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追的就是你 作者:木槿潇尘(下)

字体:[ ]

 
 
 
 
  换了一般人这种活动估计也不敢叫祁逸炀来玩游戏,但是王玲就敢:“接下去的游戏呢,是抢板凳,规则很简单,我就不用解释了吧?同学们主动参与,顺便贡献一下你们的椅子哈。还有,祁逸炀,韦亦,别一直坐着吃啊,来玩游戏,赶紧出来。”
  王玲这一嗓子让大家都看向了两个人,包括班主任,班主任也是个不嫌事多的主,插话道:“班长和团支书带头参与一下。”
  同学们起哄的时候,韦亦正低声问祁逸炀:“要不我去,你坐着好了。”他知道祁逸炀不太喜欢这种活动,从初中开始他就只围着自己转,完全不关心别的……
  祁逸炀听到他的话,眼里透出笑来:“没事,陪你玩一次。”说着就自然地拉着韦亦站起来,“我们参加。”
  韦亦立刻点头表示同意。
  班里两大帅哥要参加!女生们瞬间站起来纷纷表示自己要参加,但是……王玲扫了一眼全班女生,然后正直地随意点了几个女生的名字:“你们几个出来,然后再来两个男生,八个人够了,多了地方不够大。”没有被点到的女生只好悻悻德坐下,被点到的则满脸笑容。
  男生之中速度最快的就是石卓了,王玲的尾音都还没消散,他就站了起来,还拉着邵晔:“我们两个参加。”
  “好,那你们出来吧。”
  八个人需要七把凳子,每个人都带了自己的凳子,除了……祁逸炀。
  我的凳子除了我媳妇和我,谁都不能坐^-^ 
  王玲帮忙把七把凳子摆成一个圈,然后就去了讲台上控制电脑放音乐:“1.2.3开始!”
  伴随着好听的音乐,八个人围绕着凳子转起来,祁逸炀前面是韦亦,后面是一个女生。在音乐停的一瞬间,祁逸炀拉住韦亦让他坐下,然后自己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然后的然后,祁逸炀后面的那个女生淘汰了……
  那女生原本以为如果祁逸炀不让,至少身后的石卓也会秉持着绅士原则让一让,结果,尼玛一个个抢得比什么都快!!
  最好笑的是,玩了四轮下来,四个女生全淘汰了,场上只剩下三把椅子和四个室友。
  班主任率先笑出来:“你们四个,也太不让着女生了。”
  祁逸炀和韦亦相视一笑,石卓性子最耿直,出声回答:“哈哈游戏吗,要认真玩,让就没有意思了。再说了,刚刚紧张感都在抢凳子上,哪还注意得到谦让女生。”
  “噗。”王玲失笑,“行行行,那就看你们四人谁能夺冠啦。”
  游戏重新开始,也不知道是祁逸炀和石卓商量好的还是无意的,最后场上只剩下了韦亦和邵晔。王玲宣布祁逸炀淘汰的时候,韦亦微微张大了眼睛看着祁逸炀,祁逸炀悄悄对他眨了眨眼睛:“加油哦。”说着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韦亦无奈,只好继续游戏。
  最后一轮的音乐似乎特别长,不过好在韦亦敏捷,在音乐停的瞬间抢占了最后一把凳子,邵晔遗憾落败。
  邵晔拿着属于自己的凳子下去了,韦亦正想也下去的时候,却被王玲叫住了:“韦亦,等一下,还不能下去哦。”
  “嗯?”韦亦不解地看着从讲台上走下来的王玲。
  只见王玲露出一个坏笑:“我们的规则的赢得人最后要表演一个节目哦。”
  全场鼓掌。
  韦亦:……这特么是坑……我呢?!
  ?
 
