的向纪繁禀报一些今天需要及时处理的事情,看着纪繁将一切处理完之后,他自己也整理了一下对待这些人需要的态度。纪简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那还在头顶的太阳,桌子上所有的文件都已经处理的妥妥当当。甚至他都已经重新看了一遍,天色居然还那么早。
  纪繁对纪家的事情处理的越发得心应手了一些,是因为接触的时间长了,所以才会有了这么大的变化?还是说,这段时间,他又有了一些成长。纪简没有得到一个让自己信服的答案,就算是想破脑袋,他也不会想到会有穿越时空这么离谱的事情发生。很快他便放弃了思索。作为纪家人,有这样一位家主是他们的荣幸。就算是担忧,也应该是外人担忧才对。
  纪繁不知道纪简在想些什么,就算是知道,也只会一笑而过。这些世界他也不是白白经历的,人生阅历以及对前景的看法,都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他刚刚得到的光脑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光脑有一个功能叫做场景模拟,在上一个世界是用来给战士们做招式是否可用的判断,在这里却是可以应用到公司的企划案上。有什么方式,比将一切场景模拟一遍,更能直观的发现一个企划案的好处与漏洞?既然得到了东西,就要物尽其用。
  回到自己的房间,纪繁并没有第一时间躺到床榻上。他从自己的酒架上拿了一瓶上等的葡萄酒,倒入酒杯之中。说起来,他应该前几日还曾自饮自酌过,现在想想却恍如隔世。
  显然悲月伤秋不适合纪繁,他摇晃了一下酒杯,细细品味着醇香的酒液。微微眯起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是在享受。能够被他收藏的红酒,在世界上也定然是有些名望的,味道自然没得说。直到一杯红酒饮尽,他这才将走入了自己的卧房。
  纪繁第一时间便察觉到这次与前几次不同,他此时并不是单独一人,身体正碰触着一个柔软的身体,与他熟悉的触感不同。而且,这样的身躯也绝对不会让他感觉到有任何安全感,也没有舒适感。甚至于让他有几分厌恶。鼻翼间更是弥漫着浓重的脂粉气息,耳畔也能听到那极为欢快的音乐。
  他第一时间便想着将这具身体从自己的身边推离,但是理智的阻止了自己的动作,在什么都不知晓的时候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佳选择。他努力让自己沉下心来接收剧情以及身体的记忆,剧情接收完之后便第一时间睁开眼睛,将一左一右两个女子从自己的身边推离。
  在看到他的动作之后,那弹着琴的女子不小心便拨错了弦。但是她很快便圆了回来,面上也没有丝毫慌张的模样。作为花魁,她自然是有几分实力的,尤其是在场面上,更是许多人都无法相比的。
  “申屠少爷可是对两位妹妹不满,海棠先在此给少爷赔个不是。若是有什么得罪之处,还希望少爷海涵。”海棠是这京城百花楼的头盘,在这京都名声也响的不得了。京城这个到处都是达官贵人的地方,能够请她在这包厢中陪同那么久,可以见得‘申屠少爷’的身份也定然不简单。
  “她们不曾惹恼我,只是海棠的音乐,越来越没有水准了,听得本少爷昏昏欲睡。这才准备回去好好睡上一觉。”纪繁看了眼前的海棠一眼。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出身于青楼的皇后。以青楼女的身份得到皇上的青睐,成为皇妃,再爬上后位,倒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不过,他对她的第一观感,却不算太好。这女主,看起来是个不太讨喜的性格。字里行间之间,是帮别人请罪。这样一来让人没有开口责备她的余地,还在其他人面前做了好人。不知道这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海棠显然没有想过申屠子杰会这么说她,明显的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她面上依旧带着几分笑意,“什么样的音乐听多了都会厌倦的,不如申屠少爷以后再来的时候换个人弹奏。”
  海棠微微低头,她的脊背却挺得笔直。申屠子杰不喜欢她的音乐,她又何尝愿意让一个不懂音乐的俗人来评判她的音乐,评判她的容貌?知道海棠的人同样清楚,这位姑娘的入幕之宾向来以文人雅士居多。至于申屠子杰,他之所以能够开创这个特例,是因为他本身的身份高,还有就是他开出的价码高。
  “海棠,用心弹奏的音乐才算的上是音乐。一曲乐章之中,能出现五六个错音,这已经不能算是音乐。如果百花楼中的姑娘都与你一个态度,那以后这小曲儿不停也罢。这催眠程度,都快赶上我父亲大人念叨的兵书了。”纪繁说着还眯了眯眼睛。“若是海棠姑娘不愿意作陪,直说便是,子杰不会强迫。”
  他这具身体名为申屠子杰,京城中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一品大将申屠将军的独子。有不少人唏嘘申屠一族,满门忠良,奈何天不做美,出了这么一个继承人。
