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日常[重生] 作者:雅寐

字体:[ ]

 
文案:
上一世,私生子慕亦熙被慕太太收养后,千方百计骗得她的信任,把慕家害得支离破碎。这一世,他是真心的。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亦熙 ┃ 配角: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上一世的慕亦熙受到生母的挑唆,被慕太太收养后千方百计骗取她的信任,成功踢掉她的亲生儿女成为慕氏的掌权人,可是胜利后得到的不是愉快满足,而是沉重强烈的悔恨。重活一世,慕亦熙发誓要报答养母的养育之恩,保护她的孩子免受伤害!对养母和她的孩子有利的,他全部抢过来捧到他们面前,有害的,他通通隔绝斩断!这个过程中不小心混进一只清冷傲娇的小面瘫,主角的报恩之路还会那么顺利吗? 
本文的切入点独特新颖,文笔流畅,字里行间暖意融融,散播满满的正能量。作者从主角的小时候写起,一帧一帧的画面活灵活现,或温馨感人,或可爱软萌,欢笑不断又不失催泪元素,感情进展自然深刻,情节引人入胜,令人十分期待故事接下来的发展!
==================
  第1章 001
  
  001
  “慕太太。”
  “慕太太,日安,又来看孩子们啦?”
  “慕太太美丽又善良,能娶到这样的太太,慕先生真的太幸福了……”
  儿科住院部干净明亮的通道上,穿着中式罩衣,优雅雍容的慕太太慢慢行走着,她的脸不施粉饰,含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唯有一双温柔沉静的眼睛稍稍泄露出她的真实阅历。她的身后跟着一个面目温慈的中年妇人,她看着走在前面的女主人,目光是仰望的,充满信服和尊敬。
  两人所过之处,遇到的医生和护士都不约而同停下手边的工作,向她们打招呼,慕太太微微颔首回应,矜贵又不失礼貌。在她们经过后,身后传来一阵窃窃私语,慕太太恍若未觉,步伐曼妙从容。
  刚经过急诊室,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急救病人!麻烦让让,让让!”护士在前方开路,几个医生护士推着一张病床急匆匆前往手术室。
  慕太太和她身后的中年妇人侧身避让,仓促间只见病床上躺了一个小小的孩童,瘦弱的四肢青青紫紫,双腿呈不自然的扭曲,单薄的胸膛起伏微弱。
  慕太太和医院的孩子们相处惯了,看到这样的惨状顿时心生不忍,视线不自觉移到孩子的脸上,然后,她的瞳孔猛地收缩,冷静自持的表情瞬间崩溃:“小麒!”她浑身一软,几乎跌在地上。
  “太太!”中年妇人大惊失色,连忙扶住她。
  “怎么回事?小麒,小麒!”慕太太甩开她的手,踉跄地朝着病床追上去。
  “慕太太,慕太太您怎么了?”见慕太太情绪激动地跟过来,推着病床的其中一个护士停下挡住她的去路:“这个孩子有生命危险,需要立刻动手术,请您冷静一下。”
  “他是我的儿子!”慕太太抓紧她的手:“这是什么回事?他出了什么事?”
  护士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他是您的儿子?你确定?”
  慕太太怒道:“难道我还会认错自己的儿子吗?”
  护士一愣:“可是、可是他不可能是您的儿子啊!他叫胡亦熙,今年六岁,是江村三巷的居民,无父无母,和外祖母胡丽娇一起生活。我们都认识他……”
  慕太太秀致的眉蹙起,听到对方不是自己的儿子慕亦麒,她的理智迅速回笼:“……请您说详细一点。”
  *
  心电检测器、输氧器等医疗器材运作的声音在这间单人病房富有规律地响着,反衬出一片令人窒息的静默。慕太太坐在病床旁边,怔怔地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的孩子。
  这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个子却像只有三四岁,虚弱得仿佛一捏即碎。他有着一张和慕太太的儿子慕亦麒有八分相似的脸,只在细微处有些差异。之前慕太太关心则乱,把他当成了慕亦麒,如今细看,作为母亲的她还是能分辨出不同。
