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要辞职不干啦 作者:筱玄(下)

字体:[ ]

 
 
  ☆、 第六十四封申请书
 
  白泽并不需要睡觉,所以大半夜他点着灯正在看书,忽然有一个黑影翻窗户进了两人的房间,鲲鹏睡得不省人事,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进来了……
  白泽微笑着问道:“小公子深夜来访,有什么事情吗?”
  淮旌看了一眼他的笑容,道:“不要学我师傅笑。”
  白泽:“啊?”
  淮旌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自顾自问了起来。“我是来问你一些问题的,你不是知晓天下事么?”
  白泽:“虽然这么说但是其实我知道的东西也有限,就像我知道小公子是水麒麟但是完全分辨不出来您和麒麟一族的区别一样。”
  淮旌对于他拿自己作例子少见的没有什么脾气,只是继续问他的问题:“我问你,之前那只小凤凰所说的,青鸾一族的少族主和朱雀一族的族长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知道他们在一起凤凰族的长老会炸?还有,为什么他们在一起就没有办法生蛋?”
  白泽:“……呵呵呵,呵呵呵……”白泽这个时候只能干笑,完全想不出第二种反应,他不知道为什么淮旌大半夜要跑过来和他研究这个问题,见鬼的生理卫生指导什么的,这个他做不来啊!
  淮旌直直盯着白泽的眼睛看,不依不饶道:“看你这个反应,你应该是知道什么的吧?!”
  “额……这种事情,小公子你应该去问公子才对,公子毕竟是你的师傅,这个应该是他来教你。”白泽觉得这个锅他还是甩给林天煊的好,面对这样的问题他真的解释无能。
  “不能问师傅。”淮旌虽然不是很懂,但是直觉这个是绝对不能去问自家师傅的,会不会被骗的团团转是一回事,到头来问了半天还是搞不懂就糟糕了,而且……他家师傅……“这个绝对不能问师傅!”
  “……”你在心虚什么啊为什么不能问师傅!?白泽沉默了一会,觉得回答一下应该问题也不大。“在一起的意思吧……就是他们互相喜欢,所以希望一直在一起生活。”
  “喜欢?就像我喜欢师傅那样的喜欢?”
  白泽莫名的心虚,但是已经起了头,现在让淮旌回去也不现实。“大概吧……小公子知道喜欢的意思?”
  “师傅之前和我解释过,大概是想要和一个人一直在一起的那一种?”淮旌并不是很明白,他觉得自己对于林天煊的感情应该是更多一点的,只是林天煊并不和他解释太多,所以他也没办法了解再多的东西。“我想要把师傅关起来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算是喜欢吗?”
  白泽:“……”已经不是喜欢了是入魔了好嘛!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的白泽抽着嘴角道:“小公子想要知道那种喜欢是什么样子的,去亲眼见识一番不就好了,我们现在就在青鸾一族的地盘。”
  “是哦。”
  “小公子的话,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去不被人发现的吧。”白泽已经完全弃疗了,开始怂恿淮旌,当然他觉得淮旌不会这么做,毕竟就他这死都要黏着自家师傅的性子,怎么可能丢下他师傅一个人出去围观别人谈恋爱。
  “可以。”淮旌算了算时间,他的确是有空出来的时间的,那个时间林天煊不希望他跟在身边,那么他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也可以。“那你跟我一起去吧。就祭典那天。”
  白泽整只兽都是傻的,他呆呆道:“小公子那天不用跟着公子吗?”
  “师傅说他有自己的事情让我不用跟着。”淮旌的神色变得有些危险,那目光看得白泽浑身一抖,瞬间就精神了不少。“所以那天我是空出来的,师傅不让我跟着,自然也不会带着你,所以你要陪我一起去看看。”
  白泽:“……”他这是挖了坑之后自己往下跳?
  “额,小公子……”白泽环顾四周,觉得要不自己现在跑吧,能跑多远跑多远,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其实呢,我们这一趟是来救凤鸣的,没有必要牵扯太多的事情……而且祭典那天我们不应该去救人吗?”
  “那是我师傅的事情。”淮旌淡淡道:“他有他自己的计划,你要是有比他强的能力就去救人,我不拦着你。”
  白泽:“……”这根本糊弄不过去啊……“好吧……那小公子你要答应我,不能让我被其他人发现。”
  淮旌淡淡道:“这世上除了我师傅,不会有其他人能够看破我的能力的。”
  白泽只能祈祷这句话是真的,不然他真的想死,带着小正太去窥视其他人谈恋爱什么的,一世英名绝对不保。
  嗯……虽然他并没有什么英明,最多是有人提起白泽的时候会说一句:“那个书呆子啊。”之类的。
  这件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淮旌趁着天色已晚,又翻窗回了原来的房间。
  林天煊见他去而复返,挑了挑眉道:“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了。”他知道淮旌是去问问题的,但是并不知道他要去问什么,在林天煊看来,小孩子长大也会有他自己的秘密,总是把他带在身边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淮旌摇了摇头道:“暂时没得到,所以过几天还要出去。”
  “嗯?哪一天?”
  “师傅你说你要单独行动的那天。”
  “哦。”林天煊想了一下。“也好,有白泽跟着你,你也不容易闹起来,记得,如果出什么事情而我还没有回来,淮儿要护好我们的人哦。”
  淮旌有些不情愿地皱起了眉。“为什么,我明明只是保护师傅。”
  林天煊敲了敲他的脑袋道:“因为那些是我们将来的家人啊。我们的天殿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就好了的。”
