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珠玉空间 作者:二只包子(下)

字体:[ ]

 
  从李老家出来后,两人就直接回了小窝,随便吃了点东西,袁清逸就依依不舍的送自家大宝宝去学校了。行车不过五分钟就到了,看着林影没有丝毫留恋的开门离开,袁清逸在反省,他是不是太婆妈了?
  只是真的不舍啊!只相处了半天,就又得分开好几天!他们是恋人,是热恋期的恋人啊!怎么像老夫老妻了一般?天知道,他除了摸摸小手,偶尔亲个小嘴外,再没有别的福利了!
  林影的学校对于学生并没有太多的强制要求,高三的时间大多都是复习,最主要的还是学生的自觉性,来不来上课,学生自己决定。有的学生觉得压力太大,干脆就在家里自学,连学校都不去了。林影一个星期的假,很容易就批准了。
  华博会,这些年的名气很大,邀请的也都是一些专业人士,或是在业界内比较有名的大师们。其实说起来,像刘恒和肖一文这样的人士,也够资格收到邀请函了,只不过上一年他们还是作为学生随着李老一起参加,还没有对外宣布出师,所以主办方才没有寄送邀请函。
  不过这次李老带着林影出席,也算是对外宣布已收关门小弟子,其他徒弟已出师。相信等到下一界,刘恒和肖一文就都能独立参加这种盛会了。
  林影穿着新买的正装——袁清逸送来的一套白色的手工西装,跟在李老的身后。眼睛好奇的东张西望,耳朵也毫不放松的听着附近别人的说话声,希望能收集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华博会,能人云集。但都只是师父带着学生,或是专家带着助理这样的搭配,成双成对的,若不看年龄,还真是挺养眼的。
  在这个华丽的大厅里,俊男美女也不少,古玩界的商人们带着助手和女伴也积极的穿插其间,形成一道道靓眼的风景。
  林影看了一圈,发现袁清逸还没有到。两人是分开过来的,林影跟着李老,袁清逸则带着王经理。
  第一天,只能是隔着玻璃粗看展柜里的展品。因为不能上手,玻璃又反光,再高清也看不好。所以说,第一天的时间,也就只是看大家挑出自己感兴趣的物品,毕竟有的人是专攻瓷器,有的人又专攻书画等。找到自己想看的,之后三天就能有针对性的上手,这样更快也更方便些。
  三天时间一过,看完了,如果有人发现赝品,那么恭喜你,只要主办方认可,那么就可以得到那件物品真品的金钱奖励,或是一件同价值的古物奖励。
  林影看了看大厅里陈列着的五十件物品,三天时间若想全部上书,一件件来看也不太现实,太引人注目了。于是偷偷从空间里把小青和小紫招唤了出来。
  “你们俩赶紧看看,这里面的东西有没有赝品?还有,价值高的是哪几件?”虽然接触这一行的时间也不算太短了,靠着异能,他清东西的真假还行,但估价还真心不准。有时候毫不起眼的一只小碗,比一件人高的大花瓶还贵!
  小青和小紫听得自家小主人的话后,也开始认真看了起来。
  林影跟李老说了一声后,就带着小青和小紫快速在展厅里走了一圈,一边记下两小兽说的话。
  “主人,那个带着荷叶盖的青釉罐子不错,值个几百万!”
  林影顺着小紫的话看过去,先记下编号和位置,准备等会再过来仔细看,脚下的步子没停继续往前走着。
  “主人,等等,右边那件深棕色,看起来像是海滔纹的炉型瓷器也不错,虽然没有刚刚小紫说的那件贵,但也不错,大概在六七十万左右。”
  林影点点头,照样记了下来。
  不得不说,古玩收藏之中,瓷器确实是大类。在这个展厅之中,有三分之一的藏品都是各式各样的瓷器,然后才是书画、玉器和青铜器等!
  二十分钟下来,小青和小紫提到过的七件藏品都是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其中有二件达到了上百万元,甚至最为昂贵的一件更是达到了上千万元,是一只汝窑的小碗,。
  至于赝品,整个大厅里还真有那么一件,那是一件钧瓷。自古都说“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从这就能看到钧瓷是多少的稀少和珍贵了。
  在这件钧瓷处,林影看到了李老。发现师父正在研究这件瓷器,虽然不能上手,但拿着放大镜,也能看清一二了。
  林影笑着走上前去,重新挽住了师父的手臂,轻声道:“师父,这件钧瓷是真品吗?”
