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将军送上门[娱乐圈] 作者:萧莫人

字体:[ ]

 
《重生之将军送上门/将军送上门[娱乐圈]》作者:萧莫人
 
文案:
白镜作为一个小小的武术替身,每天的日常只有打人、被打、当沙包,误打误撞进了娱乐圈,也只想安静地跑个龙套赚点小费填饱肚子就好,可某一天,他遭遇了一只莫名其妙的胖纸。
穆胖儿,“小白小白,我会让你当上影帝哒!”
白镜,“没兴趣!”
穆胖儿,“小白小白,我每瘦十斤就亲你一下好不好?”
白镜,“很不好!”
安静的美男子从此就不淡定了,周围的每个人忽然都有点儿魔性。
导演,“哎呀妈呀白镜!刚那采花贼演的,绝了!那猥琐劲儿跟亲身经历的似的,杠杠的!”
白镜OS:可不就是亲身经历么……
制片,“哎哟白镜我的祖宗!你可不能罢演啊!我上有八十老父母,下有断奶宠物狗,你走了穆总让我挥刀自宫啊!自宫啊!宫啊!!”
白镜,“……”
粉丝,“哦哦哦~~~哦吧!你说的每句台词我都倒背如流!每个眼神都让我情难自已啊!!”
白镜,“……妹子,整部戏我只是扶太子下轿的小太监,一句台词也没有的……”
白镜他就搞不懂了,某人堂堂一个大写的霸道总裁,为何偏偏爱上我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呢!
穆胖儿,“小白小白,我觉得我最近又变帅了耶!”
白镜,“……你咋不上天儿呢!(╯‵□′)╯︵┻━┻”
 
避雷温馨提示
1、前世今生的重生故事,古代上一世是帝王攻和将军受,现代这一世是娱乐圈的金主攻和明星受,不论古今都是强强
2、本文虐点只存在于序卷[前9章],第一世将军受为了国仇家恨亲手杀了皇帝攻,转生后受有前世记忆而攻没有,受以赎罪的心态为攻默默付出,直到最后生死相随。
第二世的金主攻生前的确是渣中的战斗机,而重生后变身为护犊子老母鸡,正卷只有甜甜甜苏苏苏宠宠宠,所以只看了前几章就骂渣贱的读者还请有点耐心,两世清零后的相依相守是本文主线,还请各位hold住小心脏,手下留情
3、攻前期胖纸,后期大写的男神苏,请给每一只减肥的汤圆儿一点点耐心~
4、开篇是“活着时不知道你爱我,重生后全世界只宠你”的狗血桥段,如无法接受此设定请慎重入坑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重生 娱乐圈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镜,穆枫 ┃ 配角:一二三线小明星 ┃ 其它:金主攻,明星受,娱乐圈,强强,攻宠受
 