☆、发现
 
?  韦亦听完王玲的话,下意识地就看向祁逸炀,只见对方扬着嘴角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韦亦撇撇嘴角,就不知道救我一把吗?
  韦亦只好自救:“明明我是赢的,怎么能是我表演节目呢?再怎么说,也应该由我来指定一个淘汰者来接受惩罚吧?对吧,老师?”韦亦故意不问王玲。
  班主任一直都很喜欢这个学生,看他眼里闪烁着小算计的眼神,心下好笑,就随着他的话接下去:“说得对,那就你选一个吧。”
  王玲见老师这么说了,也就顺水推舟:“那你要和你选的那个一起表演。”
  韦亦这次没拒绝,他看向祁逸炀:“那就祁逸炀吧。”让你不帮我,那就拉你下水。
  祁逸炀在韦亦说出要点名的时候就猜到他会点自己了,现在再看韦亦一副算计成功的样子,觉得这样的媳妇也很可爱,不如就顺着他的心配合他一下好了。于是,祁逸炀故作无奈地看了眼得意的韦亦,站了起来:“好。”
  等到祁逸炀站到身边,韦亦突然想明白了,这还是坑了自己啊!他转头看着祁逸炀微扬的嘴角,深深觉得自己被自己坑了。
  “那么两位要表演什么呢?”王玲在讲台上大声问,“可以给你们两分钟商量一下哦~~~”
  韦亦拉了下祁逸炀的袖子,低声说:“我后悔了。”
  既然王玲都说可以商量了,祁逸炀就要好好商量一番:“这样吧,你们先玩别的游戏,给我们点商量的时间,等我们想好了告诉你,不会坑你们的。”
  王玲怀疑地看着他们:“也不是不行,不过两位帅哥谨记,人啊,不可言而无信!”
  祁逸炀看着她那样子,很想拍她一巴掌:“放心吧。”他本来也没打算逃,只是要给坑了自己的某人一点时间而已。
  “那就这样,先进行下一环节。”最后,班主任负责拍板。
  “OK 。”
  等到祁逸炀和韦亦回到位子上,王玲那边已经开始新一轮的游戏了。韦亦一坐到位子上就靠近祁逸炀问:“真要表演啊?”
  祁逸炀拿过桌上的瓜子剥了壳放到韦亦嘴边,韦亦光顾着说话也没注意习惯性地就张嘴吃了,结果不可避免地舔到了祁逸炀的手指。韦亦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就红了,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玩游戏的人身上,没人注意这边,而旁边的石卓他们看到也没觉得有什么,他们早就看惯了祁逸炀照顾韦亦的样子。
  祁逸炀看他脸红了,才满意地拿回手指又剥了颗瓜子,这回是塞进自己嘴里,还故意地也舔到了自己的手指。
  好嘛,韦亦的脸更红了。
  脚背上传来一记重击,祁逸炀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眼韦亦,没有责备尽是宠溺。韦亦在心里默念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把注意力转向桌上的瓜子:“你还没回答我呢,真要表演啊?”
  再逗就过了,祁逸炀果断收手:“不然呢,是谁叫我上去的?”
  韦亦:……
  我知道是我自己蠢了,你能不能不提了?_(:з)∠)_
  祁逸炀终于放过了桌上的瓜子,双手自然地放到了桌子下方,放在了韦亦的腿上。韦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伸出一只手握住祁逸炀的手,谁知道祁逸炀根本没其他动作,这样一来,倒显得是韦亦主动去握他的手了。
  看着祁逸炀笑弯了眉眼,韦亦表示很无奈,但是心底还是有些开心,最终还是悄悄把手转变了方向,改为和祁逸炀的手十指相握。
  虽然一会就要放开了,但是只要握住这一刻,就觉得之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过了一会,祁逸炀主动放开了韦亦的手:“表演是逃不掉了,想个简单的吧。”
  “简单的?”韦亦单手拄着下巴,扭头看着一脸闲适的祁逸炀,“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
  祁逸炀身子微微前倾,看着他笑:“谁说你什么都不会的?”
