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相合 作者:应有时

字体:[ ]

 
简单地说,本文是主角穿越到架空的战国时代,立志为将,从最低等的武卒做起,最终一步步登顶的故事。
挫折会有,失意会有,成长会有...cp也会有!
本文1vs1,严格的说是叔侄年下文,然而叔侄这个设定其实并没有怎么用上。属性往全了说大概是 性格坚毅智商较高对人爽朗对受别扭的成长型攻x智商比攻高对人算计对攻老妈子的心机包容身弱心强受 ,简单的说就是 将军攻x丞相受 ,标题什么的才没有小邪恶呢。哦对了,正文绝对比标题正经,我说真的!
另:本文受宠攻,宠攻,宠攻!唔,作者是攻亲妈,满满爱意有保证。
再另:受身体病弱,而且作者怕他不小心病死,还设定成了有腹疾这种顶多疼但不会死的病的属性,所以he是必须的。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起 ┃ 配角:林安 ┃ 其它:沙场宫廷,受宠攻
 
 
☆、第一章
 
?  夜半,四周一片漆黑静谧,一声声“咕咚”、“咕咚”便听着格外清晰。
  林起抱着膝盖坐在池塘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不停地捡起手边的小石子扔进水塘里。
  “少爷!小少爷!你在哪啊?”
  身后不远处亮起一串灯笼,家丁的喊声由远及近,林起赶紧把手里剩余的石子丢掉,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胡乱跑了过去。
  他本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现代人,晚上躺床上睡了一觉,今早再睁开眼睛时,入眼的就是一个挽着发髻的年轻妇人,温柔地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起儿,今天怎么这般贪睡,快来用早膳。”
  林起脑子瞬间蒙了一下,他红着脸蹭地坐起来,环顾四周,眼见的尽是雕梁木椽,屋里的女婢穿的也都是繁复长裙,低头看着自己两只肉嘟嘟的小手,他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又栽了回去。
  再醒来时林起发现自己正被人按着手腕,抬眼便见一个留着胡须的中年人正捻着胡子给他把脉。见他醒来,刚才见到的妇人立马哭着扑过来,一边摸着他的脸一边哭道:“起儿,你可吓死娘了!”
  林起于是便知道了这人是他母亲,他脸上发热,然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旁边那个被妇人挤开的中年人便站起来,不疾不徐地开口道:“小公子并无大碍,可能是受了些惊吓,开点安神的方子就好。”
  “那就劳烦张大夫了,起儿还小,药引开些最好的。”
  开口的是一个一直站在旁边的青年人,虽然看起来年纪并没有很大,但身上带着些许威严,林起猜想这就是他的父亲了。
  “自然。”
  张大夫做了个揖,然后被下人引入别室开方子去了。
  于是迎接林起来到新世界的便是一碗苦兮兮的浓黑药汤。
  林起躲避着后面找他的家丁跑着,转来转去地穿过一条条回廊,心里想着古代人设计的房子真是复杂,不过这倒是方便他甩开追兵。
  他用一天的时间旁敲侧击地了解到,他确实是来到了古代,不过却不是任何一个他知道的朝代。首先,幸运的是,由于他家世代经商,家底倒是富足,不至于让他刚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就一贫如洗吃不起饭。然而不幸的是,他虽然还叫林起,但却变成了一个八岁孩童,脸上甚至还带着点婴儿肥,连独自出门转转都不被允许。
  他和父母用过晚饭后,就想出来散散心,梳理一下今天了解到的事,结果刚出了房门一会儿,身后马上就有人找来。他心里不爽,绕了几圈把人甩开了,然后就有了现在的“逃亡”。
  不知不觉间林起发现自己前面没有路了,不过身后也没有了家丁的声音,他也就不着急,趁着月色打量着四周,好半天才发现他是闯进了一间小院里。小院中漆黑安静,风贴着他的后背擦过去,脚下便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似是枯叶随风奔走,林起隐隐感觉后背有些发凉,但仍是壮着胆子往里走去,终于看到一间窗口隐隐透出亮光。
  林起松了口气,走上前叩了叩门,“请问里面有人吗?”
  他支着耳朵等了半天也没听到有人答话,于是便不客气,轻轻推开了门。
  一阵浓郁的中药味儿便扑面而来,比之他白天喝的那碗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那味道像是已经熏上屋里的每一样物事了,因为他又往里走了几步,发现不论走到哪,那味道都不见减弱,想来应该是屋子的主人常年喝这些东西的缘故。
  林起环顾四周,发现屋子空荡荡的,和他白天见到的那些房间迥然不同。屋里没有任何的古玩字画,只有一把桌子,两把椅子,再无其他。
