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现世修真 作者:青色羽翼(上)

字体:[ ]

 
【文案】
穆玄,由道入魔,魔宗第一高手,渡劫失败后穿越至现代社会家境贫寒的小混混身上。因体质不适合无法修炼魔宗心法,只得捡起忘却已久的修真功法,重新走上修真的正路。
 
CP穆白,霸气邪魅攻X白痴乖巧受,攻宠受绝对宠文。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玄,穆白 ┃ 配角:各种各种 ┃ 其它:
 
银牌编辑评价:  
曾经修炼至天魔境的魔宗第一战神在天劫的折磨下,重生到家境贫寒的穆玄身上。为了早日离开这个破地方,穆玄寻觅L市灵气准备再次修炼,然后事与愿违,原本灵气充足的地方竟然枯竭殆尽,而这一切竟然与痴痴呆呆的乞丐穆白有关。从此穆玄走上了拼命想做坏事,最后却成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好市民的道路。 
现代修真并不少见,但是一心想做坏事的男主却并不多见。原以为姿态飘逸、仙风道骨的修真者,在作者笔下并非打开金手指,而是要通过学习知识来解决难题,顺便在不知不觉中拯救了全市人民。而穆白前期的痴痴的样子,后期大逆转,也成为了一大看点。究竟二人一路磕磕绊绊如何拯救灵气,让我们拭目以待。
==================
 
    第一卷 鸿海篇
  第1章 初识鸿海(一)
  
