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第一茶叶蛋+番外 作者:独家尛胖纸(下)

字体:[ ]

 
  云庄躺在黄沙之上,精神力丝结成的护罩已经黯淡得几近透明,可是不远处,又有一波虚拟怪从地底钻上来。狂暴精神力再用下去,势必拦不住向导性精神力,到时候,等待他的会是什么……
  他的目光黯淡下来,眼帘也将要合上,突然,黄沙不见,虚拟怪不见,片刻的黑暗之后,所有的痛感消失,唯独身后一具温热的身体正源源不断给他传递热量。
  云庄艰难抬眸,那双深绿色的眼睛狠狠占据了他的视线,周遭的一切仿佛变成了漆黑又有着无数豆大光点的宇宙,他疲惫着,茫然着,终于,看到这样一双眼睛。
  安全了,是吗?
  
 
☆、第四十五章
  殷凌挚触碰到云庄的那一刹那,一早上的惴惴不安完全消散不见,这是一种完全陌生的体验,仿佛触碰到这个人,就填补了内心的缺口,仿佛他们天生就应该相依为命,相濡以沫。
  他的表情依然毫无波动,只是扶着云庄的手臂紧了紧。冷冽的目光看向不远处负责办卡的老师,一把抱起云庄扬长而去,徒留一双双震惊的眼睛……还有一扇支离破碎的大门,z31跟在他们后面,并不理会后面的窃窃私语。
  “老天,这是合钨材料做成的大门,就这么随随便便破了?逗我的吧!”
  “肯定是学院为了省钱制造的豆腐渣工程,我要投诉!”
  “吓尿我了,还以为联邦被攻陷了,这恐怖的爆炸配上大宇宙拟态,完全身临其境啊,这酸爽。”
  唯一脸色惨白的,只有战战兢兢坐在柜台后面的老师,那种像在看死人的目光,太可怕了……
  ……
  甜腻的信息素不要命地往殷凌挚的鼻孔里钻,全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张开来,尤其在夜王里面,这样密闭地空间之中,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殷凌挚忍不住眉心抽了抽,大指一按,夜王的屏蔽模式打开,自动驾驶模式打开。
  百分百的相容度太可怕了,云庄的向导性精神力失去了禁锢,像是要发泄这些天的憋屈似的,不要钱往外扩散,又冷不丁地被夜王屏蔽,哪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它们疯狂攻击和入侵殷凌挚精神壁垒,发狂般地不遗余力。
  云庄难受极了,意识源里一片混乱,正是应了物极必反这个词,向导性精神力平时看着柔柔弱弱毫无攻击性,现下却成了搅乱云庄意识源的罪魁祸首。再加上他强行用狂暴精神力束缚着它,这会儿反噬起来更是汹涌澎湃。
  “不舒服?”殷凌挚把副驾驶座的靠背放了下来,冰冷的眼神闪过一丝无措。他想用精神力替云庄疏导,却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完全不能进入云庄的大脑之中。
  哨兵虽然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却也因此,这股精神力不能进入其他人的体内,否则对方只能爆体而亡。
  云庄难耐地发出哼哼声,意识越来越模糊。
  再这样下去,他的意识源就会被过载的精神力彻底摧毁,别说精神力了,就连生命都会受到威胁。
  【庄庄,挺住啊,千万别睡过去!想办法引导精神力,不然你会死的!】
  云庄眼皮都睁不开,手指忍不住痉挛,一种难以言喻的不甘萦绕心间。
  殷凌挚脸色沉重,他伸手摸了摸云庄的头,很烫,如果不是生病,很有可能是精神力使用过度留下的后遗症。他从空间纽里取出几管药剂,全是控制精神力的:“忍一忍,我们马上就到医院。”硬朗的薄唇轻轻开合,语气是不易察觉的温柔。
  “不,不去……”云庄勉强说出这么几个字。一旦去了医院,他向导的身份就再也瞒不住了。对他来说,一辈子活在迷茫的白塔里,还不如浪迹天涯躲躲藏藏。
  殷少将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冷水,淋湿毛巾,蹑手蹑脚地放在云庄头上:“别担心,一切有我。”
  一切有我,多么让人心安的字眼。云庄费力睁开眼睛,喘着粗气:“即便是少将,窝藏向导也是死罪。”这样一点都不值得,他是云庄,却不是那个云庄,他只是来自千年之前的游魂,即便恬不知耻享受着不属于自己的待遇,也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
  【庄庄,别那么想,如果不是你,这具身体只是空壳,本先知更不可能来到你身边。联邦对待向导太**了,这不公平】
  现在说这些一点用也没有,摆在他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进入白塔过向导的生活。至于暴露之后让殷少将冒生命危险从他离开,根本不做考虑。
  【庄庄,还有一个办法】
  云庄混浊的眼中透出一丝光亮,【是什么】
  潇洒哥沉吟片刻【找个哨兵暂时标记你,只有这样,哨兵的精神力才能通过这种联系进入你的意识源之中,替你梳理受损的精神力,那些向导抑制剂现在一点用也没有】
  标记?