  他正猜测自己误闯了哪个下人的房间时,抬眼便看到一扇门。他心下有些惊讶,照理来说下人是不会住这种有里屋的房子的,一时好奇,他便也没顾上礼貌,直接就推开了门。
  然后便见屋里一个男人正躺在床上,见他进门,扭头看向他,眼里带着些惊讶。
  林起吓了一跳,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有人,刚才我在门口问了一声,没听到有人答应,我就进来了。打扰到你的话,不好意思啊!”
  屋里那人倒是没生气,反倒对他笑了一下,“无妨,进来坐吧。”
  “哦,嗯...”
  林起下意识地就真的进来了,还反手关上了门。他刚才一进正门就打了个哆嗦,明明是入冬了的季节,这间屋子却没有个炉子取暖,要是再不关门,估计一会儿他就要冻上了。
  “你是谁?我以前倒是从未见过你。”
  这句话林起还没来得及问,反倒先被床上的那个男人问出来了。林起挑了挑眉,床上那人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平躺着,看起来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虽然他现在是个孩子,但这也太不尊重了。但他也不想计较,规规矩矩地答道:“我是林起,我爹是林远。”
  床上那人惊讶了一下,从被子里拿出一只手,看起来有些费力地举起来招他过去,“林起...林起,都长这么大了,过来让叔父看看。”
  叔父?林起瞪圆了眼睛,那人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少年,居然是他的叔父吗?而且他父亲是现任林家家主,怎么会让弟弟住这种地方。
  不过想归想,他还是听话地走近了那人的床榻。离近了看,他这才注意到那人一脸病容,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血色,被子隆起的弧度几不可见,伸出的手也是苍白纤细,骨节突出。不过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却很温柔,让人很舒服,于是林起便凑过去,握住了他的手。
  方一握上,一阵冰凉的触感就从指尖传了过来,冻得林起那副小身子又是一个哆嗦。
  “凉到你了吗?”那人歉意地笑着,不过却没松开他的手,而是用另一只手掀开了被子,“被里暖和些,快进来。”
  林起觉得钻别人被窝怪怪的,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现在是个小孩,所以也就不在意,把鞋踢掉之后就钻了进去。
  “你很小的时候我见过你,那时候你才那么一点,只知道睡,没想到一转眼已经这么大了。”那人说话声音低弱,仔细听还带着些微喘,不过声音却很好听。
  “你是我叔父?”
  那人说话时把一只手搭在腹上,林起看在眼里,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他倒是更好奇他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叔父。
  “嗯,我是林季,你父亲的弟弟。”
  林起不置可否,也不再追问。他直觉这人和林远之间应该有些事情,不然林远怎么会任由他这个看起来病怏怏的亲弟弟住这种地方,入冬了却连个火炉都没有,被窝里都是凉飕飕的。
  “你不舒服吗?”
  林起见他在这么冷的屋里额头上竟还析出了一层薄汗,一只手扣在腹部,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于是关心了一句。那人听了之后却先是一愣,而后苍白的嘴角绽开了抹笑意。
  “叔父没事。这么晚了,你跑出来,不怕父母担心吗?”
  林起这才想起外面还有一拨人找他呢,失踪一会儿没事,夜不归宿估计要被打死。想到这儿,他赶紧爬起来,“对啊,我先走了!”
  他把被林季握着的手抽出来,然后跳下床去穿鞋。
  “林起。”
  “啊?”
  林起手忙脚乱地穿好鞋,正准备走,却被林季叫住。
  “林起...你来看我,我很...叔父很高兴。你以后若有空...有空的话,能再来看看我吗?”
  林起闻言不知怎的,一下子就感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看向林季,见他也正看着自己,眼睛里除去温柔,还隐隐有些期待,一个“好”字便脱口而出。
  于是床上那人便笑了,虽然病容憔悴,但林起就是觉得他笑得还挺好看的。他还未回神,便见林季又握住自己的手轻轻地捏了两下,半天才放开,“去吧。”
  林起没说话,抿着嘴脱去自己厚厚的外衫,搭在林季身上。他的衣服太小,遮不住林季,他便把衣服掖在林季腰腹那里,想让他好受一点。
  “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不给他把衣服还给自己的时间,转身便跑了出去。?
 
