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最强影帝+番外 作者:喜马拉雅种猫(上)

字体:[ ]

 
 
《重生之最强影帝》作者:喜马拉雅种猫
 
文案:
楚靖海车开到海里之后,又重生回了刚上大学的时候。
那时候他和苏行洲都很年轻,一切还没开始,也更没有结束。苏行洲没有劈腿,他还有很多选择。
再来一次,他不想做十年后最大娱乐公司的总会计师,而是想做一名好演员。
他不想再和苏行洲又任何牵扯,而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动摇,却还是被他如火如荼的攻势所打动……
破镜能否重圆?
苏行洲听闻楚靖海的死讯后,冷静的处理完一切,跳楼殉情。
或许天意如此,他也重生回了大学时代初遇靖海的那个时候。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让悲剧重演,他们要甜甜蜜蜜。
一生幸福。
 
食用指南:
1.不换攻,双重生。2.受是天才,作者是颜控,金手指粗3.甜宠至上!
 
内容标签:强强 破镜重圆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行洲,楚靖海 ┃ 配角:徐灵,白朝辉,南凌,俞诗 ┃ 其它:重生,娱乐圈,破镜重圆
====================================
    小时光
  第1章 重生
  
  苏行洲坐在转椅上,静静的看着桌子上两人合照发呆。他常被人评价长相带着点儿忧郁王子的气质,掐着烟的样子随时截图都不次于公司里一线的演员。英俊的五官温润而帅气,身上穿着的西装看不出牌子,料子泛着细腻温和的光。
  他看起来很好,即使他内心已经波澜万丈,站在了崩溃的边缘。
  他的身边站着一位有些发抖的小秘书,再往外围了一圈儿警察,领头那个正直勾勾的望着苏行洲深邃的眼睛,看着他缓缓的吐出烟圈儿,一圈又一圈的白雾飘散在空气中,消失后留下足够烈的味道。这时候办公室里掉根针都能听见,苏行洲掐了烟,缓缓说道:“想问什么?”
  “一周之前,贵公司CFO楚靖海,您的爱人的死亡之前,和您有一通电话。”警察拿出来一份死亡证明,说道,“我们想知道内容。”
  “抱歉,这是我们的隐私。”苏行洲勾着嘴角,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射下他的皮肤显得很细腻,肤色不算白,“您要问就问我律师,请不要和我直接谈话。”
  “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怀疑他的死亡与您有关,不然您就跟我们走一趟。”
  “不是我,他也不是自杀。”苏行洲漫不经心地说,他转着一根钢笔,面带微笑的说,“您不该在我这里纠缠。”
  第五支队的队长直视着这男人,他是死者的伴侣,死者又是这著名演艺公司的二把手CFO,但这男人好像没什么反应,就好像这人的死亡与他毫无关系,他太过镇定了。于是他想这人一定有问题。
  警察走后,苏行洲让刚才还发着抖的小秘书过来,说道:“这么多年了,这点儿事儿你能做好吧,阿白。”
  小秘书一改刚才的模样,很干练的说了句:“您放心,只是您……真的要这么做吗?”
  苏行洲深深的看了一眼照片上相拥的两人,那时候他俩还没这么多误会,大学时代潇潇洒洒,说好了要携手一生。
  现在生死相隔。他连哭都没脸哭,他没资格。
  “萧木槿你们确认已经死了?”苏行洲没有回答秘书的问话,只是一遍一遍的确认他还想做的事儿。
  “确定。”阿白的语气冷冰冰的说道,“他该死。”
  “我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个结局。阿白,你出去吧。天快亮了。”
  秘书说道:“行,您好好休息,别太难过了。楚哥要是活着,看着您这样。他肯定也难过。”
