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英雄留步 作者:土芍药(下)

字体:[ ]

 
  任江流听那人让自己帮着去割麦子,心中甚是讶异,随即生出几分兴致勃勃,道,“当然没问题,现在就走吧。”
  杨柳他大哥被他热情劲儿给吓的够呛,心中嘀咕莫非这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看上自家妹妹了?看着他的眼神顿时有些不善,冷冷道,“这么着急是干啥,等着吧,干活的时候叫你。”
  任江流哦了一声,心想自己还真没干过这种事,有些暗自兴奋。
  杨柳她哥回家将在任江流这的经历一说,杨柳的爹娘也觉得这小子有鬼,回想他往常一身破衣烂布,心中嫌弃,杨柳父亲道,“老大,这事儿你别管。这小子要来讨好咱们,咱们就受着,如果他说要娶丫头,咱们就把他轰出去。”
  他们三人都觉得这个主意很好,杨柳大哥问,“那个臭丫头跑哪儿去了?”
  杨柳她娘道,“后边屋里哄你三弟呢。老大,虽然不管是不管,但你也得留心着点,可别让这丫头野了心,娘已经为她物色婆家了,要是她能嫁个好人家,别说她自己,咱们一家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那边一切计较甚好,任江流也渐渐发现隔壁家找自己帮忙越来越频繁,有时候真的不想去也不好意思拒绝,无奈之下只好尽量躲开他们。
  这天他看完辣椒地回来,久吃粗茶淡饭,嘴里淡的受不了,便打算下山走一遭,刚一出无就碰上了杨柳姑娘的大哥和娘亲,他吓了一跳,小心问,“二位有什么事吗?”
  杨柳他大哥道,“我和我娘要下山,有一段山路不好走,我得背着我娘走,可是那路太远,我自己走很困难,想找你帮个忙。”
  任江流下意识拒绝,刚说出:这不好吧。
  那边大哥的眼神都快喷火了,略略一迟疑,没有继续下去。
  杨柳把年仅四岁的小弟哄睡,出来的时候正好听见他们说话,在门后听了一会儿,柳眉倒竖,推门道,“大哥,你瞎闹什么,这是我娘,是你娘,你背着走是应该的。但是这女人跟人家任江流有什么关系,人家凭啥带她去城里?”
  大哥闻言霎时怒了,扬起手骂道,“臭丫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任江流大骇,拦住他的动作,立刻答应,“不就是带你们下山吗?我带就是了,何必动手。杨柳,我没问题,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我帮你带回来。”
  杨柳心急,还想说什么,任江流算是见到杨大哥的不讲道理了,赶忙将人哄走。
  杨大娘看着,沉着脸色说,“这俩人肯定有问题,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一定得把他们分开。老大,这次直接带你妹妹下山。回来之后你看紧一点,别再让他们有独处的机会。”
  杨大哥狠狠点头,他被杨柳顶了一句,算是记恨上了。
  正常三十里地对任江流不值一提,一去一回,三个时辰都用不上。但是这次非同一般,杨柳的哥哥年轻力壮,走路不在话下,杨柳也过得去,可是这路对他们的母亲却很艰难。如此拖拖拉拉,小半天过去还没走上路程的一半。
  任江流实在看不下去,对杨柳说,“不嫌弃的话就抓紧我,我带着你娘和你先走一步。”
  尘沙滚滚的路程走的杨柳疲累不堪,闻言浑浑噩噩的抬起头,露出被泥染过得一张小脸。
  “啊?你说啥?”
  任江流笑了笑,“你抓住我。”
  知道她母亲不好说话,任江流干脆没说要干什么,支会一声道,“阿婶,我扶着你走,这样咱们能走的快点。”
  阿婶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那你走慢点,别让我摔了。”
  任江流答应下来,转头去问杨柳大哥,瞧了瞧他,道,“杨大哥,这条路你自己走没问题吧?”
