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道长难当 作者:啊风

字体:[ ]

 
<[系统]末世重生之道长难当>
作者:啊风
文案
赵北穿越了,还附带游戏系统。 
按照种马文的套路,他将在末世霸气侧漏,美女环绕,左拥右抱。 
但是他穿成了医师伪娘萝莉。好吧,至少还能打丧尸。 
然而,即使拥有了逆天的游戏系统也无法扭转这末世扭曲的人心。 
 
 
 
 第一章
 
    六月末,骄阳似火。
 
    翻腾的热浪席卷a大校园,葱茂的绿树,宽阔的大道及道路两旁耸立的建筑物都仿佛在这片火热中有些诡异的扭曲。
 
    路上空无一人。
 
    也是,正值临近期末的时候,a大的学霸们开启了疯狂学习模式,学渣们也因为这酷热的天气而纷纷躲进凉快的图书馆,即使不看书也要占着座位让得不到座位的学霸们跳脚。这是每个大学都有的特色。
 
    天气依旧如火如荼,延绵不绝的蝉鸣缠绕荡漾在空气中,令人愈发烦躁。灼热的阳光像在地面上到处点火,大道上明晃晃的一片,灼人眼球。
 
    在这片火热与扭曲中,一个身影逐渐显现。像是一个虚影,飘忽而来,随着距离的拉近,变得清晰。
 
    来人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和蓝色的大裤衩,脚上趿拉着一双夹角拖鞋。一副标准的宅男样。他走得很慢,似乎毫不畏惧这热得能把人烤熟的天气。
 
    赵北垂着头,手里拿着几本书,像是感受不到那要命的炎热般,悠哉而缓慢的走着。事实上,赵北确实没有感觉热。在如此炎热的夏天,他甚至连一滴汗都没有流。
 
    赵北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比如今天去图书馆看书应付考试,他只是翻开书本,粗略的浏览了一遍,书本的内容便像是早被他看过千万遍般熟记于心了。再比如现在,即使行走在烈日之下,他也感受不到一丝炎热。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他突然开了挂,有了金手指一般。
 
    赵北抬头,一张清秀的脸露了出来。他朝着火红的太阳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太阳周围似有若无的光晕。他眨了眨眼睛,即使长时间地盯着太阳也没有一丝灼热感,只是低下头的一瞬有些微的昏沉。
 
    赵北摇了摇头,抛开思绪,朝宿舍走去。一会儿还有场帮战要打,他想到自己已经攒了很久的帮贡,经过待会儿那场战斗就能拿到手的极品武器,不禁加快了脚步。
 
    赵北是个死宅,常年扎根游戏,手速惊人,走位风骚,在游戏里是响当当的大神一枚,引无数妹子竞折腰。白衣道长,剑气凌然,衣袂翻转间便夺去一个人的生命。身旁飞来一支暗箭,道长侧身一闪,再加上一个前冲,便捕捉到暗箭的主人,剑光闪动,会心一击。黑衣刺客躺在了地上,随即化作一道流光消逝不见。
 
    帮会公屏,妹子们一片欢呼,汉子们一阵狼嚎。
 
    一双苍白的手在键盘上飞快的舞动,赵北眼神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操纵着游戏人物抵御一个又一个袭击,游戏里一片绚丽光效,端的是无比的酷炫狂拽帅。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战斗已接近尾声,帮会据点上已经是一片灰色,只有寥寥几人头顶着绿名闪着幽幽的亮光。白衣道长神情冷肃,一身孤高的白,傲然挺立在一片尸体之中,绝逼的霸气侧漏。
 
    赵北看到帮战胜负已分,便直了直腰板,伸展双臂伸了个懒腰。然后操作着白衣道长屁颠屁颠地跑去帮贡武器商那换了自己期待已久的极品武器。
 
    一把流光溢彩,隐隐泛着寒光的长剑出现在道长手上,剑柄上雕刻着一些繁杂的古文字,太极八卦图镶嵌在剑柄中央似如轮回转动。此剑一看便不是凡品。无极剑一换上,世界频道上便闪现出赵北又前进不少的装备名次,已然挺近了该服世界前十。
 
    帮会里又是一阵欢呼与祝贺。
 
    赵北的嘴角不由勾起一个弧度,不过还没等他高兴够,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的“大反派”字样,赵北还没来得及完全上扬的嘴角又垮了下来。
 
    “喂。”赵北忐忑不安的接起电话。
 
    “呵呵~”对方传来颇为磁性的笑声,奈何赵北欣赏完全不了这种男性魅力,听到笑声,赵北只觉得身上一凉,寒毛直立。“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嗯?”
 
    最后一声上扬的语调,简直把赵北淋了个透心凉。“周日?”
 
    “呵呵~”
 
    “结婚纪念日?”
 
    “呵呵~”对方的笑声似乎更加愉快了,“我倒是希望是。”
 
    “大哥,你能别笑的那么渗人么?”
 
    “呵呵~”对方声音一转,变得严肃起来,“十分钟后到东门。”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滴滴声,赵北终于想起来今天是“大反派”的生日。
 
    死定了!
 
