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穿到异世的姿势不对+番外 作者:慕韶七(下)

字体:[ ]

 
 
    古威尔接着格纳林的话说道:“所以,你得搞清楚你到底是为什么想要拒绝他呢?是真的没感觉——那这没什么好说的,还是你只是不愿意把和他的关系往这方面去想……我觉得你不如思考一下,你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人,然后再看景容尚究竟符合多少……这样就算最后的结果还是拒绝,他好歹也死的明白,知道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不会再契而不舍了,然后你也心安——你们就是不适合嘛,那又有什么办法。”
    ——其实看到顾凛深这家伙难得的这么纠结不果断的态度,有些东西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嘛,现在就差有人在后面默默地推一把了。古威尔和格纳林对视了一眼,对彼此的意思互相都心神领会。
    咳,谁也没有规定过,恋爱军师就一定自己也要身经百战对不对?
    ……
    他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面对着这个问题,顾凛深有些茫然。他或许考虑过这件事,然而却并不仔细——对战斗的热爱本就已经占据了他大半的精力。而如果要说之前他心中对未婚妻子的那份期待的话,那也不过是一点模模糊糊、零碎的想法,根本勾勒不出一个完整的形象出来……毕竟他想多了其实也没用,婚约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会由家族中的长辈们来定的,他所要做的,也就是在确定人选以后,多和对方相处尽量熟悉起来并且培养感情罢了。
    所以古威尔的这个提问确实是问倒他了。闲暇的时候,静下心来,顾凛深无声地在心中一一细数自己的所谓标准。
    首先,虽然外表并不重要,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他还是希望对方的长相可以好看一点。
    其次,个性方面的话,他并不喜欢那些矫揉造作比较白莲花的人,落落大方的态度才是他最欣赏的,而且对方的性格特质中最好是有担当和责任感这两项,这样他们才会合得来。
    至于其他方面,嗯,虽然如果能有一个会默默地在背后支持他的人也很好,但是他果然还是很羡慕能够并肩作战的那种神仙眷侣……平时是感情甚笃的伴侣,练手的时候是称职的对手,在战斗经验上又是可以一起交流一起研究的朋友,然后在实战中又是可以放心托付后背的同伴——就像是他们顾家的族长和族长夫人那样。
    ——等等,打住……怎么越说,越感觉除了性别,景容尚其实是一个非常符合的人选呢!
    论长相的话,他绝对不差,论个性的话,沉稳冷静的景容尚也绝对不是没事就悲春伤秋的那种人,担当和责任感更是深深刻入他灵魂的东西,然后最后一项更是不用说,除了最开始那个伴侣什么的身份他们彼此之间并不是,其他的景容尚都已经做到了。
    顾凛深立刻惊恐的停止了自己的思绪……
    不对,从一开始他的思路就被古威尔错误的牵着走了。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妹子,有了这个前提,他就算是把这些条件全都列出来了也并没有什么用,真的想要拒绝景容尚的话,其实一句话总结就够了,那就是性别不对。
    ——然而这句话他就算说了也不会有人理解的,这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巨大鸿沟。
    顾凛深郁闷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
    然而事实证明,关于喜欢的人什么的,顾凛深想了它那么久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的——虽然并不是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
    自从在心底那一瞬间略过了景容尚其实很符合他喜好的念头以后,尽管顾凛深立刻把它压到了心底不知道多少层,并且试图强迫自己忘掉它,然而在以后他再看见景容尚的时候,顾凛深发现,在他心中闪现的除了景容尚那天告白的画面以外,还有这魔性他怎么都无视不了的诡异想法。
    ——好吧,继景容尚不正常了以后,他也开始不正常起来了吗?
    然后他这种微妙的心情在一次晚饭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出于方便交流的考虑,虽然酒店可以提供送餐服务,但是奥威学院的众人并不会在房间里单独用餐,而是会聚集在一起吃饭。
    在餐桌上,顾凛深理所当然是挨着景容尚坐的……虽然这情形在“告白”发生以后,就变得有点不是那么自在起来——不过至少前几次,他们都还是相安无事的。
    然而今天酒店送上的套餐的味道尤其清淡,虽然非常鲜美,但是还是不符合顾凛深的口味——他一向喜欢吃辣。
    顾凛深想要起身去拿位于桌边的调味瓶,而非常了解他的景容尚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然后手疾眼快的帮他把东西递了过来,这个动作他前些天里可是做了很多次,简直习惯成自然。
    当然,面对这种好意,就算再别扭,顾凛深也做不出放着不接的举动来。可是调料瓶那么小,两个人的手很容易就会碰到,这在之前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不过放在现在就不同了……顾凛深下意识的想要放手。
    ——而抢在顾凛深做出反应之前,感受到指尖戳碰到的温度以后,景容尚抢先收回了手……与之相对的,还有他深吸一口气,虽然是尽量想要装作若无其事但是还是隐隐地有些失落的表情。
    ——虽然不再掩饰自己对于顾凛深的感情,但是他到底还是不愿意看到顾凛深为难。
    而看到这样的景容尚,顾凛深忽然觉得很不好受,心中的情绪复杂极了。
    这样的景容尚他并不想看到……他的心头甚至会升腾起刺痛感,那是一种很难以言说的感觉。在景容尚突兀的缩回手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奇异的,很想直接反握住景容尚的手。
    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深吸一口气,顾凛深站起身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里,主动抓住了景容尚的手,一边说着“我们要好好谈谈。”一边将他拉了出来。