 
☆、第六十九回
 
  李老直起身,发现是自家小弟子回来了,笑了笑也没责备。直起身收起放大镜带着林影行至一边,才说道:“看不准啊,等明天上过手后可能能发现些什么。就这样看,倒是挺正的!”
  林影没有告诉师父说那件钧瓷是赝品,是后来仿制的。对于师父他们来说,能够自己鉴定出真假来,而且还是这种稀少珍贵的瓷器,一定会更高兴!
  “刚刚我把厅里的所有展品都大概看了一遍,发现确实挺多好东西的。不说这件钧瓷,那边还有一件汝瓷呢!它们同为宋代的名窑,现在也再次同时出现在一个展示厅里,还真是有缘份!”
  林影笑着提起那件汝窑瓷器,虽然在器型上来说,那件不如这件钧瓷大,但比不上人家是真品啊!也许师父去看了那件真品,灵机一动,立刻就看出这件是赝品了呢?!
  都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仿的再真,那也是仿的,是不可能和真品相提并论的。有时候林影真的非常想不明白,古时候不论是原材料,还是科学技术水平,都不能和现在相比,可人家就是能制作出,现在想仿也仿不出来的好东西!
  李老这会儿没看出林影的失落,他的心思都放到了刚刚林影的话上。“那边真还有一件汝瓷?”
  点了点头。
  大笑。“好好好,这次的华博会不错,还真有不少好东西!”
  两师徒挽着手,也不理周遭人诧异的眼神,笑着往另一边走去。
  “那个和李老走在一起的年轻人是谁啊?”
  “不认识。”
  “……有点像前段时间被林家赶出去的那个私生子。”
  “那个私生子?不可能吧?”
  “前段时间听人说李老收了关门弟子,不会就是他吧?”
  ……
  听着边上传来的议论声,林影没有理会,不过李老倒还真向一些好友介绍起了林影的身份。当然,只有他关门小弟子的身份!林家什么的,有关系吗?
  “李老头,你收了关门弟子,怎么也不请几桌?这可是你不对了!”一位与李老关系较好的老头,扯着嗓门大声说道,就像是李老收徒不请客,是真犯了什么大罪一般。
  不过,也正因为他这一声吼,林影的身份算是扶正了。
  “真的是他呀!能被李老收为关门弟子,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
  “切!听说他和袁氏集团的总裁关系很好,谁知道是走了什么后门!”
  “看他那张脸,还有一身的皮肤,比女人还要好上几分,也不知道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能让袁总开口帮忙!”
  “肯定是他勾引的袁总!不要脸~”
  ……
  林影听着一经证实身份后,马上传来的各种“人身攻击”,简直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真是莫名其妙也躺枪!
