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追的就是你 作者:木槿潇尘(上)

字体:[ ]

书名:重生之追的就是你
作者:木槿潇尘
 
祁逸炀带着他一生最大的遗憾重生了。
从一个傻傻的二货变成装满“心机”的肚子黑,这一世,他变了好多。
唯一不变的,是他爱着韦亦这件事。
其实,这就是一只二货重生变成肚子黑的,费尽心机一路打败各种坏人外加解决自家问题追得媳妇归的故事。
不BE,我果然是亲妈!
 
内容标签:重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逸炀韦亦 ┃ 配角:许夏 ┃ 其它:挚爱
 
 
 
☆、重生
 
?  祁逸炀一直到死的那一刻,心中都是不甘的。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陪自己最爱的人白头到老,他只要想到那个人现在也许正对着他的遗体流泪的样子,心就疼得快要裂开一样。
  等一下!疼?!为什么我会觉得疼!我不是死了吗!
  祁逸炀用了他最大的力气撑开沉重的眼皮,然后他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爸,妈?”他试探着开口,然后听到了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
  “诶诶,儿子你终于醒了!吓死妈了你知不知道!”戴颖儿说着红了眼睛,蹲下去拉住祁逸炀露在外面输液的手,“身上还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告诉妈。”
  祁逸炀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这不是熟悉的病房,爸妈也年轻很多,完全不像照顾自己那几年苍老,难道……
  祁逸炀几乎要忍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眼神灼灼地看向自己从不会撒谎的爸爸:“爸,我怎么了?”
  他的话一出口,病房陷入了一片死寂。祁逸炀几乎以为这是自己的梦境,其实他早就死了,可是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却不是假的。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死,他还有要守护的人啊!
  而现在,只有眼前这两个自己最亲近的人,能给他一个答案。是天堂还是地狱,就在这一瞬间。
  “儿子你怎么了?”戴颖儿看着祁逸炀,几乎要掉下眼泪了,“你和同学打架,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啊。你不记得了吗?”
  同学?打架?这两个陌生的词语,让祁逸炀心底升起狂喜:“妈!现在是几号?”
  戴颖儿的神色更慌了:“九月20啊,儿子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妈!”
  “我去叫医生。”祁盛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等一下!”祁逸炀确定了心中的那个答案,“爸,妈,我没事,这不是刚刚醒来,有点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才问一下。我没事啦。”
  “真的没事?”祁盛看祁逸炀不像撒谎,出去的脚步便停了。
  “还是叫一下医生吧。”戴颖儿到底还是不放心,“医生看一下,我也放心一点。”
  最后,祁盛还是叫来了医生,医生例行检查了一番之后:“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磕破了一些地方,有些青紫。脑部也照过CT,没问题,估计是他滚下楼梯的时候有做一些保障,你们不用担心,休息好了就能出院。如果还是不放心,也可以住两天院再观察一下。”
  确认祁逸炀的确没有问题,祁盛和戴颖儿才放心。两个大人的意思是再住两天院,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好歹也昏迷了几个小时,但是祁逸炀不同意,他想出院,他急着想回去证实一些东西。最后,祁家爸妈拗不过自己儿子,只好办理了出院手续。
  坐着车回去的时候,祁逸炀看着窗外和自己记忆里不一样的建筑,心中的喜悦不断地冒出来。
  回到祁家,祁逸炀借口想睡一会一个人留在了卧室。确认爸妈已经出去了,祁逸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日历。
  2004年9月。
  祁逸炀的手紧紧抓着这本薄薄地日历。
  我重生了!我真的重生了!祁逸炀在心里狂喜地呐喊。
  祁逸炀站在浴室里,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熟悉却更年轻的面庞,笑容一点一点占据了整张脸。他不知道别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是对于他来说,除了巨大的狂喜还是狂喜。因为这代表着,他又有了生命,他又能实实在在地触摸到那个人。
  阿亦,这一次,我会遵守诺言,陪你到白头。一定!
