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修真]我的世界是本书 作者:宅鲸(下)

字体:[ ]

 
  刚刚踏入传送阵,陆尘潇就感觉到周身环境陡然一变,冷冰冰的寒风钻入他的领口,袖子,吹得道袍鼓起,犹如风帆。细小的雪粒子打在脸上,带来了细微的冷意。陆尘潇还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嗅到了一股冷香,清洌的,宛如梅香。
  陆尘潇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了漫山遍野的白雪,以及远远的看起来几乎像是淡烟的梅树。谢庐溪站在不远处,他外面裹着一身洁白的狐裘,只有底端才露出道袍的五道金边。他的表情仍是淡漠的,眉心的红点炽热如火。
  谢庐溪举着一把油纸伞,伞上已经积了零星的雪,显然,谢庐溪已经等了有会儿了。他看见陆尘潇的时候,似乎抿了抿嘴,似乎有些讥笑的意味。
  陆尘潇疑心自己眼花了。
  但下一秒,谢庐溪又恢复了那种生人勿进的淡漠。他对陆尘潇颔首道:“来了?随我来吧。”
  陆尘潇警惕地不说话,也没有跟着谢庐溪走。
  手执油纸伞的白裘青年扭头望向陆尘潇,似乎对他的抗拒感到困惑,他疑问道:“怎么了?”
  陆尘潇盯着他,表情有些阴霾。谢庐溪情绪有这么外露吗?不,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发生问题了。但表面上,陆尘潇还是很镇定地回答:“那只臭鹦鹉呢?”
  谢庐溪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它有些闹腾,我让它去睡觉了。”
  “……”陆尘潇沉默。
  刚才,他只是以为谢庐溪心情不好。但这个回答一出,毫无疑问,他面前的是一个冒牌货。谢庐溪对那只白毛鹦鹉比老子对儿子还夸张,怎么可能掀起对方太吵?一意识到这个关键,陆尘潇立刻找出了一大堆正牌和冒牌之间的差别——首先,谢庐溪身上一定会带着剑,但冒牌货没有;其次,谢庐溪从来不穿的这么厚,这么奢华……
  陆尘潇数了一半,又觉得哪里不对了——
  他什么时候这么了解谢庐溪的方方面面了?
  “我们走吧。”冒牌货继续催促。
  陆尘潇深吸一口气,只要他的身份不暴露,对于谢庐溪的人品,他还是相信的——哦,是基于他作为正道弟子的人品,而不是私交。但是对于一个顶替了对方身份,尤其是周身气息都完全一样的家伙,陆尘潇的信任是完全不存在的。因此,他装出一副着急的样子:“我忘了一个东西,要回去……”
  他刚往后面的传送阵走了一步,就感觉到一只冷冰冰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灵气顺经络而下,冷得陆尘潇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冒牌货弯着身子,靠在陆尘潇耳边,低笑了一声,那笑声就像是一根羽毛在陆尘潇心头轻轻地挠了一下,说不出低沉惑人——但一想到这声音是和谢庐溪如出一辙,陆尘潇鸡皮疙瘩就起了一身。
  “这个小家伙倒是机灵。”冒牌货慵懒地说,如果说谢庐溪本人冷清得到掉冰渣,那么,冒牌货就在上面渲染了一层艳丽的色彩。但不知道为什么,陆尘潇总觉得对方的语气,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你是谁?”