  哼,看那些人一脸的花痴相,袁清逸这家伙在外面也挺多“情债”的嘛!林影心里酸溜溜的想着!凭什么是他勾引的那只大色狼啊,明明是那只狼胁迫的他好吧!郁闷~
  告别了李老的好友后,两人这次没再耽搁时间,直接来到了那件汝窑小碗面前。虽然隔着玻璃罩,但汝窑瓷器的一些表面特点还是能看得很清楚的。
  汝窑,中国古代著名瓷窑,创烧于北宋晚期,与同期官窑、哥窑、钧窑、定窑合称“宋代五大名窑”。其制器不计成本,以玛瑙入釉,釉色呈天青、粉青、天蓝色较多,也有豆绿、青绿、月白、桔皮纹等釉色,釉面滋润柔和,纯净如玉,有明显酥油感觉,釉稍透亮,多呈乳浊或结晶状。用放大镜观察,可见到釉下寥若晨星的稀疏气泡,釉面抚之如绢,温润古朴,光亮莹润,釉如堆脂,素静典雅、色泽滋润纯正、纹片晶莹多变为主要特征。视之如碧峰翠色,有似玉非玉之美。釉中多布红晕,有的如晨日出海,有的似夕阳晚霞,有的似雨过天晴,有的如长虹悬空,世称“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足珍贵。”
  “你来说说汝窑的特征看看。”李老看着眼前这件汝窑瓷器,有心想考考林影。
  “汝窑一向以传承艺术为己任,采用的也都是传统手工制作陶瓷方法,通常制作一个陶瓷的工序高达十三道,其中包括淘泥、摞泥、拉坯、印坯、修坯、捺水、画坯、上釉、烧窑、成瓷、成瓷缺陷的修补等,做工精细,设计唯美、承艺汝瓷以“釉色层”领先,器型古朴典雅得当,光润有度,由于汝瓷釉层厚,常有开片如鱼鳞、蝉翼状,久用之后茶色会着附于裂纹处,形成不规则的变换交错的花纹,故而手感润滑如脂,似玉非玉之美。”
  “明代学者高濂的《燕闲清赏笺》中提及,‘汝窑,余尝见之,实为玛瑙末入釉,汁水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其釉色有天青、粉青,还有葱绿和天蓝等。粉青为上,天蓝弥足珍贵。有‘雨过天晴云破处’之称誉,釉面可视碧玉,也不为过。所有历代青瓷应以汝窑为冠。’的说法。”
  林老听了欣慰的点了点头,汝窑的基本特点都说到了。不过:“那你再来看看这只汝窑瓷器怎么样?”
  林影点了点头,走上前,拿出备用的放大镜,一边仔细的观看,一边说出自己的观点。“此碗为粉青釉小碗,底有缩釉尖唇、直腹较浅、圈足,且内外满釉。碗外壁有凸弦文,弦文凸起处釉较薄,透出浅赭的胎色。釉色泛浅,釉面施釉均匀,薄薄的一层呈半透明状,与瓷胎的结合很紧密。在放大镜下,可以看到内含有气泡,个大、排列稀疏,上面的亮点应该就是玛瑙的结晶体。表面的开片纹路形状是‘蟹爪纹’,深、浅纵横交错,片纹深的呈现浅赭色,浅的无色。再就是碗底部有三枚麻支钉痕迹,支钉与釉面的接触点很小,而且入釉程度很浅。”
  林影缓缓的说着自己见到的表现,没看到李老的笑容,也没有看到越来越多聚集在身边的人群,只是有条不紊的说着。
  等他停下来,站起身子的时候,身边传来了阵阵的掌声。“李老,你这小弟子不错,看的倒挺仔细,基本功很扎实嘛。”
  李老摆了摆手,谦逊的说道:“还差得远呢。”只是那嘴边的笑容和得意怎么也掩不住。
  林影有些不好意思,这也是在知道这件东西是真品的前提下,他才能说出这么多来。若是真让他自己去判断一件古玩,到底是真是伪,不用异能还真看不准。有了强悍的记忆力,这些知识点,那就是信口拈来,一一对应上就行了,这无难度可言。
  可在他看来实在不值一提的事,放在别人眼中,确实很了不起了。一件汝瓷,在没有上手还隔着玻璃时,想分辨出真伪本就不容易,想再看出这么多东西,就更不容易了!
  何况,据知情人透露,他个名叫林影的年青人,跟随李老学鉴定,似乎也就是这二个月的事情。这么短的时候,就能达到这样的成果,这得有多高的天分才行啊!
  于是,李老发现,身边的老友们,不止一个二个投向的目光中,带着嫉妒的神色!
  其实,在李老心里,他还真没想到李影的进步会这么快。虽然以前在他手里买过几件小东西,但那时的相处也发现,他在一些理论知识上的缺失,似乎凭的就是一股直觉。可不过二个月的时间,已经完全看不出当初的模样了。
  现在,谁还会觉得林影理论知识不过关?
  没多久,袁清逸也带着王经理过来了。还在门口就引起了一阵骚动。到这时,林影才发现,竟然还有不少人费尽心力弄来名额,就专门为了袁清逸。
  看着被众人围着的某色狼,林影心里很不爽的想着:“哼,再看也没用,这男人早就是我的了!”
  已经很不爽的林影,在发现有某花痴女竟然伸手去拉大色狼的手时,完全爆发了,叔可忍婶婶都不能忍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