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三更道士五更鸡[穿越] 作者:因花生

字体:[ ]

 
文案:
在我意中人的心目中我是一个大英雄
终有一天我会踩着七彩祥云去迎娶他
他不仅猜对了开头也猜中了这个结尾
但有唯一的一件事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我身后七彩的并非祥云而是我的尾羽
 
 
刚刚穿越就被人抓在手中的谷甘夙看着红通通的喜堂发现这个世界格外的大。
等等!他为什么是被人抓在手里?
等等!旁边一起磕头的怎么也是个男人?
等等!他跟男人之间一闪而逝的那条线是什么鬼?
小道士谷甘夙瞪圆了双眼,他张了张嘴动了动舌头,发出了一声还算响亮的叫声:“咯咯咯——”
本文又名《秘制掌中宝》、《我家的公鸡不可能这么好看》、《贯彻落实先婚后爱战略方针》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谷甘夙,贺安 ┃ 配角:凡人众,妖怪众,仙鬼众 ┃ 其它:主攻;美食;1v1
==================
 
  ☆、第一章·盗贼
 
  有老话说“穷时拜佛,富时信道;小病拜佛,重病信道”,这几年老百姓一天比一天有钱起来,有许多人想起了本土自产的道教。
  平宁观坐落在茅山之畔的半壁山上,属茅山宗一派。
  虽然这茅山宗炼丹画符捉鬼降妖的本事在今时今日的科学社会早被打了入封建迷信,但因着这平宁观求签摆卦极准,到底那些上山来点香问法的香客信士年复一年的多了起来。
  又因着平宁观上四季花开不败,自成一方美景,常传出要被评成AAAAA级景区的消息,来游览的游人与香客更是络绎不绝。
  而谷甘夙,便是平宁观这一代的大弟子。因为长得好看又会说话,一向是平宁观的招牌讲解员。
  烧头炉香,是显示对神明的虔诚之心。从昨日起便有人在山门外等着,苦等一夜就为了抢到开年的第一柱香。
  头炉香,指的是开年之后的第一炉香,并不是独指“头炷”,却常常被人误会。所以开年的头一天,往往便是观庙里一年当中最忙碌拥挤的一天。
  摩肩接踵,纷至沓来。大华国人多的特色在这一天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年初一,人山人海,迎福纳祥。
  早上五点平宁观便开了大门迎接前来上香的信士。
  大弟子谷甘夙一身鹅黄道袍站在观中几位高功身边,面带微笑,神情随和,凡香客进门便点头致意口称“福生无上天尊”。
  站在观门旁,看着蜂拥而至的香客善信,谷甘夙微微低头撩起道袍一角,垂下眼睛瞟了一眼,然后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和气淡然的表情下是满心的焦躁。
  人一多WiFi信号就是这么差,手机上代表着信息更新的小菊花一直在转啊转,让本就急性子的谷甘夙耐心几乎耗尽。
  也怪不得昨晚上熬夜的居士们一直拿着手机对天直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抢红包呢,原来是因为找不到信号……他算了算今日进香的人数,决定这个月的单费还是先换个快点的网好了。
  谷甘夙身为同辈中进门最早的大师兄,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大年初一后自然知道其中厉害。在开了观门迎了第一批香客之后便找了个理由躲懒。
  还美名其曰:让师弟们广结善缘、求探道心。
  他看了眼时间,根据经验估测出大批的香客马上就要涌上山来,便不慌不忙地掸了掸道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冲着围观师父们参拜神灵的香客们露出一个笑来,转身进了内殿。
  他一点也不想去给师弟们做勤劳勇敢艰苦朴素的好榜样,八荣八耻放在心里就够了,年初一的还是让他这个操劳了一年的大师兄好好放松放松吧。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眼下能劳动他这个大师兄担心的只有前两天的快递能不能顺利拿到。
  那可是关乎了整个道观一年单费的快递,关心这种生死存亡的大事才是他身为大师兄应当做的。
  站在山顶院墙外眺望了一下从山脚缓缓向上挪动的各色汽车电摩蹦蹦,谷甘夙遥望着观门前被挤得满头大汗,还得端着一张笑脸的师弟们道了声“慈悲”。
  他又偷偷看了眼藏在道袍中的手机,上面的物流信息依旧一点变化都没有。谷甘夙面无表情的掸了掸没有一丝褶皱的道袍,扭身回了自己屋子。
  只见衣袍滚滚,背影中满满的都是仙风道骨仙气飘飘。
  呵呵哒,逆耳快递说好的两天必达已经卡在隔壁市第三天了。上门自取也没这么慢。
  冬天日短,半日后天色将暗。此时门外万籁俱寂,在暖阳之下一丝寒风也无。
  谷甘夙盘膝坐在蒲团上,摆着五心朝天的姿势。他面容俊俏,心中平静神色安然,端的是安稳闲适。束发盘髻头戴莲花冠,在一身青兰色道袍衬托下竟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人心好静,而欲牵之……”今年的单费不知道能多养几个孩子。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那帮臭小子饭量又见长了,不多赚点肯定不行。
  “……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他口中默诵经典,以求心静安然,得证大道。
  正在默念经典的谷甘夙突然哆嗦了一下,刚刚一瞬间只觉得脊背发凉,心思难静。他睁开眼晃了晃头,刚才不安定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但心里却发虚的很。