  慕太太不禁想起刚才从护士口中了解到的关于这个小男孩的资料。
  六岁的小男孩,母亲未婚先孕,父不详,生下他后丢给出身风尘的外祖母胡丽娇一走了之。没有上过一天学,外祖母平时对他非打即骂,喝醉酒后甚至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社工曾经多次接触想提供帮助,可是小男孩不愿离开唯一的亲人,经常出入医院治疗家暴造成的伤害。这一次入院是有史以来受过的最严重的伤害,几乎要了他的命,脑震荡,双腿骨折,肋骨被打断,身上各处大大小小的伤痕,像一个支离破碎的娃娃。
  慕太太对小孩子充满爱心和耐心,不然以她慕家夫人的身份,不会经常出入儿科住院部担当义工。此刻面对这个叫胡亦熙的孩子,慕太太心里除了同情怜悯外,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
  愧疚。
  因为,她对这个孩子并不是一无所知。
  慕太太本名方甄,和她丈夫慕久荣的婚姻是商业联婚,一开始两人之间没有太过深刻的感情。婚前,慕久荣虽然不是花花公子式的男人,但逢场作戏也是偶有为之。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并且慕久荣忙碌的工作状态不允许他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男女感情上,所以他的发泄方式全是干净利落的金钱与服务的交易。方家对此表示理解和满意,而且慕久荣非常有眼色地在婚前把这些关系全部断绝,以示他对和方甄的婚事的重视,方家更加无话可说,认为这是一桩再好不过的婚事。
  可惜百密一疏。胡琴是最后一个和慕久荣发生关系的女人,不但成功设计慕久荣怀上他的孩子,还在方慕两家举行订婚仪式的三日前找上方甄。
  方甄生于豪门,经历过的场面不知凡几,胡琴这种小气家子的女人自以为高明的挑拨离间在她面前完全不值一哂。方甄毫不犹豫让人按住了胡琴,然后把事情交给慕久荣。
  慕久荣骄傲自负,从来没有把这种提供服务的女人放在眼里,没想到终日打雁终被雁儿啄,着了这么个东西的道,他心里的恼怒可想而知。他对胡琴毫无感情,对胡琴肚里的那块肉更加没有感情。他很清楚一旦留下这么个孩子,就是给他和方甄组成的家庭留下隐患。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从方甄这里接过胡琴后,第一个决定就是安排医生给胡琴打胎,然后用一笔钱把胡琴打发走。
  胡琴从医院逃了,之后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或者说,即使有消息,也传不到已经成为慕太太的方甄耳里。但以慕太太对她丈夫的了解,胡琴绝不可能再从慕久荣身上讨得好处。慕久荣睚眦必报,心硬如铁,胡琴三番四次得罪他,他没有真把人弄死已经是件十分大度的事,就算胡琴最后真的把慕久荣的孩子生下来也一样。这个无辜倒霉的孩子,慕久荣不会认,慕家也不会认。
  慕太太没有刻意想过这个孩子。但她的袖手旁观可能导致一个鲜活生命的消逝,或者一个无辜的孩童遭遇不幸,这个想法有点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尤其是她的一双儿女慕亦麒和慕亦璇先后出生后。慕太太对孩子方面的善事如此热衷,未尝没有为自己的孩子积德的意思。
  六年后的现在,慕太太遇到惨遭不幸的胡亦熙,不需要任何查证,她就知道他是胡琴当年怀的那个孩子。慕太太有种命中注定的宿命感。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看着这张神似自己的儿子慕亦麒的脸和他满身的伤痕累累,慕太太就感到窒息。
  她迟疑地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小脸:“我……很抱歉……”
  仿佛回应她似的,小男孩微微颤动,缓缓睁开眼。漆黑的瞳仁里倒映着慕太太美丽的脸,他哑着声音叫——
  “妈妈……”
  
