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要辞职不干啦 作者:筱玄(上)

字体:[ ]

 
  书名:我要辞职不干啦
  作者:筱玄
  【文案】
  林天煊穿越到了一个在他看来各种不科学简直莫名其妙的世界,道士天师完全销声匿迹,对付妖魔鬼怪要用的居然是现代化武器……林天煊表示作为一个自懂事起就能掐得一手好诀引得一手好雷,十岁就能上天入地四处搜罗妖魔鬼怪扩充自己收藏的[删除线]收集癖【呸!】[删除线]绝世天师!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尼玛用“吸尘器”吸妖魔鬼怪,简直一脸血。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穿过来第一天他就直接暴露了穿越者的身份,更是被胁迫签下了就职合同!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简直不能再坑爹……
  只长了四条尾巴的九尾猫妖在柜台上抗议喵喵喵:田螺姑娘什么的根本不是高贵的猫咪应该做的工作!
  中二病王子抱着他的喷火龙拍桌子抗议:“说好的带我拯救世界呢!”
  被抛弃的小鬼婴扯着他的衣角嘤嘤嘤:“麻麻,饿!”
  愤怒的林大少暴躁掀桌(╯‵□′)╯︵┻━┻:“都TM给老子安静!不然就关门,放严淮旌!”
  严淮旌:“……”他这是找了个员工,还是找了个麻烦?
  【作者严肃脸】这是一个暴躁天师穿越之后莫名性情转好所以为此不解积极寻找真相的故事,当然,暴躁这东西一时还真是改不了。
  这是一个莫名失了忆为了寻找记忆在人间留恋上千年以致性格严重扭曲的神兽作死养成PLAY的故事。
  总结,这是两个杯具碰到一起变成了洗具的故事_(:з」∠)_
  【PS:①属性随风,我觉得一直在崩。②不管主线支线,所以一切都是为了谈恋爱【大概】③作者文笔渣且逗比脑洞没完没了外加玻璃心,所以考究党求!放!过!智商不足大概只能写成傻白甜,所以戳到雷点请右上角。④作者是个话唠,请大家爱惜她。⑤暂时木有。】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欢喜冤家 未来架空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天煊,严淮旌 ┃ 配角:时繁,徐影,墨晓 ┃ 其它:天师,灵异,宿命,养成
    ==================
    卷一:缘灭
  ☆、 第一封辞职信
 
  冬夜,凛冽的寒风吹过街头,卷起一两片落在路边的绿色叶子。
  冬天对于这座南方的小镇来说是短暂却又寒冷的,特别是小镇靠海而湿冷,晚上几乎没什么人愿意在外面跑,虽然今天是圣诞节。
  在小镇中心打工回家的女孩骑着自己的单车,逆着风在赶路,现在已经接近11点了,小镇的路上没有半个人,路两边的小楼也早就没了灯光,只有昏黄的路灯还亮着,却带不给人一丝温暖的感觉。
  忽然间一阵亮光在女孩的前方绽开,她猛地刹车,抬头望向放出光芒的那片天空,惊讶地发现了两个悬浮在半空之中的身影,其中一个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注视,回头朝她看来。
  不知为何,明明隔得很远,女孩却还是在那一瞬间僵住了身体……
  下一秒,那人就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朝她飞来,带来一阵寒风,女孩站不住,连人带车直接摔了下去,这时她才看清楚,停在在她身前的是一个怎样的人……
  姑且算是人吧……
  那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就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就算被风吹起,也完全没有凌乱的感觉,他的长相很是妖媚,有些难以分清性别,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直教人头皮发麻。
  女孩顾不上自己的单车,接连挪后了几步。
  那人忽的就大笑起来,声音却是清脆悦耳。“哈哈哈哈哈你看见了没有,还是有人怕我的!不像你,长那一张小白脸!”
