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师哥的甜言蜜语 作者:四更雪

字体:[ ]

 
文案
 
都说他是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都敬他宅心仁厚,心怀天下;
他处心积虑,机关算尽,步步为营,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野心;
权利,金钱,名誉,还有美人,一个都不能少;
 
冷血无情的小师弟,竟也被这伪大侠的笑容迷惑了心,
在他的甜言蜜语下节节退败;
 
小师弟实在想不通,这人说起话来习惯性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就算前一刻做了羞耻之事,下一刻也能神态自若的谈笑风生,自己怎么会被他吸引,甚至对他……
 
但这红尘爱恨,又岂是言语可以解释?
 
魔教冷面少主主攻, 正教假仁假义腹黑主受,年下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无争,龙焰 ┃ 配角:聂远,江叹,徐梵音 ┃ 其它:冷面攻,狠毒腹黑受,强强,年下
==================
 
  ☆、谦谦君子
 
  深秋之际,寒风萧瑟,黄叶翩跹。
  白鹿山的后山竹林,一位墨衣少年手持长剑,在夜影中身形如魅,一套剑法使的行云流水。
  这是龙焰来白鹿山庄拜师学艺的第三个年头,他自幼武学天赋极高,深得庄主江叹赏识,但却因其为人却冷心无情,与山庄众弟子从不亲近,江叹虽有爱才之心,却始终不肯将上乘剑法传授与他。
  一套剑法结束,风起,四周翠竹分分化为化为磷粉,细如轻尘薄雾融入夜色,少年衣袂翩翩,踏着月影缓缓而行。
  “师哥,这么好的玉佩,你为什么要送给我啊?”一个软糯的少年声音飘入耳际,龙焰听力极好,此处在山庄极为偏僻,白日里还很少有人到此,更别提这深更半夜了。
  “你当真不知道吗?”一个温柔而低沉的男声,在这夜色中极富魅惑,龙焰就算平日不与山庄众弟子交流,也一下子就听出这是慕容无争的声音。
  慕容无争是江叹最为重视的弟子,平日里常常夸赞他性格温润亲和,心思澄净与世无争,是众弟子学习的榜样,慕容无争所学武功更是江叹亲自授予,他有意将庄主之位传给慕容无争已是人人皆知,因此山庄众弟子多多少少有心与之交好。
  “我……不知道……”少年语气含羞。
  慕容无争低声一笑,手指挑起少年下巴,俯身印上一吻,“现在,可知道了?”
  “我,我,师哥……”少年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语无伦次。
  慕容无争又缓缓说道,“若是你不愿意,我也绝不勉强,从今以后,你依旧是我最疼爱的小师弟。”
  “我,我愿意。”少年的声音低不可闻。
  接下来就是一阵潮湿暧昧的声响。
  龙焰冷笑一声,什么正人君子,背地里竟然干出如此龌龊之事。
  “什么人!”慕容无争眉头微皱,树叶为镖,朝声音之地射了过去。
  龙焰侧身避过,从暗处走了出来。
  “原来是小师弟,”慕容无争理好衣物微微一笑,“小师弟这么晚不睡来这里散步真是好雅兴。”
  “若说雅兴,还是慕容公子更胜一筹。”他从不师哥师弟的与山庄弟子相称,此刻便直呼慕容公子。
  “我,我先走了。”少年万没想到事情会被发现,当即吓的六神无主,以袖掩面快速的跑开了。
  待少年走远后,慕容无争脸露出不愉之色,“非礼勿听,今夜之事,还希望小师弟能三缄其口。”
  龙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开,只说道,“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
