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现世修真 作者:青色羽翼(下)

字体:[ ]

 
  第49章 浑水摸鱼(一)
  
  随着大批血族的陆续到来,凯内斯里愈发紧张,整天在屋里转圈。自从得知第一批血族高手来到l市后,他夜晚便不再出门,一来该宰的人都宰了,二来血族高手可不像菲比斯一样只是个小小的侯爵,在他用符咒隐藏行踪后就找不到他的下落了。
  血族秘法的神秘与可怕是身为血族的蝙蝠c也无法完全知道,他只有在拉菲雅公爵大人被布鲁赫亲王消灭时才真正远远地见识了一次血族的时空秘法,一个大公爵就那样连抵抗都没有便灰飞烟灭了,那时的他只有一个想法,如他这种渺小如蝼蚁一般的伯爵,就算被誉为布鲁赫家族千年来潜力最可怕的天才,区区百年就几乎要达到侯爵级别的血族,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伯爵,还是经历血刑后实力降低为子爵并且终生不可能再晋级的血族。
  在血刑之后被逐出家族时,凯内斯里认为他永远不可能为拉菲雅大公爵报仇了,然而圣杯让他看到了希望。是拖着残缺的身体苟且偷生,还是怀抱着圣杯给他的虚幻梦境去死?凯内斯里宁愿要一个虚幻的梦境,也不愿拖着残缺永生。身为血族的尊严,对拉菲雅大人的忠诚都让他放弃了生命,当下便选择带着圣杯逃跑。
  他没想过自己居然能够远渡重洋,当时他只有一个想法,血族有东方禁令,在这里是他唯一能够活下去的机会。他使用各种办法来到了中国,在被科比斯和迈卡维发现确定踪迹,认为到此为止时,遇到了这群奇怪的人,了解了东方国度的神秘。
  曾一度熄灭的希望之火再度点燃,此刻的凯内斯里已经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了,可是在布鲁赫家族的高手抵达l市后,他还是无法抑制地紧张和畏惧起来。布鲁赫亲王来了,一年前拉菲雅公爵被亲王一招毁灭时的可怕经历,已经深深地刻印在他脑海中,成为了束缚他的枷锁。那是他无法逾越的强大,区区一个无法再进阶的血族,怎么可能……
  “啪!”一块板砖向凯内斯里飞来,其实速度不快,也完全没有穆白平时的凶残,可正沉浸在回忆中的蝙蝠c根本来不及反应,脸被砸了个正着。穆白适当地用上了真气,子爵实力又与筑基期相差无几,板砖还是适当地伤到了凯内斯里,子爵英挺的鼻子留下两道没出息的鼻血。
  恐惧被屈辱的板砖拍走,他愤怒地对穆白说:“你究竟在做什么!”
  穆白手里还拎着一块板砖,异常憨厚地一笑:“穆哥、说,你、脸蠢,让我、拍!呵呵……”
  凯内斯里:“……”
  为什么他觉得最后那个“呵呵”中饱含着他无法理解的愉悦呢?
  “穆!”穆白残留下的阴影让蝙蝠c无法与他一般见识(是不敢见识),只能转向这家中唯一能命令白的人,“你到底在做什么,我又做错了什么,要打我,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吗?你算算白都打了我的脸多少次了!”
  穆玄收起手中一直在把玩的鱼红红(!),大发善心地将快被折腾死的金鱼丢回菜盆(!),淡淡地对凯内斯里说:“没什么,就是你的脸太蠢了,我看着不爽。正好穆白刚捡回一堆砖,放床下正多出一两块,刚好够砸你的脸。”
  他上下打量了蝙蝠c一番,望着那张气急败坏却充满生气的脸说:“嗯,这样就不蠢一点了。”
  凯内斯里已经没办法和这群疯子交流了,他狠狠一抹鼻血,昔日血族的高贵已经荡然无存,每天起床都被砸得鼻青脸肿谁还会在乎那点高贵啊矜持啊鼻血啊之类的东西,还是琢磨着怎么才能不被砸比较了。他真不明白白为什么对转头那么执着,每天只要一出门就去捡砖,他和穆的床下已经堆得满满的了,白还专门做了个解释的布袋装砖,以便随身携带。所以说为什么是转头,为什么如此喜欢板砖!
