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帝国最后的少将[星际] 作者:小竹子君(下)

字体:[ ]

 
 
☆、第61章 斯米尔菊花初绽
 
斯米尔的眉头皱起,意识略微恢复的那一刻,便觉得浑身不适。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那么酸痛,好像被狠狠揍了一番……
    略微动了动腿,双臀之间疼痛难忍。他睁开双眼,看见面前一章放大的脸,呆愣在那里。
    他的床上怎么会有伯德温?
    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看了看彼此都光溜溜的身体——
    “卧——槽——!”
    伯德温被斯米尔的喊声吵醒,坐起身揉了揉眼睛,还没睁开眼就被一个枕头砸到,他皱起眉,表情有些不悦。
    “你做什么……”
    “我问你做了什么才对吧!!!”斯米尔抓狂,从床上跳起,但是一个没站稳却摔在了地上,扶着腰艰难的站了起来。
    昨夜的记忆涌上,他的眸越瞪越大,几乎要把伯德温瞪出一个洞。
    “你!居然!”咬牙切齿,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被!居然被!
    “……”伯德温静静的凝视着他,忽然笑了起来。“我早该想到的,……我,随你处置。”明明昨夜的自己毫不犹豫,但是现在,他又突然后悔了……
    如果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夜晚多好。那么说不定他与斯米尔会互相说一声早安,然后将他送到办公室……他还可以站在远处继续看着他……
    但是现在,一切都被他自己毁了。
    “哈?!”斯米尔怪叫了一声,身上的酸痛让他几乎站不动,由此可见昨夜是多么的荒唐。“你滚!我不要看见你!”
    “……这是我家。”
    “滚!”斯米尔死死的瞪着他,“变态,我恨你!”
    “……好。”伯德温拉开被子,走到斯米尔面前,拿起地上的衣服。斯米尔一个巴掌挥了上去,男人只是静静的承受了,侧过头,些许鲜血从嘴角滑下。他的头垂着,发丝遮住了眼。
    “对不起……”他低声说道。真的没有想要伤害他……明明是想要一直一直守护着他,却没想到被自己一时的欲·念……
    “你滚!”斯米尔的手死死扣在柜子上,忍住没有再甩他一巴掌。牙关咬的紧紧的,他怎么能够接受自己被一个男人睡了这种事实……
    居然还是伯德温,从来没有想过,这家伙……
    “对不起……我走。”伯德温低声道,捡起衣服就离开了房间。轻轻关上门,他倚在墙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到底该怎么办?
    就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斯米尔跌坐在地。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呆愣了许久。
    为什么……伯德温要做这种事?
    昨夜男人的絮语在耳边回响——“斯米尔,我爱你……”
    爱?
    他浑身一个机灵,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将那些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思绪扔掉。心脏却在他不经意之间加速了跳动。
    不行!爱不能成为他被压的理由!
    愤愤的敲了敲柜子,却不知为何对伯德温的怒火熄灭了不少。但是在他略微挺了挺腰时,又立马燃烧起来。
    “可恶!!!!”痛死他了!一点都不温柔!
    阿尔法明明也被压了为什么看上去容光焕发!为什么他却是要死要活要死要活要!死!要!活!
    愤愤的扶着柜子站起来,身上黏黏腻腻的让他难以忍受。四处看了看,终于找到了浴室,他步履艰难的走了进去。
    打开淋浴,让温热的水洗去一身的污秽。他闭上眸,终于有些放松——
    ……屁股那里好奇怪。
    ……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腿流下来了。
    表情瞬间定住,一团火仿佛“蹭”的一声燃烧起来。牙关咬的几乎要出血,斯米尔一字一顿的骂道——
    “卧!槽!”
    居然射进去了!射进去了!射进去了!他的肚子里居然都是那个变态的……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草草草草草啊啊啊啊啊草草草草草草。(←此为斯米尔内心滚动刷屏)
    昨天的衣服上尽是那种yín·靡的气息,斯米尔实在不好意思穿,只能从衣柜里拿了伯德温的衣服往身上套。边套边咒骂着那个变态,要他断子绝孙精尽人亡……
    伯德温的衣服对他来说略微有些大,只能卷了卷裤腿和袖子。看了眼腕表,已经七点半。不在家里的斯米尔小公主也没有飞行器可以乘,只能像个帝星最下等的平民一样乘坐地面公交……连个座位都没有抢到,只能忍着浑身的不适站了四十多分钟才火急火燎的到了办公室。