 
    序卷:人鬼情未了
  第1章 幽魂
  
  穆枫死了,死得莫名其妙。
  他前一刻还在晚宴上谈笑风生,下一秒就被碾成了一摊肉饼,肥胖的尸体被草草掩埋在荒郊的土楼边上,几只野狗绕着那遗留的血迹晃了几圈,随便叼了几块零星落下的肉骨头便摇摇摆摆地走了。
  穆枫盯着那几只土狗看了半天,心里狠狠问候了一遍它们的老娘,而后蹲下来心情复杂地瞅了瞅埋着自己的小山包。
  子不语怪力乱神,不过现在谁能告诉他,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穆枫认真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
  韩清邀请自己参加他的生日Party,那小子现在也算是当红巨星,影帝的头衔拿到手软,这后面当然少不了他穆枫的帮衬。怎么说那家伙也是从18岁出道开始就给自己暖床的角色,穆枫觉着自己不用点心也说不过去,十多年时间能捧则捧,往他身上砸钱也从未皱过眉头。好在那小子也挺争气,每个机会都抓得很牢,有现在这样的地位也算是他该得的。
  穆枫下意识想揉揉眉心,垂眼正看到自己抬起来的手指近乎透明,他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句,甩开手盯着土楼的墙壁继续思考。
  晚宴结束……然后就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回去……再然后呢?
  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震荡起一阵激烈的喊叫声。
  ‘啊!你干什么?!’
  ‘干什么!杀的就是你这个死肥猪!’
  ‘你是谁?!谁指使你的!’
  ‘嘿嘿,你手上染了多少血你自己清楚!想杀你的可不只有我一个!’
  ‘住手!你——啊!!’
  ‘去死吧!!’
  穆枫眯了下眼睛,脑子渐渐清晰起来。
  从街头的地痞流氓混到现在这个位置,几十年踏过的血路里藏匿了多少肮脏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三流舞厅起家到现在整个大陆的娱乐圈都称得上自己的囊中物,这中间经历的,或者说失去的,绝不是那些光鲜和荣耀可以相提并论的,他知道自己树了数不清的仇敌,可那又如何?早晚不过一个死字,活得再不痛快一些,怎么对得起那二十多年来摸爬滚打的苦痛。
  早晚不过一个死字……死?
  穆枫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果然,直接穿透了过去,并且毫无感觉。身体不冷不热,整个人像是虚空了似的,走一步都轻飘飘的。
  这算什么?死不瞑目?厉鬼么?
  穆枫忍不住冷笑一声。
  二十多年辛苦打拼,最后也不过就是这么一抔黄土,可笑自己舍弃了太多东西换来那些辉煌,死了竟然不觉得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呵,自己这辈子活得还真是悲哀,一个死了的人,心里竟没有一个值得牵挂的东西……或者人。
  真是奢靡又腐朽的一生。
  穆枫勾勾嘴角,抬脚踢了踢那个土包,无奈身体仍是直接穿透了过去,脚板子看起来傻不啦叽地在空气里抽搐,他沉默了一下,最后无趣地耸耸肩,扭头走了。
  百无聊赖地晃了几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要去哪,活了四十来年,“死”可是头一遭,说好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呢?自己坏事儿干了不少,估计没啥好下场,搞不好魂飞魄散了,也算为社会和谐做了点儿贡献。
  不过话说回来……死人到底该干什么?不会就这么一直悠悠荡荡,游荡到天荒地老吧?那还不如魂飞魄散来得干脆,无聊死了。
  穆枫正无聊地冥想着,忽然感到脚下有丝细微的震动,他下意识低头,正看到脚边孤零零躺着一部丢下的手机——哦,自己的手机。
  昨天争斗时候落下的?这时候找我的能有谁?
  穆枫难得好奇地蹲下来,他现在算是半个废物,空有一双手却什么也抓不到,只得凑近了瞅瞅。他费劲儿地伸了伸脖子,这一看,眉头不由地皱了一下。
  白镜。
  “……”
  穆枫沉默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就这么干看着,等着对方挂电话。可对面人显然很是执着,震了好半天才总算挂掉,穆枫看到屏幕上显示着的未接来电,心里微微有些异样——39个,都是同一个人,白镜。
  手机安静了没几秒钟,低低的震动声再次响起,他昨天在晚宴时候嫌电话铃声太吵就调成了震动模式,这会儿看着那孤独又沉重的细微震动,竟觉得比听到那些嘈杂的铃声还要烦闷。穆枫看着屏幕上不停闪动的名字,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站起身,慢吞吞地走了。