  跟随在苏行洲身边多年的阿白,对这个永远都沉稳果断的男人已经十分了解。就像他看起来似乎什么事儿也没有,其实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他交代给自己做的事儿,拍卖公司,处理小人,怎么看都很有问题。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屋子里又回归于平静。
  苏行洲推开落地窗,想看看日出的景色。寒冬的风凌冽而过,苏兴洲看了着z城的景色,闭了闭眼,张开了手臂。
  是时候走了,再晚小海就该寂寞了。小海嘴上不说,一直很怕孤单的。
  苏行洲缓缓的向前倒去,口袋里装了镶嵌着一张桃花眼男人和他的合照的吊坠,两个人貌离神合的样子依旧可爱青涩,靖海开心时笑起来有个小酒窝,特别好看。
  他的脑海里是楚靖海的微笑。
  耳边似乎有风声。
  往事如烟,竹马无情。
  苏行洲悠长的叹息已然消散在风里。
  ==============================================================================
  楚靖海以为自己已经被鱼吃了的时候,他又睁开了眼。
  现在……医疗都这么发达了?楚靖海皱着眉,发现自己躺在他家那豪华大别墅里,别墅的墙壁上还贴着十年前的明星壁纸,他动了动手指,身边的妇人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痛哭声,紧接着他被人搂住,那妇人说:“儿子啊!妈妈以为你死了!”
  妈?被小三毒死的我的可怜的妈?
  我果然死了,天堂里遇到了妈。
  楚靖海的眼神终于聚焦,他看着眼前的妇人说:“妈?”
  妇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说道:“儿子啊,你要是再不醒,妈妈就跟着你去了啊!”
  他推开妇人,说道:“妈啊,都进天堂了,别哭哭啼啼的了。你就是太软弱了才让狐狸精那个婊子给毒死了,不过你放心妈,你死了之后我就把她收拾了。”
  妇人呆愣了三秒,猛地摇了摇楚靖海的肩膀,说道:“天呐小海啊,你怎么傻了说胡话!来人呐来人呐!少爷病没好!”
  楚靖海掐了自己一把,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天堂现在做的都是高仿我家豪宅啊,行啊,屋子里摆设都没变,就是这壁画我后来换成相框了……
  相框。
  楚靖海想起来苏行洲,有点儿傻的笑了一下。
  他想了想苏行洲,忍不住为自己的人生点了个蜡。他拍了拍一边哭泣的妇人的肩膀说:“妈,别哭了,儿子也是活着太累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出车祸了。不过妈,我死了就死了,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楚母掐了楚靖海的脸一把,说道:“大活人说什么瞎话呢!睡糊涂了是不!被车撞坏了脑子是不!”
  “没事妈。”楚靖海的桃花眼好看的弯了起来,温柔的抱住了妈妈的腰,“妈,你看我们又在一起了,你看着天堂我们住在豪宅里,肯定还有好吃的对不对!妈,我想吃你包的饺子了。”楚靖海看着自己青紫的膝盖,顿了一下说道,“咦。”
  楚母拽着楚靖海的耳朵,学着他的语气说道:“咦?!”
  紧接着楚母的夺命连环掌铺天盖地的袭来,楚靖海拿手去挡:“妈,您这都成女鬼了,还这么狠啊!”
  楚母一愣:“小海啊你怎么说妈呢,有你这么说话的?哎哟我的天我儿傻了……”
  楚靖海抱着头躲避着楚母的攻击,发现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说道:“哎哟我操,我这是被哪个大佬玩了吗!”
  楚母一听更气:“你出车祸了,楚靖海!”
  楚靖海哦了一声,他伸手看了看,突然想到了点儿什么,对楚母说:“妈啊。今年什么时候啊。”
  楚母忍不住哭了起来:“你是不是傻啊……”
