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魂受身+番外 作者:炸牛奶

字体:[ ]

 
宋祁在好友的劝说下步入了CV圈,可就在他刚刚拿到人生中第一个攻气满满的角色之后,一夜回到考核前。
重生不要紧,可是重生之后声线大变,图样图森破!
一个立志成为总攻(大雾:总被攻= =)的少年,重生之后却在被压的路上越走越远。
入坑提示:
1.主受 1v1 双洁
2.苏苏苏爽爽爽,金大腿粗壮~
3.另作者是圈子边缘的围观小透明,咱这是源于现实,高于现实,就图个高兴。
 
内容标签:重生 网配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祁;傅奕安 ┃ 配角:一群腐女蛇精病 ┃ 其它:涉及网游~
 
 
☆、第一章(修)
 
?  宋祁从浴室出来,一如既往的无视了挂在浴室的睡袍,只在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边擦头边看着进浴室前点击打印的文本,三十几页的样子,拿到手里却也是厚厚一沓。
  第一页正中间明晃晃的八个大字——《天杀的这个小妖精》……宋祁不禁嘴角抽搐,这都什么恶俗的名。
  《天杀的这个小妖精》正是ABCC近期全力准备的新剧。
  之前虽然没拿到剧本,可耐不住那一群在群里疯狂刷屏的腐女妹纸们,一句两句拼凑下来倒也知道是个什么剧情了。
  按他的话总结就是,一只化为人形的仓鼠,各种卖蠢卖萌,最后被自己的主人吃掉了。
  可要是只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虽然这只仓鼠已经变成人了,可是在他看来羞耻度更高好么,作者节操何在?!
  而作为某仓鼠主人的存在还是个剑修,从此这篇文又挂上了现代修真的标签。
  原来现在都市里都这么没有安全感,简直就是各类妖魔鬼怪和修真者潜伏的绝佳场所。
  不过宋祁并非这部剧中的的主役攻受,他拿到的角色是那个被群里妹纸汉纸们称为温润二师兄的……温润二师兄的,对了,尉迟昱。
  ……
  一个月之前,宋祁通过考核进入ABCC配音社,因为学习技能满点,没两天就顺利上手,二师兄的这个角色,导演很放心的交给他了。
  说到ABCC配音社,虽然算不上圈内老资历的社团,成立不过刚两年,但作品质量一向很高,也积攒了不少人气。
  发小白澈就是其中一员,之前完全是圈外人的宋祁,就是在发小白澈极力劝说之下,才入的坑……
  白澈其人,宋祁和他两人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勾/搭在一起了,二人携手没少干过坏事。
  虽说白澈的声音也不错,宋祁觉得‘呆萌’这个字放在白澈身上就很合适。
  可惜白澈有个毛病就是一上麦就紧张磕巴,隔着屏幕对面的人只知道白澈磕磕巴巴的嗓音发颤。
  宋祁有一回就坐在白澈身边端着笔记本打游戏,听到白澈磕磕巴巴的声音纳闷的回头看,发现对方的脸简直都能赶上猴屁股。
  等白澈一下麦,他走过去一瞅,我去,何止是脸红,连气都喘不顺,紧张的两只手还握着拳,掰开一看,一手心的汗。
  搞的宋祁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拿了两张餐巾纸,出去端了杯水回来,递给对方,缓了好一阵,才逐渐恢复正常。
  白澈也清楚自己这毛病,所以并没朝CV的方向发展,一直都在配音社里负责后期策划,质量向来都是,白兔出品,必属良品。
  那回的上麦事件,也是社里的妹纸偶然听到白澈的声音之后,觉得这么好的资源怎么可以放过,让白澈试试。
  结果大白兔果然是大白兔,这马甲简直太适合白澈了。
  社里算的上是元老的叔音虎视眈眈直说,妹纸们如狼似虎,看把兔子吓的,快到蜀黍怀里来。
  总之这事只是个插曲,白澈继续他的策划后期,偶尔爆音,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所以,作为宋祁的好兄弟,白澈一直秉持着,自己滋润了也不能忘记十几年的好基友。
  所以……然后,高考刚一结束,便天天跟在宋祁身边,开启堪称洗脑一样的劝说模式,整整叨叨了三天,直到宋祁点头答应才作罢。
  天知道怎么这时候,白澈的嘴皮子溜了,说话也不磕巴了,而且话都不带重样。
  宋祁考核那天很是顺利,一遍过,上麦之后声音平稳自然,温柔攻音一枚,声线秒杀不少腐女妹纸们。?
 