  云庄脸色僵了僵,那和被抓进白塔有什么分别?从此跟哨兵绑定,一样没有自由!
  【只是暂时标记,一周之后就消失了……】
  潇洒哥越说越没底气,的确,有哪个哨兵会放弃唾手可得的向导?有这么一次,一辈子估计都要绑定在一起。
  “云庄,你相信我吗?”
  云庄抬头,对上一双绿色的眼睛。对方俊朗的脸上丝毫不含任何情绪,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就连声音和语气也毫无波澜。
  却偏偏给云庄一种认真的感觉。
  相信?一个只认识了两天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云庄对殷少将的信任绝大部分建立在对方对原主的上心之上,要说相信,也只能是相信少将对原主还有一点照顾的意思。
  可云庄却只能点头,他只能相信,别无选择。
  殷凌挚深绿的眼睛闪了闪,眼前的人还带着**,眼角因为疼痛略带上一点生理泪水。他哪能看不出云庄的敷衍,明明在007的时候,还能毫无顾忌地在他面前沐浴……
  他的眼睛染上一丝暴戾,伸手附上云庄的侧脸。那里一点痕迹也没有,可他知道,**和肌肤的分界就在这里。
  他想撕开这层面具,想告诉云庄他就是玄冰狼,但是还不到时候。
  云庄可以对玄冰狼毫无保留的好却不能同样对他,而他要的,也不知是那种宠爱而已。
  殷凌挚粗砺的手指擦过云庄的嘴唇,云庄散发的信息素太强烈了,作为跟对方完全相容的哨兵,克制的每一秒都是煎熬。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占有,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疯狂的念头。绿色的眼眸燃起了火焰,仿佛下一秒就要吞噬掉一切。
  云庄有些征愣。
  即便相处时间极少,云庄也能看得出殷少将为人冷淡,喜怒不形于色,至少这两天,他从来没在殷少将脸上看到除了平静之外其他的表情。
  怎么突然画风就变了?
  夜王的速度在飞车界首屈一指,没几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
  脱离尴尬狭小的空间,见目的地并非医院而是自家别墅,云庄微微松了口气。
  z31还没回来,凭他的飞行速度,是拍马也赶不上夜王的。
  殷凌挚俯身,解开云庄腰腹间的安全带。放大的俊脸格外清晰,温热的气息洒在云庄脸上,即便隔了一层**,云庄也忍不住有些不自在。
  更别提殷凌挚还把他打横抱起来,肌肤相贴,虽然云庄觉得两个男人这样不算什么,朋友之间搂搂抱抱也很正常,但是心底的怪异感怎么也压不下去。
  算了,反正他都要死了,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本先知不理你了,顽固不化,不要以为本先知没了你就活不下去】潇洒哥气愤地丢下一句狠话,事实上他也是真心不想云庄就这么死了。他擤了擤鼻涕,绝对是因为怕被别的量子兽知道自己刚刚有了主就又回到游离的状态太丢脸才会这么伤感的!