  “想知道?嘻嘻,不告诉你。”冒牌货站起来,顺手把陆尘潇拎了起来,带他去了不远处的凉亭,再把他安置在座椅上。陆尘潇看着他做完这一切,内心不断地在揣测真相,和他一样的夺舍……看起来不像。但对方确实是在控制着谢庐溪的身体,能做到类似的太多了,短短几分钟,陆尘潇就想到了好几个秘术,最常见的大概就是鬼魂附体。
  完成这一切后,冒牌货摸了摸陆尘潇的脸,他的手很冷,有种爬蛇经过的森冷感。冒牌货在笑,他的眼睛里有着一层一层荡漾开的晕光,很美,就像是高高在上的仙女堕落成了人间多情鬼魅的女鬼,说不出的蛊惑人心。只用一眼,陆尘潇就很肯定这是魔道的合|欢道修士。
  “果然是元阴之躯,再适合我不过了。”冒牌货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又羞涩地掩面一笑。这种肉麻的举动让他做出来,却有着不胜春风的娇羞之色,魅惑天成,“这么多年,这么多波折,我们最后还是能顺利在一起了。”
  他的目光穿过陆尘潇,似乎到达了遥远而幸福的未来。
  而陆尘潇,总算是想起了这个冒牌货的身份——也对,谢庐溪本身的经历就不算长,把相关的魔道修士过滤一遍,再锁定合欢道,他几乎是瞬间确定了那个名字:
  天姹魔女。
  素素。
 
  ☆、第十回夺舍
 
  确定了名字,但剩下依然笼罩在一片迷雾中。
  陆尘潇回忆着当年发生的事情——当年,天姹魔女曾经排遣部下对大自在天说,素素有所谋划,所以近期将会有一批正派人士来到魔宗驻地,素素需要他们的性命当血祭,希望大自在天首肯。大自在天听完那位侍女的话,表情不太高兴——但说实话,凡是和素素有关的事情,大自在天大多数时候都不开心。
  也正因为如此,诸恶老祖对素素的意见特别大。
  自然,论相貌,论床上功夫,诸恶给素素提鞋都不配。但如果素素是个知道收敛,洁身自好的女人也就罢了,如果她不每次出现都惹得大自在天一脸不高兴也就罢了——这个女人简直不知好歹,得寸进尺,仗着大自在天喜欢她就无法无天!
  诸恶老祖简直恨她恨的牙痒痒的。
  侍女前来汇报的时候,大自在天没让诸恶老祖回避。这个消息在诸恶老祖心中咀嚼片刻——他当然不方便亲身上阵处理掉素素,大自在天会活剥掉他的皮的,但是不意味着诸恶老祖不能从素素要做的事情上动动手脚,借刀杀人。
  没错,算计正道人士反被坑的事例太多了,只要诸恶老祖手尾做的漂亮,任大自在天也看不出什么蹊跷来。
  因此,在那个被素素精心算好的时日里,诸恶老祖潜入了她的洞府,并且亲自动手杀死了一批作为祭品的侍女,留下指引,使得太衡弟子顺利脱离素素布下的大阵,最终使得素素功亏一篑,遭到反噬。
  最后,诸恶老祖来到了因为阵法反噬而动弹不得的素素面前。
  外表依然犹如豆蔻少女的素素靠在石墙上,她膝盖上靠着一个孕妇,而素素就玩弄着昏迷中孕妇的头发,哼着歌,她的脸色是大病一场的惨白,但即使身陷危机之中,素素也没显得慌乱,表情反而显示出一种柔软的温柔来。
  果真是媚骨天成。
  诸恶老祖在心底冷哼一声。
  素素看见了他前来,出乎诸恶老祖的意料,少女脸上并没有憎恨和怨毒,反而有一种得偿所愿的安详……不对,与其说安详,倒不如说是即将见到恋人的温柔,在这种愉悦的心情下,任何冒犯她的事物,素素都懒得计较了:“是你啊。”
  “你倒是不惊讶?”