  慕容无争回到房间,心中有些懊恼,没想到今晚约会美人不成还给人留下把柄,断袖之癖向来为人所不耻,山庄众人虽然表面上对他恭敬有礼,但背地里多少人对他心怀嫉恨,盼不得抓到他的把柄,这龙焰性格冷硬乖僻,万一将此事宣扬出去难免不被有心人利用,那他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形象岂不毁于一旦?慕容山庄的声誉也势必会受到影响……如今之计,只有收买人心,这龙焰毕竟年少,应该不会太难对付,实在不行……慕容无争眼中闪出一丝阴暗,只有斩草除根。
  昨日与慕容无争半夜幽会的乃是山庄新来不久的小师弟,年纪不过十六,是扬州镖局的小公子徐梵音,长的眉目如画,乖巧可爱,正是慕容无争喜欢的类型,这徐梵音对成熟稳重温柔谦和又武功高强的师哥很有好感,动不动就粘着慕容无争学习剑法,经过昨夜一事,他吓的不轻,第二天见了慕容无争就躲躲闪闪再也不肯靠近了。
  慕容无争表面上不动声色,对人依旧谦和有礼,让人如沐春风。
  晚上,龙焰在后山竹林练习剑法,再简单的剑法他练习的次数也不下千遍,其速度快如闪电,就算是熟悉这套剑法的高手也很难看清他的招式,慕容无争第一次看到龙焰的剑法,心下暗暗吃惊,天下剑法,唯快是第一不破,这个道理人人都懂,可是真正能做到如此之快的微乎其微,不说自己,就连师父恐怕也只能达到这个境界。
  龙焰早就察觉到有人在附近,他把剑法完成一遍,便开始静心吐纳呼吸,似乎并不打算理睬那人。
  慕容无争只好双手鼓掌走了出来,“想不到小师弟的剑法已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
  龙焰看也不看他一眼,只问道,“你来做什么。”
  慕容无争从腰间拔出宝剑,“自然是想向小师弟讨教一下,不知小师弟可否赏脸?”
  龙焰闻言转身看了他一眼,月色之下,慕容无争一袭素净白衣,长发如墨,面容温和,微微含笑,实在像一个禁欲又谦和仁义的正人君子,难怪会得白鹿庄主厚爱,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龙焰素来很少情绪波动,这一刻却很想撕开他那伪君子的面孔,更想见识一下众人口中所谓的高强武功。
  龙焰起身,冷冷说道,“如此,得罪了。”
  说话间二人接以剑相向,虽然速度方面相比,慕容无争有所不足,但他用剑之巧妙,加上对各派剑法的熟悉,已深知每个招式的弱点和破解之道,几个回合下来,龙焰竟半点上风也没占。
  龙焰似乎被激起了斗志,招式越来越快,也越来越认真的投入到这场打斗,步步紧逼,慕容无争明显感到那人身上散发出野兽般嗜血的疯狂,但是今日比武是万万不能输的,眼看就要被逼入绝境,情急之下使出了江流剑法,几招之下便已翻转局势,长剑指在了龙焰眉间。
  江流剑法是天下间最上乘剑法,相传只在历代白鹿庄主之间流传,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使用的,慕容无争早就料到龙焰不简单,却没想到他已到了逼自己使出江流剑法的境地。
  “这是什么招式?”龙焰从未见过如此凌厉而狠绝的招式,雷霆万钧如江河奔涌,招招致命,根本无法破解,他眼中流不禁露出几分狂热。
  慕容无争早已后悔今日比武之事,此番更不能让龙焰知道这就是江流剑法,长剑入鞘,温和一笑,“承让了。”
  龙焰继续追问,“我在问你,这是什么剑法?为何我从未见过?”
  “这是我慕容世家流传下来的一套剑法,被我稍加改变,今日胜了纯属侥幸。”
  龙焰自然不信,但那人不肯说他也不再逼问,告辞之后便开始在脑海中回放慕容无争使出的那几招剑法,越想越是觉得妙不可言深不可测。
  第二日早课之后山庄弟子按例两人一组互相切磋,或者单独练习,慕容无争走到徐梵音跟前,笑问道,“小师弟,上次教你的那套剑法练习的如何了?”
  徐梵音脸上一红,“还,还没学会呢。”