    “大反派”名叫肖楚,是赵北的青梅竹马,不对,是竹马竹马。赵北和肖楚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两个人好的能穿一条开裆裤。两人一路从小学到大学,就连赵北都感觉缘分的奇妙。因为按道理,凭肖楚高中时的学习成绩,上比a大好的大学是完全可能的。但是高考成绩下来后,肖楚却和赵北上了同一所大学。也许是肖楚高考的太紧张了,发挥失常。但是肖楚会紧张?这个理由打死赵北,赵北都不会相信。别人不知道肖楚的本质,赵北可是知道的,肖楚这人,妥妥的可以用四个字形容:衣冠禽兽。
 
    小时候,赵北是一群孩子中最为弱小的,肖楚也算不得多么强壮。但是村里没一个孩子敢欺负肖楚,原因就在于一旦他们欺负了肖楚,回家等着他们的就是一顿胖揍。赵北虽然深受肖楚庇护,仗着和肖楚的开裆裤关系横行霸道了整个童年,但是赵北看到肖楚还是有点憷。因为赵北对肖楚的整人手段可是深有感触的。
 
    当年那只小胖子抢了赵北的糖,肖楚一句话没说,就是到小胖子家喊了几句叔叔阿姨,然后颇为委婉的抖出了小胖子数学考了鸭蛋的事实。等待着小胖子回家的就是一顿男女混合双打。从此之后,小胖子见到赵北和肖楚就像见了鬼似的,闪的比兔子还快。其他的小孩子或多或少有把柄在肖楚手上,一个个见了肖楚就蔫了。肖楚就是他们心中的混世大魔王。
 
    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肖楚待人处事显得愈发得圆滑,身高长相也是愈发挺拔俊秀,原本的小崽子转眼就出落成了优质男青年一枚。同时随着年龄增长的,还有肖楚的近视,虽然后来即使戴上眼镜之后也丝毫无损美貌,反而愈发显得人畜无害起来。但是赵北一想到这家伙摘下眼镜后是个睁眼瞎,便不由得心理平衡了。其实也怪不得赵北对肖楚各种羡慕嫉妒恨,本来人家就很优秀,偏偏自己的老妈还老喜欢拿他同自己比较,对待肖楚比亲儿子都要好。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在赵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赶到东门的时候,肖楚已经等在了东门口。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戴副细框眼镜,一副社会精英样,周围经过的小学妹都偷偷地朝他望去。赵北看了看自己的穿着,突然觉得自己穿的有些寒酸了。不过还未等他多想,肖楚便发现了他,只见肖楚眉毛一挑,朝他瞥了一眼,赵北一个激灵便屁颠屁颠地朝肖楚跑去了。
 
    赵北跑到肖楚跟前,一副小人全凭大人吩咐的狗腿模样。肖楚看着眼前人头发凌乱却意外顺眼的模样,很是慷慨地抬起手臂,狠狠地□□了眼前人的头发。“北北,你又变矮了~”
 
    赵北瞬间黑脸,不要这么亲昵地叫我北北啊,这样听起来很像baby!还有,竟然说我矮,这可是哥的雷区啊啊!!
 
    黑了脸的赵北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打掉了肖楚□□他头发的手,木着脸朝肖楚说了三个字:“睁眼瞎。”
 
    肖楚双眼一眯,镜片诡异的闪过一片冷光。
 
    “呵呵,不知道是谁,十岁了还会尿床。”
 
    一把刀直戳赵北心窝。
 
    “不知道是谁,初中的时候跟喜欢的人告白,结果连人家的性别都没搞清楚。”
 
    又一把刀直击红心。
 
    “不知道是谁,十五岁梦遗的时候哭着跟我说得了绝症,还给了我一封遗书。”
 
    千疮百孔。赵北憋住一口老血,你大爷的,够狠。
 
    看到眼前人一副憋屈的样子,肖楚终于心满意足地停止了爆料,勾着还在憋闷中赵北的肩膀朝东门一家饭馆走去。
 
    这是一家装饰简单的农家菜馆,顾客以学生为主。正是晚饭时间,店里都是学生,人声鼎沸,好不热闹。店内的一张桌子上,一个斯文俊秀的男人单手托腮,眼神专注的看着他对面那人。他掩盖在透明镜片下的桃花眼微眯,只需望上一眼便仿若沉溺其中,端的是无比深情,不过此时对面那人却无法欣赏这一切。
 
    赵北觉得脑子昏沉沉的,不期然打出一个嗝来,满嘴酒气。他双手托着下巴,面颊绯红,一副呆样。而罪魁祸首似乎觉得此时赵北的样子颇为有趣,他端起桌上的一透明的液体递给了赵北。
 
    “喝杯白开水,解解酒。”对方一脸的纯良。
 
    赵北呆愣了一会儿,仿佛在思考,然后歪了歪头接过了对方的杯子,一饮而尽。
 
    噗——酒水尽数喷出。嘛蛋,竟然是白酒。
 
    肖楚及时闪躲一旁。看到桌面上惨不忍睹的饭菜,憋笑,然后拎起对面的酒鬼,朝门外走去。
 
    夏夜星光灿烂,无边的夜幕幽暗的笼罩着校园,隐隐有夏虫窸窣的鸣叫。路灯亮着微黄的光,照亮校园的道路,印下一片淡黄的氤氲。路边的人工河,波光粼粼,在月光下似笼罩着一层薄雾。
 
    赵北的醉态很好,不骂人不打架不发疯。就是行动比平常迟缓很多,歪着头,嘴里嘀咕我没醉,倒是比平常呆萌很多。
 
    在赵北第一百次念叨“我没醉”之后,肖楚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擒住赵北的双肩,将赵北固定在自己面前,表情严肃,直视赵北迷蒙的眼睛说:“你醉了。”
 
    赵北回视他,歪了歪头,似乎是在思考。突然他伸出手,也按住肖楚的肩膀,很是庄重的说:“我现在是个醉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