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教主做影帝+番外 作者:泽卿君

字体:[ ]

 
东方教主做影帝
作者:泽卿君
 
文案
 
东方不败借尸还魂了,好不容易盼来了下辈子居然还是个男人!
是男人也就忍了,居然还要演什么电影,名字就叫《东方不败》!
……呵呵!
 
温馨提示: 
cp:裴卓然X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受~~温馨无虐!
 
 
避雷:本文人物OOC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娱乐圈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苏时谦) ┃ 配角:裴卓然 ┃ 其它:
 
 
  ☆、第一个月(上)
 
  【第一个月】
  东方不败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整个人的心神都紧绷起来。他身处的环境实在太陌生,从未见过的家具摆设,从未见过的衣物用品,最重要的是这根本不是他的身体!
  他的心情很复杂,腿间的那个物件曾经被他毅然舍去,从此他开始了自己的征程,也创造了独属于东方不败的荣耀。但是随着功法的日益增进,他对于权力的*也日益减少。
  微微闭了闭眼,想起自己死前的那一幕幕,东方不败叹了一口气。他想后世人若是听说了自己的下场,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嘲笑自己居然会变成那样的妖人,为了个没用的男人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他知道杨莲亭接近自己听命自己都是为了权力,他也知道杨莲亭其实就是个十足的草包,什么都不会,教务处理的一塌糊涂,他更知道杨莲亭讨厌自己,甚至恨自己。可是那又怎么样,他想当个女人,那就需要一个能把他当女人看的男人!
  这种男人可不好找,唯有杨莲亭才是最好控制的。
  想到这里他又叹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无限的疲惫从内心深处涌现上来。没想到自己曾经舍去,甚至下辈子也不想要的东西居然再次出现了。不过他这算是下辈子吗?
  从床上坐起来,东方不败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在他不远处有一个相貌俊秀的少年正和他一样坐在床上瞪大了双眼。敛住心中的杀意,他轻轻动了动自己的手,少年也跟着动了动手。再重复了几个动作,他放松下来,原来是面镜子,居然会把人照的这么清晰。
  他有点发愣的看着镜子,他想这一定不是下辈子,如果是下辈子他怎么还会保留着这些记忆呢,这些没有任何用处的记忆。
  “要是真的下辈子,让我当个女子那该有多好啊!”东方不败喃喃的开口道。
  在他的功法日益精进的同时,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态的变化。这种变化在旁人看来也许是变态可怖的,可他自己却是甘之如饴的。其实当女人或者当男人他倒是无所谓,但是身体缺失的那一部分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他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既然如此,何不如真正成为一个女人呢?
  他这样想着,也这样做着,可惜最终还是没能得偿所愿,就连死了一次再次睁开眼睛也依然是个男人,所幸他这一回是个正常的男人了。
  既然无法成为女人,这辈子就好好做一个男人把。
  东方不败很坦然的接受了自己借尸还魂重获新生的这一事实,不接受又能怎么样呢?至于说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只觉得浑身疲惫至极,根本懒得想。
  他已经活了一世,拼尽全部的努力,享受到了太多寻常人无法想象的荣华和至高权利,同时也遭受过巨大的心神折磨,可是到头来也不过是那样死去。而现在重来一回,活成什么样子都不重要了,还不如好好睡一觉。
  东方不败重新躺倒在床上,感受了一下远超于自己曾经床铺的柔软,微微感慨了一下这略显狭小的屋子,就深深的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更累了,这种从心底里涌现出来的疲惫,让他根本连下床都费劲。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呢,一直以来深厚的内力使得他长时间不睡觉依然精力充沛。现在换了一幅毫无内力的虚弱身子,竟会连睡觉都无法驱逐疲惫。
  东方不败闭了闭眼睛,门外传来的催促声使得他不能再睡下去。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上一世没有一个亲人,这一世却得了这些。
  如果这是在他幼时刚失去父母的时候得到这些,他或许会激动地泪流满面,同时感谢上苍垂怜与他。但是现在不过是个大麻烦罢了。
  “少爷,您该吃晚饭了。”门外再次想起了一声催促。
  东方不败清晰地感觉到这声音里并没有丝毫的关心之意,语气也没有话语本身来得恭敬。几乎在一瞬间他就知道这幅身体的原主人处境有点尴尬,这种事情他见得很多,不外乎庶子之类的身份。
  他摸了摸空空的胃部,随即应了一声,就准备推门出去。这门的构造他从未见过,摸索了半天才拧动那个泛着金属光泽的把手。
  门外站着一位中年妇人,穿着他从未见过的服饰,倒是同他现在身上的服饰是一种类型,只不过面料上有点差距。
  微微低了头,他压下心中的疑惑,面无表情的跟随着这位中年妇人下了楼梯。却也错过了中年妇女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和警惕。
  一路上,二人没有丝毫交流,东方不败乐得轻松,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所谓多说多错,不如趁着现在先熟悉一下周遭的环境。
  他不动声色的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四周,他发现这里面的家具用品都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虽然大部分看大概的形状可以判断出用途,但有一些他真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而整个屋子的布局装饰也是从未见过的,唯一眼熟的应该就是窗外的植物了,那模样他曾经也在自己的院子里看过。
  他想他应该是来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等一下回到自己屋子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探索一下。
  “少爷,请用餐。”中年妇人将东方不败带进餐厅之后微微躬了躬身就离开了。离开时眼神中已经只剩了警惕,今天这个人太不对劲了。脸还是那张脸,身上的气质却骤然发生了变化,那样悠然惬意的样子与平时的阴沉截然不同。即使还是那样沉默寡言可是那好奇的眼神可与之前的阴翳仇恨相差太多了!
  也不知道是装出来的还是怎么回事儿,看来要好好和夫人说一下了。
  吃完晚饭,东方不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细细的翻找起来。在床边上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黑色的长方形扁平物体,在它的旁边有一些散乱的纸。
  东方不败拿起最上边的一张纸,细细的看起来,字他倒是认识,可惜组合起来之后所代表的意思他却看不大明白。
  那上面写着《百变竞技》台本,然后就是一些乱七八槽的东西。翻看了一下剩下的那些纸张,他发现都是和这个《百变竞技》相关的,没有什么有用的价值。
  “滴滴滴滴……”
  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东方不败烦躁的蹙了蹙眉,循着声音翻找起来,最后在靠近门边的一张扶手椅上找到了一个大概手掌大小的长方形物件。
  东方不败凝神细细的研究起来,手指在发亮并有字的那一面胡乱的滑动了几下,声音停止了。他刚松了一口气,就又响起来。
  他蹙了蹙眉,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的动作,手指再一次滑动了几下。这一回刺耳的声音停止了,却传来了一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刚才为什么挂我电话!”
  那声音有点小,他下意识将这个叫做电话的物件往耳边凑了凑,然后轻轻挑了一下眉,开口说道:“手滑……”
  “呵!”
  “有什么事吗?”他丝毫不介意这个人的态度,当然要是在以前这个人现在应该是跪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了。
  “大少爷,你还记得你今天下午《百变竞技》的试镜吗?”
  “不记得了。”东方不败如实答道,他刚来到这个身体,从哪里会知道原主人需要做什么呢?
  “……那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沉默了片刻,东方不败这一次没有立刻说实话,他想了想难得有了一丝开玩笑的心,笑说道:“你猜?”
  “……呵呵!果然是大少爷!”
  然后东方不败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看了看电话,发现已经不亮了。他把电话放到床边的桌子上。现在他已经猜到这个叫做电话的物件就相当于是他以前用的信鸽,只不过更快捷更方便。
  作为联络工具,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东方不败决定将他现在所在的房间细细搜寻一番之后就好好地研究一下这个电话。
  他耐心的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翻找了一遍,最后只找出了三样他觉得应该有用的东西。
  第一个是一把钥匙,上面共有四把不同形状的钥匙由一个金属制的圆环串连在一起。
  第二个是一个黑色的皮包,那里面有好几张硬硬的卡片,一些红色、绿色的纸张以及实心铜板样式的金属。其中最有用的是一个包裹在透明胶皮封套中的硬质卡片,那上面有照片和姓名。看到这个。东方不败才知道原来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叫做苏时谦。
  而第三个则是一个略显破旧的蓝皮书籍,那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葵花宝典”!
 