    然后悲伤地发现,今天是休息日。
    腕表滴滴滴响起,斯米尔不耐烦的抬起手,看见来电人时吓了一大跳。小心翼翼的捧起腕表,一脸讨好。
    “喂?我最美丽最可爱最优雅的母亲大人……”
    “呵呵,斯米尔。”伯爵夫人摇着扇子,眸光冰冷,“你特么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你昨晚为什么没有回家……呵呵,在外面玩什么了么……老娘昨天晚上给你打了那么多通讯你怎么都不接?”
    斯米尔急忙扫了一眼,果然,未接来电有四十五条。他干巴巴的想着理由:“呃……没有没有,只是在阿尔法那里歇宿了一宿。呵呵,呵呵。”
    “是吗……”瞟了瞟他的衣着,“你怎么换了一套衣服?这体型不是阿尔法的呀……”
    “呵呵呵呵,”斯米尔干笑,“阿尔法的衣服太大了,我穿的苏沐弟弟的……”
    “哦,是吗?”伯爵夫人摇了摇扇子。
    “当……当然。”要是被母上发现自己被压了,一定会被吊起来活活打死的。不行,他这么年轻有为帅气美丽,绝对不可以英年早逝……
    “哦。”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斯米尔,海伦姑娘你还记得吧。今天,现在,立刻给我过来。”
    “啊?干嘛。那个女人一点都不可爱……”
    “呵呵,你给我滚过来相亲。”
    ——————————————————分割线——————————————————
    苏沐似乎对学习机甲的操作格外的有兴趣。中午二人休息过后,又来到了训练室继续,直到晚上六点才停下。仅仅一天时间,少年对于机甲的基本步伐已经极为熟稔。
    饶是被称为帝国第一少将的阿尔法也不得不感慨苏沐学习能力之快。他做的动作,苏沐皆能够一毫不差的完成。除了在操作连贯性方面还略有不足,其余皆是完美。这样的学习能力……仅仅一天时间,已经比许多人一年都来的迅速……
    连他都有些自愧不如。
    “阿尔法,谢谢你。”苏沐微笑,看着已经收起机甲的男人,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跟着你真的能学到很多呢。”
    “……你不用那么拼命的。”阿尔法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垂下头,凝视着对方。少年学的这么快,自己对于他来说……
    如果你变得强大,那我又如何保护你?我与你来说,又有什么价值?这样完美的少年,他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当然要努力。”苏沐轻笑,手在他的发丝间穿过,又轻轻揉搓起他的耳垂,凑上前轻啄了一下他的唇,“这样才能够保护你。”否则,我一无是处,又如何与你一起面对那些未知的危险?
    “……保护……我?”阿尔法似乎有些吃惊。
    “嗯。”点点头,将阿尔法一把拉进怀中,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又舔了舔他的脖颈。
    阿尔法的耳根烧红起来,声音有些变扭,“……还是我来吧……”
    “恩,现在暂时由你来。”苏沐啄了啄他的耳垂,“等我可以和你比肩的时候,就让我来保护你,好吗?”
    “……好。”心里居然有些喜悦,明明他一直想要为少年撑起一片天,但是……
    阿尔法抬起手,紧紧拥抱着苏沐。将头埋在他的发丝间,轻嗅少年身上的清香。闭上眸,静静的体会着对方的温度与心跳。
    但是,好喜悦。
    他的眸微微弯了弯,表情也变得柔和无比。与苏沐在一起,明明总是在重复着同样的拥抱与亲吻,却每一次都让他的心战栗。那种满满的幸福填充着内心,几乎要忘记该如何思考。
    许久,二人才放开手。相视一笑,不需要什么言语,彼此的心已经紧紧相贴。
    在用完晚膳后,二人略微逗弄了一下猫咪,又坐在一起各自看书。待到深夜,苏沐依旧未曾做什么,而是与昨夜一样,在一个晚安吻后,静静的搂着阿尔法,相拥而眠。
    与此同时,刚刚相亲完毕的斯米尔则哭唧唧的跪在地上聆听着母上的教诲:
    “你是这样对待女士的吗?斯米尔你这样子是绝对讨不到老婆的!”伯爵夫人碎碎念着,“太粗暴了,居然让女士等了你一个小时!还居然一句话不说!”
    跪在地上的斯米尔默默流泪——腰好酸好酸好酸。
    “我就是不喜欢她嘛。”斯米尔嘟嘴撇过头,“那么凶……”
    “那你喜欢谁?你给我个人,只要是活的!”气的甩掉了扇子,“你看看别人家,两百岁了孩子都去第一学院上学了!你呢!你呢!”
    “……”斯米尔沉默,他喜欢谁?
    伯德温?
    那种大变态!噫!还是算了!
    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他飞快的摇了摇头。伯爵夫人看见他这幅怂样,恨铁不成钢的拿扇子用力的敲了敲他的脑袋。
    “人家阿尔法才一百五十岁就已经有未婚妻了,你呢!你呢!”伯爵夫人扇子一甩,优雅的遮住了下巴,“不管如何,我只给你三年时间。”
    “哈?干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