  学校要求不能闹很久,所以晚会很快就到了结尾。结束完最后一个游戏,王玲笑着看向两大美男的方向:“时间够久了,两位选好要表演什么节目了吗?”
  祁逸炀给了韦亦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朗声道:“好了。”
  韦亦也站了起来,和祁逸炀一起走到中间。祁逸炀走到石卓面前,接过石卓从桌子上方递过来的凳子摆到中间:“实在没什么才艺了,我们给大家表演段双簧吧。”
  男生们首先给面子的鼓起掌来,更想看帅哥耍帅或者唱歌的女生们也只好鼓掌了。
  王玲还真没想到他们要表演双簧,惊讶了一下就恢复了主持人本色:“咱们的校草和第二校草的表演还真是让人期待,那么接下去就看你们的啦~”
  “开始咯。”这一句,不是对着观众说的。
  韦亦对着他点点头。
  只见祁逸炀在凳子上坐下,双手背到了身后,然后韦亦蹲在他后面,手从两边伸出来,有一种他从后面拥抱了祁逸炀的感觉。
  “今天要说的故事是……”祁逸炀张嘴的同时,不属于他的双手也开始做动作,而同时大家听到的声音并不是祁逸炀的声音。
  那是一道带着少年的青涩,轻轻润润,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或许平时太注重那个人的面貌了,而忽略了他的声音。这一刻听来,才知道那个人的声音竟然这么好听,这么纯净。
  明明呈现在人眼前的人和听到的声音是属于两个人的,可这一刻,他们就宛然是一个人,就连那双手似乎本来就属于端坐在凳子上的那个人一样。
  一直到祁逸炀拉着韦亦站起来,全班的同学才清醒过来,真心地开始鼓掌。就连班主任和王玲都没有反应过来,王玲甚至忘记叫住两个人调侃一下。
  一场班级晚会,在两个人超默契的表演下结束。
  晚会结束,班主任让大家把桌椅归位,然后休息十五分钟,然后进行晚自习。没错,就是这么煞风景,high完之后还要你学习。
  大家速度都挺快的,桌椅都放好之后,祁逸炀拉着韦亦去楼上找孙雪静,想看看他们班有没有在搞什么活动,顺便问问孙雪静明天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他和韦亦都没想到,只是普通的课间找小伙伴聊聊天,最后却演变成了一场……或许可以称之为打架吧。
  祁逸炀和韦亦到楼上的时候,孙雪静他们班的活动已经结束了,也在教室里摆桌椅了。里面乱糟糟的,这也没什么奇怪,但是让祁逸炀在意的是,走廊上摆着一张课桌,抽屉里的东西已经一团乱,而椅子也歪倒在一边,一个橘色的书包倒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散乱一地。
  祁逸炀和韦亦的脸色瞬间变了,这不可能是单纯的搬课桌椅而不小心导致的意外,更重要的是,那个书包是孙雪静的。
  “祁逸炀……”韦亦隔着几步距离看着那张课桌,不敢去细想那些涌进脑子里的猜测。
  祁逸炀握住韦亦的手腕:“过去看看。”
  等到走近,祁逸炀才知道为什么教室里会那么吵,是因为在大家刻意的吵闹下,掩盖的是一群女生撕破了伪装之后丑陋的一面。
  “呵呵,长得这么丑,还敢霸占他们两个。”
  “就是,让你帮忙介绍一下是看在你们是初中同学的面子上,你倒好,还拿乔,说什么人家不想认识我们。明明是你这个贱-人不敢介绍,怕我们抢走他们吧?”
  “送苹果,估计转头就扔在垃圾桶里了吧?”
  “朱哲,把她手里的东西给我抢过来!”
  “好。”
  孙雪静从刚刚被可以绊倒在地上时,一直一言不发,任由这群所谓的美女在她面前不断地说着不堪入耳的话,就好像她听不见一样。可就在带头的那个女生让旁边的男生抢她手里的东西的时候,她忽然抬头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叫田甜的女生:“你……”
  她想说狠话,可有人比她更快。
  “谁敢动她试试!”
  那一刻,祁逸炀和韦亦拨开围在外面的人群,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韦亦满脸担心,祁逸炀脸冷得要掉冰渣子。孙雪静忽然觉得满腔的愤怒都不见了,她甚至微笑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