     ☆、第一个月(中)
  
    东方不败手有些颤抖的翻开了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书籍,第一页上一如记忆中的那样书写着“欲练神功、引刀自宫”八个大字。
  
  “果然还是逃不掉吗?”他喃喃自语,心脏飞快的跳着,而每一下都好像带着千万斤的重量,砸得他腿发软,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屁股上的疼痛刺激的他头脑清醒了一点,抖得更厉害的手翻了几次都没能够继续翻开书籍。终于翻过了一页,东方不败倏地瞪大了眼睛,这里面的字他居然一个都不认识!
  
  眉头紧紧的蹙起,他动作飞快的将整个书籍都翻了个遍,发现这里大部分的文字都是弯弯曲曲的,他根本不认识。而认识的那些他也不明了是什么意思……
  定语从句?
  虚拟语气?
  ……
  这些都是什么?!
  
  正在东方不败困扰不已的时候,他的房门被打开了。
  猛地抬起头,动作迅速的将书籍藏于身后,他仰着头看向了来人。眼神的戒备和警惕在与来人目光对上的前一秒,悄然隐去。
  
  “小谦。”来人露出一个笑容,声音温柔的唤道。
  东方不败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动作自然的从地上直起身,而印着“葵花宝典”的书籍在这过程中已经被他快速的藏到了床底。 
  
  “小谦,你要叫我大哥。”来人笑得更温柔了。
  东方不败轻轻地眯了一下眼睛,开口道:“大哥。”声音不大不小,情感不轻不重。
  来人有些讶异的微微睁大了眼睛,说道:“这回居然这么乖?以前可是让你叫我大哥死活不干的,非要叫我然哥哥。”
  
  “没想到原来的苏时谦是这样的性格……”东方不败在心里想到,面上则是丝毫不显,反而微微低下了头。
  
  苏时谦既然能叫出口“然哥哥”,同时还非要这么叫,就说明他对于这个人的感情很不一般。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少语的人,那么这个时候最好的反应就是这种疑似害羞了。
  
  果然看到东方不败这个样子,来人立刻转换了话题说道:“小谦,虽然卓越娱乐是咱们家的,但是你也不能特立独行。我可以给你一些资源上的优待,但该去的试镜你还是应该去的,不然就算是我也不能帮你得到这些机会。而且当初你可是说过进入娱乐圈之后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家里的关系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