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钱荼无量[重生] 作者:娃娃兔(上)

字体:[ ]

 
上一世,钱荼跑遍大江南北,游历万千河山,转战四处揽财八方,最后却被人在茫茫大海中残忍的杀害了。
 
这一世,钱荼决定窝居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乖乖守着钱奶奶,实现向钱看向厚赚的长期目标。
 
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呵护了亲情,守护了事业,连一直觉得不靠谱的爱情也暗搓搓来到身边。
 
* 特别提示 *
 
* 这是一个主角发家致富·报仇雪恨·拾得美人的故事
* 1VS1 HE 主角攻
* 请将此文当作架空来看!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钱荼,无量 ┃ 配角:太多从略 ┃ 其它:重生,灵异鬼怪,励志
 
 
  ☆、第1章 .重生
 
  耳边不断传来轰鸣声,钱鑫只觉得全身压抑的令人疯狂。
  “咕嘟……咕嘟……”
  他手脚无意识地挣扎,却发现脚底永远是虚浮,双手什么也抓不住。
  “咕嘟……咕嘟……”
  明明是想要呼喊求救,结果却发现进入口鼻的冰冷让自己加速陷入了绝境,在失去意识的那一秒,钱鑫瞳孔猛然收缩,最终不甘地闭上。
  脑子里像是窜进一段又一段电流,噼里啪啦不断炸开,背部也不时传来略重的力道,无法抑制,一股浊水自喉咙哽出。
  再次睁开双眼时,钱鑫条件反射地双手撑地,挣脱了脚上的束缚,趴在地上死命咳嗽,脑子里的意识也在过程中逐渐回笼——他这是得救了?
  怎么可能?!
  一个被割掉脑袋,扔进大海中心的人,怎么可能救得回来!!
  他清楚地记得当脑袋飞出的瞬间,天空是那么蓝,落水时有多么的恐慌。
  可是……耳边熟悉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土仔,土仔,你么事嘛?表吓奶奶……”
  死人也能……做梦?
  不、不是梦。
  钱鑫摸了摸完好的脖子,使劲甩了甩脑袋,有些机械地扭头望向声源。
  那是一个身着墨蓝色补丁装的老妇人。
  老妇人头顶用白布一圈一圈裹成一顶中空的帽子,一张布满皱褶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奶、奶?奶奶!”
  瞳孔猛地睁大,钱鑫一股劲从地上爬起,想将老人抱在怀中,却惊讶的发现……他的海拨似乎有些不对?
  只抱到了大腿?!
  有些疑惑地松开老人,钱鑫望着眼前完好的手,呆住了。
  这是一双皮肤略干略黄,手指修长的手,重要的是,这双手,很完整,与自己相伴十来年的残指不同,左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比例分明,并且没有一丝伤疤。
  突然,左手虎手上的小黑痣落入钱鑫眼中,他猛地冲向旁边的渔塘,当身边的人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半趴在塘边,支着脑袋往水里瞧。
  水面还有些浑浊,但不妨碍他看清印在面上的人影,那是一张略带稚气的脸,正满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劳资钱三金又回来了!”钱鑫笑的有些放肆。
  他确定,他又活着回来了,在被那对贱人害死后,不明原因地,重活到七岁落塘那年。
