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复仇的机甲神[重生] 作者:阿嘉妮(下)

字体:[ ]

 
☆、火烧森林宫·1
 
    和刘光联系上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方面是由于刘光作为王宫侍卫队临时指挥官的身份,另一方是担心北方城的讯号追踪。到四天后,简桦才在联络器的立体投影里,看见了刘光的身影。
 
    刘光打量了简桦很久,终于笑了:“臭小子……”他顿了顿,又重复了一遍,“臭小子……”
 
    大概他也有很多话想说,到嘴边,只剩下了这一句翻来覆去的责怪又像是宠溺的话。
 
    简桦也笑了,说:“我还活着。”
 
    “你现在在哪?安全吗?我让人去接你。”刘光说。
 
    “不用,”简桦犹豫了一刻,想起隶属于北方城的苏臣和田芮奇,摇头拒绝了,“我现在还很安全,正在往首都赶。”
 
    刘光大约是想起了什么,古怪的皱了皱眉。
 
    他的动作幅度很小,不注意压根看不见,但简桦一直注视着他的脸。
 
    “怎么了?”简桦问,等了数秒,见刘光没有马上回答,他又追问道,“邵续霖现在怎么样?”
 
    “他很好,”刘光用手指揉了揉眉心,笑着说,“他一战成名了,现在他是全帝国少女心目中的偶像,虽然还因为杀害你养父的嫌疑被软禁在黑森林宫,但是舆论形势一片大好,想见他的小姑娘们已经从黑森林宫排到卫星城了。”
 
    他故作轻松自在地说。简桦也附和地笑了笑,心里放松了一些,又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他?我可以为他作证,他不是杀害父亲的凶手。”
 
    刘光脸上笑容敛去,慢慢地说:“我看你最近还是不要见他了。”
 
    简桦愣了半天,问:“为什么?”
 
    “因为你同样是嫌疑人,你记得吗?带着邵续霖逃离卫星城的时候,你杀了首都派去的特使。”刘光说。
 
    ——不是简桦杀的,是虞飞城干的。
 
    简桦和刘光都知道这一点,但是两个人默契地都避开了这一点。
 
    虞飞城现在是他们的盟友,出于大局考虑,他们暂时不能把虞飞城送进监狱。
 
    更何况,那位刀疤特使讨厌到人人得而杀之。
 
    “你不能替邵续霖作证,相反,只有邵续霖被证明无罪,你为了帮他而杀人的行为才有了特赦的可能。”刘光看着简桦,目光沉静又复杂。
 
    简桦沉默一会儿,明白刘光说的是事实,说:“那你告诉他我还活着。”
 
    刘光温柔地看着简桦,缓慢却又坚定地摇摇头:“我暂时不会告诉他这一点,我会让他深信你已经死了。”
 
    简桦说不出话来,瞪着刘光,可刘光的表情却不像他话语那样的冷酷残忍,反而是一种温和的、悲悯的。
 
    “为什么!”简桦说,与其说是质问,倒更像是指责。刘光的语气给他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直以来,只要恳求,刘光就会尽量满足师弟们的所有要求。哪怕是简桦当时提出的让暴风谷庇护邵续霖,他都答应了。
 
    但是这次不同,刘光的声音神情都像是在说他已经做出决定了。
 
    “在暴风谷的时候,我曾经和你说过,”刘光说,“我们对邵续霖的要求都非常简单,他为父亲复仇是天经地义的,没有人有资格阻止他,但是必须要遵循两点,第一,不要在战争的时候,第二,不要连累到无辜的人。”
 
    简桦也看到了在首都之战中,邵续霖击败巨兽后的表现。——他试图和女王陛下的母亲同归于尽。
 
    平常人没有看懂那一场潜藏的危机。但是懂的人全部捏了一把冷汗。
 
    “我从前想,也许只有你能管得住你这个弟弟,在你失踪的时候,”刘光已经把“死亡”的措辞改成了“失踪”,他知道简桦的突然失踪和突然出现,背后肯定有很多隐情,却又善解人意的不加追问,“那时候我十分紧张,一方面我想保住你弟弟,另一方面我又担心他会失控。你我都知道,他是个战斗天才,只要把武器交到他手上,他就能给我们带来胜利。同样,如果他成为了敌人,那就是我们最大的危险。”
 
    “果然,在战斗之后,他就要向我们发起攻击……不要说什么他只是一时冲动,”刘光摆了摆手,制止了急切想要辩解的简桦,略带疲乏地继续说,“他的目标或许只是尊贵的夫人,但是当时指挥台上有不少人,他为了报仇,并不太在乎我们的死活。在我以为我们不得不炸死邵续霖的时候,有个人阻止了他。”
 
