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的地方不对? 作者:火梦(下)

字体:[ ]

 
  “你都干什么去了?这么晚了还在外面!”
  这句话,满川听出了浓浓的火味。
  “路上堵车啊,所以就晚了!”
  “唉。好吧,你等着。”
  满川恩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把手机揣进包里,满川就扶着满多海坐在了旁边的石阶上。
  由于是晚上,地面又有些冰,所以满川就脱下蓝色外套,垫在了地上后,这才扶着满多海坐在了上面。
  满川里面只穿着一件灰色的圆领长袖,所以脱了后,难免会感觉到有一些冷!
  满多海见他耸着脖子,就站起来,弯腰把衣服拿起,递给了他。
  “哎呀,你脱什么衣服啊,这么冷,快穿上,别感冒了。”
  “没关系,我这国防身体,好着呢。你坐吧,反正也不是挺冷。”
  说起不冷,这还是三四月,夜晚本来就凉,所以冷得他鼻头都有些红了。
  满多海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蓝色衣服。
  这一瞬间,他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怎么的,竟然流出了一滴泪。
  “你真是一个傻孩子。”
  满多海说着,把衣服搭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坐在装着衣服的包包上。
  满川穿好衣服,蹲在地上看着他的侧脸,抿嘴笑道。
  “满川,那个男孩子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啊?”
  “哦。”满川呵呵一笑,“他去国外了。”
  “我看他对你挺好的。”满多海抬头仰望星空,说道,“两个男的本不应该在一起,但你是我的儿子,你是例外,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只要有人疼你,爱你,我这个做父亲的就知足了。”
  “爸。”满川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说道,“你早就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吗?”
  “是啊。”满多海点头,“他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他其实喜欢你。”
  “可是晚了。”满川抿嘴说道,“我们已经分了。”
  “分了?”满多海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会分了?”
  “有些事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既然分了,那就代表我跟他本不就是一对吧。”
  “也是。”满多海笑着说,“咱儿子那么优秀,今后一定会找着更好的。”
  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皱纹看起来像一道道沟溯,既让人心酸,又让人害怕。
  在这一瞬间,满川决定了,今后自己一定要让他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再也不让他累着了。
  他要把累积在心中原本属于解龙呈的爱,全部贡献给他,一点都不会吝啬。
  满川抿着唇,靠近他,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爸,我爱你。”
  “恩,我也爱你。”
  这时,一辆黑色保时捷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走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相貌堂堂,但脸上却有些倦意的男人。
  见到来人后,满川吓得一下就站了起来。
  “董事长,你…你怎么了?”满川双手不知道该怎么放,干脆就放进了身后。
  他确实打过电话,但是那是他叫司傲找别人来啊,可没要他亲自来啊!
  满多海一听是满川的领导,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
  “上车吧!”司傲刚准备拉开车门,满川三两下走到他的身边,把车门给拉开了。
  “我来就好。”满川赔笑道。
  司傲哦一声,绕到另外一边,低头钻了进去。
  满川拿过包包,扶着满多海坐在了车里,然后自己坐在了副驾驶上。
  等车开走后,满川才开口:“董事长,真是麻烦你了,谢谢你啊!”
  “不客气。”司傲说,“倒是你,你真听话,果然今天就回来了。”
  “……”不是你叫人家今天回来的吗?
  “呵呵,董事长的吩咐,我哪敢不听啊!”满川哂笑道。
  在这一瞬间,他的尊严又土崩瓦解了。唉,又要到什么时候,他才能重拾尊严啊?
  不过,在别人手底下做事,还能谈尊严吗?
  把他们送到龙天别墅后,司傲没有下车。
  满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让他下来喝杯咖啡再走。
  司傲却说,如果喝了,今晚估计就不用睡觉了。
  最后,司傲还是开车离开了。
  给满多海安排好房间,满川才回房睡了。
  他觉得睡下没多久,闹钟又响了起来。
  拿过来一看,发现昨天没有关闭闹钟后,满川气得将闹钟摔在了地上。
  他三点才睡,六点就被闹钟弄醒了,八点还得去公司上班。
  啊!!这坑爹的生活到底要何年何月才能结束啊?
  满川啜泣着下床,眯着眼穿衣服。
  他敢保证,自己的黑眼圈绝对很重!
  穿了件黑色立领外套,一条黑色长裤后,满川才打着哈欠走下了楼。
  大厅的灯亮着,茶几上还有热腾腾的牛奶,稀饭?
  啊啊!这种美好的生活又回来了。
  满川笑容满面的走过去,端起牛奶就开始喝!
  “爸,你怎么不多睡会?”满川一边喝,一边走去了厨房。
  “平时这个时候早就去做事了,哪还睡得着啊?”
  满多海端着碗走出来,到了茶几边上后,为满川舀了些稀饭在碗里。
  “你总得适应啊!”满川坐在沙发上,望着他说,“今后别起这么早了,你睡到十二点也没关系。”
  “呵呵。”满多海笑了笑,递给他筷子。满川急忙接过来,把手里的杯子放在了茶几上。
  “习惯了。快吃吧。”满多海坐在他的对面,端起碗开始喝稀饭。
  果然满川还是喜欢这样的父亲!
  吃完饭后,满川走去了卫生间。
  满川站在镜子面前,暗道:果然黑眼圈好重,这副德行怎么去公司啊?要不戴个墨镜?
  满川打了一个寒噤,摇摇头出去了。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七点,跟满多海交代了一些事后,就去公司了。
  满多海觉得无聊,就上搂去满川的房间了。
  看见这间屋的惨状后,满多海就摇了摇头!
  满川从不收拾床铺,以前司义君在的时候,会给他洗衣做饭,可是现在司义君不在了,他的房间就像狗窝一样,乱七八糟的。
  叠好被子,满多海又把衣柜的门拉开,当他看见衣柜里乱糟糟的时候,便捂住了头。
  于是,他又把那些衣服叠好,脏的又拿出来丢在地上。等他叠完后,转过头一看地上的时候,他又捂住了额头。
  这么一堆,看来只有交给洗衣机了。
  ?
 