    景容尚没有反抗,在短暂的惊讶以后,他就顺从的跟上了顾凛深的步伐——虽然他的眼睛总是控制不住的看向顾凛深握住自己的手,这还是从那天以后,顾凛深第一次这样主动接触他。
    两个人一路沉默着走到了酒店的庭院里,甚至进入的还是那天那个藤蔓密布的廊道……被顾凛深牵着手的感觉吸引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走着走着,景容尚渐渐走了神,直到顾凛深突然转身停下来他都没有注意到,差点撞进顾凛深的怀里去。
    被这意外地小插曲打断了一下,顾凛深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下来了一点,他放开了景容尚的手,苦恼的在原地踱步转了一个圈,然后纠结的斟酌着语气说道:“我不知道这要怎么才能说的清楚……”
    “抱歉,是我对你造成困扰了吗?”景容尚立刻联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微微垂眸。
    “不,不是。”按了按眉头,顾凛深点自暴自弃的索性不再纠结措辞,一股脑的把想说的话全都倾倒了出来,“我是说,我突然发现,我对你好像也有一点异样的感觉……对,就是这样,是异样。”
    “你对我来说,和古威尔他们都完全不同……”至少他完全不可能把古威尔代入到自己心中喜欢的人的标准里,一丝一毫都不可能,光是想想那也太可怕了,他宁愿选择死亡,“但是我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喜欢。”
    “你知道的……我对于这些性别的区分不是那么注意……”这毕竟是和他前十八年里所形成的观念是相悖的,很多时候虽然理智上早已接受了,但是在日常里,他还是经常会完全有意无意地去忽略去无视,这也造成了他一直没有正视过景容尚身为雌性的身份的后果。
    “所以,我觉得我需要一个适应的心理过程来判别我心中的情绪那到底是什么,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试着等一等,或者帮助我来认清,但我不能保证,最后的结果会是你想要的……”说到这里,顾凛深都有点说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分了,“抱歉,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然而他真的没有把握可以大包大揽的给出承诺。那样的话,万一结果不尽如人意,会比这样说开了更让人伤心。
    “不,这样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突然收到了这份意外之喜的景容尚却完全不介意,他走上前去试探着给了顾凛深一个浅浅的拥抱,顾凛深控制着自己没有去拒绝,虽然他的身体还是有点僵硬,但这已经足以让景容尚情不自禁的从心底流露出一个微笑,“我很高兴,真的。”
    顾凛深这其实是给了他一个被接受的机会——在这样可以比以往更亲近的接触过程中,两个人感情迅速升温的几率也是非常大的,哪怕顾凛深对他怀有的情愫本不是喜欢呢,到最后,或许也会变成是了。
    而只要有了哪怕一分的希望,他都会努力把这个微弱的缝隙给撬到十分的。
    ……
    而留在餐厅眼睁睁的看着顾凛深他们出去的欧苏特和奥萨西不知所措的看着古威尔,忧心忡忡地问道:“难道他们之间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吗?”
    ‘不,我觉得这应该是要解决了的表现,或许,待会儿我们就能看到拥有全新关系的顾凛深和景容尚了呢。’无声的在心中这样默念着,对着奥萨西他们疑惑的眼神,古威尔神秘的笑而不语。
    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眼见为实才比较有冲击感嘛,直接说出来那可就不算是“惊喜”了。
    古威尔暗搓搓的在心里打起了“报复”的小算盘——谁让这两个无良学长们居然坑他去做苦力呢是不是?
    冲着同样若有所悟的格纳林,古威尔露出了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
    当天的餐桌上顾凛深和景容尚没有再回来,大家再见到他们,已经是他们两个人各自回房间的时候,而除了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都讨论了些什么。
    但是从第二天早上起,奥威学院的学生们就发现了让自己惊讶地东西——为什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
    虽然顾凛深和景容尚看起来和好如初了这是好事,但是这好的未免也太过头了,较之以前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看起来心情超级愉快,嘴角不自觉上翘的弧度根本就没有落下来过的景容尚——就算是以常年不变的笑容而著称的欧苏特,在此刻的他面前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儿。
    再加上他和顾凛深之间的一些小互动,这意味着什么,几乎所有有点脑子的人都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
    奥萨西和欧苏特显然也是其中的一员,虽然很早之前就有心理预感,但不得不说,看到这一幕成真了以后他们还是觉得很震惊的——古威尔想要达到的“惊喜”大礼包的效果显而易见很不错,两个人都没能完全保持住神情,流露出了一点讶色。
    ——嗯,真是太欣慰了,在毕业之前他们居然还能看到光棍的机甲系真的自产自销了的这一天。
 
  ☆、第五十八章
 
换了一种关系再相处以后,顾凛深才发现,景容尚这个外表看起来明明应该非常冷淡的家伙,其实非常的喜欢肢体接触,比如说牵牵手,拥抱什么的——这可已经是目前他能够接受程度的极限了。
    一开始顾凛深是真的不适应,甚至在景容尚凑过来的时候肌肉绷得就像是木头一样僵硬……好吧,他知道自己这样其实挺伤人的,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明明以前两个人只是朋友的时候,这些接触算什么,再凑近一点也不在话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