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唯爱 作者:梦回曾经

字体:[ ]

 
前世,萧然为了他,从一不谙世事的佳公子成长为天下最大的情报组织‘暗月阁’的主人。
为了助他登上皇位,他以男子之身嫁他为妃。受到天下人诟病不谈,付出一切却得不到回报,
慕容邪,我离开你六年,我也在你身边待六年。助你夺皇位,助你定朝堂。六年之后,天涯海
角,相见陌路
一捧黄土,一块石碑,一子稚童。然。你何其忍心,丢下我父子二人在这世上。上天,若有
来世,请一定要把他还给我。
幼年相识,相伴无猜。六年分离,情意渐淡,燃起的无限怒火焚烧了整个天下。为什么,为什
么你要离开我。好,你不是要离开吗?朕便要你遍体鳞伤,踏不出这皇宫半步。
真相若何。十五年后,从自己最亲的人嘴里说出当年的真相。他才知,他负了他一生的情。然。
黄泉路上等我可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然,慕容邪 ┃ 配角:萧策,慕容璟 ┃ 其它:重生,宠溺
 
 
 
 
☆、楔子
 
?  传闻,女娲造人之后,倾尽全力创造了一种全新的生灵。他们有着正常人的外表,全部为男子的
  形态,却有着女子受孕的能力。女娲将他们命名为‘灵’。
  据传,食‘灵’之肉,可长生不老。因此,‘灵’越来越少。残存的‘灵’最终与人类混居在一
  起,不再暴露自己的不同,有‘灵’能力的人也越来越少。
  传闻,‘灵’的俊美天下无双。?
 
☆、真相
 
?  ‘皇帝,哀家有一件事瞒了你十五年,此事关乎你一生,哀家不能再瞒下去了。’太苍国的太后徐
  氏握着当朝天子的手,沉重而悲哀。
  ‘母后请讲。’慕容邪屈身坐于阶下。面容俊美坚毅,眼睑开合间寒光闪烁,不怒自威。
  ‘十五年前,是母后以你之名逼迫然儿离开你,接掌‘暗月阁’,助你登基。三年前,也是母后助他离开的。如今天下安定,朝堂平稳,去将那孩子接回来吧,是母后对不起你们,往后,好好待他。’
  ‘什,什么?’慕容邪如遭雷击。然。然。当年那不谙世事的少年,接掌暗月阁。这,天呐?他干了什么?
  ‘师兄,师兄。看我的剑。’七八岁的孩童已然能看出长大后的影子。精致漂亮的眉眼恐怕连观音坐下的金童玉女都比不上他。
  ‘跑慢点,小心摔倒。’十岁的慕容邪摸摸自家小师弟跑乱的发髻,宠溺的笑着。
  ‘师兄,等我,等我回来。’十二岁的萧然如是说。
  ‘然,你要去哪儿?为什么要走?’
  ‘师兄,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六年后,十八岁的萧然如同赌誓般抱着慕容邪道。
  ‘是吗?’慕容邪俊雅的面容寒光闪烁。然。那六年间你去了哪里。在我最痛苦,最困难,最需要你时你在哪里?现在,你又回来了。叫我如何信你。‘那就留在本宫身边一辈子吧。’
  他喂他服下□□,七日一次毒发。每次发作若无缓解之药便如同拆骨重塑。这样,看你如何再走。
  ‘慕容邪,师兄。我离开你六年,我也在你身边待六年。助你夺皇位,助你定朝堂,助你平天下。上穷碧落下黄泉,来世今生,永不相见。’二十四岁的萧然如是说。带着他给予的满身伤痕,满腔怨恨。带着腹中三个月大的胎儿离开。永不相见。永不相见。
  ‘然。然。’三年,三年。噬魂之毒七日一发作。三年,他如何熬下。?
 