  “哈哈……哈……”笑声嘎然而止,不等钱鑫想好要怎么弄死那对贱人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腾空了——横在腰间的手,让他有些气紧,不得不停止张狂的笑声,注意力调回现实,打量着四周的情况。
  捞着他行走的是他大伯钱光华,依旧一张马脸满头白发,旁边还跟着抬着双手一路虚扶的钱奶奶钱钟氏,嘴里还不停念叨着钱荼的小名。
  钱鑫也想应声,可惜身体力气不继,想以眼神示意,结果在钱奶奶看来,就成了翻白眼,给吓的忙问钱光华,“他大伯,这孩子是不是被魇着了?”
  终于积蓄起一丝力量,钱鑫吃力的抬头,揉揉额角,解释道:“奶奶我没事,刚刚只是太高兴了,快让大伯放我下来。”
  钱大伯身形一顿,钱奶奶有些颤抖着问,“土、土仔,你、你声音,扎怪怪的?”
  钱鑫也楞了,他在外地呆的时间太久,即使声音因条件限制没能改变,但口音却是有些不同。
  这么一想,钱鑫又连忙补救道:“奶,我真么事,快让大伯放我下来。”
  这话一出,另外两人才齐齐松了一口气,钱大伯忙将人放地上,道:“土仔,你刚说啥前三金又回来了,啥意思?”
  钱鑫嘴角一抽,这叫他怎么回答。
  难道让他说,在他16岁那年,遇到一个大师,说他本该一世富贵,只是名字不太好毁了运道,如果按对方的建议更名,将来绝对财源滚滚。
  然后钻钱眼子的钱荼从此就成了钱鑫。
  好吧,那大师也没算说错,自从改了名字,钱鑫还真就走了狗屎运一般,从一个拾荒者渐渐转运,发展成了房地产大老板,晨鑫公司的老总。
  只可惜,这一世富贵期限太短,只有短短三十二年。
  钱奶奶眼见自家孙子一脸酱紫色呆呆站在原地,有些不高兴推了推钱光华,“光华,你问啥呢?没看土仔晕着么,赶紧给带房间里,我给他洗洗换身衣服,让他好好休息。”
  钱光华一听也不再纠结,只当是孩子魇着了说胡话呢,赶紧听指挥又将人给抱往房间。
  由于这次采用姿势得当,钱鑫也就不再挣扎,舒舒服服的趴在他大伯肩头打着盹思考思考人生。
  结果这一思考,就直接思考到了第二天。
  老年人本就浅眠,约末五点,钱奶奶就起了床,而钱荼也因为头天睡的早,一点动静就醒了,他并没有立即起床,只躺在床上思索着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首先,就得把那大和尚给取的什么破名字给扔掉,恢复他的钱荼好了。
  贱名好养活,也许就是因为他上辈子把名字改的太大气,才惨遭横祸。
  当然,也和他自己识人不清,狂妄自大,有那么一丁点关系。
  然后,武力很重要,不然遇到些混混,被揍个残疾,遭个绑架,连个还手之力都没有。
  记得他二大爷就是个爱练的,先不管是真是假,至少那身体确实要比一般人好得多。
  他要是跟着练练,身体好了就能更多地帮上他奶奶,至少不能让她像上辈子一样磨,最后竟然因为高血压这种富贵病给送了性命。
  一想到这里,钱荼便翻身起了床,简单洗涮完,就琢磨着去给钱奶奶帮把手。
  至于害死他的那对贱人,最好祈祷这辈子别出现在他面前,否则有心算无心,非弄死他们不可。
  吃过钱奶奶热到锅里的饭菜,钱荼就奔着储物间去,打算找把称手的锄头。
  90年的小泉村,还十分贫穷,哪怕村里人种的猕猴桃价格不低,也有固定人员上门收购,实际效益却因为出售的果子条件苛刻依旧不高。
  钱荼家也种了几十来亩猕猴桃,只是从他爸妈外出打工后,家里只留下他和钱奶奶一老一小,实在没办法管理过来,大部分都荒废了,也就屋后的几亩地由钱奶奶精心照顾着,一年能有几百块收入。
  这会,正是除草的季节,钱奶奶总在一大早便抗着锄头去往屋后,以前钱荼懂事晚,没帮过忙,现在却不能再像以前了。
  只是,一来到储物间,钱荼脸就黑了。
  他的想法很好,抗把称手的锄头帮钱奶奶除草,可看着眼前身高体重都不是自己能驾驭的锄头,钱荼才想起,这个时候的他,才七岁!
 