☆、走访
 
?  满川顶着黑眼圈进公司的时候,别人都以为他昨晚上偷牛去了,还为此消遣了他一番。
  满川呵呵一笑,挡住眼睛进办公室了。
  刚坐在椅子上,就看见了上面一大推资料。
  等他全部看完,又做完后,时间一晃又到了中午十二点。
  “满川,过来一下。”
  一听是司傲的声音,满川二话不说,起身就去了。
  轻轻地敲了敲门,满川推开门走了进去。
  见一个陌生男人坐在沙发上后,满川皱着眉心站在了司傲的面前。
  司傲说:“他是帝贸旗下商场的总经理,你跟他去走访一下,回来跟我做一个详细的报告。”
  “哦。”满川点点头。
  看他那么精神,估计昨晚上睡得很香!
  不像自己,两黑眼圈像熊猫眼一眼!
  “慕经理,他是我的助理满川,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找他。”司傲说着,不禁眉头一皱,对着满川说,“你没睡好?”
  “也不是!”满川说,“就起得有点早!”
  “哦。那你跟慕经理去吧!”司傲说完,在抽屉里面拿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开始看起来。
  帝贸集团旗下有很多的子公司,其中商场,酒店,建筑居多,再就是国际贸易了。
  而慕经理就是某商场的经理,受司傲的命令前来。
  司傲要求很简单,只要带着满川在商场转悠一圈,把商场的境况,销售业绩,全部做一个详细报告就行了。
  到了商场的门口,商场最前面的布景就让他忍不住写在小本子里。
  慕经理见他在写什么东西,也没管他,只是站在门口等。
  满川三两下写完,就进去了。
  商场生意很好,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禁让别人觉得生意很棒。
  可是满川注意到了,这些人都是看一眼,摸一摸后,就走了。
  “平时都这样吗?”满川撇了一眼慕经理。
  “最近才出现这样的情况。”慕经理说。
  “哦,那销售业绩如何?”满川问道。
  “每天大约有五个点。”慕经理说。
  五个点,除了缴税,本金,房租,员工的工资外,可以说收益是零。
  这下,满川终于明白司傲为什么会叫自己来了!
  “去楼上看看吧!”满川说完,把本子放进兜里,坐着电梯上去了。
  二楼卖的是女装,多数都是名牌。
  满川走进其中一间衣服店里,翻了翻那些衣服,又取下一件衣服看后,他才意识到这里的销售小姐对他不闻不问,看都不看他一眼。
  慕经理走进来后,那两个靠在墙上墙上的销售小姐才急忙走了过来。
  “这就是你们对顾客的态度吗?”慕经理对着两位销售员低吼一声,语气不善。
  “对不起,慕经理,我们没有注意到他。”其中一个急忙低下头小声的说。
  “你们这态度,也怪不得这里只有人来,却没人买,继而业绩下滑。”满川说完,转身走去了另外一间。
  慕经理瞪着她们,说道:“晚上开会。”
  话罢,慕经理便跟在了满川的身后。
  这种情况每间名牌店里都有,都是对顾客爱理不理的样子。
  满川叹了口气,又乘电梯去了三楼。
  这楼是男装,卖的大多数都是中年男人,以及司傲那种成功人士穿的。
  满川想着为自家老爸买一件,就挑了间店铺走了进去。
  摸着下巴看了一会,一件立领,黑色双排扣的外套就入了他的眼。
  站在柜台上的那个身穿制服的女人撇了满川一眼,继续低下头玩手机。
  “这多少钱?”满川拿着衣服走去了柜台面前。
  “一千二百八!”
  “这么贵?”满川说着,就假装摸了摸衣服。
  不过,这料子还真不错,摸着手感绝佳。
  “你要觉得贵,可以去旁边的地下商场,那里才需要几十一件,不过质量很差就是了。”
  “哼。”满川把衣服放回原地,又走来她的面前,“给我装着,我买了。”
  销售员一愣,不自然的眼神撇了一眼后,便去把衣服给取下来了。
  “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满川说着,继续看衣服。
  “什么?”销售员呆呆的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