  女孩的肩上搭上了另一只手,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身体一抖,吓得连尖叫都不敢,僵硬着扭过头看那只手。
  手背白皙,手指骨节分明,对于一个手控来说这样一双手简直就是极品,女孩慢慢抬头望去,入眼的是一个生得温文尔雅的青年,他的长相虽没有方才那男子妖媚,却是另一种的俊逸。女孩的眼中在一瞬闪过红芒,不过并未引起青年的注意,倒映在那红芒之中的身影快得让人难以看到。青年嘴角渗着柔和的微笑,就像是有古人自一副山水画中步出一般,让人生不出半点的惧意。
  将女孩扶起之后,青年一抬手,那辆倒地的单车居然自己慢慢站了起来。
  女孩:卧槽这是啥!?隔空控物?!
  “千年老妖怪自然有人害怕,和长什么样子关系不大。”他开口,声音也是如同他的气质一般的温和。女孩似乎被他的声音所蛊惑,居然直接躲在了他的身后,虽然也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姑娘,这样的晚上最好就不要在外面呆着的,碰见一些不人不妖的东西就不好了。趁现在我们都还有理智,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虽然看起来温柔得醉人,但是青年说的话却并不好听。
  女孩眨了眨眼,意识到这声姑娘喊的是她……她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出什么,显然是被之前的情景吓到了,一步一步挪向了单车的地方。
  在两人注视之下,女孩骑上单车。她扭头看了对峙着的两人一眼,什么也没说,快速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只是嘴角微微上翘着,显然心情不错。
  其实她的内心已经被吐槽塞了满框,根本不知道是在微博上发上140个啊表达自己得来全不费工夫好还是写上一篇相爱相杀小短文表示老子已经见到了这个世界另一面的好。
  随着单车的远去,站在地上都是一派悠闲的两人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沈默,谁都不愿先打破这种气势的对峙。
  “你说谁不人不妖?”最终还是那白发男子忍不住了,他抱着胸黑着脸问道。
  “自然是说你。”青年将滑到身前的黑发拂到身后,脸色也不好。“本来你不来找我茬我还懒得理你,不过既然你敢偷我的东西,今天就别怪小爷我弄死你!”虽然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柔,但是现在的样子却绝对不是温文尔雅,青年周身都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像是个一点就炸的炸药桶,根本无法让人把他和方才与女孩温柔说话的模样联系起来。
  “那分明就是我的东西!你个死精分扒了我家后辈的皮,他到现在还缩在洞里不敢出门!不把皮拿回来他拿什么做衣服!?”
  “他知道我不好惹而且从来都是下死手之后还敢光明正大来勾引我,被我拿到了皮而没有死不是挺好的么,既然归了我,那皮的用途自然就是我来安排。”青年翻了个白眼,与白发男子对视,两人渐渐地远离了地面。“还有,你叫谁死精分?不怕死么?”
  听到这样的话,白发男子勾起了嘴角。“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怕死?就凭你要干掉我?知道什么叫年龄的差距吗?小年轻,你还差得远~”
  青年从古装长袖之中取出了一张白色的纸张。“当然知道,不就是个千年老妖么~”他淡淡地笑了,笑容温和,却被那双似乎冒着火苗的眸子给遮掩了,风从四面八方而来,将他一头长发吹起。“以为被他们称作是我的宿敌,我就是真的那你没办法么?”
  白发男子敛下了脸上的笑意,他知道对方是真的要动真格的了……
  正常来说这个精分不对他笑,一对他笑就说明……他要招雷了!
  白色的纸张被抛起,青年的脸上咧开大大笑容,他看起来与方才的那人似乎完全不是同一个人,虽然还是那张脸,但是那毫不收敛的杀意与疯狂却像是能带来风暴!
  “……”他的嘴微张,一张一合似乎说了四个字,但是在列列寒风之中根本无法听清,白发男子牙一酸,抬头望向天空,就发现巨大的闪电伴随着整整雷声直直朝着他劈来!
  他果然没有猜错!这混蛋每次和他打架都是用雷!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雷电了!宿敌什么的真是……
  “变态!”他咒骂了一声,袖袍一挥,白色的圆盘像是屏障一般在他的身前出现,却被那道雷直接劈碎!
