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钱荼无量[重生] 作者:娃娃兔(下)

字体:[ ]

 
  ☆、第81章
 
  “昨天晚上谢谢你啦,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你不知道,还好你昨天救了我,不然真让他们拿钱赎我,指不定就要让我郁闷一辈子!”
  “豆豆你别怕,我有钱!”
  “你那点零花钱够赎我么!你知不知道他们开什么价!”
  “啊?什么价码?”
  “这个数!”
  “天呐!这么多!”
  “安希铭!你那什么表情!我不值这个价吗!”
  “值!必须值!豆豆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无价的!”
  ……钱荼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论起这起绑架案,也是醉了。他没记错的话,这妹子之前是打算向他道谢的吧,这话题怎么就转换的这么快了?还有,能把自己遇险的事情当成个故事讲,并且和人讨论关于自己赎金多少的人,估计她这里也是独一份了。
  钱荼看着安希铭那忠犬样,撇了撇嘴,看不出来这孩子情商还不错,就是人太嚣张了,家里一直走运给他撑着还好,要是以后只能靠自己时,指不定得摔成什么样。
  当然,这并不关他的事,他心里还有些不爽这破孩子竟然当着田宇面说自己抢东西这事!
  想着田宇那个皱眉的动作,钱荼心里又是一阵烦躁,妈蛋,不知道小少爷正义心爆崩么,哪怕这事分明就是安希铭的错,估计田宇心里也绝对不会觉得自己强买回来就是理所当然。
  再一看安希铭笑的那个灿烂,钱荼的心情不爽度直线上升,他放慢了脚步让池豆豆追上自己,找了个话头问:“豆豆,那几个绑匪你认识吗?”
  如果对方真的只是如池豆豆所说般单纯的绑架求财的话,那兴许他们确实和拐走钱丹的那女人没啥关系,如果不是的话……说不准他还有希望从这里入手找到钱丹。
  “我认识那个染黄色头发的家伙,他叫黄茂,外号黄毛,以前有他老爸和表哥撑腰,屁股都快翘上天了。不过前几天他爸犯事被抓,他也低调了好多,没想到竟然会想来绑架我!那女人我不认得,不过总觉得有些面熟,似乎在哪见过。”池豆豆一听钱荼问话,立马就撇开安希铭,与钱荼并肩走,积极回答着他的问题。她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的救命恩人抛个一干二净,也有一直注意对方,只不过因为感觉到对方好像心情不太好,都不想搭理自己,所以才没主动搭话,反而跟安希铭扯了那么久。
  “呵呵,最近被抓的人还真多。”钱荼瞬间就想到了那个万德商场的黄林森,同样的都姓黄,也同样爱作。
  池豆豆有些好奇的问:“咦,还有谁被抓吗?”
  “万德商场知道吗?”钱荼不答反问。
  “知道啊!说起来黄茂他老爸还是万德商场当官的呢!”
  ……不会这么巧吧。
  钱荼又问,“他爸不会叫黄林森吧?”
  “对啊!黄茂他爸就是黄林森,嘿嘿,这名字是不是特好记,就跟缺了好多木头似的!黄林森好像还是商场管钱的人,听说很会敛财!”
  钱荼侧头看了一眼池豆豆,标准的学生头,齐留海瓜子脸看上去难掩稚气,却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这些,而且就连旁边的安希铭好像也没有一点惊讶的模样。
  这两孩子都还是初中生吧?
  “怎么了…”
  “看什么看!”
  对于钱荼的打量,两孩子给出了不同的反应,池豆豆脸蛋红扑扑的,一眨不眨的瞅着钱荼,安希铭却是直接就插到两人之间,直接阻隔了钱荼的视线。
  钱荼嘴角抽了抽,心说这孩子开窍的也太早了点吧!
  无视了炸毛的安希铭,钱荼淡定收回视线,笑着夸奖池豆豆,“豆豆,你懂的可真多。”
  池豆豆年纪不大,话语中却流露出了不一般的家庭环境,安希铭的家庭条件不错,这点从对方小小年纪就可以花近百块买块玉就知道,钱荼默默的将两人划到暂时可结识的方框里。
  明明是表扬的话,池豆豆却并没有太高兴的模样,她神情一滞,有些不自在的扭头,“没什么啊,听得多了,自然就知道了。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以前好像没在学校里见过你,你是转校生?”
  “不算吧,我是新生。”
  “新生!”
  “新生!”
  “怎么了?”
  钱荼有些疑惑的看向两人,他俩的反应未免太大了些。
  “你才上初一?!你今年几岁!”池豆豆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安希铭也竖了耳朵注意听。
  ……这不是刚还在问自己姓名么,怎么又扯到年纪上了。果然小孩子的思维就是跳跃。
  “我今年十二。”
  钱荼现在装嫩装的已经毫无压力,不过他的心里年纪再高,身体骨龄什么的也始终才十二岁,严格来讲也并不算说谎。
  “你竟然比我还小。”池豆豆整个人都没了精神。
  “哼哼,小屁孩!”刚才还纠结着自己和钱荼身高差的安希铭顿时又精神了不少,凑到池豆豆面前拍胸脯找存在感,“豆豆,你放心,我比你大,以后由我保护你!”
  ……钱荼感觉自己似乎有点明白什么了,抽着嘴角看向两人,转移话题道:“对了,之前一直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钱荼,钱学森的钱,荼就是茶字多一横,你们记着音就行了。我到了,你们在几班?”
  钱荼停下脚步,望向两人。
  两人却齐齐张大嘴巴,“你、你竟然在实验楼!”
  “如果你们是指我是否上的实验班的话,那我确实是。”钱荼平静的叙述着,内心却忍不住得瑟,妈蛋实验班啊,上辈子想也不敢想的玩意,这辈子进得轻轻松松!
  “……切,实验班有什么了不起!豆豆,我们班其实也不差的!好歹还是年级第二!”
  “你个倒数第二有什么好得瑟的!”
  “好歹不是最后一名。”
  “不是最后一名你就满足了,你有点出息成不!”
  然后,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奉承,钱荼又眼睁睁看着两人争争吵吵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甚至没和自己打招呼。