  二十一世纪初,购房热还没有开始,城市规划也没有完善,那时祖国各地还有许多连奇瑞QQ都拐不进去的小巷子。在L市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连水泥路都没有铺上的小巷子中,四五个中二时期的少年正做着中二时期最热血最义气的事情——打群架。
  说是群架,其实就是四个人在群殴一个看起来又瘦又小又干巴的男孩子。虽说是四打一,但男孩子的武力值不容忽视,面对三个比自己高大的少年,依旧能占了上风。只可惜有四个人,第四个少年脑门见了血,一怒之下抡起一块石头打到男孩子的后脑。
  血流了下来,男孩无力倒下。几个孩子虽然平日都不学好,但也只是初中生,见到人都趴下了,就踹了几脚放了几句狠话后跑了。没有人发现,男孩子的呼吸越来越弱,他手掌无力地在地面上抓了几下,最终不动了。
  也就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男孩子的手重新动了起来,他痛苦地摸了摸被伤到的后脑勺,腿在地上蹬了几下,呻吟了两声后,又晕了回去。
  这一晕就是一整夜,这段时间足够那个外来的灵魂,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真元修补这刚刚受了重伤的身躯。
  太差了,这身体底子实在是太差了。要说资质却是相当的好,难得一见的火灵根,放到任何一个门派都是重点培养的弟子。怎奈这身躯的主人只怕从出生起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胳膊腿瘦得如麻杆一般。偏这人明明体质差得要命,还不好好调养,总是与人打斗,又是狠绝的性子,总是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透支体力,导致原本丰沛的先天元气,此时弱得好似连灵根都没有的废材身躯一般。
  想要重新修炼,怕是要慢慢滋养一阵才好。
  将身体的陈旧伤都治疗差不多后,灵魂原本剩下的真元也所剩无几了。换了芯子的男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当初晕倒那个小巷子里,而是一间有些阴湿的屋子里。
  试着搜索原身的残余意念,可这人走得干干净净,半点残念都不剩,仿佛这世间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事物。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在他刚刚附身时,那几个少年临走前留下的狠话,他们叫他穆玄。
  穆玄坐起身,平静地环视四周,屋子内的摆设大都不识得,想来自己是来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中。看了一圈后,他便将视线放在屋子里另外一个活物身上。那是一个人,一个成年的男人,他正坐在破桌子前,吃一口菜,喝一口酒,屋子里满是酒臭。
  虽然味道不好,但这身躯显然已经是饿到了极致,见旁人吃得香,胃部便不受控制地发出饥饿的悲鸣——咕噜咕噜……
  男人看见穆玄起身,一口干掉杯中酒,随手拎起身边的鸡毛掸子就抽了过去:“小兔崽子,成天就他妈知道打架打架打架!上、上个屁的学,除了花钱什么都不会!这个学期完事就给老子找活干去,省得他妈的浪费粮食。”
  穆玄刚刚修补好身体,这身体又是饿得要命,根本没力气反抗,只得护住头,鸡毛掸子狠狠抽在了后背上。很疼,他很瘦弱,这一下下就好像直接打在骨头上,格外得疼。但这对身躯里的灵魂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只是他好像明白为什么这身躯只是被普通的打架斗殴后脑便撑不住了,极度的饥饿感告诉他,这身体只怕有好几天没正经吃上一顿了。而墙角破碎的酒瓶子,也解释了为什么他在修复身体的时候,发现除了被石块打中的新伤外,后脑部还有一些没有愈合的旧伤。
  男人打够了便坐回去继续喝酒,儿子罕见示弱不抵抗的反应让他那颗被酒精浸泡的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正是一些典型的没用男人,在外面受气后,回来喝酒打老婆孩子撒气,从中得到扭曲的成就感。
  见他不打了,穆玄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找吃的。桌子上的食物估计是不用想了,仅有一盘鸡爪,男人一边啃一边喝酒,肯定轮不到他,而这房子里看似也没别的能吃的东西。
  好吧,其实是有食物的,角落里堆着两箱超市特价时买来的方便面,可那种食物他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怎么吃。穆家的日子一直都是这样,有钱了就去超市买一大堆东西,其中最多的就是方便面,这个身体的主人穆玄,更是一年四季以这垃圾食品为主食的,以至于明明已经十四岁了,看起来却还是男孩子的模样,个子也比同龄人矮上不少。
  他凝视了男人一会儿,见他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便转身出了门。
  这世界太过陌生,只怕与他所熟悉的修真界大不相同,还是了解一下这世界的环境再说吧。身体已经叫嚣着难以承受,好在剩余的真元在治愈了身体的伤害后,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等这些留不住的真元消散后,他便是个普通人,需要重新开始了。不过前生的心法记忆犹在,境界也是实打实的,只要灵气充足,修炼起来必定事半功倍,百年内便可再度进入渡劫期。
  一切都不是难事,只要灵气充……
  “咳咳咳咳咳咳!!!!”一出门穆玄便剧烈地咳嗽起来,瘦弱的身体因为咳嗽抖个不停,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这、这是何等浑浊的气息啊!
  穆玄家住在L市一个未被开发的小巷子里,这巷子有着旧建筑的传统脏、乱以及管理不善。穆玄用整整一个晚上时间来修复身体,醒来时正是早上,也就是传统天朝人民上班的时间。只见巷子口附近各处推着小车卖早点的,路两边黑油里炸油条的,包子铺老板娘用黑乎乎的抹布将一屉屉包子端到门外摆的小桌子上。不时有一两辆汽车或是三轮车过去,扬起一片尘土。人们就着汽车尾气、尘土,急匆匆地一边走一边吃着早餐。