  云庄费力地笑了笑,大脑的抽痛让他无法做出更多的动作,连抚摸耳钉都做不到。
  殷凌挚把云庄放在床上,明明人高马大,动作却极尽温柔。云庄朝着殷凌挚投去感激的眼神,接下来,他只需要安静等死就好。
  可惜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完成,想想还有点不甘心。云庄闭上眼,脑海里纷乱不已。
  殷凌挚会允许云庄等死吗?
  当然不可能。
  他还穿着参加会议的军装,耀眼的少将肩章一丝不苟地别在肩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云庄,然后附身下去,肩章上的流苏触碰到云庄的脖颈,痒痒的。
  云庄睁开眼,有些不知所措。
  同样不知所措的还有殷少将,得益于他常年面无表情的脸,没人能察觉他隐藏在眼底的慌张,包括云庄。
  绿色的眼眸倒映着云庄的眼睛,宛如一双璀璨的明珠跌落寒潭,无法自拔。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云庄的脖颈上,流苏划过肩膀,带起一层鸡皮疙瘩。
  云庄懵了,直到温润的触感碰到自己的唇瓣,唾液交缠着对方的呼吸被他咽了下去,他才微微反应过来。他想抗拒,想怒吼,却偏偏什么都说不出口。
  他被吻了,被一个男人吻了!
  这特么在逗我呢!
  殷凌挚眼神微眯,云庄的抗拒他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灵巧的舌头舔过云庄的唇角,带走还未留下的津液,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这个吻浅尝辄止,天知道他要用多大的意志力才让自己在这个百分百相容的对象面前不动于山!
  现在还不能,云庄的脾气他知道,贸然行动只会得到强烈反弹,他低下头,敛去眼底的*,紧接着,露出皓白的牙齿,抵住了云庄的喉结!
  “唔……”剧烈的快感直冲大脑,云庄忍不住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殷凌挚耳朵动了动,连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如果不是他强大的意志力,该死的意志力……殷凌挚心里暗咒一声,稍微动作,把已经起了反应的某处挪了挪,以免被察觉到异样。独属于哨兵的精神力通过喉结进入云庄的体内,与云庄的精神力交缠起来。
  好熟悉……
  云庄愤怒的眼睛里多了一丝迷惑,然而很快,他就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
  向导性精神力一下子被安抚了下来,他能感受到它们在雀跃,在渴望……云庄的脸色变了变,渴望什么的,太丢人了!
  但好歹知道殷少将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他……云庄微微松了口气,认真感受起对方的精神力来。
  
 
☆、第四十六章
  殷凌挚的精神力的强度比之狂暴精神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云庄根本就阻止不了它和自己的向导性精神力相互交缠。这种难言的暧昧,又让他难受地哼了两声。
  不是疼的,是磨蹭的。
  殷少将也一样难受,两人靠的极近,气息都交缠在一起。体内躁动的哨兵基因,更是让他喘息粗重起来。他看向云庄,对方的眼睛里满是雾气,虽然长相变了,这双眼睛却依然澄澈。
  他不自在地别开眼,再看下去,他真的要把持不住了。
  ……
  “史蒂芬,送客。”殷鸿畴不怒自威,棱角分明的脸庞看不出情绪。
  史蒂芬副官面色也十分严肃,或者说,这元帅府,就没有一个给他们好脸色的。
  方思远敛去眼里的屈辱,这么多年来,他这一招早已练地炉火纯青。他今天来,是为了解释两天前在基地发生的暴动,可偏偏不管他怎么说,殷上将都一副毫无所动的样子,让他有一种拳头打进了棉花团,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基地出现哨兵狂躁,那可是联邦的第一道防线……”殷上将眉头紧锁,沉默思考起来。
  “元帅,事情可能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史蒂芬转身替殷鸿畴沏了杯茶,“进入联邦帝星的所有手续都必须经过严格审核,如果体内有躁动因子,濒临狂躁的哨兵是绝对不允许通过审核的。”
  史蒂芬的意思他明白,只是谁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保卫了这么多年的联邦已经如此*,为了争权夺利,就拿联邦的安全来开玩笑。殷鸿畴的脸色带上一丝肃穆,他毕竟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很快就有了决断:“带上人手彻底检查一下基地的录像,我要知道事情的起因和经过。如果这件事情真是那位一手策划,那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