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我的世界是本书 作者:宅鲸(上)

字体:[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修真]我的世界是本书
作者:宅鲸
文案
臭名昭彰的诸恶老祖陆尘潇被人打灭肉身,元神出逃,准备东山再起。
他夺舍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个穿越者。
——发现自己是书中反派,兼职“老爷爷”金手指,陆尘潇表示很愤怒。
 
1、主受,CP余琏。因为大家都懂得的原因,此文只会是1V1清水,主角汤姆苏,过去的某个说法请当本人自己吃掉了。
2、修真等级:练气-筑基-金丹-元神-出窍-渡劫-大乘。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乔装改扮 强强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尘潇 ┃ 配角: ┃ 其它:
==================
 
  ☆、第一回 夺舍
 
  首阳山自古便是天下名景,山势雄奇,奇峰林立,一潭四湖九泉六十四殿八十一峰的美名享誉人间。在优美的景色中,又能见到丹墙翠瓦的仙宫道殿。
  天下名门,太衡剑派坐落在这里已经有上万年。它以天京峰的主殿为核心,众星拱月环绕周身的八十峰为外围,修建了许多道家建筑。千百年来,求道者在这里舞剑咏经,炼丹祭器,留下无数传说。
  从首阳山脉的核心往外延展,太衡剑派的边缘坐落着不少凡人的城镇,规模很小,带来了一丝凡间烟火味。而在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山下小镇旁边的人迹罕至的山峰上,一个乌发少年被山岩卡住了脚。
  那是一名约有十二三岁的少年,披着灰白色的宽大道袍,眉眼精致,面容苍白。他身旁散落着一个药篓。这般打扮的少年在首阳山附近有许多,他们大多都是渴求仙途,想要拜师太衡剑派的求道者。
  少年也是其中的一员,但他注定是其中最特殊的一员:
  半个时辰之前,这幅身躯的主人还是一名叫做虚言的穿越者。但这位穿越者自不量力,觊觎更强大的力量,最后把一副好身躯,白白便宜了陆尘潇。
  而陆尘潇也不是常人。虽然知道他本名的人极少,但说起诸恶老祖这个称号,人人谈之色变。诸恶老祖本是魔教天阴一脉的尊主,正邪两派都要忌惮三分。而在一甲子之前,诸恶老祖被太衡剑派的谢庐溪击杀,从而成就谢庐溪的无上剑修之名。
  对于这个事实,陆尘潇倒是不怎么怨恨。身为魔道中人,最后命途大多有三,作恶太多死在天劫之下,死在正派人士手上,死在自己人手上。而修得正果,成就天魔果位这件事太过虚无缥缈,从来没有纳入过陆尘潇的思考范围内。
  他对这样的结局早有准备。
  且不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陆尘潇最后元婴出逃,躲过了谢庐溪的致命一击。单单是战斗过程中,凶险万分时刻,他依然撕下了谢庐溪本人的一小片魂魄,这样一来,无论那位剑修多么才华惊人,都不可能平安度过渡劫期,成就大乘圆满。
  虽然这么做未必对自己有好处,但陆尘潇依然觉得愉快。在魔门生活上千年,他早就耳濡目染了那种“我不好受,别人也休想痛快”的脾性,并且深以为乐。
  之后,本着灯下黑的原则,陆尘潇躲到了太衡剑派的大本营,首阳山的边缘的一个隐蔽山洞中,等待时机,准备东山再起。
  陆尘潇的等待是有价值的。
  山中无日月,寒暑不知年。在这个春末夏初,草长莺飞的季节。虚言走进了陆尘潇的藏身之处。令陆尘潇大吃一惊的是,虚言不但点破了他诸恶老祖的身份,而且还企图用还魂木拘禁自己。
  陆尘潇本以为是某个老伙计在捉弄自己,但几番试探之下,陆尘潇发现虚言完全是一个修行的菜鸟,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他的消息,跑来捡便宜了。
  猜到了事实真相的陆尘潇感到极其愤怒,他虽然虎落平阳,但也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可以太岁头上动土的!陆尘潇轰破了虚言的紫府,夺了他的肉身,连魂魄都当补品吃得一干二净。
  这种凡人的魂魄,平时的陆尘潇,也是看不上眼的。他吞噬对方魂魄,主要是想知道,到底对方是如何得知自己所在的,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然而,陆尘潇被对方的记忆震撼了。
  ——虚言是个穿越者,他的那个世界,没有神魔妖怪,人们工于机巧,发明了很多机械,虽然个体很弱,但那些武器,换做陆尘潇还是诸恶老祖的情况下,不了解也会吃大亏。
  ——那里有着一种叫做网络小说的文学载体……
  ——什么!原来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本叫做《逍遥丹祖》的网络小说。陆尘潇是其中的一个反派,先是夺舍主角失败,给主角做牛做马,最后反抗失败,被打得魂飞魄散。