  “是吗?那……”话未说完一柄长剑便直接横亘在两人面前,龙焰道,“我和你比。”
  “我,我先去自己练习了。”徐梵音看到龙焰就心虚的不得了,赶紧从两人面前走开。
  慕容无争心中气恼,却又不好发作,只能面含笑意致歉道,“刚刚想起师父还有事找我,不如改日再行切磋?”
  接下来几日,龙焰想找慕容无争比剑,但都被慕容无争以各种理由避了过去,再后来慕容无争干脆奉庄主之命,下山办事去了。
  两个月后,江叹向江湖广发请帖,邀请来白鹿山庄观看下任庄主选拔比赛,成为下任庄主不但要得人心,更加要武功卓绝,按照惯例,山庄众弟子每人一票,投给自己心中的适合庄主人选,得票最多的八位弟子将进行比武,最后胜出者将选为下一任庄主。
  慕容无争自然回到山庄,而且毫无疑问的得票最多,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龙焰竟然也在八人之内。
  比武时,两两一组进行打斗,第一轮淘汰四人,剩下四人依旧两两对阵,优胜劣汰,直到剩下最后两人比武,胜者将选为下一任庄主。
  白鹿庄主江叹成竹在胸,慕容无争最后成为庄主乃是既定的事实,没想到慕容无争突然上前,当着众人的面说要退出比赛,让第九位得票最多的师弟补上。
  江叹一听,当即怒不可遏,甚至火上心头直接说道,“这庄主之位非你莫属!”慕容无争当下有些难堪,但依旧谦逊说道,“无争实在愧对师傅错爱以及众位师弟抬举,这庄主之位确实是无心于此,又何苦参加比武大赛。”
  “此事由不得你!”江叹以掌击案,怒目圆瞪。
  慕容无争确实不想与龙焰当众比武,但此时见推脱不掉,只好应下来等会随机应变,希望不要有和龙焰对阵的机会,没想到第一轮比赛龙焰就指着慕容无争道,“请指教。”
  慕容无争恨不得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狠狠刺上几剑以解心头只恨,温润一笑,低声嘲讽道,“没想到你如此执着,竟然有本事进入前八位,也真是难为你了。”
  龙焰并不理睬他的言辞,直接拔出宝剑,这一次是直接刀剑相向,众人只看见电光火石两个身影动作之快其踪难辨,招式相对众人还未入眼便已消失,简直恐怖。
  慕容无争没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龙焰的剑法就有了如此进步,应付起来颇为吃力,此时他骑虎难下,只想寻个机会能够输的体面一些,龙焰招招直逼要害,语气却平平稳稳丝毫不乱,“为何还不使出你那套剑法?”
  众人看不清招式,只觉两人旗鼓相当不分上下,纷纷赞叹,这白鹿山庄果然是奇才辈出。但江叹却是看的一清二楚,不出十招,慕容无争必败。
  果然,下一刻慕容无争便败在了龙焰剑下,他身上已被剑气所伤,内部受损,却宛若无事般站立,双手抱剑,不失风度的谦逊一笑,“师弟剑法果然厉害,无争甘拜下风。”
  龙焰冷冷的看着他,“为何不使出那套剑法?”
  慕容无争装作没听见,直接含着笑意走出比赛场地。
  观战众人议论纷纷,“刚刚的打斗实在是精彩无比,可惜这招式委实过快,在下惭愧并未读懂,听说这慕容家的大公子剑法精妙无比,不知是怎么败在了那位少年手里?”
  “素来听闻这慕容公子待人温和谦逊,不喜功名利禄,莫不是为了摆脱这庄主之位,故意败在那位少年手里?”
  “此言有理。”
  “哎,如今这江湖,如慕容公子这般看淡浮尘利禄的实在是太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收藏,留言
 
  ☆、师兄之谊
 
  下一场比赛两两一组,所有人都没想到慕容无争会在第一轮败下,如今见内定人选已经构不成威胁,剩下几人斗志大增,庄主之位势在必得。
  “我退出,这一轮算你赢了。”龙焰看也不看这一轮的对手,向江叹方向行了个礼,退出了比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