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得卿如此 作者:臣一蓑(下)

字体:[ ]

 
  暗卫点了下头,算是肯定了。
  一旁关玉楼同样震惊,白季没死?可那把剑明明将当心刺穿啊……这可做不得假。
  暗卫知道两位的疑惑,但现在不是详细解释的时候,他们并未多说什么,便带着白季离开了。
  只留下萧浪跟关玉楼面面相觑。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白季:大家好,我是兢兢业业扮演尸体,木有一句台词的主角君。
             蓝卿:大家好,我是终于有了台词的另一个主角。
    暗卫们and萧关:大家好,我们是临时推动故事发展男配们。 
    姜长老and阮敏:大家好,我们是这章颇为抢戏且数量稀少的女配。 
             绿豆:本君是无缘出场的灵兽大鳌。
               众:绿豆,你破坏了队形! 
             绿豆:……
 
  ☆、小三儿就在这时,来了!
 
  “邢!墓!雀!”客栈内传来一句愤怒的低吼。吼声的主人气色并不太好,中气很不足,还牵出了一阵闷咳声。
  “少宫主,你被别生气。你现在的情况可不易动怒啊。”茶叶说着倒了一杯水给卧床之人递了过去。
  这个人自然是刚才低吼的主人——白季。
  话说白季醒来后,靠着床柱听完暗卫汇报东耀堂的后续,一时气愤难忍,胸膛急促起伏几下,缠在上面白布洇湿了点点血迹。
  初五站在床边,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怒气,凶狠狠说道:“邢墓雀诡计多端,但我们没料到他竟然这么卑鄙。仗着少宫主对蓝公子的关心,大唱空城计。若非我们早有准备,少宫主的命就真的白白赔进去了!”
  初三看了自家脸色苍白的少宫主,叹了口气,拍了拍初五的肩膀,“邢墓雀虽然可恨,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救下蓝公子才是当紧之事。”
  听到蓝卿,白季的铁青的脸色微微好转。
  “蓝卿在哪里?他怎么样了?”
  “蓝公子就在隔壁房间里,有初六、初四、还有初十守着……他……”茶叶看身后的暗卫,暗卫也迟疑的看着彼此,个个都不忍心告诉他们少宫主蓝卿的情况。
  最后还是身为医者的初七站了出来,叹了口气,说道:“窃情蛊已经侵入了蓝公子的意识,他在渐渐忘却少宫主。”
  白季闻言,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身体僵住了那么一瞬。
  “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蓝卿。”无能为力带来的气急败坏的情绪,只在白季心中存留了一小会儿。
  脑中闪过蓝卿的脸。 白季从打击中回过神,迅速恢复了理智,他一脸平静严肃地开始分析当下的情形。
  “如今我们几乎到了绝路。”白季看着在场的暗卫,说道,“韦怀蝶死了,邢墓雀这条路如今也走不通,眼下只剩阮木芳了,但阮木芳远又在千里之外。”
  “……”
  暗卫一阵沉默,眼神黯淡下来,果然是绝路了……
  此时,白季话锋一转:“天无绝人之路,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少宫主,你还有什么方法?”
  “自己开辟一条生路!”白季说道,“韦怀蝶死之前不是要去取噬心散吗?所以东耀堂里一定有一个地方藏着噬心散。我们想办法进潜进东耀堂,然后把韦怀蝶那份噬心散找出来。但是…… ”白季停顿一下,“东耀堂有几个地方机关重重,而且布得都是死阵,进去了就难以生还,要格外当心。”
  “东耀堂有机关?”十一抓头,纳闷道,“我之前夜探的时候怎么没发现?”
  白季道:“东耀堂的机关都是设在地下,你只是在地面上查看东耀堂的布局,所以不会有危险。”
  “哦……”十一点头,然后他跟纳闷了,少宫主是怎么知道东耀堂地下有机关的。
  白季自然清楚暗卫们的疑问,但是他要怎么回答。他之所以知道东耀堂地下有机关还是前世自己不下心落入其中一个机关,若不是阮木芳及时发现,他一定会死在那里,其中的凶险他最清楚不过了。
  “东耀堂的机关不容小觑,独自暗探一定会吃亏还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我们可以挟持阮敏。”白季说到这里,眼睛眨也不眨,继续说道,“她对东耀堂的机关颇为熟悉,有她带路,我们的生命就就多一份保障。”
  “少宫主,放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十一说道。
  “不是属下……”白季抬脚,下了床,与暗卫们平目相视,“是我们。”
  “少宫主……你也要去?”初五诧异,然后拼命摇头,“使不得,使不得!你可是……”
  “我只是白季。”白季打断了初五的话,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笑,说道:“为了蓝卿,我最该身先士卒。”
  茶叶道:“可是少宫主,你有伤在身。”