  他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下午五点了,马上就到关观门的时间了。中间虽然可以躲懒,但关观门时他这个大弟子还是必须在场的。
  站起身来对着镜子整了整衣带,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品格清高一些。深吸一口气,压下了莫名的心虚。
  他又瞅了一眼手机,然后放回内衫的兜里,推开房门,嘴角挂起见客时含蓄的笑容。
  谷甘夙此时心中却在哀叹,也不知道去取快递的师弟能不能及时把东西拿回来。他买的花种因为快递放假被卡在了隔壁市,拿不回来今年观里可就没花儿看了。
  虽说方外人士不该拘泥于这些身外物,但是没花就是没游客、没游客就是没钱,没钱怎么养活这么多死孩子?
  更何况……谷甘夙整了整袍角,更何况自己还没出家呢。
  正当谷甘夙推门而出跨出脚的一瞬间,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之前满院的寂静。
  谷甘夙抬起头来,眼睛闪闪发亮。他听得出这脚步声的主人正是去今早去拿快递的师弟。
  “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有着白胖圆脸的少年带着一脑门子的汗,推开了房门急匆匆的向着谷甘夙跑来,便连头上刚刚随手带上的纶巾都歪了。
  “怎么了?你歇歇。”谷甘夙看着两手空空的师弟心里急的不行,但还是憋足了大师兄的端庄架势。回到屋里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师弟一杯自己拿着。
  “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快递没了!”男孩儿接过谷甘夙递过来的茶杯,一口气喝了下去,“我把它放在功德箱上,一眨眼的功夫就都没了!”
  什么叫都没了啊!还一眨眼!
  这时刚刚心虚的感觉再次出现,一个不好的预感渐渐浮现心头。谷甘夙睁大了眼还没来得急再问,就听到屋外又传来了一片脚步声。
  是的,一片脚步声。
  随着“嗒嗒嗒嗒”的脚步声谷甘夙的心肝已经跳的不能行了!无量天尊,千万别——
  “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三四个十六七岁的男孩儿急匆匆的向着谷甘夙跑来,“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师兄!功德箱被偷了!”
  他们和之前的圆脸少年一起一脸无措的看着谷甘夙,一室寂静。
  只听“啪”得一声,谷甘夙手中握着的茶杯突然碎裂开来,凉白开流了一地。
  借贷禄库受生钱财,方以禄簿注财……谷甘夙只觉得心中一把火烧了起来,他默念了几遍《灵宝天尊说禄受生经》,到底压不住这怒火中烧的心情。
  取非义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三茅真君在上!道爷不发威真当我是秃驴啊!
  他步履如飞,极快的打开书柜,从一堆黄色纸帛中随手拿了几张,反身抽出了挂在电脑旁做装饰的桃木剑。
  桃木法剑在落日余晖中竟是熠熠生辉。
  妈个鸡,大年初一来道观偷东西,真当入观禁忌里的不得妄言妄动是说着玩的么!
  一众少年看着谷甘夙衣袍滚滚的背影这才回过神来,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忙追着已经远去的谷甘夙跑去:“师兄师兄师兄!等等我们!”
  眼见着追不上谷甘夙,带头的圆脸少年咬了咬牙道:“还愣着干嘛,打110啊!”
  “可是师兄……”
  “师兄什么!不报警你们要看着师兄大年初一杀人放火啊?”
  此时观门已关,游人渐散,山路上只剩下星星点点的零散游客。谷甘夙冲到正殿,扬手就着殿前火烛燃了一张黄符,立时只觉身周微风环绕身轻如燕。
  他一路奔下山去,在山脚处看见一辆汽车吭吭哧哧一步一挪的往前开着,速度绝不超过10公里每小时。但是司机却恍若不觉一般。
  谷甘夙停下了脚步,挑起一边嘴角讥笑一声。他本就生的俊美,平日里在居士信善们面前都压抑着脾气装作一副淡然处世的样子,此时动了真火整个人倒是生动了起来。
  只有收养他的老道士们与自幼一起长大的师弟们才知道,人前道骨仙风的谷小道长在私底下是个怎样的暴脾气。
  你当道观里的东西是随便便就可以动的么?真是蠢材。
  他一步一步靠近了那辆龟速前进的车,手上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张黄符。谷甘夙晃了晃夹着黄符的二指,黄符竟无火自燃起来。
  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幡悬宝号普利无边,诸神卫护天罪消愆。经完幡落云旆回天,各遵法旨不得稽延。急急如——”
  符已燃尽但咒却未完,突然天外一声炸雷,谷甘夙诧异抬头,耳边响起一个稚嫩童声: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急急如律令!
  谷甘夙只觉得身上一烫,浑身都没了力气。
  他遥遥看了眼冬日里依旧风景如画的半壁山,几乎看不清半山腰的平宁观庙宇。师弟要是能记得把花种拿回去种下就好了,师父们都是不管事的……在倒下的一刻他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妈个鸡,谁没事乱放咒,别让道爷逮到他!
  眼前突地一黑,再无知觉。
  