  “凯内斯里,”穆玄淡淡开口,第一次叫出了蝙蝠c真名,“不管过去有多可怕的经历,你既然选择带着圣杯逃亡,就没有了畏惧过去的权力。你的眼睛只能向前看,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毫无生机,这也是你的选择。”
  凯内斯里愣了一下,望着穆玄那年仅十六岁的少年面庞,容貌肖母的穆玄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英挺起来,少年人的脸庞还没有完全张开,有些雌雄莫辩的美艳。然而这让人发愣的美艳背后,是令人难以捉摸的沉静和残酷,以及……让人感到可怕的洞察力。
  他并没有对穆玄说过自己的过去,在这些他平日里视作食物的人类面前也始终摆出一副无能的模样,虽然现在的他真的很无能,可是至少没有他所表现的那么没出息。然而自己的伪装在穆玄面前就好像皇帝的新装,只一眼就看出他赤身裸体的伪装,以及自欺欺人的内心。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过去在穆玄面前毫无掩藏,就在刚才,穆也是看出了他内心的恐惧,让白来点醒。
  血族子爵深深地看了穆玄一眼,内心深处的恐惧仿佛随着刚才那一板砖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点点头说:“穆,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够活下去,我会一生效忠于你,以该隐之命起誓。不过,即使如此,我也不会抹消我曾经的信仰,拉菲雅大人的仇,我一定会报。千年也好,万年也罢,我要让布鲁赫家族清楚,他们曾经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穆玄面无表情地看了蝙蝠c一眼,点点头,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这一场席卷东西方三大势力的战争是由穆玄一手策划的,他不紧张吗,他怎么可能不紧张,只是表面上显得比较平静罢了。血族秘法和教廷的真正实力他虽然完全不了解,但穆玄也清楚,一个门派派出去做事的弟子和门派掌门及长老的实力是完全不同的,更不论说那些千古传承下来的异宝,每一个都有毁天灭地的实力。三方势力若是当真打斗起来,会给中土大陆造成多大的伤亡,穆玄他不知道。更何况他的阵法连血族高手都不一定瞒得住,更勿论接下来将会来临l市的修真者。
  只要他们动真格的一寸寸找遍l市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定然是无所遁形的。
  所以穆玄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打算让包小明和穆白住进去。届时就算有修真者来到l市,以包小明炼气二层穆白刚刚筑基的实力,就算有人察觉到他们,也只会以为是有底子的俗世众人,不会理会他们。在家中的几人(妖),穆玄和凯内斯里是漩涡的中心,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袖手旁观,蛇青……管他去死,反正是个战斗力,至于鱼红红,好吧,穆玄是又把它给忘了,直接留在菜盆里,四五天都忘记换水,差点没臭死鱼。
  他也是做了破釜沉舟的决定,可是穆白不肯走,一次次将他送到租房中,他就一次次跑回来,并且不断地往床下积攒砖头。以穆白的智商,穆玄不认为他会明白什么。他只不过是敏感地察觉到了自己的情绪,在用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帮助他而已。
  如果只是他和几个妖物,死了也就死了,胜败乃兵家常事,穆玄有心理准备。可是穆白不行,他是那么单纯无辜,就算没有法宝丹药穆白也不在乎,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贪念而在l市掀起轩然大波,穆白和包小明不应该被牵连到。
  包小明也几次跟着穆白回来,后来被穆玄压倒包氏夫妇墓前狠狠揍了一顿,就鼻青脸肿一瘸一拐地哭着住进了新租的房子中。他的哭声从公墓一直延续到租房中,哭得穆玄心烦地想把人拽回来狠狠地吼一通:“我知道你不是胆小鬼,你讲义气,但我是胆小鬼我怕你们死不行吗!”
