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本小说都有那么一位大师兄[剑三] 作者:瑭谈音(下)

字体:[ ]

 
    罗琨很轻很轻地“呵”了声,在心里问自己这样的可能性有多少?不用思考,他马上就给出了答案,恐怕不比第一次买一注六合彩就中了头等奖的概率大多少。
    在如今这个已经扭曲的修真界,想去寻找一份真心真是太难太难了。
    罗琨突然觉得,自己能遇到吴献真是太好了。
    大概是真的不希望重要信息被那个“他”掌握,苏九墟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都很安生,完全没有和罗琨发生任何交流。
    罗琨也不在意这样的空窗期,他心里清楚,苏九墟一定会在合适的时候为他制造合适的理由,让他和其他人能够一起离开门派。至于离开门派以后怎么办,先不说那是以后的事情,就凭在门派外这一条,他们就有诸多方法让自己“顺理成章”地脱离队伍。
    这些不是他要考虑的,他只要偷偷做好随时离开门派的准备就行。只收到那短短四个字,他也拿不准苏九墟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出手,只好时刻准备着了。
    “怎么感觉跟少先队员入队宣言似的。”罗琨的思维一瞬间偏离了轨道,转向一个有点诡异的方向,禁不住喃喃道,“啊也对啊,苏九墟正在和邪恶势力斗智斗勇,我这个新加入的后备军可不是少先队员么。”
    罗琨无奈地摇摇头,把这想法从脑海里赶出去,也不去推测苏九墟最可能和他联系的时间,只起身去了洞府外的空地,一遍遍对着木桩练习花间技能。
    不需要苏九墟专门提醒,他自己也发现了,当他脖子上那颗珠子压住他的伤势之后,系统便停止了运转。虽然背包依然可用,但是任务等界面不再发生变化,同样的所有技能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只消得一个念头就能使用出来。
    每一个游戏里的技能,都变得和现实里的法术一样。必须将功法通过合适路线在体内运转,由游戏中标志性的招数作为法诀进行引动,才能完成一个招数,最后由本人控制方向发出。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罗琨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锁定一个目标后,只要想一想自己要用哪个招数,静静等待读条完毕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现在的罗琨,若是使用万花的招式,有可能因为没有瞄准目标而出现偏离,也有可能因为动作没有做对发不出技能,甚至有可能功法运行路线出现问题,无限延长招式完成的时间或者是出现反噬。
    这就意味着罗琨的战力和战时治疗能力被大幅度削弱。
    这就意味着罗琨在面对危险之时,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这又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在以前,姑且认为是“系统”,对罗琨的每个技能都在他完全无知觉的情况下进行了招式的引导。这种引导相对完美,使得他每一个技能的使用都只需要固定的很短的时间,并且这种引导可以很好地控制技能的威力。
    说不好,所谓的会心暴击、不同层数的技能效果,都是这种引导控制的。
    这就说明了其实许多数据根本就是无效的。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罗琨得到的这个系统为什么是80年代和90年代的混合版。技能的熟练度在这样的引导里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和技能相关的版面,也是80年代更为合适。
    当“系统”停止了运行,这种引导消失了,罗琨就不得不自食其力。趁着身体还对技能的一切有深刻的记忆,罗琨必须迅速地巩固这些记忆,直到他们刻进骨子里,成为一种本能。
    如果不是不合时宜,罗琨真想为这个所谓的“系统”、或者说是那个“他”,热烈地鼓上一次掌。
    好心思好手段。
    可惜用错了地方。
    有事情做的时候,时间就像是被按下了快进键,晃眼也就过去了。
    天枢仙门的二月,万物复苏,深深浅浅的绿将一座座山头染了个遍,一股勃勃生机从每一个角落迸发出来。罗琨就是在这样的绿里见到了从顾氏地宫赶回来的顾珀瑛。
    不知顾珀瑛是在那里得了什么好处,一身外放的锋利悉数敛起,那双黑沉沉的眼睛如今更是看不见底。
    他似乎变得成熟,不再像以前一样,把所有的一切浮于表面。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罗琨的感觉一向不是多准,所以他也就没多在意,只是随意地向一身风尘的顾珀瑛打了招呼,就往洞府走去。但顾珀瑛接下来的话成功让他停下了脚步。
    “师兄,那地宫里的壁刻……”在他们错身的一刻,顾珀瑛压低了声音道,“师兄是否有线索。”
    虽是疑问的话,但那口气十分肯定,似乎已经肯定了罗琨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罗琨看了看顾珀瑛,鬼使神差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感觉自己的肩上一沉,动作一顿,才道:“我那里有整理好的正史和野史资料,过一会儿我让小献送一份给你,你还是先去拾掇拾掇自己吧。”
    说完也不等顾珀瑛反应,自顾自离开了,步子平稳,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事实上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如今是多么的急切。他可以确定,在手碰上顾珀瑛肩膀的那一刻,耳边响起的熟悉的“啊呀”绝对不是幻觉。
    他不止一次地回想和苏九墟初次见面,不止一次地回忆起苏九墟当时的那个“啊呀”。对于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苏九墟竟然能借用毫不知情的顾珀瑛来给他传递信息。
    也是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他对于和苏九墟的见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淡然。当这次见面要真正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心情,甚至是亟不可待的。
    不过他不能就那样直白的表现出来。
    他现在的反应虽然有些反常,但是“从顾珀瑛口中听到了再也不想回忆起来的事情”,显然是个非常棒的掩盖。
    非常完美,衔接得很自然,他开始对苏九墟有些信心了。
    回到洞府,罗琨没有急着研究苏九墟给他的传讯,而是先找出了那个记录无常谷历史的玉简,复录了一份后叫来吴献帮忙给顾珀瑛送去。
    耐心地安抚过吴献并送走他之后,罗琨才关闭了洞府的禁制,回到了卧室。
    在床上坐好后,罗琨拍了拍自己当时沉了一下的那个肩膀。肩上闪过细碎的亮光后,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那人穿了一身烛天,抄着手,精致漂亮得过分的脸上,一双标志性的桃花眼带着戏谑。
    正是苏九墟。
    苏九墟的身影过于虚幻,罗琨立刻就明白这可能只是一段影像。果不其然,苏九墟一开口说的就是这个。
    “这不是一缕元神,而是一段影像。”
    “既然你选择现在打开这段影像,那么就证明你认为现在你的周围没有危险。我姑且信任你的判断,但是谨慎为重,我也不会说太多事情,只捡要点来说。你听到了肯定懂。”
    “首先是开赛弃权,没什么好说的。其次便是后面的事情,我在本土卖炸鸡的快餐店等你,加盟店哟~”
    尾音带上一个小小的颤,配合着他磁性的声音,一股调皮的味道打话里带出来。
    似乎是没什么可说的了,苏九墟用“啊就这样吧,记得把你的衣服毁尸灭迹”作为结尾。
    罗琨看着渐渐消失的苏九墟,“啧”了声,心想他这个暗语真的是做的不怎么样。有顾珀瑛的《分魂诀》珠玉在前,苏九墟不会还以为用这样的东西就很安全了吧?
    只要知道了他们前世的记忆,马上就可以猜出答案,然后对照着地图,很快就能发现话中所指的地方。这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这样就放心了的话,也太早了吧。
    他对苏九墟的信心,就这样又没了。
    罗琨这么想着,一个人愣了会儿神,才起身把自己身上的这套衣服毁尸灭迹了。
 