  淮旌低着头低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情不情愿。毕竟在他看来,家什么的完全不需要多出那么多人,只要有他和师傅就够了的说。
  第二天清晨,窗下就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似乎在催促人快点下去,有人要找。林天煊推开窗就看到凤鸣站在楼下抬头看他,见到他开窗马上扬起了有点傻气却又灿烂异常。
  林天煊朝她招了招手让她上楼,于是小公主就提着裙子蹬蹬蹬上了楼。
  虽然被带了回来,但是似乎她身边并没有什么人看着,来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的。
  白泽就在走廊上遇到的凤鸣,原本的长发团成了两个小圆团顶在了头上,小圆包子正中间又露出一小截簪子,簪子头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珍珠,看起来格外的小气可爱。小珠子连着两条流苏,而流苏之下又缀着两根极为漂亮的羽毛。她穿着一身羽衣,由羽毛织就,白泽之前见过,那是凤族公主的服饰,只是每一位公主穿起来都带有她们自己的特色。
  凤鸣的小短裙下端缀着许多的小羽毛,露出漂亮白皙的小腿,加上她走动时碰碰跳跳的模样,着实可爱。
  可一想到这样的姑娘接下来就要因为族群而逝去,白泽就有些难受。
  他这圣父心不知道为何一对着凤鸣就泛滥得厉害。
  林天煊站在门口招呼凤鸣:“我们昨夜才到,你这消息未免灵通了些。”
  凤鸣骄傲地一仰头,得意洋洋道:“那是,我现在是圣女,地位比起我父亲都只高不低。你们进来之后就有人通知我拉。作为之前约定的补偿,就让我带你们在族地之中玩耍吧。”
  白泽无奈笑道:“我们并不是来玩耍的。”
  凤鸣摆了摆手道:“来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难得来一趟,不好好玩玩可惜了。说吧,你们要去哪?!要说这对族地的了解程度,我认第二,那绝对没人会认第一!”
  “去哪倒是次要的。”林天煊想了想道:“我想要找一种甜品,这里做甜品的店多吗?”
  “甜点?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甜甜的东西啦,但是可以带你去找找看。”凤鸣想了想。“刚好有三天,我带你逛遍族地。”
  虽然并不想提,但是白泽还是开口询问了。“四天之后就是祭典,你不用做准备吗?”
  凤鸣摇了摇头道:“现在要学什么繁复的东西我也学不了,留在那里也是添乱,所以就从主族族地跑出来玩啦。趁着我还能到处乱跑,多跑跑也好。”
  白泽沉默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接什么合适。
  倒是林天煊看了她身上的衣服道:“你就穿成这样一路跑出来,还要和我们去玩?”
  凤鸣摆摆手道:“没事的,这里的人类不懂那么多,而且也不会莫名盯着我什么的,我常常这样跑出来的。”
  林天煊有深深看了一眼,打算关门道:“好吧,我换身衣服我们出去。”
  一行人出发的时候凤鸣整只鸟都是崩溃的,她欲哭无泪道:“为什么你们要弄层薄雾遮着啊,跟着我不能见人吗?!”
  白泽的视线没有受到影响,并不知道自己脸上遮了东西,不过他倒是挺赞成林天煊的做法的,而且觉得他们应该在进城之后就维持这个形象才对。
  林天煊只是淡淡道:“倒不是能不能见人的问题,只是不想让你们族里的人看我们都觉得眼熟,不然到时候有祭典怎么混进去。”
  凤鸣身子一僵,皱眉道:“你们要混进祭典?是因为我?”
  她极不赞成这一事件。“不要做徒劳功,我是自愿的。为了族里,我愿意这么做。”
  林天煊点了点她的脑袋道:“不要想太多,我们要做的事情和你有关,也和你无关,放心,不会危害你的族群的。”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毕竟还要维持三族的平衡,不会让你们这么快灭族的。”
  凤鸣缩了缩脑袋:“你刚才是不是笑眯眯地说了奇怪的话。”
  林天煊摇了摇脑袋笑而不语。
  凤凰一族的族地虽然不大,但是逛起来也是耗费时间,三天时间林天煊几人尝遍了族地之中各式各样的小吃与甜品,虽然依然没有迟到林天煊想要的那一种味道,但是似乎给了他启发,让他记起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每天晚上都在研究制造厨具,白泽不知道他身份也罢,淮旌也是有些无语自家师傅身为堂堂创-世神,创造一些别的更重要的东西不弄,偏偏在那里研究厨具。
  对于自家小徒弟的疑惑,林天煊是这么说的。“淮儿,其实师傅这么坚持都是为了你啊。”
  “啊?为了我?”淮旌表示信了就是傻子,他家师傅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因为那一种味道,无论如何都想让你试试看。”林天煊勾着唇对着自家小徒弟微笑,月光撒进窗户来,落在他身上,那笑容温柔得能够杀人。
  淮旌一瞬间脸爆红起来,他点了点头不敢看自家师傅,只是低声道:“那师傅你加油……”
  看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是会被师傅亮瞎呢,明明平常看没有这种杀伤力啊……
 
  ☆、 第六十五封申请书
 
  第四天夜里,也就是祭典开始前的那一个晚上,各个族地都举办了篝火晚会,林天煊在房间里练字,听到窗外传来的敲锣打鼓的声音与人们愉快的歌声,这是他们最伟大的节日,作为一个人类,如果生错了时间,也许一辈子也等不到一次。
  淮旌对窗外吵吵闹闹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拿着一只毛笔,在床上铺了张白纸,盯着自家师傅练字的身影看,一笔一划想要将自家师傅画下来。
  虽然他是神兽,但是在这方面似乎经验不是很足,所以现在已经废掉了许多的纸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