    刘光深深地看着简桦说:“那个人不是你。简桦。”
 
    所有的声音都哑在了嗓子里。简桦也看见了那时向邵续霖跑过来的陈方公主。
 
    ——愤怒的邵续霖,在那一刻,停止了攻击的脚步。
 
    刘光看着简桦一点一点黯淡下去的眼神,安慰地说:“这是一件好事,说明邵续霖还有救,就算没有了你,至少还有人能制止他。这点对于王室来说、对于即将到来的审判来说,都非常重要。”
 
    “我跟你直接的说吧,”刘光说,“我的父亲是首都大审判长,我的几位堂兄都在议事庭工作,我们一致认为,公主殿下和邵续霖的恋情曝光,有助于获得民众的同情,我们会有更多的机会为邵续霖翻案,甚至为当年邵元帅的死找到新的证据。”
 
    简桦瞪着刘光,知道他说的很可能确实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可是他听着,就像是数个月来,所有的伤痛在这一刻全部扎到了心里。
 
    “他是我弟弟。”简桦说,声音低沉,和他平常的声音大不相同。
 
    “是的,”刘光点头,“所以我一直不太赞成你们在一起,会是大丑闻。让卫星城老城主的颜面蒙羞。”
 
    ——你以前为什么不说!
 
    简桦几乎要被激怒了,但是长久以来对刘光的尊敬和信任还是让他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这么高的时候,”简桦在身边比了一个孩童的高度,说,“他这么大的时候,就是我带着他,我带他回家,教他打仗。他是我的弟弟,也是我的……”他在这里结巴了一下,顿了顿,“为什么我非得把他让给别人?”
 
    简桦已经明显慌乱了阵脚,刘光看着他,心中也有一丝不忍。
 
    在刘光看来,邵续霖是一个优秀的年轻人,但简桦是一个亲密的师弟。
 
    刘光会为了救邵续霖而尽心尽力,但他并不希望简桦和邵续霖有太多紧密的联系。
 
    ——邵续霖是颗定时炸弹。
 
    从二十年前老国王遇刺、大王子被流放以来。内战的阴影就一直笼罩在银河帝国每个人的头顶。没有人能幸免。
 
    大王子的北方城和女王的首都,迟早会有一战。
 
    刘光为了躲避内战,远离了首都。他知道邵续霖的身份,邵续霖是肯定会卷入战争中心的,他不希望邵续霖有一日会把简桦也带进王室内部的蝇营狗苟。
 
    想到这里,刘光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简桦,”他说服道,“邵续霖的身世阻碍了你们成为了同路人。你不可能永远呆在他身边,也不可能让你们的关系大白于天下。你不知道哪天他就会变成另一个人,你不可能做到时时刻刻阻止他过激的报仇。他也不可能一直安心的跟在你后面,你把狼崽子当成小狗养,本来就是不对的。你一刻没有看住他,他就试图杀人了。”
 
    简桦哑口无言,刘光的话戳中他心中的隐痛。
 
    前世,起源一点误会,他和邵续霖就分道扬镳。所谓多年的感情和信任,其实脆弱到不堪一击。
 
    “我们都看见了,除了你之外,”刘光接着说,“有另一个人可以阻止他。公主和他认识才不到半年,我觉得,他心里,对陈方还是有一定好感的。而且陈方的身份特殊,他既然能忍得下陈方,也许看在陈方的面子上,在查明他父亲死亡真相的时候能采取一些不那么过激的行为。”
 
    简桦想反驳他,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邵续霖看见陈方,就停止了攻击的行为,这点太出乎简桦的意料了。前世,邵续霖在复仇时,没有对任何人手下留情过。或许陈方公主在他心目中确实是不同的。
 
    黑森林宫。
 
    邵续霖被软禁在别院的塔楼中。环境比时间塔好了很多。
 
    虽然窗户被铁条焊死,但还是能从空隙中看见阳光,远处的湖水,隐隐约约的还有首都建筑别致的穹顶。
 
    邵续霖站在窗前,阴郁地看着外面的天空。
 
    他的身后,沉重的铁门响了一声,然后被打开了。
 
    “邵长官,”一个看守尊敬地说,——因为首都这一战,邵续霖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您的律师来了。”
 
    一个头发花白、神情矍铄的老人从看守背后绕过来。
 
    邵续霖没有理睬他们,看守退出门外,关上了铁门。
 
    “邵长官,很荣幸为您辩护。”老人说,向邵续霖走近了两步。
 
    “我不需要律师。”邵续霖说,背对着他。
 
    “您需要,”老人坚持道,脸上露出了诡谲的笑容,“我是受黄先生委托来为您辩护的。”
 
    黄远???
 
    邵续霖回过头,冷冷地注视着老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