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你不能娶他!+番外 作者:夏虫语

字体:[ ]

 
 
    书名:将军,你不能娶他!
    作者:夏虫语
 
    【文案】
    媒介向导。
    为了完成使命,帮这个帝国最强大的男人找到老婆,他花了无数精力和八年的时间,前后共为将军找到了三个向导,可是每一个都没能尽好向导的责任和伴侣的义务,反而让将军的精神力越来越不稳定,最终因感知过载而走向死亡。
    重来一次,卓一凡最大的愿望,就是挽回错误,弥补遗憾,帮将军找到最契合他的那个向导!
    身份尊贵的蔷薇公主,光环加身的耀眼明星,善解人意的温柔医生……不行!你们都不适合将军!
    只是没想到,最后的最后,最契合将军的……竟然是……?!
 
    说明:
    1、学者型冷静理智受,1V1,。
    2、本文基于哨兵向导,但有追加设定。
    3、爽文,人品保证,绝不坑文,求包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一凡 ┃ 配角: ┃ 其它:哨向未来星际重生==================
    
    第1章 梦回少年时
    
    边缘星,远离居住区的一处山谷。
    几头变异鼠正在飞快的噬咬植物□□在外面的巨大根茎,锋利的牙齿快速咬合,切断纤维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的响声。包含汁水和木质纤维的根茎对于变异鼠来说,是无上的美味,也是水和能量的来源。
    它们啃的太过投入,丝毫没有发现几步远的石头后面,正有一双眼睛沉静的注视着他们。
    那是一双少年的眼睛,有些稚气和天真,但是里头那份沉静,却不像他十三四岁这个年纪该有的。
    树叶遮掩住了少年手中的单兵弩,见到变异鼠吃的认真,少年缓缓的抬手对准其中一只,正要扣动扳机,就听一声尖利的声音猛然响起,那群变异鼠受到惊吓,立刻一哄而散。
    少年已经埋伏了半天,怎么甘心马上到手的猎物就这样溜走,箭头一偏,迅速扣下了扳机。
    因为变异鼠窜动的速度非常快,箭头还是错过了头部,扎进了粗壮的大腿,变异鼠像一只小鹿那么大,又有尖利的爪牙,力气相当可观,当然不会束手待毙,它短促的惨叫了一声,挣扎着用另外三只腿弹跳着像前跑去。
    尖利刺耳的声音越来越近,是物体跟空气快速摩擦的声音,如果此刻少年抬头,就能看到一个东西正划破灰蒙蒙的大气层,朝着少年所在的这片丛林飞速砸来。毫无疑问,再有几秒钟,这片丛林就会被砸为齑米分!
    少年却丝毫不为所动,立刻又抽出一只箭,上弦扣动,啪的一声将变异鼠钉在了地上,其他的变异鼠已经看不见踪影。
    松开扳机的同时,少年已经窜了出去,他的动作并不能称得上敏捷,顶多只配得上利落这个词,好在身体轻盈,速度也不慢,但是等他捡起变异鼠再次开跑,仍旧不及那东西砸来的速度快。
    那东西狠狠的砸进少年身后的树丛,掀起的气流吹的树木左摇右摆,少年正一手拎着变异鼠,一手护着头全力向前冲,被这气流吹的站立不稳,踉跄一下速度慢了一瞬,一条被炸断的粗壮树枝啪的砸在他背上,少年闷哼一声,扑到在地。
    卓一凡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鼻子里钻进一股子某种大分子复合物灼烧的味道,背上火辣辣的疼,头嗡嗡的响,天旋地转。
    这是受到撞击时的感觉,卓一凡意识还没有回笼,已经本能的采取最有效的自救方法,他按照某种节奏大口呼吸,没有急于睁眼,同时活动双手,试着抓握。
    等到脑中的嗡鸣声渐渐消失,卓一凡才慢慢睁开眼睛,满眼的青翠碧绿看的他一愣,才发现自己是脸朝下趴在地上的。
    费力的扭头,抽出一只手推开背上的树枝,卓一凡试着站起来,伸手朝身后一摸,一手血。
    看了看即便摔到也紧紧握住的单兵弩,卓一凡呆住,随后跟不认识自己一样看了自己的衣服手掌,甚至撩起衣服看了看腰腹上的皮肤。然后转了一圈确认自己所在的环境,周围到处是高大的绿色树木,不远处是刚刚打断他狩猎的罪魁祸首,还在冒烟。
    他眼中闪过不解和困惑的神色,还有让人看不懂的哀伤和欣喜,真不知道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眼睛,怎么能盛下如此复杂的情绪。
    “索里亚……”卓一凡突然轻轻笑了,将刚刚还视若生命的单兵弩随意扔到地上,拼了命才得到的变异鼠更是看都没再看一眼,穿过满地乱七八糟的树叶枝干,避开因为高温被烧起来的部分,朝着那个天外来客走去。
    那是一艘小型飞船。
    很显然,飞船的主人技术不佳,或者说,根本就是个技术废。
    按理说,这种小型飞船在舱门闭合了之后,如果里面的人不打开门的话,很难从外面打开的,但是不知道是飞船在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降落的过程中出问题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在外面按了几个按钮,舱门便摊开了。
    他弯腰进去,这个动作牵动受伤的背部,卓一凡嘴角轻轻抽了一下,却没有丝毫迟疑和缓慢。
    因为撞击和挤压,驾驶舱已经破碎,一个人头耷拉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虽然知道他没死,但是卓一凡还是伸手探了他的颈侧动脉,才解开安全带暗扣,将人拖了出来。
    这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身形已经接近成年人,卓一凡才十五岁,长的又瘦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他拖到外面,自己也快虚脱了,他喘着气在昏迷不醒的人身上拍了一下:“索里亚,记得报答我!”
    喘匀了气,他站起来再次钻进去,将飞船里储备的营养剂一扫而空,从座椅底下拎出个紧急医疗箱,又从驾驶台下的暗格里摸出一把小型光能枪。
    用医疗箱里的东西给索里亚进行了简单治疗,摸索着处理完自己背上的伤,卓一凡吸光一条营养剂,再没什么事情可做,只好坐着等索里亚醒来。
    行为一停下来,思绪便不受控制的飘远了,卓一凡才有功夫思考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他是一名向导,是帝国金荆棘将军的专属媒介向导,终身最大的职责,就是帮将军找到一名契合的强大向导做伴侣。
    可是他失职了,卓一凡痛苦的垂下头,都是因为他的失职才导致将军最后狂暴症发作,治疗无效,最终死去。
    深吸一口气,卓一凡狠狠闭了闭眼,虽然不知道怎么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身体里,但是这是一个上天赐予的、挽救错误和弥补遗憾的最好机会不是吗?
    “将军……”卓一凡低声呢喃,他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没有错误,却始终差了一点儿才能接近那个终极秘密,最终导致将军身死,这都是自己无能。
    想到从成为将军的专属媒介向导开始,将军给自己无偿提供的大批昂贵器材和研究材料,支付远超同行的薪资,积极配合自己对他的精神力进行研究……虽然将军没有明说,可是从将军一有闲暇就过来实验室的举动看,那的确是抱有很大期待的吧?
    可是,自己却搞砸了!
    卓一凡闭了闭眼睛,强行将思绪抽离回忆,痛苦是一种情绪波动,而任何情绪波动都不利于媒介向导能力的增长。
    “唔,我怎么了?”索里亚痛苦的□□一声,捂着头坐起来。
    “你的飞船坠毁了,打扰了我的狩猎,我还救了你。”清亮的少年声音传来,沉静而理智。
    索里亚转头去看抱膝坐在树下的少年,怀里赫然揣着他的光能枪,旁边放了个医疗箱,刚刚摸到头上有敷料,看来他说的不是假话。
    但是他注意力却不在这些方面,而是跟发羊癫疯一样跳了起来,兴奋的指着少年大叫:“人!你是人!”
    