  不过为了维护自己一直以来神秘光辉(装x)的形象,他硬生生地忍住了,由着包小明撕心裂肺地哭了一路。包小明为什么哭他知道,在父母期望与兄弟感情中,他无法两全,加上自己实在太没用,留下也只是拖后腿,只能眼睁睁看着兄弟以身犯险,自己却缩在安全的壳子里,无力感和挣扎折磨着包小明的内心,所以他才会哭的那么伤心。但凡包小明有用一点,哪怕是和穆白一样到了筑基期,他都会留在老房子中,和穆玄并肩作战。穆玄真要是失败了,他就真的像父母刚去世时那样,只有一个人了。
  穆玄也想用相同的办法让穆白离开,这样毕竟和包小明是一个伴。可是一来他没办法像揍小胖一样对穆白狠心下手,二来穆白不哭也不闹,就是死死地抱着他的腰,踹都踹不走,穆玄怀疑,就算把他的腿打折,他都能爬回来。
  不是没有办法禁锢住穆白让他无法动弹,可是当他将穆白定住留在租房中时,从来没哭过的穆白眼泪刷地一下掉了下来,他没哭出声音,只是说:“穆哥、不要、我了。”
  穆玄的心就像被硫酸泼过一样,血淋淋地痛苦不堪,不断地被穆白的话和泪腐蚀,狠下心的前提是要有心,可是当心都被带走了,又如何狠得下。他回身擦了擦穆白的眼泪说:“不是不要你,是你暂住在这里,过段时间就搬回来。”
  穆白摇摇头说:“穆哥、嫌、我、傻,不想、要、我。”
  这一句话让穆玄丢盔弃甲,再也无法固执下去。对于穆白来说,从小被人叫傻子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伤害,他知道傻子是骂人的词,他最讨厌傻、白痴、笨之类的字眼,学习写字时,看到这些字都会用力到把整个本子都划破。
  对于穆白来说禁忌的字眼,此刻却被他自己说出,这是一种怎样的自暴自弃。
  “你不傻。”穆玄只能低声说着,心里藏着说不出的难过,解开穆白的定身术,轻轻地柔柔地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珍惜的吻。
  他将吻印在穆白额头,穆白却固执地让自己霸占了他的心头。
  一时间所有的犹豫都消失了,就算失败又如何,有个人愿意陪伴你至此。
  穆玄带着穆白回到老房中,回头一看,退路已经没有了,他只有前路的荆棘和身边人。
  如此深情,如此重义,这么多的感情压在穆玄身上,已经不是前生孑然一身的自己又怎么会不紧张。一切平淡都是装出来的,事实上血族高手来到l市,他比凯内斯里还有紧张,穆白也一样,否则不会把砖头堆满床下。
  偏偏这么紧张的情况下,蝙蝠c还把自己的焦虑和恐惧摆在脸上,在屋子里团团转地影响他的心情,于是当下便让穆白砸他,希望凯内斯里老实下来。可是这么一板砖下去,换来蝙蝠c的效忠,穆玄都不知道凯内斯里脑子究竟想了什么,他只不过是想用高压政策让他老实下来,谁知道居然有意外收获!
  所以说,脑补真心要不得,毁人一辈子。
  同样被脑补毁了的还有菲比斯侯爵以及随之而来的血族高手,布鲁赫家族派来的先锋军的首领是一个叫做亚摩尔的大公爵,他成为大公爵都已经有千年之久了,经历过圣战,与拉菲雅大公爵为布鲁赫家族两大高手,是在三年后血族圣祭时最有希望谨慎亲王的两位血族。现在拉菲雅被布鲁赫亲王亲手处刑,亚摩尔便是布鲁赫家族除了亲王大人和那些老不死的长老外的第一高手。
  此时他正一脸沉静地听着菲比斯汇报情况,虽然之前已经用血族秘法告诉他这些事情(老古董的血族都不会用手机,倒是新生代一些年轻血族,比较喜欢现代科技带来的优越感),但毕竟不如当面详细询问清楚。菲比斯说完事情经过后,低下头,等待着亚摩尔下令。
  亚摩尔沉思片刻后说:“两天后尊贵的亲王大人将会亲自来临,我们不能让亲王大人等待,必须在他来之前找到凯内斯里。不要管教廷那些人了,247个侯爵,9个公爵,我们的实力远远凌驾于他们。将l市分成是个区域,每五十个血族一组,使用搜寻灵魂的魔法阵,务必要在两个晚上内找到凯内斯里和圣杯。”
  “可是……”菲比斯犹豫道,“关于东方国度的禁令……”
  “那都是圣战之前留下来的禁令了,是应该被腐朽的古老规则,人类都在与时俱进,我们为什么还要墨守成规?”亚摩尔愈发强大的实力,让他根本不屑于那些禁令。
  事实上每个血族都对这个禁令不满,东方国度,拥有十三亿十四亿甚至更多的人口,东方人那神秘又香甜的血液,为什么他们不能来到东方发展后裔?他们密党本身就避世还好,连魔党也遵守着这些老规矩,凭什么?
  无知就是幸福,在亚摩尔的命令之下,布鲁赫家族的血族第一个对着中国施展了大规模的魔法阵。好在这一晚他们以寻找圣杯下落为重点,在寻找到凯内斯里之前,严禁他们打草惊蛇,否则l市数百万人口,对于血族来说简直是进了不用付钱的自助美食城,还不大肆吸血。好在,凯内斯里还没有被找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