 
  ☆、第二章·拜堂
 
  不到五分钟,警察便来了。此时一帮小道士们也衣衫凌乱的狂奔到了山脚。
  但现场只剩下了一辆开不动的汽车,一个躺在汽车后备箱里的功德箱,一个放在功德箱一旁的快递包,一个因惊恐瘫软在驾驶座上的小偷,与路面上一个黑漆漆发着热气的坑。
  那小偷精神像是有些失常,他念念叨叨喃喃自语地一直说着:“一个雷……一个雷下来了……人就没了,没了,没了……”
  众人听到他这话,脸色都是一变。
  “无上天尊。”圆脸少年拱手一礼,站了出来拦住了身后心急如焚张望不断的师弟们,“警察叔叔,我们师兄呢?”
  不过二十四五的小警察心里一噎,看了看面前这群忧心如焚的小道士,又瞅了眼正从车上将小偷抬下来的同事,无奈道:“我们来时就没有见他。”
  谷甘夙在附近人缘很好,自幼在这长大的小警察与他也算是童年玩伴。
  圆脸少年下意识摇了摇头,咬着牙鼻尖微微渗出点点汗珠。他垂下头看着一旁被惊雷打出的黑坑,握了握拳,再看向面前的小警察时眼中带着茫然与害怕:“我们、我们都没看见师兄……就只看见一道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