  死都死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意义。
  白镜……
  不由地停住脚步,穆枫抬头眯缝着眼睛,看了看头顶倾泻下来的阳光。
  多少年了?那人跟在自己身边有多少年了?
  穆枫眯着眼睛回忆了半天,终究是想不出来,只得愣愣看着头顶的光晕发呆。那男人在身后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习惯到完全不用费心思去看去找,以至于自己连他年轻时的模样都记不太清了。
  最开始……只是自己的一个跟班吧,那时候自己还是个人人喊打的地痞无赖,然后呢?开始费尽心思地创建“天娱”,白镜……好像是当时众多力捧的新星里的一个,发展得还算不错吧,可后来为什么过气了?穆枫皱着眉头使劲儿地想,却怎么也想不起这些十多年前的陈年旧事了。自己从没在那人身上费过一点心思,死了难得回忆一下,却还是跟活着时候一样,一片空白。
  说起来,过气的明星公司根本也没心思续约的,要不是当年看他太可怜,随口让他继续当自己的助理混口饭吃,估计现在他穆枫脑子里是完全剔除了白镜这两个字的。
  昨晚自己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他让他来接自己回去的,这么说来,那人是打了整整一晚上电话,担心到现在么?
  担心……哼,也是啊,自己可是他们这群人中最大度的金主,金饭碗不见了,当然是会担心的。所谓的担心也不过如此罢了,这种人他穆枫几十年来见得太多太多,心里的那点自作多情早就彻底麻木了。
  穆枫收回眼,背着阳光慢慢远离身后不停震荡的声音,也不知怎的,二十多年来那人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忽然就止不住地一个个冒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白镜。’
  ‘白镜?名儿不错啊~不过……哥们儿,你干嘛老这么看我?我很吓人吗……’
  ‘没什么……’
  他依稀记得,第一次见白镜时那人眼中有着明显的惊怔,那双对于男人来说过于秀美的眸子瞪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瞳孔死死盯着自己,搞得穆枫还以为自己被人揍了一顿就毁容了似的。
  有必要那么一副见鬼的表情么?
  他记得那是二十多年前,自己还是身无分文崇尚古惑仔的街头混混,整天打打杀杀杀气腾腾,一条街的小流氓没一个敢惹他这个不要命的,所以敢惹他的自然也是更惹不起的狠角色。可被打成那个熊样儿在暗巷子里要死不活的时候,这个叫白镜的男人冒出来救了他一命,之后便是一路护着他,跟着他,跟了二十多年,沉默寡言,无欲无求。穆枫搞得定所有人,唯独摸不透这个白镜,死心塌地跟了他半辈子,图什么呢?
  ‘白镜,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要什么?给你好角色你不要,带你认识些人你也不积极,酬金你也不上心,你到底要什么玩意儿?你给我今天说明白。’
  男人当时回答了什么?穆枫记不得了,只记得后来自己因为他的无所求好奇了一阵,好着好着就好到了床上,那时候他对白镜还算不错,那人本来就话不多,要的也不多,很容易满足,唯独就是喜欢跟着他,看着他,偶尔发发呆,温顺无害。见了太多圈子里热烈而虚假的面具,白镜这样的起初觉得有趣,久了渐渐也腻了,到后来穆枫甚至开始厌烦,他不喜欢无法掌控的感觉,对别人,他穆枫是居高临下的施舍姿态,唯独这个白镜,总让他有种隔空一切的错觉,好像自己拥有的所有奢华都是毫无意义的废纸,那人眼里没有那些东西,那双二十年都浅淡无波的眸子里只有他穆枫一个人,只有他这个人。
  这个感觉让他觉得不舒服,很烦躁,自己外形上胖得都要走形了,名声那更是臭不可闻,手段从来残忍冷酷,对待情人更是随便玩玩,玩过就丢,他自己都没法找到一个让人恋恋不舍的理由。
  更何况,那人的眼神太澄净,净得好像都穿透了他,穿透过他,看一些他无法理解的别的什么东西。
  ‘白镜,秦佬说找你谈谈事,你过去一趟吧。’
  本来这圈子里自己不要的东西送给别人也是常事,更何况秦佬那种财大气粗神通广大的大粗腿,小明星们哪个不是当大馅饼扑过去,被送了只会感恩戴德。只是没想到,那一夜过去后,那人曾经流动着清泉似的眸子再没亮起来过。
  似乎就是从那之后,穆枫再没见那男人笑过,曾经宠他的那几年里,那人是很爱笑的,笑容很淡,却让人如沐清风。那之后白镜也再没有莫名其妙地愣愣盯着他了,反而只是坐在角落里发呆,看着天,看着云,默默不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