    第2章 记者索里亚
    
    卓一凡连翻白眼的兴趣都没有,索里亚看起来一副高兴的要晕过去的样子,对虽然看起来刚刚见面,但实质上已经相交十几年、对索里亚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卓一凡来说,一眼就看出来他大部分的兴奋都是装的。
    索里亚看着抱膝而坐的少年沉静的眸子,以及那琥珀色的瞳孔中一闪而过的无奈,讪讪的停下“表演”。
    对,就是表演,作为一个敢孤身开着飞船来到这颗在星图上连名字都没有的星球的人,即便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也绝不可能是表现出来的这幅傻样。
    “那个,好吧。”卓一凡耸耸肩,扒拉一下沾着血迹的金发:“我叫索里亚。”
    “我叫卓一凡。”
    “听过星娱报吗?”
    “听过。”
    “我是星娱报的记者。”
    “你不是。”
    “我真的是星娱报的记者!我是为了采访才来到这里的……”
    “所以说你不是。”
    哈,搞笑么?这里是什么地方?边缘星!是位于帝国边缘跟危险而浩瀚的星海之间的一颗无名小星,一向只是星盗、罪犯、□□等三等公民的聚集地,他们之所以聚集在这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逃避帝国法律的制裁。
    当一群穷凶极恶的家伙聚集在一个没有法律和警察的地方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什么都可能发生,除了善良与正义!
    所以,这里是罪恶的天堂,是恶魔的乐园。
    娱乐?这里的人们一向只在暴力和□□中寻求娱乐,扭曲又令人作呕的兴奋感。
    卓一凡看着眼前这个上一世带自己离开这里,并在今后十几年中以自己朋友自居的人,决定开门见山。
    他时间宝贵,早一日离开这里,就能早一天继续上一世未完成的研究。更加迫在眉睫的是,算算日子,距离自己向导能力觉醒,可要不了多久了。
    他要为觉醒做好准备,一定不能在这里,这个混乱而又肮脏的地方。否则,浓郁的信息素四处散发,没有抑制或者中和的药剂,到时候会招惹来多少流着口水,毫无底线的恶狼完全说不准。
    总而言之,那肯是一场灾难。
    上一世,他是在索里亚的飞船上觉醒,狭小密闭的空间,一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向导和一个毫无准备的普通人,兵荒马乱并不足以形容他们当时的处境。
    好在卓一凡是媒介向导,觉醒期持续很短,意志力又极为强大,很快就控制住了四散飘逸的精神力,摸索着建立了自己的精神领域。
    卓一凡盯着空荡荡的左肩看了一会儿,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一直陪伴他的精神向导,朱朱,并不像以往一样呆在这里。
    不过,不久之后就能看到他了,这让卓一凡有点高兴起来,开口时的语气带上了一丝愉悦:“你是为了调查人体实验的事情而来的吧?”
    索里亚一惊,开始重新打量眼前的少年。
    十四五岁的模样,黑发半长,盖住了整个额头和一半眼睛,露出来小巧的鼻头和微抿的嘴巴,挺清秀个孩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