  等到心头的狂喜平静下来,祁逸炀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现状。2004年,也就是说他现在十四岁,上初二,也就是说,还没有遇见阿亦。前世和韦亦遇见,是在高中,也就是还有两年。
  祁逸炀觉得这两年对他来说,太漫长。这一世既然不会像前世一样,那么就像原先的轨迹从这一刻开始改变也没什么关系吧。
  前世,他总说,自己遇见阿亦太晚了,导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几年,那么这一世,就连这两年,他也要好好把握住。接下去,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变数也好,困难也好,他祁逸炀唯一要做到的一件事情,就是把韦亦牢牢地抓在自己怀中!
  祁逸炀整整构思了一个多小时,才编好了自己要转学的理由,结果他这一番“心血”却没用上。
  “什么?转学?”祁逸炀嘴里咬着筷子,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妈。
  “嗯。”戴颖儿夹了一大块瘦肉放到祁逸炀碗里,“虽然这次打架的事情你也有错,但是对方到底是把你推下楼去了,我一想到你要和这样的人同校我就受不了。反正你才初二,又是刚刚开学没多久,现在转学没什么影响。”其实她还有句话没说,就是反正你也不读书在哪里都一样,把你送个好点的学校,只好我有个安慰。
  “那要转去哪里?”这才是祁逸炀最关心的问题。
  “市里最好的那个实验初中,我和你爸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戴颖儿说出来的时候,还怕自己儿子不同意又闹脾气,毕竟是最好的初中,自然规矩也多,管教也严,自家这个皮猴肯定不乐意呆。
  “哦,那好吧。”这是韦亦在的初中啊!!祁逸炀心里都快乐疯了,偏偏面上还要装的云淡风轻。
  祁逸炀这么爽快的答应,倒是吓到祁家爸妈了。戴颖儿不确定地看着祁逸炀:“儿子,你同意啦?”
  “对啊。”祁逸炀夹起刚刚他妈给他夹的肉,“反正在哪都是读书嘛。”
  “我看你是在哪都是玩。”祁爸哼了一声。
  “嘿嘿。”祁逸炀也不反驳。
  父子两的对话让祁妈放了心,果然还是自己儿子,就这模样,只希望别又在学校闹事:“我跟你说啊,在新学校被闹事了,你爸妈可不给你收拾烂摊子。我告诉你,别老和那些差生混在一起,多和好学生做做朋友知道吗?”
  要搁以前,他妈这样“迂腐”的叮嘱,祁逸炀就该撂筷子,不高兴了。但是此刻他只想抱着他妈亲一口,哎呦和好学生做朋友,当然要做朋友,您未来儿媳妇可就是一三好学生!我这可是遵循您的意思啊!“知道了,我会好好学习的。”
  又是转学,又是做朋友的,祁妈你就是你儿子追媳妇路上的一大动力啊。
  祁妈其实也就是那么一说,祁逸炀的回答她也就那么一听,他儿子她还能不清楚,搁学校就一混世魔王,都不知道出了多少乱子了,还好好学习呢。现在啊,只求他能平平安安,别再出什么事情就好。
  “好了好了,吃饭,你在家休息两天,我和你妈再送你去学校。”祁爸给儿子夹了一筷子蔬菜,所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祁爸和祁妈在对待祁逸炀的事情上的态度以及做法正好中合。
  “诶?不用,我这就磕破了点皮,啥事也没有,我明天就去学校吧。”祁逸炀知道自己这态度不太像“自己”,可是耐不住他现在每时每刻都想见到心里的那个人。
  祁爸闻言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祁妈就开口了:“你小子怎么突然这么热衷去学校了,搁以前,你恨不得找借口多在家赖几天。”
  “这不是要去最好的中学了嘛,您儿子也要脸啊,这不得好好学习别丢人呐。”祁逸炀给他妈夹了一块山药,那是他妈爱吃的。
  “贫吧你就。”祁妈白了他一眼,“你要这能好好学习,我和你爸就感天谢地了。我看你啊就是想去学校,省的我们管你。”
  “哪有。”祁逸炀嘿嘿笑了两声。
  最后还是祁爸发了话:“他要去就去吧,能说出好好学习这话也算是不错了。那你自己收拾下,明天送你去学校办手续。”
  “好叻。”
  于是,转学去实验中学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当天晚上,祁逸炀激动地睡不着,知道凌晨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梦里全是一个人。
  那个人流着泪,一声又一声地叫着他,叫他别走,不要丢下他一个人。
  那个人说没有你我会寂寞啊,你别走。
  那个人说祁逸炀,我爱你。
  那个人流泪的表情让祁逸炀心疼得揪起来,他不断地向前跑,想要靠近那个人,想要紧紧抱着他,说,宝贝儿,你别哭,我在呢,我不走。
  然而就在他可以把人抱在怀里的时候,他的手却穿过了那个人的身体。祁逸炀看见自己慢慢地离那个人越来越来,看见那个人一直哭一直哭,而自己却没有办法靠近一步……
  “阿亦!”
  惊醒的祁逸炀惊慌地打开房间的灯,发现自己还在白天在的房间里,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又要见不到了。
  还好,还好一切只是梦。
  在床上冷静了很久,祁逸炀才平静下来,发现自己背上全是冷汗,看了眼桌上的闹钟,才六点多,离他睡下不到四小时,但是他却睡不着了。
  心里闷得慌。
  最后,他索性拿了衣服去浴室洗了个澡。
  阿亦,还有几个小时,我就能找到你了,你等我。
  ?
 