☆、第二章(修)
 
?  宋祁一边想着从入社开始的种种,一边拉开床头衣柜的底层,拿出一条纯黑的内裤套上之后,便掀开被子靠在床头继续研究剧本。
  昏黄的灯光打在宋祁的身上,平日上挑的桃花眼,此时因为低着头少了一份凌厉和艳丽。灯光的映照下,浓密的睫毛在下眼帘形成一片剪影。
  不过十六的年纪,侧脸还没有成年男人的棱角分明,带着少年独有的一份柔和。
  嘴唇上下开合着,并未发出声音,只是默读着自己的台词。
  唔,好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好一个安静的美少年。
  殊不知,宋祁心中正暗自庆幸着……自己在剧中的角色,是主角攻的师兄,兼之全剧副CP的攻方。
  和自己有一腿的受也是同门师兄弟,还是年上傲娇受。
  不过作为副CP,戏份自然减了不少。
  除了对话中隐晦的暧昧,并没有掉节操的床/戏。
  宋祁拿到的是完整的剧本,所以其余角色的对话一览无余,看着一句话后面括号里备注的内容,宋祁感到了编剧深深地恶意……什么此处要表现出男子特有的娇弱叫/床/声。
  娇弱你妹,尼玛是肌无力还是怎么的。
  主役受果然不是谁都可以当的,不然怎么到现在,这部剧的主役受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配。
  温柔的二师兄很好很适合……对于这个狂放的世界他还需要一段适应时间,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宋祁带着这种庆幸的心理放下剧本,将自己埋进被子里,殊不知他的庆幸将会在一觉醒来之后全部化为泡影。
  ————————————
  “宋小祁,太阳都晒屁股了,赶紧起床!昨天你不答应陪老妈去逛街么?”宋母一脸喜气的掀开宋祁的被子,精心保养的面容显然还称不上老妈。
  宋祁还睡得迷迷糊糊,声音里包含着满满的起床气,“妈,昨天不是刚陪你逛过大街么……从我考完到现在都多少次了,能不能放过我。”
  宋祁的眼睛压根没睁开,因为起床气表情极度不爽,无力的翻了个身,拉着被子将头盖住,准备继续睡,却在这时响起宋母的咆哮声,“宋小祁,你睡糊涂了!”
  见宋祁整个人一动不动和被子卷在一起缩成一团,宋母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重复着刚才的动作,一把扯开被子,“昨天你回学校交志愿,之前每天窝在房里不出门,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逛大街。”
  宋祁耳朵动了动,猛地一个激灵,整个人弹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大,“妈,你记错了吧,志愿不是一个月之前就交了么……”
  宋母准备拉窗帘,听了这话,猛地回过头,走到宋祁床边,一只手敷到宋祁额头,“没烧呀,儿子,你这是睡糊涂了吧,赶紧起来陪你妈我去逛街。这几天睡得太多,人都不清楚了。”
  看着宋母异常认真的表情,宋祁觉得自己应该冷静一下。
  “妈,你先去吃早饭,我收拾一下就出来。”宋祁忍住心中的疑惑对着宋母说道。
  宋母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了一句,“儿子你快点昂,今天还要去美发店。”
  宋祁应了之后,对方满意的走出去拉上了门。
  整个卧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宋祁愣了一秒之后,拖鞋都没顾上穿,拿起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日期让他瞪大眼睛。
  又不死心的打开电脑,直到把所有能确定日期的东西全都看了一遍之后,嘴里喃喃出声,“这都是些什么鬼……”?
 
