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回巅峰(娱乐圈) 作者:奶油馅(下)

字体:[ ]

 
 
    在主持人的邀请下,挽着手臂走上台的颁奖嘉宾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老前辈。请他们为接下来的最佳新人奖颁奖,最恰当不过。
 
    观众台上的应援荧光棒开始疯狂地舞动,一波接着一波呼喊着各自偶像的名字。盛伯雍能听到夹在其中的沈鹤的名字,但是不多。
 
    获得最佳新人提名的一共有六位新人演员,分别是三男三女,也都是近来在电影中有过相对出彩表现的男女青年演员。
 
    当摄像机将六人的特写放到舞台大屏幕上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六个人的神情。
 
    颁奖嘉宾并没有说太多别的话,拆开获奖信封,笑着回头看了眼大屏幕:“我这老花眼,只能通过大屏幕来看看这位小伙子的长相了。虽然我听孙女提过他名字,但是没看到过真人,还真是想看看是个怎样的小伙子。”
 
    台下发出善意的微笑,却也知道这六位入围新人当中,三位女演员已经可以排除了。
 
    余下的三位男演员……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大屏幕。
 
    “获得最佳新人奖的是……沈鹤,作品《天工》!”
 
    这是一匹横空而出的黑马!
 
    当最佳新人奖花落沈鹤的声音传遍整个颁奖大厅的时候,在场媒体的心里都落下了这个一个想法。
 
    其实在看到入围名单前,对于沈鹤能否得奖,并没有太多人抱着希望。毕竟,陈褚这个角色真的不大。而和他同时入围的其他五位演员,虽然也是新人奖,入围的作品不是主角就是二号三号的配角,唯独沈鹤,只是主角身边的一个跟班。
 
    观众台上的粉丝有一瞬间的沉默。然而,看到屏幕上放大的特写里,青年好看的脸孔还是一下子让他们小小倒戈了一番。
 
    沈鹤露出有些意外的表情,被谈静笑着拍了拍肩膀这才回过神来。四周的导演艺人纷纷起身向他祝贺,他含着笑和人拥抱握手,与盛伯雍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才一路点头行礼走上台。
 
    当主持人问沈鹤,有什么话想要对电视机前的观众和粉丝说的时候。他扶了扶话筒,鞠躬道:“谢谢。”
 
    很简单的两个字,却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之后的几个奖项,掀起的热浪让更多的人发出尖叫。
 
    去年的电影节上,盛伯雍摘下了他人生当中的第二尊影帝金奖,而今天,金凤奖最佳男主角再度落入囊中。
 
    看着与颁奖嘉宾握手鞠躬后,走到话筒前的盛伯雍,主持人笑着和他开起玩笑,问他拿到第三个影帝金奖,有什么话要特别告诉大家。
 
    他沉默了一会儿,目光扫过台下众人,最终停留在某处。
 
    他举起奖杯,托着奖杯底座:“这个奖杯,原本该属于一个人。他带来了这部片子的辉煌,也带着我走进这个故事深处。”
 
    “这个人是谁?”主持人问道。
 
    “宋霖。”
 
    几乎是在同时,坐在台下的沈鹤和谈静异口同声说出了这个名字。
 
    谈静扭头看着沈鹤,很快又唏嘘道:“要是宋霖还活着该多好,拿了这个奖,用奖杯狠狠砸到卫彦头上,看他还狂妄什么。”
 
    “用影帝金奖去砸人,太埋汰奖杯了。”沈鹤小声笑道,“这不是降低影帝逼格吗。”
 
    盛伯雍从台上下来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正好瞧见沈鹤和谈静正挨得很近地在说话。虽然知道这两人擦不出火花来,但是心底还是没来由有些焦躁。
 
    他屈指敲了敲椅背,等两人朝自己这边看过来,这才问道:“再聊什么?”
 
    谈静闻言一笑:“等下去酒吧庆功?ktv也行。”
 
    盛伯雍看着坐在谈静旁边,难得一直笑得开心的沈鹤,原本想二人世界的心思烟消云散:“行吧,酒吧庆功。我请客。”
 
 第58章 错过的岔路口(上)
 