  虽然心底仍对这件事抱有疑虑,但陆尘潇依旧勃然大怒。他虽然做过不少坏事,但为人仆奴,做牛做马,遇上这种事情还不如死了解气。而且,“诸恶老祖”最后的结局,似乎也不怎么让人愉悦。
  ——想他陆尘潇峥嵘一生,难道存在的价值,不过是给主角送一枚金手指过去?
  陆尘潇忍不住闷气了好一会儿,但气愤明显于事无益。慢慢地,他也镇定下来,在脑海中给那位主角施展了各种酷刑,但尤不解气。最后,陆尘潇想,最好让主角给自己做牛做马,享受一把这样的待遇,才好。
  这样想着的陆尘潇,却是忘了,无论是变成传法消灾的金手指,还是最后魂飞魄散的结局,都是他自己生出歹意在先。若是主角不做反击的话,下场只会比他惨千万倍。
  虽然陆尘潇并不是先天恶人,但这样的行为习惯养成已久,已经形成思维定向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在视野的尽头,走来一个同样穿着白色道袍的少年,他和虚言看起来差不多大,眉清目秀,气质温雅,一双眼睛澄澈明亮,一双剑眉凌厉非常,却无一丝邪意。俗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就算是心长歪了的陆尘潇,也不得不承认,此人气象万千,飞黄腾达,指日可待。或者说,正派里的老不死,大多都有和这个人相似的气质。
  陆尘潇眯了眯眼睛,低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太史飞鸿?”
  太史飞鸿,原著中的主角。
  太史飞鸿也同虚言一般,背上背着一个药篓。他今日本来和虚言一起,上山采草药,补贴家用。但一不留神,虚言就不见了。太史飞鸿在山上寻了半晌,最后才找到这儿来:“虚言,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咦?”
  太史飞鸿看着卡着陆尘潇脚踝的岩石,放缓了声音,问道:“……疼么?”
  陆尘潇不言。
  太史飞鸿走进了瞧,又瞅见了更多细节。他叹了一口气,拍落陆尘潇头发上粘着的草叶:“……你这是走路不小心,一脚踏空滚下来了,最后卡在了这里?”
  除了原因不是走路不小心,其他的过程基本吻合。
  陆尘潇想来也是无言,他怎么猜得到虚言那么不经吓。他微微做出一个恐吓的姿态,对方就连滚带爬地滚下山去了。虽然事情的真相和太史飞鸿所说的略有差异,但陆尘潇懒得为虚言洗白,便默认了,他学着虚言平日里的口气,说道:“别说啦,下次我会注意的。”
  “……下次。”太史飞鸿撇撇嘴,显然对陆尘潇的话并不信以为然。他蹲下身来,仔细观察那块岩石,随后从药篓里取出药锄,试着把它搬开。
  陆尘潇却盯着太史飞鸿,想着虚言的经历。总的来说,虚言虽然没什么大智慧,但行动力却不错,除了刻意和主角交好之外,更是见缝插针的夺取主角的各项福缘。
  如果不是之前的行为过于顺利,虚言也不会这样大意地找上陆尘潇。
  托这位的福气,那些丹药灵物,最后都便宜了陆尘潇。其中有一两项,连位居魔门高位的陆尘潇都忍不住眼红。这还只是太史飞鸿未踏上修行路的福缘,实在是让人感受到老天……不,作者的偏心。
  “吁……”岩石在太史飞鸿的几度努力下,终于不情不愿地被移开了。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太史飞鸿蹲在陆尘潇面前,小心翼翼地脱下对方的鞋子。他看着这个青中带紫,小馒头一样高高肿起的脚,不由倒抽一口气。
  陆尘潇很不适应对方同情的目光。
  “疼吗?”太史飞鸿试图伸出手碰碰,但最后还是作罢。
  陆尘潇对对方的姿态很是不屑,对他而言,这种同情也是属于正派的“伪善”之一。他连肉体被打灭的伤都受过,对比起来,这点小伤微不足道。而且,连骨头都没断,说是皮肉伤,陆尘潇都嫌重。
  陆尘潇实话实说:“没什么大碍,小伤。”
  “瞎说。”太史飞鸿把这话当做了陆尘潇的逞强。他把陆尘潇落在地上的药篓捡起来,同自己的一起绑在腰间,然后转身背对陆尘潇,说道,“上来吧。”
  他的意思是要背陆尘潇下山。
  陆尘潇被他的这句话逗乐了,且不说陆尘潇本人,从来不是需要人照顾的弱者。就是这太史飞鸿自己是弱鸡,还要逞强的姿态,就足够搞笑了。
  但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太史飞鸿可是主角,对于这种随时可能“农民翻身把歌唱”的角色,决不可粗心大意。陆尘潇先是审视了一番,确认自己并未被对方的小恩小惠收买,再本着“以后主角都要给我做牛做马”的中心思想,勉强接受了这件事情。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陆尘潇的目光下意识地盯在了太史飞鸿的手上。
  小孩子的手,多少有点婴儿肥。太史飞鸿的手也是,虽然这三年做了不少粗活,但总体而言,还是白净细腻的。但现在,这双手沾上了不少泥巴土,指甲很脏,因为主人的用力过猛,有一只指甲甚至翻卷起来,带着血丝。
  这是刚才,太史飞鸿为了搬走岩石,而留下来的痕迹。
  陆尘潇内心莫名地被触动了一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他看主角,总觉得没有之前那么惹人厌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回 问道
 