☆、第三章(修)
 
?  宋祁依旧有些不可置信,可当他走进浴室,看到洗手台墙面上的镜子清晰地照出高中三年被宋母认为萌萌的发型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这个发型是他高中三年反抗无效的证据,也就是高考结束之后,宋母才心血来潮的让他换了发型,而换发型的日子就是今天。
  扯了扯头发,开始洗漱。
  边刷牙脑中还飞快的运转着,昨天刚交完志愿,那今晚岂不是配音社的考核的日子。
  宋祁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以他的个人情况来说,双亲健在,无极品亲戚,初恋还没来及送出,也没遇到渣男小三之流,不对,为什么是渣男……算了,这都不重要,没碰到世界末日也没发烧觉醒异能,或者见义勇为被车撞飞做抛物线运动,怎么的就回到过去了。
  难道说有什么空间灵泉系统附体,宋祁难得傻气的集中意识……等到嘴里的牙膏沫都快忍不住想要往下吞了,也没有任何神奇的现象出现。
  宋祁对自己二逼的行为很是唾弃,赶忙吐掉了口中泡沫,三下五除二洗完脸涂上保湿水,神清气爽的下楼走进餐厅。
  管他呢,貌似对他没什么影响,日子照样过。
  扫了一眼餐桌上的早餐,竟然看到了两年前变声期的时候天天喝的冰糖梨,那时候宋母每天炖一碗,喝的他都快要吐了。
  原先这个时候早餐可没这个东西,难道所谓的变化就是这种事?
  带着这份疑惑,宋祁开口问道,“妈,变声期早就过了怎么今天又有冰糖梨。”
  说着忍不住瘪瘪嘴,感觉嘴里都有些发腻,老妈每回炖,冰糖都放得太多了……
  “你昨天给我说嗓子有些不舒服,我才今早会给你煮。你可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要不是天天冰糖梨,你那嗓子还能像现在这么清亮。”宋母没好气的瞪了自家儿子一眼。
  不对呀,当初变声期他根本没在意,辣的吃的太多,虽然天天冰糖梨,最后还是去医院开了些药。
  要不他的嗓音恢复之后,怎么会变的有些低沉,不这样,哪来机会让他去配攻音。
  而且原先他根本没有嗓子不舒服这件事,想到这,宋祁心神一怔,试探的开口,“妈,那辛苦你了。”
  这句话说完,宋祁算是彻底明白了。
  这么干净清澈的嗓音是他的?!不仅如此,还有点软,妥妥的少年音。
  这都是些什么节奏,我的二师兄,我的温柔攻,我的总攻之路……
  宋祁默然,最终无力的拿起勺子,机械的吃着眼前的冰糖梨。
  宋母见儿子光是埋头吃梨,拿起一片吐司递过去,“儿子,别光吃梨。”
  哦,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他已经可以预见今晚的考核会诡异到什么程度。从自己家老妈手中接过吐司,语气中隐约有些无力,“谢谢妈。”
  好在宋家除了宋母话多些,老爸和儿子向来寡言少语。宋祁早餐时的这幅样子,才没让宋母察觉到异常。
  ————————————
  “哎呀,我的儿子就是帅,耳朵露出来显得更精神了。行了,走,去给你买衣服。”宋母心情显然很不错,拉着已经昏昏欲睡的宋祁朝商场走去。
  宋祁已经接受现实,走一步看一步吧……他能有什么办法,想通了,整个人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做头发的时候很不给发型师面子的睡了过去。
  还是宋母好一顿扯脸才让宋祁保证再不打瞌睡,硬撑到做完造型。
  不过对于额头的刘海,宋祁翻着眼睛向上看了看,用手撩了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