    今年的金凤奖颁奖典礼在一座海滨城市举办。当地有家酒吧名气很大,经常招待圈子里的一些演员,酒吧的老板也习惯了专门给这些特殊的客人准备包间和保安。
 
    《天工》和《故国》两个剧组前来参加颁奖典礼的一行人私下一合计,索性一起搞了个酒吧联欢庆功会。
 
    一行人七七八八地在酒吧老板的亲自招待下,穿过人声鼎沸的过道走到二楼的包间里。
 
    一楼的鼓点和音乐声嘈杂不已,不关上包间的门,音浪几乎能把人掀翻在地。
 
    一群人刚往沙发上坐下来,门口就进来了服务生,送上白开水,开始询问想要喝的酒。临出门前,还压低声音问要不要别的服务。
 
    一行人面面相觑,看着坐在旁边正正经经的盛伯雍和沈鹤,咳嗽两声挥手让人赶紧去拿酒。
 
    酒上的很快。不光是啤酒,还有几瓶威士忌,一群人咋咋呼呼开始喝酒。镜头前,人五人六,镜头后,都不过是最普通的大活人而已,酒喝多了性情也就开了。
 
    看到互相揽着肩膀开始吹瓶子的几个人,谈静笑得趴在沈鹤肩膀上直拍手。
 
    盛伯雍靠在沙发里,一条胳膊架在沈鹤身后,若有若无地搂着人,另一只手握着酒杯,轻轻晃着杯子里被灯光照得褐黄的液体。
 
    因为要开车,陈大少和小郑没得酒喝,倒是孟章已经把葛晖喝得趴在沙发上装死。
 
    包间里乱哄哄的,吵得沈鹤脑袋有点疼,回头嘴唇追逐着盛伯雍的耳垂,近乎贴在那里:“我去外面吹吹风。”
 
    “要不要陪你去?或者带上陈龙?”
 
    沈鹤摆摆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直接站起来,揉着脑袋推开门往外头走。
 
    沈鹤刚才其实也跟着几位导演喝了几个回合。好在喝的是啤酒,酒精度有限,倒是不至于走几步就昏倒。
 
    包间外的走廊,灯光昏暗。他微微眯着眼睛,循着洗手间的方向往前走。
 
    二楼包间里都自备着一个洗手间。就是老板为了一些特殊的客人准备的。沈鹤出了包间吹风才觉得需要解决下问题,可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刚迈进一条腿,听到里头传来的呕吐声。他硬生生酒醒了。
 
    洗手间外,是激昂的鼓点和high到爆的尖叫,而洗手间内,是狼狈地趴在便池呕吐的贺阗。
 
    不知道是走廊上哪间包间的门开了,一阵鬼哭狼嚎顿时传了出来。沈鹤被唱得浑身鸡皮疙瘩冒起,往前走了一步,随手关上洗手间的门。
 
    咔嚓一声,锁上。
 
    趴在便池里的男人动了动,醉意朦胧地支起身子,对上来人的脸,喉间颤抖,笑了笑:“阿霖……”
 
    沈鹤眼神闪动,脑海里掠过的是和贺阗认识的这些年,深刻到无法忘记的一些事。
 
    他从前除了孟章和谈静以外,最信任的人就是贺阗。因为贺阗是闫宁的兄弟,他们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隐瞒,连带着宋霖也以为可以全心信任这个经纪人。
 
    沈鹤握了握拳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贺阗靠着便池,额头上都是冷汗,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皱了。这个过去总是穿得十分整洁才愿意出门的男人,曾几何时这么狼狈过?
 
    “阿霖……你说,是不是报应……”贺阗苦笑,“只要是他看上的,我都帮忙……一个,两个……往他跟前带……他过去,喜欢那些年纪小的,听话的,后来你出现了……”
 
    贺阗干呕了几声:“我以为……他是认定你了,你看你们还见过老爷子……结果,过了几年,他耐不住了……让我给找人……男的女的……我都给介绍……”
 
    沈鹤蹲下身,平视着面前狼狈不堪的贺阗:“你是不是喜欢他?”
 
    即便是在醉酒状态,贺阗似乎对于这个问题仍然保持着警觉。可或许是想到自己现在在和谁说话,而那个害得他只能借酒消愁的男人又在别的地方快活,贺阗突然大笑:“是啊,我喜欢他……喜欢到他要谁,我就给介绍谁……喜欢到看到长得像你的人……我就给送过去……”
 
    “现在呢?为了他喝的烂醉,像个死人一样倒在洗手间,吐得乱七八糟?”
 
    沈鹤冷笑。
 
    他酒是彻底的醒了,可他知道,贺阗还醉着,也许等酒醒之后,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再记住,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带着那些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送到闫宁的面前,像一个太监那样请皇帝翻绿头牌。
 
    “阿霖……他这个人没心……卫彦找人故意作掉你他知道的……他没阻止……他没心,没有心……阿霖,我累了……阿霖……阿霖……”
 
    大概是酒气终究上了头,贺阗靠着便池声音越来越弱,慢慢地就要滑到地上。
 
    沈鹤伸手把人扶住,看着已经睡过去的贺阗,到底还是松开了手。
 
    看着人从便池旁边滑下去,“咚”一声后脑勺着地,他站起来,伸腿提了提贺阗的脚。
 
    “闫宁没心,所以你也跟着把心给丢了?”他抬手握拳,敲了敲心口,“那我呢?我只剩下这颗心脏了,因为你们,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说完话,再不去管地上的这个人,几步走到门口,开锁出门。昏暗的走廊上,勾肩搭背走过几个醉醺醺的年轻人,沈鹤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听到从洗手间里爆发出的骂.娘声,这才迈开脚步回到包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