☆、墓碑
 
?  穹山之顶,一座木屋掩于乱世杂草之间。然,你在这儿吗?人言近乡情怯。慕容邪却是近爱人却。怕不是他,更怕是他。他有何面目来此啊!
  “吱呀”木屋门打开,钻出一个三四岁的孩童。小小的年纪面如冠玉,精致绝然。眉目间是萧然儿时的影子。仿若银娃娃般。
  “璟儿,别跑远了,一会回来吃饭。”木屋中传来男子带着沧桑的宠溺声音。
  “爷爷,我知道了。璟儿去看爹爹。”小孩子采了一把野花,蹦蹦跳跳的跑了。慕容邪鬼使神差的跟上去。没走多远。一座由山石修砌的陵墓静静倚在悬崖边。
  “爹爹,璟儿来看你了。”萧璟将采来的鲜花替放在墓前。倚靠着墓碑开始跟爹爹撒娇。“璟儿很乖,爹爹要回来看璟儿哦!爷爷还夸璟儿了呢!”
  慕容邪心头大震。跌跌撞撞来到墓前。“爱子萧然之墓”六个大字化为六把尖刀刺入心头。“然”
  “叔叔,你是谁?”慕容邪轻抚墓碑,仿佛在抚摸着那有血有肉的爱人一般。听到萧璟的声音茫然间抬头。眼前的稚童于那阴阳相隔的爱人重合。“然”
  “叔叔,你怎么了?”萧璟有些呆住了。这个叔叔好奇怪。眼前的幻境被打破。慕容邪生生喷出一口血。抱住墓碑仰天长啸。
  “爷爷”萧璟心神具震,转身就跑。
  “璟儿”萧策将他抱起,用内力护住他的心脉。
  慕容邪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之后昏倒在墓碑旁。醒来,人已在屋内。还是他幼时拜师学艺时住的房间,仿若做梦一般。环视屋子,泪不觉间流下。这若只是梦该有多好,出去之后,然还在等着他早起练功,拉他去玩,跟他撒娇耍赖。
  外面确实有人等他,但不是萧然,是萧策。萧璟在一旁打坐练功。这场景是多么熟悉啊!?
 
☆、心死
 
?  “师父”慕容邪跪在他脚边。师父将然交给他,他不仅没有好好待他,还那般伤害他,他,他......
  “然儿三年前回来,带着一身伤和璟儿。他在你身边发生的事我都知道,我早就想带他离开你,可他不肯,偏要等你回心转意。直到三年前,他死心了,带着三四个月的身孕回来,回来之后如死人一般,了无生气。我知他心死身也是,可......我没有任何办法”
  “然”慕容邪跪伏在地,泣不成声。
  “你知道吗?然儿生璟儿的时候,正好噬魂之毒发作。我看的他满地打滚却什么都做不了,我想替代他,可......那是我的孩子啊!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啊!他从小就没有受过任何苦。那时他不愿接掌暗月阁想要遨游天下我都答应了,可他为了你还是放弃了他的心愿,接掌暗月阁,困于深宫内院,每日与他最不屑的阴谋诡计打交道,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除了帮他以外,我什么都做不到。”
  “然,然”慕容邪心中呐喊。然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却一直在误解他,欺辱他,责罚他。他怎么能认为那般清雅若神的人会是贪图富贵之人呢。他怎么能舍得对那个为他付出了一切的人下那么重的手。然,不会原谅他了,不会了。
  萧策越说心越疼,他的然儿究竟是受了多少苦啊!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如果他的然儿没有爱上他,这一切也不会发生。他的然儿也不会英年早逝,他也不必白发人送黑发人。可他答应了他的然儿不会伤他,只因,他致死还爱着他。
  “我曾在然儿回来的时候劝他打掉孩子。可他不肯。他说,璟儿是你唯一留给他的念想。是你曾爱过他的证据,是他爱着你的证明。那个傻孩子啊!怎么就这么傻。”
  “不,不是的,不是的师父。我一直在爱着他啊!”然,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师父说的对,你怎么可以这么傻。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啊!
  ?
 