  杨柳大哥冷哼一声,“废话。”
  任江流耸肩,“那就好。”
  话毕,略略提气,抓着他的两人好无所觉,只感到吹到脸上的风更急了一点,周围的场景后退的更快了一点。在他们身后,杨柳大哥长大了嘴巴,手指指着任江流,感觉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影了,躲着脚嚎了声妖怪,双腿发软,竟然跪下了。
  ?
 
☆、小云
 
?  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山下城中,杨柳姑娘好像还没有回神,傻傻的问,“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任江流笑嘻嘻的道,“没事,没事。”转头道,“大娘,你们是再此等杨大哥,还是先去办事?”
  杨大娘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用了。你在城门口等我们,免得我们回来之后找不到你。柳儿,你和娘走。”
  他们早上的时候出发,现在已经是下午,但是天色大亮,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任江流猜他们也不会去招惹什么搞定不了的人,就由着他们走了。自己找了个酒楼,优哉游哉的喝起酒来。
  那边杨柳被杨大娘拉走,她这是第一次下山,见什么都觉得新奇,嘴里叽叽喳喳问个不停,被杨大娘站在街口好一顿骂,扁了扁嘴,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走的累了,问道,“阿娘,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杨大娘瞪了她一眼,道,“小丫头想知道这么多干啥!”本来还想骂上几句,心中却转了念头,暗道从现在开始不能得罪她了,道,“你跟着为娘,放心,娘肯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哎……你瞧瞧的你的脸,怎么这么脏,快来擦擦。”
  粗糙的手绢抹在脸上,小姑娘不太甘愿,嘀咕老娘今天是转性了还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好?
  ………………
  却说另一边,杨大哥眼见着任江流带走了杨柳和杨大娘,他腿也软了,心也颤了,不敢再在原地呆下去,也没有前去追赶,而是连滚带爬走回山上。
  到了家中,杨大爷还在地里割麦子,见杨大哥回来,皱眉道,“怎么回事,你回来了?你妹妹和你娘呢?”
  说到妹妹和娘,杨大哥才想起来自己害怕之下,连追都没追,对这件事羞于启齿,只急道,“阿父,那个叫任江流的人是个妖怪,他本来还好好的,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掳走了妹妹和阿娘,我没拦住。”
  “啥!”杨大爷一下子站了起来,跳脚道,“这可如何是好,你弟弟还等着你娘喂奶呢!这么被人掳走,你弟弟可咋办!”
  杨大哥哭丧着脸,“可不是,咱们家养了杨柳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她长大呢,能嫁人了,还没等换回彩礼,就被那妖怪给掳走了,可亏大了。”
  两人急的团团转,嘴里不停骂骂咧咧,杨大哥忽然道,“不然我们去找他吧,好把人要回来。”
  杨大爷闻言眼睛一瞪,道,“你这个娃子是傻了吗?听你说那可是个妖怪,咱们过去也被他抓住怎么办!”
  此时有人路过,好奇道,“什么妖怪?”
  杨大爷见到来人是谁,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粗着嗓子道,“你个不干好事的老王八蛋,非得图人家那两个钱,收什么租户,你看,他现在抢走了我老婆和闺女,我不管,你得赔我。”
  房东笑了,“陪啥?咋陪?把我家婆娘赔给你?”
  杨大爷嚷嚷道,“那还差我一个闺女。”
  房东道,“我呸!你还真敢要。什么妖怪不妖怪的,我看那家伙是个财神!”
  他见杨大爷瞪着眼珠子看他,嘿嘿笑了笑声,从怀里掏出一个比硕大的明珠,这东西的品质,就算他们没见过世面,也看得出来是好东西。
  房东小声道,“这是我婆娘收拾房子的时候从他屋里翻出来的。你们看他一个穷光蛋,其实有钱着呢,整整一包袱的宝贝,我怕他回来发现,只拿了最不起眼的一个。”
  杨大爷看着明珠眼睛都直了,跟儿子对视一眼,撸起袖子道,“别先不管,反正这个人掳走了我老婆和闺女,你不赔就让他赔。老大,走,去看看他都藏着什么东西。”
  房东在他们身后叫,“唉?你们别走这么快,给我留点!”