  “我的复原能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过了今日,伤口立马愈合。再说了,又不是真的伤到心肺,这伤不碍事。”
  就算这样,暗卫们也不想拿自家少宫主的命冒险。
  初三站出来,摇着头道: “蓝公子我们帮少宫主救,你就好好守在蓝公子身边等我们的好消息。”
  白季也摇头,有些语重心长,对暗卫道,“你们是忘川宫为之骄傲的暗卫,不是我白季的牛马。总是你们保护我,我也想保护你们。”
  暗卫不语……并不是他们同意少宫主的做法,而是,任谁听了白季的话,心里也会微微触动吧。
  “夜探东耀堂,若是有我在……阮敏也会配合一些。”白季说着,用力拍了众人肩膀。
  ………
  于是,白少宫主带领暗卫夜探东耀堂之事就这么定下来。
  白季身体特殊,伤口很快开始愈合,时而微痒时而微疼。 他不为所动,面色不改与暗卫讨论起了具体计划。
  一直到傍晚时分,计划定型。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明晚动手。少宫主?”初三说着看向白季,征求意见。
  白季衡量一下,点了点头,补充道:“明日傍晚我会想办法将阮敏约出来。”
  虽然这么利用一个对自己痴情女子,是令人不齿的,但是想起暗卫说的,阮敏跟蓝卿的那番争论,白季也就不纠结了。
  于是所有计划就这订好了!只待明日行动。白季势在必得!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速之客上门了……
  “幽瑰?!!”白季看见闯进房间的女人,语气有些疑问。为什么疑问,因为这个女人,若不是覆在左她脸上的面具,还真认不出她是谁。
  她一身血污,头发凌乱,倒在白季客房的门口,不住抽搐。
  “救她!” 白季想也不想说道。
  初七上前为幽瑰把脉,脸色闪过一丝讶异,说道:“扶她上床,要轻点。”
  暗卫按照指示,轻轻将幽瑰台上了床。
  初七飞速掏出银针扎了她几处大穴,总算止住她口中不断溢出的鲜血。而后只见初七一言不发,继续将粗细不同的银针刺进不同的穴道,时间整整过了一炷香那么久……
  初七擦擦沁出的薄汗,喂幽瑰服下了一颗丹药。
  “救回来了。”初七起身,言简意赅说道。
  此时幽瑰的显露死气面色才慢慢好转……
  “她是怎么回事?”白季皱着眉问。
  “全身经脉被震碎,伤及脾脏。”
  “什么?”白季微微震惊。
  初五站出来解释道:“她这种情况,若非刚才初七用穿云十七针勉强保住命,她早就一命呜呼了。”
  “她怎么伤的这么重?”白季喃喃。
  “少宫主可以亲自问她。”初三努努下巴,示意众人看幽瑰。
  只见幽瑰已经慢慢转醒了。
  “蓝卿……”她张口就是唤这个名字。
  呃……白季脸色有些复杂,他刚刚救了一个情敌……
  “蓝公子在隔壁房间,你有什么事吗?”对待少宫主的情敌,初五也没太客气。
  “我……我……要见他……”幽瑰声音虚弱,但还是撑着说道。
  “现在恐怕不方便。”初五道,“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说。”
  “我有……噬心散……我要,见蓝卿……”
  噬心散!!!!
  暗卫面面相觑,最后看向白季。
  白季从震惊中回身神……他们打算明晚豁出命找的噬心散。幽瑰有……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白季:前面铺垫了辣么多,我为了我家蓝卿,都做好卖命卖色的准备了!你却让小三儿带着解药来了……作者,你是要逼哭我吗?
    臣:……放心,铺垫不是白放的。
    白季:请你正面回答问题。
    臣:答案在下一章……
    白季:不要打广告!!/(ㄒoㄒ)/~~世界太残忍,蓝卿,带我回家……
    蓝卿:……(我没台词……)
 
  ☆、计中计,谋中谋
 
  幽瑰带着重伤奄奄一息,突然出现在暗卫面前。她被初七救回来后,第一句话就是要见蓝卿。
  此时她还躺在床上,虚弱的仿佛纸糊的一般,但是她仍硬撑着坐了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幽瑰做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一旁白季从震惊中恢复之后,问幽瑰道:“你有噬心散?哪里来的?”
  幽瑰这时才注意到白季的存在,瞳孔一缩,她明显顿了了,半响说道:“你……你竟然没死……?!”
  “如你所说。”白季道,“我没死。”“
  ‘’对……你这么狡猾,怎么会轻易,轻易死掉……祸害,祸害遗千年!”幽瑰的恨恨语气十分激动,说完后捂着胸口苦喘。
  白季上前一步,面色严肃,说道:“我确实由于某些原因没有送命。不过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关心的是如何救蓝卿,而不是我的生死。”
  “是……”幽瑰难得的同意了白季的说法,“救蓝卿……我要见他……”
  “你现在的伤不宜移动。”初七冷冷拒绝道。
  “我一定要见,要见蓝卿……”幽瑰说着就要下床,双脚一沾地,无力地向前倒去,距离最近的白季顺手接着了她。
  四目相接,互不顺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