  第2章 002
  
  002
  “妈妈……”低弱的一声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感情。
  这一声一出,不但慕太太怔住了,胡亦熙也怔住了。
  胡亦熙,不,慕亦熙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他因为肾衰竭躺在床上痛得死去活来,下一刻睁开眼却看到慕太太坐在身边,用愧疚怜惜的目光看着他?
  在他反应过来前,一声“妈妈”已经脱口而出,饱含委屈、欣喜、内疚、痛苦等情绪糅合在一起。
  从十二岁被接回慕家开始,胡亦熙改名为慕亦熙,正式入了慕家的籍。他叫了慕太太十二年的妈妈。之后在慕亦熙的恶意计算下,慕亦麒、慕亦璇相继受到他的陷害,慕久荣中风入院,慕太太一病不起,拒绝和他见面。在慕亦熙的记忆里,他和慕太太已经六年未见。即使他因为严重的肾衰竭入院治疗,感觉快死了,慕太太依然不肯见他,只让慕亦麒过来探望他。意识到慕太太永远不会原谅他,慕亦熙觉得他还是死了算了。
  所以,现在他已经死了吧?不然怎么会见到慕太太?还是一开始对他极好,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的年轻的慕太太……
  死了才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慕亦熙觉得自诩聪明的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六岁之前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养着他的外婆胡丽娇厌恶他的存在,对他非打即骂。六岁那一年他被外婆打得最严重,差点送掉一条命,遇到慕太太。慕太太想收养他,他的亲生母亲胡琴却突然跳出来阻止,对他摆出慈母的姿态。在生母与慕太太之间,慕亦熙选择了前者。从那时开始,慕亦熙就被胡琴灌输“只有亲生妈妈不会害你”“慕久荣负心薄幸”“方甄横刀夺爱,伪善恶毒”“他是慕家的长子,慕家的一切该是他的”等等的观念。十二岁的时候,他带着满眼的偏见,满腔的报复心走进慕家,无论慕太太再怎样真心实意地对他好,他始终视而不见,认定她不怀好意。十二年后,他终于报复了“辜负”了他们母子的所有人,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成就感,慕太太看向他的失望眼神令他心慌失落。之后发生的一桩桩事渐渐揭示也许他一直以来所以为的都是错的,可惜伤害已经造成,他无法回头。等到他确诊严重的肾衰竭,生母胡琴一门心思逼他立遗嘱把一切交给她,慕太太却让慕亦麒探望他,慕亦麒对他冷嘲热讽一番,末了不甘不愿说,分一个肾给他……
  那一刻慕亦熙大彻大悟。他宁愿死了也不要慕亦麒的肾。他狼心狗肺,迟早会下地狱。何必再一次连累他们?天知道少一个肾对身体会不会有影响!
  没想到下地狱了,慕亦熙还能再见慕太太。地狱似乎没有那么可怕了。但慕太太这样的人,没有道理不上天堂吧?
  慕亦熙胡思乱想。但反正他人已经死了,怎么样都没关系了吧?
  慕亦熙遵从心意,轻轻蹭着慕太太放在他颊边没有收回的手,喃喃叫道:“妈妈……妈妈……妈妈……”终于又见到您了,真好……
  “我……”不是你妈妈。慕太太到嘴边的话在慕亦熙充满孺慕渴望的小眼神下说不出来。慕太太轻叹了口气,柔声安抚:“别怕啊,你受伤了,我让医生给你看看。”
  她站起来想按医护铃叫医生,慕亦熙脑袋还处于懵着的状态,没有听清她说什么,以为她要离开,急得立刻拉住她的衣袖,扯痛了伤口,痛得呜呜叫起来:“别走,妈妈!妈妈!”
  “哎,别动,我没有要走!”慕太太赶紧喝止,按了医护铃后立刻握住他的小手。
  这时慕亦熙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他呆滞地看着自己缩小了几圈的手。人死了会感觉到痛吗?会返老还童变成小孩子?能感受到慕太太柔软的掌心的温热?
  这是什么回事!!!
  *
  慕亦熙机械地张大嘴,吃下慕太太递到嘴边的一小汤匙粥,慕太太用“真乖”的赞赏目光看了他一下,他下意识怯怯地回以一笑。
  没办法,他心虚。
  此时此刻他总算搞清楚自己是重活一世了,居然带着记忆回到六岁那年被外婆打到几乎没命的时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