  申屠将军是庆国有名的护国将军,在京城的时间远远没有在边疆的时间长。作为申屠家的独子,申屠子杰可以说是长于妇人之手。等到边关平定,申屠将军申屠雄回来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定了型。
  再加上申屠将军本就觉得自己愧对申屠夫人,申屠子杰又是夫人的手中宝、心头肉,这根本就是没办法管。他只要稍微严厉一点,后院都会变得格外热闹。索性,申屠子杰虽然不成才,却也很少做出什么太过越距的事情。
  海棠没有想到申屠子杰在音乐上的造诣会那么高,那么往常的时候为什么没听说过。是了,无论是什么人,弹奏什么样的曲子,他都会赏赐银两。但是,他永远都是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却从未开口称赞过一句,很好。从来,没有。
  似乎他坐在这里,只是想要将曲子听完而已。正是因为他这个习惯,所以她在弹奏的时候,从未用心过,也只想着弹奏完而已。其他的女子都将他当做极为好打发的恩客,对他交口称赞,所以她才不自觉的轻视了他,认为他是个肤浅的人。
  “是海棠的错,请申屠少爷入座,再听到海棠弹奏一曲。”海棠微微施礼,抬起的眼眸之中,甚至带着几分恳求。
  “也罢。”纪繁定定的看了海棠一眼,能屈能伸么,倒是有点意思。
  见他再次入座,原本将身子靠在他身上的两个女子想要再靠过来,见他摆了摆手,两人不由的对视一眼。对视之后,两人乖巧的坐在一旁,以往学到的那些东西,一时间居然没有了任何用途。
  海棠这次弹奏的格外认真,并不是坊间常见的曲目,而是她自己编写的。比之坊间传唱的靡靡之音清新了不少,却是更加容易让人沉醉在其中。这次,她才拿出了自己真正的实力。作为花魁的海棠,可是连众多文人墨客都交口称赞的人物,自然不会是以往申屠子杰认知中的那般肤浅。
  纪繁倒是有些明白海棠这样做的目的,她只让一部分人看到真实的自己,这么一来,就算名声再响,也总有一些特殊性。果然是,好心计。现在他,或者说申屠子杰,也有让她正视的价值了么?他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第65章 任务5.2 破坏宫廷文剧情任务,所谓纨绔(二)
  
  纪繁靠在椅背上,眼睛微微眯起。这般状态与申屠子杰平日里听小曲儿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除了他身上没有女人靠着,脂粉气息稍微淡了一些,也不会有另一个人的触感以及温度。
  海棠认真的抚琴,每个音调在她的掌控下都做的极好。时而让人感受到鸟语花香一般的温暖舒适,时而又如同池水一样轻灵的流淌而下。音乐的节奏渐渐的舒缓了下来,越来越慢直到曲终音歇,让人颇有几分意犹未尽。光看旁边陪酒的那两个女子眼眸中的艳羡便知道她这首曲子的弹奏的有多么高绝。
  海棠的眼中现在却没有她的这些‘好姐妹’,一双仿佛带着水色的眸子放在申屠子杰的身上。那么一瞬间,仿佛这个人便是她的全部。除了他之外,这双眼睛中再也看不到别人。“申屠少爷,您觉得海棠这一曲弹奏的可好?”
  听到海棠那婉转的声音,纪繁睁开了眼睛。他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从自己的衣袖中拿出了两锭纹银放在了桌面上。一如往常一样听了曲子便给赏赐,却并未开口评判。不过,以往他大多数是给一锭纹银,这次是两锭,多少能够看出几分区别。
  海棠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银两,却并不知足。在申屠子杰的眼中,她与其他的风尘少女没有什么两样么?她的曲子向来是为了交友,而不是为了银钱。还是说,这样的曲子仍然不能够让申屠子杰有任何的动容。她曾经认识那么的文人雅士,少有听到她编写的曲子不交口称赞的。“申屠少爷,这曲子依旧不能够让你满意么?”
  “比起上一首曲子来说,这首非常用心。”纪繁没有说自己满意与否,只是开口说海棠异常的用心。只要是听过两首曲子的人,都能听出其中的区别,这一点的确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他开口说出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他的语气却没有半分的敷衍。“这曲子应该是海棠自己独创的,也难怪海棠名声这般响亮。”
  “海棠哪有什么名气,都是各位公子推崇而已。”海棠起身对着申屠子杰盈盈施了一礼,“申屠少爷,若是海棠以后有了新的作品,能否邀请您前来评鉴?!”
  纪繁将手中的折扇打开又合上,打开又合上。他的视线放在海棠身上,因为她微微低垂着头,只能够看到一截莹白如玉的脖颈,看不到她此时的神色,更别说眼眸中的情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