  “虚言?”陆尘潇的沉默不语,最终还是引起了太史飞鸿的奇怪。
  陆尘潇把心底的怪异之感抛开,认命地爬上太史飞鸿的肩膀。这个重量对于太史飞鸿而言,有点吃力,但少年依然逞强地说:“你好瘦啊,像是一个女孩子……”
  陆尘潇下意识地翻了一个白眼:少来,他没想过要体恤你,用不着用言语激他。对比于书中他对这家伙的付出,只是背自己一会儿,简直是微不足道的利息。
  山路漫漫,太史飞鸿背着他,哼着歌,朝着山下的小镇走去。他哼得是一首山间歌谣,曲调清越,陆尘潇以前没有听过,估计是近年来新谱的曲子。
  “这是什么曲子?”陆尘潇问道。
  “逍遥诀,讲得是一个剑仙匡扶正义,得道升飞的故事。”
  这什么品位?陆尘潇对这首曲子的评价,立刻降低了好几层,且不说匡扶正义这件事情多么不切实际,单单是得道升飞……这近万年来,无论正邪两派,可有一人升飞的么?
  那么多惊才绝艳之辈损落于天劫之下,只是作者为了给主角铺开一个“前所未有”的名声,何其可笑。
  陆尘潇在心中又把那所谓的作者拖出来凌迟一百遍,听着太史飞鸿无忧无虑地歌声,不知道为什么,陆尘潇竟然享受到了一种,自从踏上修行路就没享受过的安宁之意。
  不知不觉中,陆尘潇嗅着太史飞鸿衣服上的药香,陷入了梦乡。
  ……
  陆尘潇是被世俗的嘈杂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看到了山下小镇,那是一个两三百人居住的小镇,一条小河绕镇而过。那些房舍沿着这条溪水,排布在两侧,鳞次栉比,层层叠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