  刚回到家的女孩从窗户之上看到了远方的景象,雷声轰轰,亮光在远方闪烁,整片街区都被那片雷光照亮,整个小镇像是白昼……
  “看样子今晚有暴雨呢,雷真大。”母亲端着杯子从里屋出来,见到她站在窗前看着窗外发呆,便这样道:“你快点上床,我去关电闸,这样大的雷还真是危险……”
  “哦……”女孩知道很危险,但是并不是因为雷声。“居然狂暴到这样的程度呢……要是这都劈不开还真是天理难容……”
  她的表情似乎有些诧异,但是更多的是笑意,浅浅的,似乎十分的安心。
  林天煊和人动手从来不需要理由,更何况对手是一只千年老妖,两人相识三年,斗了三年,人人都道他们是宿敌,他却并不这么认为。他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杀伤力巨大,在小的时候甚至需要封印,而随着他年龄的增大,就算封印被一遍遍地加强也拦不住那暴虐的力量……
  只要将这股力量发挥出来,他就不信弄不死对面那只死狐狸!!!
  在这一架之中并没有赢到什么好处,衣服各种碎裂,已经是遍体鳞伤的林天煊咬着牙下了这样一个决定!
  他真的受够了每次做什么事都会莫名其妙遇到这只狐狸来拦路了,他们就像是天生有仇一样,每次遇到都要打上一场,每次大家的下场都是两人都要在床上躺上至少一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这对于天之骄子林大少来说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虽然使出这样手段最后他也会落得一个只剩神魂的下场,但是重修一副身躯对他来说问题不大,重点是他要能彻底把这只千年老妖给干掉!
  一旦动了念头,林天煊就直接付诸了行动,漫天的电光夹杂着火光,让整座小镇都像是陷入了炼狱,但奇怪的是小镇上的人们却毫无所觉。
  只是林天煊万万没想到,他能豁出去自爆,对方也可以暂且放下这千年的道行搏上一次!
  以死相拼的结果就是双方的力量都被压缩到了极致,直接在虚空之中炸开了一个黑洞。
  这时林天煊已经是阿飘一个了,其实准确来说他现在是神魂状态,而那白发男子与他的状态也是相似。
  林天煊眼也不眨,打算用家传的灵魂法术再和对面那只狐狸的元神干上一架,但是还没等到他有动作,那裂开的黑洞就直接把他卷入到了里面!直接就失去了意识!!
  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一大堆的画面像是走马灯一般在他的眼前闪过,他这才恍惚想起……在他出生之时爷爷请一老道消耗十年的道行为他算上一卦,最后得出的结果却是他将在20岁生日的时候有一死劫。
  全家这些年都对他大惊小怪各种保护,对他百般宠溺全都因为这个预言,他从来都没有相信过的这个预言……
  而今天,恰好是他的20岁生日。
  看样子有时候那些算命的老道士,也不是信不过啊……林天煊恍惚想到……只是……作为一个成年人,永远记不住自己的生日什么的!未免太丢人了吧……
  *
  圣诞夜,林家。
  对于一个天师家族来说,圣诞节根本就不是他们需要注意的节日,他们跟上帝的关系还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只是今年的节日实在太过特殊,所以林家人基本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回到了本家。虽然现在他们一个两个都闭紧了自己的嘴,默默看着坐在主位之上的一家之主,已经年近七十却仍然气势不减当年的老爷子。
  站在老爷子面前之人,正是林家现任的家主,也是林天煊的父亲,林典。
  “父亲……到现在也没法推算出煊儿的魂魄究竟被带到了哪里吗?”虽然他神色如常,但是询问间语气已经透露出他的焦急。
  老爷子紧锁着眉头,久久不语,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从煊儿出生时我就算过,他三魂七魄缺了一魂二魄,故而无法驾驭身体里狂暴凶悍的力量……就是性子也暴躁难安,极易分裂,所以才让你们切记要顺着他的性子……可是……唉……现在残缺的魂魄离了身体,要算出他的去向,怕是难上加难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