  这气息也就罢了,穆玄现在尚且还能用真元将嗅觉封闭。最大的问题是,这浑浊的空气中,天地灵气竟是稀薄得让人难以承受。这种环境要是在修真界,平日里受灵气滋养的普通人尚且承受不住,更何况是一直占据着灵气浓郁的魔宗中人。
  前生穆玄最落魄的时候便是被同门师弟废去一身功力,挑断筋脉,打落山涧中。那时他是个废人,被樵夫救下,在凡俗间闹市中做了个乞丐。承受人们的白眼倒也算了,他大可将之视为对心的历练。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凡俗人生活的城市中,人口密集,灵气稀少,对修真者来说就像生活在平原的普通人到了高原上,灵气稀薄,难有进境。
  足足遭受了二十余年的折磨,穆玄从一个外貌上看起来不过十五六的少年,变成了满面沧桑遍身疮疥的中年乞丐,人人厌之恶之唾弃之。苦难磨砺了他的心智,也毁去了他一颗向道的善心。为了恢复功力,他由道入魔,凭借着一颗复仇之火焚烧的心,悟出了吸收人功力的法门,从此堕入魔道。
  百年后,他亲手揪出师弟的三魂七魄,将一魂二魄放入丹炉中,永世承受焚火煎熬;一魂二魄祭炼到自己那柄魔剑中,永世承受剑下亡魂的哀鸣;余下一魂三破被他放入一个刚刚病死的乞丐身上,尝尽人间冷暖。
  那时,风华正茂宛若仙人的正派少年去了,留下的只有历尽沧桑千种面具的魔宗魔将,容貌更是永远变成中年乞丐的模样。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是修真界的强者,修炼至天魔境的魔宗第一战神,让正派人士恨得牙痒痒却几次围剿都无可奈何的人。
  只是,天道轮回,万事必有因果。种下的孽太多,天劫也是极为可怖的,饶是他费劲心血,也只能被劈的肉身尽毁。最后一道劫雷袭来时,他自爆元婴,强大的真元力与劫雷碰撞时破开了空间,也破开了天劫时的结界。他就这样逃了出来,不曾想却来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半点灵气都没有,他这不是从平原到高原,而是到了海底……
  不,海底都不能形容此处的可怖,这根本就是抽干了灵气,让他像被拎上案的鱼,连口泡泡吐不出来。
  如果穆玄学了物理,他会用一个精准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现状——真空。
  无法吸收外界的灵气,真元又在慢慢消散,饥饿感更胜,穆玄捂着肚子,绿着眼睛盯着周围的小吃摊。虽然卫生条件相当不达标,但穆玄也不是没吃过苦的人,前生乞丐都做了,什么脏东西没吃过。
  可是他没有银两,更不知道这世间的钱财是以什么为标准的。
  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只能静观其变。蹲在墙角望着周围人吃饭付款,忍着饥肠辘辘的身体观察着这个时空中俗世之人的言谈举止,风俗习惯。
  咕噜……
  更加巨大的饿肚子声响起,可不是自己身上传来的,而是身旁。穆玄默默扭头,只见一满脸黑黢黢全身脏兮兮的……青年(?)乞丐蹲在自己身旁,眼巴巴地看着对面包子铺。
  所以说,功力没了,警觉性也差了,这么个玩意蹲在自己身边居然才发现。穆玄移了移步子,离那全身泛着臭气的乞丐远了一些。突然他皱了皱眉,这不是警觉性的情况吧,一个人蹲在身边,警觉性再差的人也会感觉到,何至于直到对方发出声音他才察觉?
  思及此穆玄疑惑地看向那乞丐,岂料乞丐压根没看见他,依旧盯着包子铺,想必是饿的不行。穆玄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包子铺门前一胳膊上纹着白虎的大汉把面前几个空碗一推,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了。
  包子铺包大娘眼巴巴地站在他面前,也不敢开口说收钱。大汉拿着牙签一边剔牙一边说:“记账记账,改天给你!”
  包大娘只得移开脚步,看着大汉扬长而去。至于记账?账倒是能记,可是谁敢去要账呢?
  最后只得敢怒不敢言地在背后啐了一口:“挨千刀的王八蛋,和你那破鸿海……”
  话没说完就被自家男人拽了回去,一个小喽啰骂就骂了,要是骂鸿海会被有心人听到了,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穆玄动了动耳朵,他在治疗身体的时候也多少为这身躯打通了下经脉,此时五感极为灵敏,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他都听得一清二楚。鸿海会貌似是个在这里横行霸道的帮派,不太受官府管制。而那大汉,也不过是鸿海会下面一家台球厅的打手罢了。
  台球厅是什么穆玄不知道,应该是这个世界赚钱的营生。而又有什么钱,比黑吃黑来得更快,更不会留下孽根呢?
  前世的天劫让穆玄学会了一个道理,人有些时候,还是需要在天道规则的边缘处溜个缝儿的。
  他若是如这大汉一般拿了包子铺的包子,一笔不大不小的罪孽定是要落在他头上的。可他若是拿了那大汉的钱,再去包子铺买包子,便是劫富济贫了。
  
  第2章 初识鸿海(二)
  
  打定主意后,穆玄便一路尾随着那一看便是下等打手的大汉。前生穆玄是修习过凡俗的武功心法的,就算现在身体没有功夫底子,不过控制气息还很轻松的。加之本身又瘦弱,只要注意不被人盯上,竟是完全没有存在感。
  这一跟,竟是跟了整整一天。
  那人吃过早饭后便去了一家台球厅,上午没什么人,他卷起袖子在场子里打瞌睡,中午叫了份外卖,貌似也是记账。下午渐渐的人多了起来,他不是陪练的专业人士,偶尔自己拿了杆子玩一会儿。像他这种,平时没什么事,不过一旦有人砸场子,他必须是第一个冲上来的。等到夜幕降临,人变得更多后,便有个看起来十分精悍的人把这满身肥膘的大汉换了下来。虽然体型上大汉占优,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那精悍人更胜一筹。诸如台球厅酒吧之类的场子,往往是夜间容易出事,大汉既然只看白天的场子,想必在鸿海会里地位也高不到哪儿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