☆、遗言
 
?  “璟儿,过来”萧策将萧璟抱在怀中,疼爱的亲亲他嫩滑的小脸。“这是然儿千辛万苦为你生下的孩子,带他走吧。我要在这儿陪我的然儿。”
  萧璟茫然地看看萧策,又看看慕容邪,小小的脑袋乱成一团。
  “璟儿,叫父皇。”萧策目中满是疼惜与不舍,这是他的孙子,是他的然儿拼命生下的孩子。如果可以,他也不愿让这孩子跟慕容邪走,可......
  “然儿临死前说过,‘若你来找他,不管是多少年以后,都让我把璟儿交给你。若你不来,永远也不要告诉璟儿他的身世,让璟儿过他想过的生活,让 璟儿代替他活下去。弥补他这一生失去的欢乐。’直到死,他都还盼着你能谅解他,能来见他,可是,你......然儿他终究等不到这一天了。”
  “然,然......”慕容邪心如刀绞。他的然,直到死前还在等着他。可他却一直误会着他,连他给他生了孩子,连他何时走的都不知道,他还有何面目去见他,有何面目去见他啊!
  “父皇,别哭。”小小的璟儿还理解不了爷爷和面前突然冒出来的父皇说的话。他只是依着本能去哄他的父亲。当他在十几年后,坐拥天下的他在与自己的爱人分别之后才彻底理解了当年父皇的心痛。
  “璟儿”将这小小的人儿抱住,紧紧的搂在怀里。“父皇对不起你爹爹,对不起你,父皇是罪人,自以为坐拥天下一切都是我的。可......父皇那般对你爹爹,父皇,父皇错了,错了啊!”
  “爷爷”小小的璟儿不能理解父皇的心痛,父皇的泪。他只知道他被弄疼了。求助般的看向爷爷,这才发现,爷爷也是泪流满面。?
 
☆、生死相随
 
?  穹崖之上,慕容邪抱着萧璟靠坐在墓碑上。远远看去仿若一家三口相互依偎在一起。安静祥和的日子幸福而美满。可......谁又知道他慕容邪心头的苦涩呢?
  ”咳,咳”伴随着激喘的咳嗽声,鲜血染红了衣袍。短短几日之间,他的身体被掏空了底子,心更是被利刃一点点挖空。那日师父的话还在他耳边一遍遍回响。眼底映出的是萧然临死前的景象。傻瓜,真是傻啊!你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在我狠狠伤过你之后。
  “父皇”小璟儿轻轻拭去慕容邪嘴角的鲜血。小小的人儿目中满是儒慕之情。许是父子天□□,璟儿对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并没有多少陌生之感,相反却是满满的敬爱儒慕之情。从小被爷爷带大的他从未感受过来自父亲的温度。虽然萧策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他,但那种感觉却是不同的。父皇虽然不多话,也不和自己亲昵,但父皇会抱着他,会爱怜的亲他,温暖的怀抱是那般美好。骨子里的血缘关系,纤细的心灵让他在
  父皇不多的言行中感受到那深沉的父爱。与爷爷给他的完全不同。长大后的他才明白,萧策给他的不仅是作为祖父对孙子的疼爱,萧策还将他对萧然的那些疼宠也全部给了他,慕容邪对他的父爱里有着深切的愧疚,即是对萧然的也是对他的。虽从未见过生养他的爹爹,但从小萧策便在他耳边一遍遍说着他父亲,小小的脑袋里对父亲的形象有着他最直接的映象,那是什么也抹不去的,那是一体两分,血脉相连的感觉。
  “父皇没事,璟儿去找爷爷玩吧。”亲亲儿子嫩滑的小脸,眸光流转间满是疼惜与不舍。可这不舍转眼就被坚毅所代替。
  璟儿担忧的看看父皇,心底是那般不安的慌乱,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去吧”轻推儿子,看着它远去的背影坚定的闭上了眼睛。待那一小小的身影掩在山石树丛之后,慕容邪再也支持不住跪伏在地。大口大口的鲜血染红了青草,染红了土地。
  “然”骨节分明的手掌轻抚墓碑,一寸一寸。爱人明媚的笑颜还在眼前浮动,爽朗的笑声还在耳边回响。那人却已化作一捧黄土与世长辞。“生未同寝,死可同穴乎?”
  “你定是不愿再见我的吧,那让我跟着你,看着你可好?我不会打扰到你的。只要让我能看到你,就好。”低沉的声音卑微的乞求着。“我在你墓后再挖一个墓好不好,这样,我就可以生生世世跟着你了。”笑容期盼而欢乐。“你不需要回头,只要,不赶我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