  ☆、第60章 五九精分的思维模式
 
在收到苏九墟口信之后的几日里,罗琨都在不停地思考着这个口信的意义。
    开赛弃权没什么好说的,其中要表达的意思还是不清不楚;后面一条本土卖炸鸡的快餐店应该是指德克士、哆哆基这样的快餐店,这样的店基本都有加盟店,这让罗琨根本无法确定是哪家店。
    这样不明不白的信息罗琨根本无法理解,然而苏九墟却说他听了肯定懂。
    难道是他想的太复杂了?
    罗琨反复回忆了自己的思考方式,觉得也许是自己的思考方向出了问题,于是他试图打破自己固有的思考规律。但是惯性思维不是那么好改变的,他无法在短时间内抛弃以前那种多而杂乱、细腻到神经质的思考方式,他所想到的答案根本无法直指问题核心。
    这使得他无比焦躁。
    敌在暗我在明,并且力量悬殊,他们能拼得不过是时间差。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才能有一定几率避过对方的眼睛,完成这次见面。
    这就是罗琨对于眼下状况的认识。
    这样的认识和他如今的束手无策,随着小比的临近、时间的流逝,将他的焦躁推到了顶峰。
    罗琨终于在距离小比开赛只有五天的时候,在自己的卧室爆发了。所有能砸烂的东西被他统统砸烂,整个卧室一片狼藉。
    砸完东西,罗琨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他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喃喃道:“这什么破烂口信,这样的信息传递,压根就没有意义!”
    蜷起身子,将头埋在双膝之间,罗琨双手环住自己的肩,瑟瑟发抖。
    这一通发泄让他清醒过来。
    他反问自己,和苏九墟的见面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对自己的心情产生这样严重的地步了吗?难道是因为自己深深恐惧着“他”的控制,希望马上摆脱这种“可怕”的状况?
    证道、飞升、长寿,对他来说难道就重要到了会使他产生这样的恐惧的地步?
    不,当然不。他只是希望过得更自由一点,但完全没有到达他这日子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地步。
    他的状况一点也不正常。
    他不该这样焦虑和生气,更不该将一个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口信重视到这种程度。
    他意识到,他的情绪为人所制。他不愿意推测这个人是他还没有见面的盟友苏九墟,他宁愿相信这一切是“他”的杰作,可是他清楚地看到那个游戏界面依然完全停止运转。
    怎么看也是苏九墟的嫌疑更大。
    与虎谋皮还是饮鸩止渴?
    当罗琨完全冷静下来后,他就发现,苏九墟给他的口信后面的几句真的是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倒是前面几句确实有点玄机。
    那句口信在强调,他听了一定懂。
    最后的两句话他没有听懂,那么这两句,就是没有意义的。
    “这不是一缕元神,而是一段影像。”
    即便不说,他在观看这段信息的过程中,也可以发现这不是一缕元神。然而苏九墟却特意强调了一遍,显然是在暗示他什么。
    元神和影像最大的区别在于,元神是有思维的,是能够自主做出很多事情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