  楚靖海捞起来他妈的手机,发现还是十年前的款式,他手一抖掉了手机,挂历上写着xxxx年8月31日,他……他……
  如果他不是在做梦,他是重生了!
  原来老天爷可怜他莫名其妙开车进了大海,让他重生了!
  等等!八月三十一号……
  “妈。”楚靖海的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的瞥向了妇人,“今天是你的忌日……”
  楚母一边狠狠的掐着楚靖海的大腿,一边说:“死孩子你怎么说话啊啊?!”
  楚靖海顾不上那么多,今天就是狐狸精来毒死妈妈的那天。楚靖海迷茫了看了看四周,不行,他必须做点儿什么阻止这一切发生。
  楚靖海坐起来冷静的说道:“妈妈,你今天和云瑾是不是约了下午茶!”他勉强撑住身体,从床上站起来,刚起来,就听到外面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哎哟,少爷这是醒了啊!恭喜姐姐了。”
  楚靖海头上还裹着一层纱布,但并不影响他那张颜值爆表的脸,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全是嘲讽:“谢谢云姨关心。”
  被称作云姨的女人穿了一身淡粉色的旗袍,年过四十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材玲珑脸也算好看,可惜是一副蛇蝎心肠。楚靖海的爸爸是搞房地产的,最近会计做的假账不知怎的就让这女人给拿了去做威胁成为楚家夫人的资本,楚靖海站到自己妈妈身边,个子高高身材修长,手按在了楚母的肩膀上,楚母慌乱的心瞬间安稳下来。
  “这不是劝劝你妈别坚持了。”
  楚母忍着一口气,从门口端着茶杯进来,一句话也没说。
  “您瞧,咱们俩不是都说过了吗,您要是不离婚,我就把咱楚东的破事儿捅出去,你说他都一大把岁数了,公司要是破产了,这大家可都看着他笑话呢。”
  楚靖海回头,他脸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痕,桃花眼儿吊的高高的,笑眯眯的像只公狐狸,说道:“您瞧您怎么说话呢,一点儿没有您这年纪该有的慈祥。”
  “你说什么!”
  楚靖海盯着这女人的眼,余光瞥着她那双手,说道:“云家早就不承认有你这么个好闺女了,我爸电脑上还有您艳照呢,您这么大岁数还玩情趣我也是蛮佩服的。您看我都能叫您奶奶了,就别闹了成不,万一云家家主看了这照片心脏病发作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你……你胡说什么!”
  “哟,自己做的事儿自己不知道哇。”楚靖海这个年龄本来不该知道的,不过后来他有了资本去调查这些,把云颜的丑事一件件的翻出来,现在正巧用得上。
  楚母还在弄茶,说道:“小海,别闹了,让你云姨坐下来喝杯茶吧。”
  “好啊,云姨,我是想请你喝茶呢。”他笑眯眯的坐下,“您没偷着在茶杯里下毒吧?”
  他意有所指的笑笑,身上还有车祸后的疼痛,但是气势凌人的不像是个十八岁刚高中毕业的男孩子,而是一个可以保护妈妈的男人。云颜的脸色果然一变,手一抖心虚的打翻了自己面前的茶杯。楚靖海的桃花眼儿带着迷人的风情,勾了勾嘴角,倒茶的动作带着绝世的优雅,他拿着茶点吃了一口说道:“您这杯洒了,来来,喝我妈面前这杯。我们主人哪能怠慢了客人呢!”
  云颜眼睛倏地睁大,楚靖海勾了勾嘴角举起眼前的茶杯:“今天要不然给我喝了,要不然我把这杯茶拿去警察局化验化验。您要么在这里给我痛快死了,要么就滚到监狱里做你的妓女。”
  “你别太过分!”
  楚母已经呆愣的站在了一旁,刚才还胡话连篇的儿子,一瞬间爆发出的强大气场,让她觉得儿子长大了。她捂着嘴站在一边,看着云颜的脸色变了又变,楚靖海翘着二郎腿,说:“挑明了话就伤了和气了,今天为了您的到来,特意开了监控,把您怎么放毒药的画面做个清晰的带子送局子里,到时候别念我不顾旧情。”
  “你……你要怎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