☆、第二章
 
?  第二天林起还是没能如约去看林季。
  他那天晚上跑出林季的小院,又胡乱跑出一段,呼喊了两声,引来下人把他带了回去。父亲见了他果然大怒,扬起手就要打下来,不过幸好被母亲抽泣着拦下,惩罚最后变成了禁足三天。
  三天里林起吃喝书本一样不缺,只是一点,不能踏出他的小院。门口好几个家丁轮流守着,林起本来想偷偷混出去,试了几次都没成功。等到第四天,他终于气咻咻地把书一摔,收拾好一个小包袱,理直气壮地从正门走了出去。
  他挥开家丁,沿着那天晚上做的记号找回了林季的小院。那天夜里胡乱地跑时不觉得,白天一走才觉出他那小院的偏僻冷清来。他走了好久才到,进了院子入眼的尽是荒凉破败,几株杂草无精打采地在初冬中佝偻着,枯黄的碎叶铺满院中的石板,一脚踩下去便会哗啦啦碎成好几片。院中的景致让他想起了那晚见到的苍白瘦弱的人,不知道他现在身体有没有好一点,林起紧了紧身后的包袱,抬脚迈进屋里。
  扑面而来的药味林起已经习惯了,然而进屋之后他仍是不由得一呆。
  林季微微侧着身子,两手扣在下腹上,咬着身上的薄衾,紧闭着眼睛,苍白的脸上冷汗纵横。
  林起把包袱扔在床上,慌乱地问:“林季!你怎么了?”
  林季闻言睁开眼睛,明明满目痛色,见到他的时候却闪过一瞬欣喜。他张嘴刚想说话,却从喉咙里溢出一声呻、吟。
  林起见他痛得都说不出话,上前两步,还没碰到他,却见一个十分粗壮的女婢走上前,两条结实的手臂一伸,就将林季打横抱了起来。
  打横抱了起来...一个女人...林起腾地红了脸,震惊地呆立在了原地。
  那女婢将林季放在恭桶上,林季体位骤然改变,脸色刷得一白,抱着肚子闷哼一声便向一旁倒去。女婢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固定住他,另一只手把他护在腹上的手掰开,不甚温柔地按上去。
  林起呆呆地看着,完全忘记了动弹,便见那女婢在林季下腹揉了起来,应该是用了不小的力气,她揉一阵,停一阵,每揉一下,林起便能听见一阵水声。
  林季身子被固定住,头向后仰着,脖子弯起惊心的弧度,上面甚至有青筋鼓起。但他却咬着牙,一声痛呼都没有。
  等林起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季已经被放回床上,女婢也搬起恭桶出去了。经过林起身边时,他不经意间偏头看了一眼,发现那桶里竟有血色。
  而再看林季,正平躺在床上,面色灰白,一动不动,只有胸口微微起伏。两只手虚虚搭在腹上,想是因为连按着的力气都没有了。
  林起定了定心神,踢掉鞋,扑腾着小短腿爬上了他的床。
  “林季,你到底怎么了?”
  林季好像这才想起了还有一个人在场,睁开眼睛勉力对着林起笑着,“你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