  “为了爱情,女人做什么事情都是可能的。”素素颇有些过来人意味地回答,“你这个性子,倒有些像我,手段够狠。”
  “……”诸恶老祖像是被侮辱了一般皱起了眉头,他自认为不是好人,但在男女之事上,却比素素要洁身自好多了,更不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素素把自己和她类比,让诸恶老祖感觉到自己像是吃了苍蝇般恶心。
  他也不再和素素废话,直接伸出手,将素素一部分的魂魄撕裂开来。作用于魂魄上的痛苦,让素素惨叫起来,身上青筋毕露,状若妖魔,把一位妙龄少女折腾成这种惨烈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嫌弃诸恶老祖不懂风情。这到不是诸恶老祖恶意折磨素素,但天阴一脉的传承,就是需要下一任尊主吃掉上一任尊主的部分魂魄,完成仪式。
  ——成王败寇,莫过于此。
  其他六脉的传承,也大多如此,也许手段有些差别,但彼此戕害的结局是一致的。诸恶低头瞅了一眼,大汗淋漓,躺倒在地面上的素素。外部已经传来了响动,想必,太衡弟子即将到达,诸恶老祖不欲与他们正面冲突,再加上,这个样子的素素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留个人头给他们,想必也是不错的奖励。
  当即,诸恶老祖就化作一道遁光远去。他记忆里,天姹魔女素素的最后一幅画面,就是素素对摔倒在地上的孕妇……的肚子伸出手,表情虔诚,像是在迎接希望。
  ……
  心思急转,陆尘潇当下便对当年的自己生出几分愤懑出来。素素当年无怨无恨的表情,本来就很可疑了,但自己只暗爽于死了一个情敌的愉悦,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种蹊跷——毫无疑问,正是因为素素知道自己不会死,所以才那么淡然。
  可恨,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这一点。
  陆尘潇不免表情有些阴鸷,如果当时他不急着离开,彻底掐死那个贱人就好了。这样,如今又何必沦落到这种境地,可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当年计算素素计算得十分痛快,因果轮回之下,合该诸恶老祖也被计算一次。
  陆尘潇闭上了眼睛。
  虽然目前他修为低微,但素素并不知道他就是诸恶老祖,这是他的机会,但如何利用这个机会,陆尘潇还在思量。片刻之后,他心念一动,掩在袖子里的手轻轻一按芥子袋,一根黝黑的木头就落入了陆尘潇的手中——虽说如今再用魔道秘术有损身体,但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早知如此,陆尘潇就不拒绝那只小黄鸡了。
  陆尘潇这边还在暗中计划,但素素已经等不及了。“他”对陆尘潇嫣然一笑,显然已经用上了魅惑的功法。陆尘潇心底清明,但奈何这幅身躯修为太浅,完全无法抗拒,竟然痴痴傻傻地盯着对方看,连手心紧握的还魂木都松开了。
  陆尘潇心头大恨。
  而素素则盯着陆尘潇的眼睛,轻轻地靠了过来,眉心相触。顿时,陆尘潇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从这里侵入自己的紫府。陆尘潇呆了一瞬,才猛地想明白——这贱人是在妄图夺舍自己。
  陆尘潇不由大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若说别的方面,一切重来的陆尘潇还力有未逮,但在魂魄这方面,他毫无疑问是个中强手,而素素兼修了合欢道,反而对魂魄一道有所忽视,又曾经被诸恶老祖重创,此消彼长,高下立判。
  心思既定,陆尘潇也有些闲心看看素素想做些什么。在他识海之内,一个妙龄少女的形象幻化而出。素素完全把陆尘潇当做一个初生小儿,完全不顾及自身的安全,只是一味地扩大自己的侵占地。
  不过一盏茶时间,她便已经把大部分的地区都染上了自己的色彩。
  见状,陆尘潇知道自己再不出手,就已经晚了,当下,他便悍然出手,整个意识空间为之一震,素素被侵占的空间顷刻间就失手了。少女表情一震,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她盯着陆尘潇:“是你……”
  “是我。”陆尘潇矜持地对她颔首,他知道自己不用做任何事,光是存在在这里,就足够恶心对方了。
  瞬间,素素表情就狰狞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了,我明白了,你夺舍了这个小鬼,所以你在这里……我要杀了你!”
  陆尘潇很能理解素素的愤怒,如果一个人在冰海上勉强抓到了一根稻草,却发现稻草是冰做的,顷刻间就会融化,他也会感觉到素素这种愤怒的。至于理由,很简单,任何一个人,只能夺舍一次,而任何一个身躯,只能被夺舍一次。
  也就是说,就算素素夺舍成功,这个身体也会立刻崩溃掉。
  陆尘潇幸灾乐祸地想。
  这里还处于陆尘潇可以理解的部分,但素素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一头雾水。素素神色疯狂地尖叫道:“……你这是想要拆散我和鹏郎吗?你想把我的鹏郎夺走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鹏郎永远都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说着,素素捂住了双耳,看似痛苦地尖叫起来。
  卧槽,面对这种事情的神发展,陆尘潇也不由地爆了一句粗口。素素居然当着他的面,心灵崩溃,直接入魔了。自然,入魔之人将要堕入阿鼻地狱,但那是正常情况,但现在,素素还在陆尘潇识海中,而她的躯体早就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