  果然中二的孩子最难打交道了!钱荼有些愤愤的冲上楼梯冲进教室。
  与此同时,相比钱荼的愤愤,田宇却是有些好心情的取下了那块由钱荼自制的大俗大雅齐聚的吊坠小心翼翼捧在手上观看。
  镶金首饰做的很粗糙,外观也算不上多美观,但田宇却是越看越觉得喜欢,感觉比自己以前所收到的那些贵重礼物都要好上千倍、万倍。
  虽然他确实不希望钱荼因为他去做这件事,但当钱荼做了,他也不会得了便宜还卖乖,又去指责钱荼什么。
  或许是因为田小少爷一直都被人保护的很好,又或者那块金叶镶玉莲已经吸引了他的整副心神,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已经盯上了他……手上的玩意。
  于是,当田宇正打算将东西戴上的时候,旁边就突然窜出一道人影。等田宇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中的吊坠已经失去了踪影。
  从没遇到过小偷的田小少爷懵了,楞了半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偷抢了。
  “小偷你站住!那个穿灰色格子衫的小偷!呼!你站住!”
  田宇先是叫了一声小偷引起众人的注意力,再道出其着装颜色,果然就有路上的行人出手相帮,只是那小偷身子不高,跑的又快,左闪右突,被拦了好几次都轻松逃离。
  万仙桥这片本来就属于古建筑群较多,巷子较密集地带,眼见着那个小偷就要穿进巷子,田宇又加快了速度,只是他体能不行,只追了这么一点距离就累的说不出话来,腰上传来一阵阵的隐痛。
  跑在最前面的小偷并没有如众人预料般转入巷子,他只在巷子口虚晃一圈就又朝着大路跑去,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巷子以后,一道棕色身影正从巷口叼起一个物件,迅速朝巷子深处钻去。
  “哈,让你跑!你再跑啊!累死劳资了,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什么偷东西!”
  “呵!你小子跑的够快啊!做什么小偷,去做运动员多好,还能给国家挣光。”
  当众人终于将这个小偷拦截住时,田宇整个人都快要站不稳了,他扯住那人的手臂,盯着对方的眼睛道:“还、我!”
  仅仅两个字,却让那小偷一瞬间有些瑟缩,但想着证据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对方也不能真把自己怎么样,便壮着胆子说:“什么还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田宇稳了稳神,才道:“我的吊坠!金叶子镶的玉莲花,是用红绳系的,还给我!它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人眼神闪烁,似乎有些犹豫,可想想自己家里突然多出来的几张嘴,到底还是咬紧牙关抵死不认,“放开我!什么吊坠!我没拿过!”
  “臭小子,还不承认,你没拿过别人东西跑什么跑!”
  “就是!没做贼你心虚什么!快点把东西还给别人,没看别人都快要急哭了吗?”
  旁边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教训道。还有更直接就动手在那人身上搜的,只可惜没有找到。
  “还真没有。”搜身的人道。
  “哼,我说过,我没拿!”
  “没拿你跑什么!”
  “我喜欢跑不行?再说你们那么多人追我,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人贩子或什么坏人来抓我!”
  最近确实有不少起失踪案件,众人一听这话,再看他那张婴儿肥的脸,顿时就有人信了几分,纷纷将视线移到田宇身上。只是这位也是个可爱的小孩子,看上去并不像在说谎啊。
  一时之间,大家也不知道该信谁才好,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信谁,都不能拿这个灰色格子衫的少年怎么样。
  ——因为没有证物。
  田宇也猜到东西估计已经被转移了,他加重了手下的力道,语带恳求,“拜托你!你如果需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麻烦你把吊坠还给我!”
  “小朋友,不能助长小偷的歪风!”
  “对!小偷就应该宰手,让他们长点记性!”
  一些相信田宇说法的人纷纷出言反对,让原本犹豫的少年瞬间下定了决心。
  ——不能承认!
  想起那些被捉到的小偷们的下场,少年咬了牙坚持道:“你放手!我真的没拿你的东西!”
  田宇捉的很紧,少年心里一个着急就加大力度推了他一把,意图把自己的手给抽出来。
  他的力道其实并不大,但是田宇本来身体就不好,刚才又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追逐,被这一推,直接就往地上倒去。
  “砰”一声,周围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砰”……好痛,还好不是脑袋先着地……
  万分感谢妹子的地雷,么么哒~
  繁露梓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27 13:55:12
 
  ☆、第82章
 
  发现田宇摔到地上的那一瞬,殷超就慌了神。他条件反射上前一步扶人,没想到对方就拽着他的手不松了。
  “我、我……”回想起前两天一个同行被抓住后打断手的场景,殷超还想抵死不认,可是看着对方那坚定认真的眼睛,想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来那个东西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吧,殷超想。
  “跟我走。”趁着扶人的时候殷超忙悄声对田宇说,他想,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那东西他就不还了,如果对方跟他走,那他就把东西还给对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