  ☆、第2章 .活动
 
  不甘心的试了试,直到差点被锄头砸个结实,钱荼才算死心。
  没办法用锄头除草,钱荼只好退而求次,找了把镰刀,挑个略小的背娄来到屋后的猕猴桃地。
  果然,钱奶奶已经抗着锄头开始劳作,每一棵猕猴桃的根部都被笼起一堆厚厚的草,等待风干成为养料。
  其实,他家的猕猴桃照料的并不算好,因为大都是用木头支撑,扎地不深也不劳靠,再加上铁丝的质量不高,好多地方都被压跨,导致猕猴桃的藤蔓落地,产量大减。
  即便明白问题出在哪,可对于这一老一小来说,依旧无力改变。
  不管是钱还是气力他们都没有。
  不过钱荼也没指望靠这个发家,他现在可是全身披外挂的人,远的不提,就拿前两年国家批准九条沟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来说,就能给他带来不小的利益。
  这会,正是国内外友人奔赴九条沟的黄金时节,小泉村作为各地去九条沟必经之路,设置了一个接待点,专程供长途旅游车休息,钱荼只要随随便便弄点特产忽悠,不对,是热情、有偿奉献给这一群体,收入绝对跑不了。
  一想到这里,钱荼恨得不时间再跑快一点,直接从4月跳到6月,那他就能拉着小伙伴们愉快地玩耍/挣钱了。
  想着自己以7岁的年龄,带着一群小孩们摘一捧又一捧的嫩黄瓜,围着旅游车,收获一张又一张的软妹币,钱荼嘴都快咧到了耳根。
  “土仔,土仔,你这是扎了?扎这么早就起了?还拿着镰刀,你这是要干嘛,快把镰刀放下,回去休息去,这些事情交给奶来做。”
  奶奶一抬头就发现了楞在一旁笑的有些呆傻的钱荼,放下锄头靠近后看着钱荼手里的镰刀和背娄,明白对方是想要帮自己的忙,感动的不行。可是一想到这孩子昨天才从鬼门关晃一圈,又担心这孩子再出个啥状况,忙将人忙地外小道上赶。
  钱荼从数票子中回过神,躲着钱奶奶推动的手,笑道:“奶,奶,别推,我就割点猪草,很快就回去,真的,我……”
  “不行。”钱奶奶直接打断钱荼的话,将他手中的镰刀和背娄抢过扔到一旁,又继续推着人往外赶。
  钱荼想挣扎,又怕老年人挣不过他,万一不小心被带倒了可怎么办,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往前一扑便抱着了钱奶奶的胳膊,可怜巴巴道:“奶,我饿了,早饭没吃饱。”
  钱奶奶看了看自己还没除完草的猕猴桃地,又看了看自己家孙子的可怜样,终是孙子重要些,连忙道:“走,奶回家给你蒸蛋去!”
  蒸蛋那就分分钟搞定的节奏啊,时间肯定不够,钱荼又扯了扯钱奶奶的衣角:“奶,我不想吃蒸蛋,想吃面疙瘩。”
  “行!面疙瘩就面疙瘩。”钱奶奶并没有犹豫,只是回到地里将锄头拾起,与镰刀一块放在娄子里,打算一块背回家。
  “奶,这个怪重的,就放棚里吧。”钱荼指着不远处的木棚说,这个木棚主要是用于猕猴桃临近成熟期的看守。
  虽然猕猴桃的成熟日期得临近十月,可通常六月就得有人入棚看守了,不然这些没成熟的果子,总能被一些假借割猪草或者上山打柴的家伙给顺走,提早面市。
  钱奶奶也没多想,直接就听孙子的话给放在棚里。
  两人顺着小道往家里走,钱荼却没再像以往那样跑跑跳跳地独自行走,而是随身掺扶着老人,一路上那小心模样,钱奶奶笑的合不拢嘴。
  还是咱孙子听话!
  不过,钱荼并没打算随钱奶奶进屋围观,他还有另外的事情要做。
  面疙瘩需要和面揉面发面然后再入锅煮,耗时很长,平时做这个,钱奶奶都是提前准备,今天没了准备,时间得长一些,钱奶奶便拿出自己藏的一小包饼干,交给钱荼垫垫肚子。
  钱荼颠了颠手中的饼干,得有十来片吧,一人一片应该是够的。
  想到这里,他便加快了脚步来到五奶奶家门口,朝屋内吼道:“丹丹,丹丹,快出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