☆、同桌
 
?  祁家爸妈是个官,先不说官大小,但凡是个官,平民百姓看到也会忌惮三分,更别说祁逸炀爸妈的官还不小。从小到大,祁逸炀看惯了身边有些人阿谀奉承的脸,其中包括他的历任老师们。因为这样,上辈子祁逸炀特别叛逆,觉得他交不到真心朋友也都是他爸妈害的,后来长大之后也就慢慢明白,这不怪他爸妈,真要说起来,只能说他爸妈太优秀能当官,而那些人没本事当不上,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怪不了他们。
  这一辈子,祁逸炀更是看开了很多,现在更是感谢他爸妈是个官,有关系,要不然他能就这么转到最好的学校?他爸妈昨天就打了个电话就敲定了转学这事,今天领着他过来办了个手续一切就都OK 了,从这一秒开始他祁逸炀就是实验中学的学生了。
  “您放心吧,您儿子在我们这一定会过得很好。”
  接待他们的是学校校长,祁逸炀看见校长那一脸笑开花的样子,心里就犯恶心,但他不能说啊,他进哪个班还指望这秃老头呢!
  “有校长这话我就放心了。”戴颖儿笑得一脸官方,“校长我跟您说啊,我儿子说都来这么好的学校了肯定是要好好学习的,我这个当妈的听他这么说也是高兴啊。你看能不能帮个忙,让他在好一点的班,有个好一点的同桌呢?”
  “这个您放心!我们这啊,学习那都是好的。这小事一件,您放心吧。”秃头校长笑得一脸真诚,其实内心脸都绿了,您儿子想学习?那还能和别人打架打到转学?但是这话他不能说啊,人家往他一站是个官,自己的“生死”指不定还掌握在人家手里呢。
  其实吧,这校长真是想多了。虽然祁家爸妈都是大官,但是他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官,虽然有时候靠着这身份给自己儿子解决不少麻烦,但是人就是利用一下关系,也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要是校长举手祁逸炀这个祸害,他们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自己这儿子的确有些难搞,但是你既然收了吧,对我儿子就必须得好好的。他们看不了自己孩子吃亏,这就是父母的通病——护犊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