  等杨大娘和杨柳出来之后已经是晚上了,这个时辰不合适带着两个女人走山路,任江流早预料到这样的情况,提前定好可客房,见二人回来,道,“今夜在客栈休息一晚,明日我送你们回去。大娘,你看这样行吗?”
  杨柳听见要住店,连忙去扒拉钱袋。她娘狠狠拽了她一下,嗯嗯啊啊的应下,便不出声了。
  任江流对她的小心思视而不见,笑道,“既然都没有意见,那就走吧。”
  能享受的时候,他从不怠慢自己。
  找了最好的客栈,定了最好的房间,要了最贵的饭菜。
  杨柳看的极为傻眼了,怯怯道,“任江流,你疯了吗……”
  任江流歪了歪头,笑道,“本来想找姑娘唱个小曲儿助兴,你不喜欢,那就算了。”
  柳姑娘眼前一亮,道,“我要听,要听!”
  三个花娘摆开排场,珠光宝气在眼前晕染,婉转歌喉悠悠飘荡。杨柳听的沉醉,看的着迷,觉得这是一天中最为畅快的时刻。
  嘴里闲暇的时候,任江流问,“杨柳,你今天都干什么去了?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杨柳垮下脸道,“娘带我去拜访一个远方的亲戚,这亲戚是在够远,我从来都没见过。”
  “你家亲戚在城里住?”
  杨柳点头,“是个年纪很大的大叔。”她看了看,杨大娘正吃的入迷,凑到任江流耳边道,“他看我的眼神很怪,我不喜欢,娘却总让我和他说话。”
  任江流一愣,觉得不会是自己想那样吧,问道,“你那位叔叔有妻子吗?”
  杨柳不知道他为何这样问,道,“自然有。”
  任江流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就没事了。你放宽心,今夜好好休息,明日便回家了。”
  “好。”
  将两个女客安排好,任江流累了一身汗,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他摸了摸头发,发现很长时间没打理,又长了不少,但是也懒得管,向店家要了洗澡水,将这段时间的疲乏彻底洗了干净,就地美美睡了一觉。
  第二日清晨起来,杨柳被人送了新衣服,听说是昨日有个花娘姐姐说看她和眼缘,派人送来的。她再三道谢,欢天喜地的穿上,发现刚好合身,兴冲冲的跑出去拍门,喊,“任江流,任江流!”
  可惜任江流没出来,出来的是个俊俏的小公子,她愣了愣,小声道,“不好意思敲错门了。”转身到另一个门继续拍,喊道,“任江流,任江流。”
  任江流本来睡眼惺忪,此刻被她一下子逗醒了,笑道,“我的好姑娘,任江流不是就在你眼前吗?你现在是叫谁呢?”
  杨柳保持敲门的姿势站了半晌,僵硬的回身指着他,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任江流。”
  任江流撇嘴,“别闹了,去吃早饭吧。”
  杨柳看着他的背影,耸肩自语,“虽然好看了不少,但果然还是之前那个原装的。”
  任江流回身看了她一眼,道,“对了,这身衣服很好看,回头别忘了谢谢小云姑娘。”
  “小云姑娘?”
  “送你衣服的人。”
  杨柳道,“这叫的,很亲近嘛。”
  “怎么样?不服气?”
  “我是在好奇她干啥送我衣服。”
  任江流道,“她说你长的像她妹妹。”
  叫杨大娘一起,三人吃完早饭从城内离开。这一路上杨大娘更加沉默,到了山里后杨大爷还喊着妖怪,没抓走什么的,中途还给杨大哥使了个眼色,杨大哥抱着一包东西出去半晌,才又回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